《虚鹰传说》

第34章 人类灾难

作者:莫仁

站在山洞口,望着远处山脚下密密麻麻高设置的帐棚与黑影,此次连飞鹰都感到有些无能为力了。

谁会想到跑来跑去意到了猴族部队的指挥中心来了呢?

要想从这儿逃出去,简直是在做白日梦。

若再一来次众人大突围,有如弱羊重人虎口,更没有活命逃生的希望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现在这个山洞等若猴族暂时的一个囚笼。

一旦对方发现了众人的踪迹,山洞亦有可能成为众人永远的安息之所。

猴族可不同那些蛮族人,后者尚有同类之心,故而有所忌讳,前者则会全力地把所有人类从这个星球上消除。

更何况,它们已主动发起了攻击,甚至不惜劳师动众,艰难险阻地出征各族,其决心可以一见。

异烈子骇然道:“想不到猴族的兵力这么强大,连中心指挥所都派驻了这么多的兵力!”

彪腾接口道:“想必它们这几年在兵力增强方面下了很大的心思,有此可见猴族征服人类的决心早已形成,这几年一直是在养精蓄锐,待机而发。”

异烈子厌恶地瞪了他一眼,未与之答话。

芙红就像被关入了噬人猛兽的笼子里般,张望了一会儿后,缩矮身子颤声道:“这么多的猴族,守驻在下面,我们该如何脱身呢?唉,想不到猴族这么厉害!”

对各族人来说,猴族是最可怕的恶梦。

飞鹰沉吟片响,终神情坚决地道:“唯一的出路,就是潜入到下面的猴族驻地中去。”

娇妮子尖叫道:“什么?”

巫公沉声说道:“说说看,本公倒有此心意!”

飞鹰道:“只有设法潜入驻地中去,找出对方最薄弱的防守环节,才有可能确定最佳逃生路线,这就所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这可是兵家常用之道。”

众人显然都感到有些头皮发麻。

现在藏也藏不住,还要潜入到对方的驻地中去。

难道是想送上门去给对方任意宰吗?

飞鹰见众人沉默不语,又解释道:“所谓最危险的地方亦是最安全的地方。还有什么‘不人虎穴,焉得虎子”,说的不就是这个道理。我们只有出奇制胜地插入到对方的心脏中去,即使对方有所觉察,亦不敢用大手笔哩!“众人听他左一句,右一句地讲着大道理,都听得有些头脑发胀,唯有诧曼与夕女对他独到的心机感到敬佩。

娇妮子这丰韵妖媚的美女显得对飞鹰越来越感兴趣。

“卟哧”一声竟笑了起来,还飞了他一记媚眼。

芙红则白了她一眼。

巫公则和卫老交换了个眼色后,目光缓缓扫过众人,轻轻嘘出一口气,道:“本公也赞成他的想法,只是,眼下首要任务是想个办法能顺利地潜入对方的驻地中去。”

娇妮子眼中射出渴望的神色,徐徐道:“此时若能学会猴族的语言,再改装打扮一下,假扮对方的人便好了!”

芙红又白了她一眼,道:“问题是你现在不会呀!别人的东西你总想要,做那些痴心梦有什么用?”

她一语双关,意指娇妮子想从诧曼与夕女手中争夺飞鹰的爱。

娇妮子显然听出她的话意,岂肯饶她,怒喝道:“死丫头,你乱放些什么屁?”

诧曼皱眉责道:“不要吵了,好吗?这个时候还有心情斗嘴?不想逃出去的话便留在这儿慢慢吵好了!”巫公也有些不耐烦地喝道:“谁再烦本公,休怪本公手下不留情。”

转首又对飞鹰沉声道:“你有什么法子呢?”

飞鹰沉默片刻,径直走到山洞口遥视着远方,慢慢地道:“办法嘛,总会有的!只是……”

彪腾有些按捺不住,似怪他婆婆妈妈地卖关子,遂冲前冷喝道:“要说便说,有屁快放,你不是有超人的‘思感术’吗?怎么现在又用不上来了?”

飞鹰扫了他一眼,淡淡地道:“我一夜未睡好,内力又未调息好,你有更多的内力能量输给我吗?”

彪腾被他这不轻不重的一损,立时哑口无言。

诧曼横了他一眼,似笑非笑。

飞鹰给她看得心中一酥,苦笑道:“我其实比你们还要急。可是,想办法总得要个时间,岂是那么说想便想到的?还有,你毕竟是想到人家心脏里面去,怎能那么随意地大摇大摆进出呢?难道是去做客啊?做客还得先送个帖子传报一声呢!”

