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鹰传说》

第36章 大展雄姿

作者:莫仁

一道强光透射进茂密的树枝之间,色彩斑澜地辉照在二人衣服上。

就在对方灯光射中一刻,飞鹰和诧曼早已躲在另一侧的枝叶间,全身用叶子围住,使他们的身子与树叶浑然一体,不易被察觉。

战机上的猴族岂能料到那只是两件作假像的衣服,只以两人已被电光射昏,不能动弹,所以,便稳住战机,伺机捕捉。

只听“呼”的一声。

就在两人伏身处的上空擦过一道铁丝网,罩向二人悬挂在树叶间的衣服。

如此做法,只是为了避免对方假死或伪装,以发动突击。

因为,一旦被铁网罩住,谅你再有能耐,也逃不出去。

如此方便快捷、万无一失的囚笼办法,真教人叹为观止。

飞鹰却是暗叫不妙。

他一直以为可以用两件衣服造成一种假像,让对方的战机可以停滞在树顶上空,这样便可以趁枝叶弹力跃身上去,以出其不意的身手击下战机上的猴族武士,夺取战机。

谁知对方竟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增加这么一下奇招。

正思忖之间,上面的猴族武士已开始收网。

恰巧,铁网被树枝钩住了,一时收不上去。

他们苦候这一机会等得颈子都长了。

飞鹰一拍诧曼的肩头,输入一股内力,同时一晃身子,脚蹬树枝,凭借弹力激射而上。

两人分左右机舷闯了进去,像敏捷的鸟儿一样飞落在战机内舱的铁板上。

战机内的猴族武士尚未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已有两人被拉了出来,抛了下去。

再有两名武士慾动手之际,飞鹰岂能给他们机会,一拳一个,跌抛出去。

下面惨叫连连,粉碎骨折声不断。

操纵战机的那唯一地幸存的猴族武士不由大惊色变,由椅子上弹了起来,不等飞鹰伸手擒它时,已飞身跃出,重重地落入草丛内。

飞鹰趁机跃身过去,握住了操纵杆。

诧曼在他身后一阵欢雀。

飞鹰对眼前的仪器似乎很快地操作了起来,这令他身后的诧曼十分惊愕。

她不禁问道:“你怎么会驾驶这些怪物的?”

飞鹰一手操纵着战机,一手将她从身后揽了过来,搂住她的娇躯,道:“你的男人什么都会,这些玩艺对我来说简直是小儿科。”

同一时间,在舷侧飞来一只战机。

一个苍劲的声音在机的通讯议上传来道:“一号呼叫六号,任务进行得怎么样了?”

飞鹰大叫不妙,他怎知如何回答,一时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诧曼情急之下,向外胡乱地摆了摆,表示一切都顺利。

对方迟疑了一下,并求介意。

飞鹰一边操纵着战机,在高低不平的山野上空高速飞行。

忽地,他机身一转,又旋了回去。

诧曼骇然道:“你想干什么?”

飞鹰笑道:“我要带你看一看更刺激的飞行动作,也好让那些猴子学一学,长一点见识。不过,这可是它们此生最后一次机会了!”

诧曼有些担心地道:“要是被它们给发现了,战机已被劫,我们岂不死定了?”

飞鹰笑道:“放心吧!要死的绝不会是你与我,而是它们!我要它们见识一下真正的空战特技!不过,你得答应我,成功后再让我吻一个够!”

诧曼横了他一眼道:“在这个时候还要胡闹,谁答应过你了?”

话虽如此,却没有把正被他贪婪的揉捏着的小手收回去。

飞鹰一边驾驶,一边斜过身来,在她香嫩的脸蛋上吻了一口,然后放肆地将一只手抚摸在她的玉颈上,朝前看去道:“注意看!我要表演了!”

诧曼忘了被他占便宜。事实上一直都给他搂搂抱抱,贴脸蛋,摸玉颈已是小科之极的事了。

尤其是此刻身无旁人,便任由他亲热边道:“小心点,先看清楚对方机上有没有我们被它们擒住的人!”

飞鹰夷然道:“放心吧,这三架载的都是猴族武士,嘿!坐稳了!”

战机加速,以比猴族武士的战机更快的速度,冲向对方。

此时的他,一旦重新坐上战机,立时找到了在地球上的感觉,如若鸟飞长空,鱼游大海。

更何况,此时他身边尚有一位貌若天仙的美女佳人陪伴呢!

对方显然未想到有一架自己的战机会突然加速朝自己撞来,立时惊得手忙脚乱,不知所措起来,战机亦变得左右摇晃,不能平衡。

越来越近了!

