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鹰传说》

第35章 忍无可忍

作者:莫仁

除了飞鹰,所有人都在四周隐藏起来。

飞鹰仍然装着迷了路的族人一样,漫步在长满金黄色小草的平原上。

微风吹过,掀起重重金色的波浪。

猴族的一只战机巡视到了他的闯入,迅速向他移来。

只从对方驾驭战机的灵敏度和高度来看,飞鹰便可谁知对方亦对战机的驾驶并未达到十分娴熟的地步。

照常理计,猴族人若很早便拥有这样“先进”而又厉害的战机,绝不会藏起来而不用在征战上。

但进攻巫灵寨时对方似乎并未起用这种战机,由此可以推测,此战机应是新发现的或新建成的。

说不定,正如诧曼分析的那样,它们是凭偶然发掘出什么先古文明的资料或“遗产”再经研究改良才推出来使用的。

所以,此驻地根有可能是猴族大举进攻各族寨而设置的临时战机训练场。

但就早在这短短的时间内,便能让这个超越时代的战机飞起来。光凭这一点奇绩,怎样不教人类对猴族的智慧和学习能力产生惊异呢?

刚来到这个星球上,飞鹰并不太把猴族人的攻胁放在心上。

甚至与猴族武土动手时自己还会产生一种荒廖可笑的念头,感到有点与他无任何关系的想法。

但现在他不这么认为了,他终于要面对这种可怕的“异类人”了!

他装出昏昏然的样子,左晃右摇,以麻痹对方的注意力。

蓦地,一道强烈的白炽光由战机底部射在飞鹰身上,将他完全暴露在对方的视线之下。

奇异的灯光犹如里夜中的闪电,使飞鹰的心智不由一乱。

他感到自己犹如一名死囚,像在审训室内接受严审时,自己一切都毫无保留的暴露在对方的监窍里。

猛地,飞鹰心神一震。

他恍然知道这是一种精神攻势,让你承受不了对方的气势与压力,自然会举手投降,束手就擒。

好厉害的一招!

想不到猴族中竟如此厉害的人才,竟懂光束战术。

飞鹰决定放松自己,雄躯一软,模拟出被光束击中,昏迷倒地的假像,等候猴族战机的降临。

战机呼呼而过。

飞鹰微张双眸,偷偷打量过去。

出手他意料之外的,如此战机上,安排的猴族武士却只有四五个,而且装备也十分简单、每人身上除了背负了弓箭与石弹囊之外,连努剑也没有。

飞鹰不由暗喜。

这简直是一场古今大杂拼的装备,在“先进”的战斗机械上却有弓箭与石弹,想起来真是令人啼笑皆非,不伦不类。

而此次的猴族武士与飞鹰先前所见的有些不同,似乎进化得多了。

乍看而去他们的外貌与人类并非多差异,脸上毛发明显地变少,只是面目尚保

留猴族特性。

最令人惊惧的是,它们的神情完全具备人的特性,都是冰冷循邪,眼眸呈现出一片奇异可怖的湛蓝光芒。

忽地,对方似乎发觉有些异常。皆举起手中的弓箭。

显然,飞鹰的窥探行动并没有瞒得过对方的眼睛。

杀气顿时来临。

“嗖嗖!!”

飞鹰暗叫不妙时,一道道箭光射来。闪电般地刺向他的全身。

一切发生得太快了,以飞鹰的应变能力,也来不及闪躲。

身体每处肌肉不由自主地收缩起来,使得飞鹰不由自主地在同一时间内抱起头来。

纵是如此,他仍感到左助一阵刺痛,一声惨叫,翻身滚入另一草丛中。

原来,猴族武士并未想杀死他,而是想擒住他,所以箭并未射往他的要害处,只想射中飞鹰的双腿。

“嗖嗖!!”