众人皆被他生动的比方说笑了起来。

当然除了干瞪着眼的彪腾。

气氛暂缓了下来。

飞鹰又转首遥祝洞处,沉吟片响。

忽地,他指着洞外道:“看,那是什么东西?”

众人听他这么一叫,皆聚到洞口处,顺着指的方向望去。

飞鹰凝神片响,接着喃喃道:“怪不得,真是有点不可思议,另一个‘地球大战’爆发了!”

洞外不远处的天空中,无数灯光在闪动。

缤纷纤细,复杂无比的色光,在山洞外一片旷空中此消彼起。

那些闪动的,眩人眼目的光束一个接一个的在远处摇拽着,像探照灯一般四处激射,在白昼之下,依然能看得一清二楚。

上下飘忽移动的闪光物体带起一阵阵上下翻腾的气旋,以惊人的姿势和高度正作着某种复杂无比的训练运动。

众人看得目定口呆。

就算做梦也想不到猴族竟会拥有如此“怪物”。

比起空中的“风翅”实在强悍无比,先进多了。

对于眼前的“庞然怪物”,他们完全没有理解的信心了。

因为,对方的战备能力竟一下子跃到一个令人类做梦也难以想像的境界。

众人之中,只有飞鹰能够有此心量与接受眼前的“怪物”。

因为,在地球上那只不过是一架架普通得再不能普通的战斗机。

在地球上,那已是百余年前都已被彻底淘汰的空战设备。

但对于巫公这些一直闭守山寨,靠的只是肉体自身的武力来征服一切的族人来说,这不啻于一场惊天大梦。

所以,那一架架战机在这一片古老而落后的天地上,自然能有把一切东西扯成碎粉的力量,却是那样悠然自得,毫不费力地滑翔着。

飞鹰不由想起自己刚来到这个星球上时,猴族武士不顾一切地摧毁自己那艘小型子飞船的状景。

再与眼前相对照,亦不禁要感慨这猴族的先进能力。

术者匠灵子似乎对此有所发现,首先打破了沉寂,叹道:“想不到它们也能发明出来这么先进的机械来,真令老夫感到汗颜。唉!现在回想一下,这十多年来,老夫的精力与心思都白白浪耗在酒杯中了!真是落后便则挨打呀!”

飞鹰想不到他竟有如此见识和感慨,不由惊奇地回眸望着他。

诧曼轻声道:“术者以前曾致力于研造各种音器异具,像‘风翅’便是他的杰作。后来不知怎的竞心灰意冷,整日沉迷于酒气之中了。”

飞鹰闻言暗忖:“难怪他对这战机有如此见识,多少他也是个行家,应该将他的潜能激发出来才对。”

于是,转身走近术者,双眸诚退地凝视着他,道:“若术者能与我一同研究一下此物,那便更好了!”

术者双眸中也闪出异采,连声道:“那是当然!贵人能识我术者,便为术者之知己也广巫公此时也出奇的平静,沉默不语,似乎在思虑着什么。

娇妮子看得目瞪口呆,忽地呼着气叫道:“快看,他们的怪物似乎飞来了?”

众人无不一起色变,纷纷退避洞内。

唯有飞鹰依然长身立前,沉着面对。

忽地,只听飞鹰笑道:“机会终于来了!看来他们并未完全掌握驾驶技术!得让我来教教它们!”

众人无不瞪目以对。

猴族的战机活像一架超重荷的重型铁甲车,不太灵活地在空中移动着,前面的两束强光不时摇荡地扫射前方左右。

飞鹰抬眸凝视对方的战机,不由升起一股熟悉的雄心壮志。

自己曾是空中护卫队的队长,熟悉于各种不同的战机,像眼前这种笨拙落后的战机尚是如他一次巧遇到的在博物馆里见过的那般款式。

驾驭如此战机实是他的小儿科。

不过,这种战机亦有它的弊端。

那便是全凭手中的操纵杆,没有任何先进的导航和自控设备。

所以,一个不小小,便能产生机坠入亡的悲剧结局。

但或许这样的设备对猴族人来说,已是有定够信心与实力来征服整个星球上的人类了。

然而,猴族如何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便拥有如此“先进”的东西呢?

这令飞鹰不得不重新评估猴族的能力了。

本是独坐其后的彪腾愕然走了过来,呆望着越来越近的庞然“怪物”,长长吁出一口气道:“如此看来,这猴族外型虽不如咱们人类,但其实却是另一种可怕残忍和充满侵略性的东西!”