又有两道箭光闪劈跟来。

飞鹰魂飞魄散。

心中暗忖只一下便已挂彩,难捱过去,若再被射中,那还有命。

遂奋起内气,门入另一草丛中。

好在草丛中有一大凹坑,正好可以掩伏在内。

诧曼等人虽是躲了起来,但毕竟在一旁仔细窍着动静,一见如此境况,无不大吃一惊。

原来的计划是要让飞鹰把猴族的战机引了过来,趁机将之夺取过来。

一方面好看看能否随机应变地破坏这个驻地,同时还可以驾机逃往天龙岛。

谁知猴族的这些“空战兵”竟是如此机警厉害。

它们不但不上当,还先发制人,发动攻击。

要知诧曼与巫公等人再无论他们如何厉害,此时也不敢贸然露面。

因为,一方面,对手所拥有的是他们一无所知的庞然“怪物”,即使他们能够夺取过来,也无法驾驭逃走。

另一方面,若人多势响,惊动了整个驻地的猴族武土,出所有战机,实行地毯式的围歼,大伙必死无疑。

所以,即使有心想创飞鹰却也无法出手。

只好干着心急,耐着性子等待飞鹰的反击。

这些想法还未完,分别躲在附近的每个人的身体都掠过怪异的感觉,就若有片热力扫了过来。

当众人转首望去之时,禁不住同时叫了起来:“我的妈呀!”

原来已有数架战斗机从驻地缓缓升起。

显然,这一切已经惊动了驻地内的猴族了。

此时,再也顾忌不得,众人一呼而上,纷纷扑上几名猴族武士。

几名猴族武士正一心围截草丛中的飞鹰,此时哪会想到另有一批人从四面八方包抄过来,神情呆愣之下,竟也忘了发动手中弓箭。

巫公与诧曼首当其中,凌空一掌劈下,先毙了两名猴族武士。

同时,正当另两名武士慾松箭之时,早被冲上来的彪腾和异烈子拦腰抱起,重重摔在地上,不能动弹。

只听“嗖嗖!”两声传来。

又有两道箭羽冲天而发。

飞鹰长身而起,大喝一声:“快截住战机,别让它飞走了!”

众人恍然大悟,回首已发觉那只战机已缓缓升起到了半空。

异烈子靠的最近,闻言纵身一跃,抓住底弦,翻身进人战机内,手起落之下,一拳重重地击在那名“驾驶员”身上,立时解决了它。

战机开始剧烈地左右摇晃,显然失去了平衡。

飞鹰大呼一声:“快拉直升杆!”

旅又想起跟他一时怎么也不会说明白,抬头在前方已有数架战机呼呼而来。

情急之下,忙又呼一声道:“快弃机跳下来!大伙快逃,到山洞集合!”

众人大惊之下,纷纷穿入草丛中,拼命向山洞潜去。

正在此时。一道道闪光集束射在草丛上。

随之而来的是“嗖嗖”箭羽声和流石弹声,像雨点一样集密射向草丛。

其速度之快,令人根本无法闪躲。

首先,吃大亏的当然是没有自我保护能力的芙红、歹傣、木者等人。

被箭羽射中的,不死即残,被流石弹打中的,身体和神经一下子被击瘫痪,当场晕厥,再无逃走之力。

另几名武士因要保护夕女等人,自然落在最后,他们亦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时,无数颗石弹已击在了背脊与头顶处。

声声惨叫之中,立时昏倒在地,再没有动弹的能力。

反倒是战机上的异烈子,他经飞鹰的一句提醒后,将那名已昏死的“驾驶员”

推落下地后,首次拉起直升杆,凭着直觉与天性,竟将战机由摇晃拉回平衡前进的状态。

在众人惊愣之中,已见异烈子将战机冲向迎面而来的一只战机。

他自己也随即跃身飞下。

只听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芒雨激溅。

平原上大片的草叶被强大的气流旋起阵阵飘叶,随着一道道浓烟,直冲云天。

其它战机亦给气流像玩具般抛一起来,左摇右摆,好一会儿后,才重新取得稳定和平衡。

但众人早已消失在一片草野中,直奔向半山腰的山洞去。

谁也未想到竟发生了如此动心震魄的壮景!