众人无不惊奇,不过亦感到好笑。

这样一说,岂不是在说他自己外表虽比猴族好看,其实倒是个不如猴族的东西。

卫者移身过来,来到席地而坐的彪腾身旁,转首看了看并肩靠着的飞鹰和诧曼,神色凝重地道:“我们可否作一个大胆的假设,就是在若干年前,人类经历了一次最大的灾难,而他们的先进技术和一些设备掩埋在某一处,后来被猴族所发现,凭此而发展出一种外象上类似我们的文明来。”

夕女似乎对猴族有较深刻的体会,闻言娇躯一颤道:“其实各族人都有各自先进和优越的一部分,只是我们彼此太过于封闭和仇视了。但基于猴族的特点,它们喜欢模仿咱们人类,若它们在某一处意外的发掘了咱们先祖的先进文明,吸收并开展了另一种生命的奇迹,假如事实是如此的话,那我们每一个都将要变成它们的猎物,说不定,在若干年之后,我们的同类将在这个星球上完全消失!”

这时坐在人群后面的芙红打了个寒颤,骇然道:“那他们定会寻到这个洞中来,怎么办才好?”

娇妮子笑道:“看你骇成那样子,刚才那番气扬扬的样子哪里去了?”

夕女转眸横了她一眼,起身移到诧曼那边,以一个心惊胆战的姿态坐下来道:“我们这么多年一直游荡各族,竟然忽略对这帮猴子的探察,难怪它们能有如此大的变化。其实,我们真的应该好好看待这些猴子了。”

诧曼感到这样和飞鹰亲密无间地贴在一起,在众目睽睽之下很不自然,虽留恋那感觉,也只好挪了挪娇躯。

只见她两手盘着曲起的膝腿,整起秀眉思索道:“或许,咱们确实在姑息了这些猴族,自此以后,我们应该好好地反省一下自己,该以怎样的一个生存态度去对待同类的生命!”

众人均深思不语。

若是让这样的局面继续发展下去,直到人类完全从这个星球上消失,到那时再暗叹一切恶果皆是人类的咎由自取造成的,岂不教人心颤?

人类真的应该友好共处,互助互进。

否则,一切便就迟了。

不过,这一切全是飞鹰的一句话引起的深思,事实会如何变化,却是无人知晓。

飞鹰伸展了一下雄腰后淡然道:“一切仍未算迟,只要我们齐心协力,就一定能争取回该有的生存空间。记住,珍惜别人的生命,才是珍惜自己的生命!好了!猴族的战机已经渐渐靠近这儿了,不要再讨论了,免得暴露了行迹!”

众人忙都缄口不语。

担沉思的气氛却充斥着每一个人的心头。

经过这一次冷静的沉思,每个人都似乎改变了以往内心的想法。

猴族的战机只是盘旋了几圈后,又返回到驻地中去了。

众人依然不作言语,他们似乎在等候着飞鹰的计划。

天气一下子烦躁起来。

似乎要有一阵狂风暴雨来临。

顷刻,一场大雨从天而降。

天空被闪电划破而震颤,整个山洞似乎要被科颤震塌。

在这比地球上任何雷雨都要强烈千百倍的疯狂下雨暴里,整个星球的大气层暗黑下来。

道道闪电有如刀枪剑朝般破空裂云刺入地面,随之而来的是震耳慾聋的霹雷。

比起此前的安详宁静,教人不敢相信眼前的变异,就像一个温柔多情的美女,忽然变脸成为残暴凶狠的恶魔一般。

但这些都影响不了正在进行天翻地覆的心灵进化的十多名男男女女。

他们正相依而坐,沉浸在一片思索之中。

他们在思索着这个星球上的未来。

同时也在思索着自己,思索着别人,更是在思索着如何担负起这个星球上整个人类未来的生存大计的重担。

他们就像初生的婴儿,在一处正义和责任的山洞里迎接即将来临的新生命。

他们在变化着。

而飞鹰也在变化着。

只有一种精神可以联络住他们,那便是生存的自尊。

凡是人,皆有求得生存的自尊心。

也只有保存了生存的自尊之后,人也会活得像个人样。

所以,他们此时已将各自的力量汇聚在一起,超越了人世间所有的恩怨,包括情爱和仇恨,亦没有善恶的区别,至少在此时此境是如此。

雷雨渐息,一片清新明朗。

望着洞外远处的猴族驻地,众人皆升起一股信心。

反攻猴族,逃出绝境的信念霎过紧绷了每个人的神经。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虚鹰传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