众人集聚在山洞内。

清点人数,缺少了芙红、术者、歹傣和几名武士,其他的皆平安回来。

众人皆神色慌张,非常狼狈。

诧曼和夕女都十分担心芙红等人的性命安全,愁容满面,凄不作语。

飞鹰心中难过,断然道:“我要再回去看看!”

巫公猛地一伸手,抓住他的肩头,沉声道:“不要感情用事了,现在我们能否保住性命都成问题,你说猴族人肯放过我们吗?何况,你看你助上的箭伤,再不止住血,只怕会有大问题的!”

飞鹰此时才感到自己助上有阵阵灼痛,不由虚脱地坐了下来。

诧曼与夕女连忙移躯过来,小心替他擦拭伤口上的血渍。

娇妮子呼出一口凉气道:“想不到猴族这么厉害,我们真是太轻敌了。”

卫老平静地道:“不管是否轻敌,今天这种结局是不可避免的,想不到我们依然会变成猴族的猎物,在这奇怪的地方被捕。”

诧曼与夕女两人亦面色阴沉,满目悲戚神色。

飞鹰知道这是一个生死存亡的关头。

眼下,他得要为生存而努力。不仅是自己,还有身边的一帮人。

遂勉力抛开助上伤楚的影响,凝神思虑地道:“凡事有利即有弊,或许,我们便可以此作一个有利条件来对付猴族。”

众人立时燃起希望聚精会神地聆听着。

飞鹰先扼要地述说了对方战机的熟悉程度,特别强调了对方人数和地形地貌,接着道:“这里地表高低悬殊很大,有草丛亦有山林,这对于我们人小简备未必不是一个有利条件。所以,即使对方有庞大的战机来搜寻我们,但仍不得不顾忌整个地形地状的约束,因此,我们就可对趁机以点击破,逐一偷袭他们的战机和兵力!”

巫公双眸凶光闪起。

他一生横行威霸,给猴族追杀得如此狼奔鼠突,惨状连连,他岂肯服气。

那庞然战机固是厉害,但猴族人本身却未必能击得他的一双铁拳。

何况,他在暗处,那群猴子在明处,更有利于突击偷袭。

夕女茫然道:“若是他们就这们耗着,我们岂不要活活闷死在这里?”

飞鹰又恢复了他那副闲致轻松的样儿,微笑道:“放心吧!猴族绝不容许有能抵挡它们的战机全力一击的人漏网。何况,我们又摧毁了它们的两架战机,这个损失它们一定会不甘心地讨回去的!”

言罢,不由赞赏地看了异烈子一眼。

卫老又颔首道:“是这样的!据老夫推测,这些战机尚未正式投入征战使用中,猴族绝不容许有人类看到了它们的绝密武器后再逃生,以免泄露给各族人知道,破坏它们的大计。”

彪腾完全没有兴趣进行这方面的讨论,不耐烦地道:“他们随时会找到这儿来,我们是否就守在这里等候它们,还是再主动出击呢?”

飞鹰道:“若我们一味地守在这儿,终是难逃死路一条,我决定再出去试探一下它们的意向,看看它们有何计划。”

诧曼蹙眉道:“你如何去打探呢?”

飞鹰道:“我想趁对方认为我们不敢再去的时候,出其不意地潜返回去。设法捉住一名猴族武士,摸清它们的底细,包括意识和与其他猴族武士联络暗号与方法,说不定可以混进战机营地,到那时,就不怕偷不到战机了!”

诧曼拉住他的手臂,轻声道:“让我跟你一起去吧!”

飞鹰刚慾开口阻止她,诧曼再次坚决地道:“让我一起去吧!何况,我很担心芙红的性命,她是我的妹妹,我若不去救她,心里终不得安宁。”

飞鹰见她秀眸之中尽是请求神色,终也应允下来。

两人刚跃出山洞,一阵奇异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飞鹰骤然回首望去。

蓦地,他的脸色大变,惨叫一声道:“快出来,不好了!”

洞内众人闻声纷纷跃出。

抬头一看,无不骇然相对。

一阵像风声尖啸的声音由远传来。

只见十几架战机载着数十位猴族武士,队形整齐地排空而来,气势煞人。

谁也想不到对方竟能在这么快的时间又重新组织了搜捕行动,而且阵容如此强大,无不色变。

不要说逃走,连思索也来不及了,战机已出现在眼前,以惊人的高速向他们冲来。

诧曼与夕女不愧为心思敏捷的女子,首先作出‘反应,推醒呆立一时的其他人,分头穿入茂密的草丛中。

飞鹰则运起强大的内气,同时拉起诧曼和夕女的柔莫,把内力输入两女体内,加强她们的逃生力量。

“唆!唆!唆!”

整个草野被乱箭和弹雨射得枝叶横飞一片模糊。

那十几架战机分成四处排开,把下面一块方圆只有数十平方米的草丛用流石弹激射得光秃一片。

飞鹰闪身开来,随手摸到两枝箭羽,立时心中一喜,纵身跃起,以超人的意力与灵感甩了出去。

两枝箭羽居然射中其中两台战机上的“驾驭员”。

立时,那两只战机顷刻东斜西歪,支撑不住,一头撞到了岩壁上,炸出了教人目眩神迷的火花。

岩壁碎裂崩塌。

强烈的气流回冲过来,撞得飞鹰像一根羽毛般地往后飘飞。

战机转瞬改变阵形,分成两批追捕众人,并降低飞行高度,让一阵阵狂风肆虐般地刮向每个人。

这批堪称星球主宰的人类,此时都身不由己地被一股股无可抗御的吸引巨力拉扯得东歪西倒,无法自持。

以飞鹰超人的体力,亦给拉扯得浑体发麻,四肢疼痛,暗呼这帮猴族可真厉害。

猛地,他才发觉左边已缺了一人。

原来,夕女给狂飚扯了不知到哪去了,只剩下右边依然跟着的诧曼。

尚未有时间察看夕女的去往或其他人的状况时,另一阵箭雨与弹石飞来。

显然,这是其中一架战机单独对他作出的攻击。

飞鹰趁机借力扯着诧曼没入了一棵巨大的庞树荫下。

战机呼啸而过。

诧曼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快回去找夕女!”

飞鹰低应了一声。

迅疾矮身穿人草丛时,己方之人都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诧曼又骇然叫道:“快,他们又转回来了!”

此时,已无暇搜寻其他人,在电光来前,再跃身闪没人茂密的树荫下,拥紧诧曼,利用茂密的枝叶遮掩住二人的身体。

这一着果然瞒过了对方。

当他们回首再看时,两架战机由头顶划过,迅即又向别处搜寻。

两人攀至树顶,掩没在树枝间。

诧曼仍是非常冷静,沉声道:“怎么办才好呢?”

飞鹰暂时松了一口气,大感头痛。

猴族这批“空战兵”确实厉害。十不但狠,冷,而且又快又准,配合著“先进”

的战机和原始的强大“火力”,确使他这个有着先进文明的空战特种兵队长也感到一筹莫展,无从应付。

猛地一咬牙,道:“怎么也要夺得其中一架战机,我们才有反败为胜,逃了出这里的希望。”

诧曼没好气地道:“但怎么样才可以做到呢?”

飞鹰凝思片刻,忽地心中一动道:“看我的!若成功了,你可要让我一次吻你个够!”

诧曼娇气道:“你这个人啊……”

一架战机从后呼呼飞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虚鹰传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