眼看就要撞上去,吓得诧曼禁不住紧抱住飞鹰的肩臂将头埋靠在飞鹰的身上不敢再看。

就在即将撞上的一刹那间,飞鹰汉一拉操纵杆,战机立即呼的一声飞扬而上,避过了与三架战机的迎面冲击,机尾翼与三架机身滑翔而过。

那三架战机的“驾驶员”岂玩过这种惊险动作,不由吓得直愣神,战机一时也失去了操纵,直冲向前。

飞鹰大笑一声,对靠在肩头上的诧曼道:“快回头看,精彩场面马上就开始了!”

就在诧曼回眸之际,只听一声爆响,已有两架战机不受控制地相撞到一起。

紧接着,另一架战机也被飞来的碎片击中,一头撞向一处高坡,轰然而炸。

无空中升起了暗红色的红光以及团团浓烟。

飞鹰见自己大展雄姿一声欢呼,竟放开操纵杯,双手环住诧曼的玉颈,重重地吻了她一下,叫道:“怎么样,够精彩吧!”

诧曼见他开心得像个天真的孩童,也陪他高兴,轻吻了他一下,在他正想更作放肆前阻止了他,颤声道:“快握住那杆,否则我们也要精彩一次了!”

飞鹰领命。

战机继续盘旋横空。

诧曼忽地道:“我们应该想办法找到其他人才对!”

飞鹰颔首道:“对,我们应先设法找到他们,然后,再让他们也过把‘空战兵’的瘾!唔!我要带领他们一举把这个猴窝给端掉,以除大患!不过,圣女,你可以再给我一个香吻鼓励我吗?”。

诧曼正犹豫间,忽又听飞鹰欢呼道:“快看,下面躲闪着的不正是他们吗?”

诧曼顺着指望去。

却见巫公雄伟的身体和娇妮子修长动人的娇躯已出现在下方一片草野之间。

唯独不见夕女和芙红她们。

心头不由一暗,知道她们此时正凶多吉少,命在旦夕。

巫公和娇妮子登上战机后,一见到飞鹰与诧曼二人无事,均如释重负地吁出一口气。

娇妮子悄目亮了起来,伸手套上飞鹰的雄臂,凑过去轻轻吻了一下他的脸颊。

柔声道:“世上没有像你这样雄伟英勇的男人了。真让娇妮子不能控制地喜欢你!”

巫公见娇妮子主动向飞鹰示好,出奇地没有涌起妒念。

在这生死关头下情爱与女人对他来说已是显得无关痛痒了。

何况,他心中也感激飞鹰,甚至生出一股内疚之情。

诧曼亦不觉得有什么心理问题。

因为,此时,她也知道娇妮子的一切言语表达均是发自内心的,是毫无虚伪的。

更何况,在这个时候,只要喜欢,任何人都可以用亲吻表达内心的感情,男女自然更不例外。

飞鹰笑道:“再来一次,好吗?”

娇妮子瞄了一下诧曼,摇了摇头,笑道:“不可以太便宜你的,更何况,我也有自知之明!”

接着容色一黯道:“真想不到我们的处境越来越困难,人也越来越少了!”

诧曼道:“此次我们已经打草惊蛇,整个驻地的猴族战机队都将全面出动来对付我们,所以,我们应该树起更大的决心与他们拼斗到底。”

巫公亦不由动容道:“这些猴族人的学习能力确教人吃惊,短短这么数年的时间不与它们接触,便一下子进步了这么多,我们真是封闭落后了!”

诧曼与娇妮子不禁有些惊愕,皆凝目朝飞鹰望来。

飞鹰吐出一口气,语气十分诚恳地道:“没办法了,这或许对你们来说是一场最大的挑战,但我相信,你们一定能行的!好,来,听我讲给你们听,然后再试着操作一遍。”

话音刚落,只听娇妮子又惊呼道:“快看后面,它们又来了!”

这次足有十几架战机一字排开,再从后方呼啸而至。

飞鹰控制着战机,一个急转,进入一片高空。

在高空飞行,自然比在低空飞行快得多了。

后面的战机无奈之下,只好变成两队包抄追来。

飞鹰不予理睬,一言不发。

他的心中实则暗忖:“与我化试飚机,你们尚显嫩哩!”

用力拉起操纵杆,连续向上再飞数十米,让战机渐渐没人层层乌云之中,使得对方暂时失去了跟踪目标。

娇妮子惊呼道:“天哪!竟得让我飞人云层来了,太刺激新鲜了!”

飞鹰回眸凝了她一眼,笑道:“更刺激的还在后面呢!”

诧曼叫道:“你说要联合我们的力量发动反击,而他们那么多战机,你凭一架战机可挡得住他们吗?”

飞鹰把所有的技术投入到驾驶战机中去,使其速度再增,运行轨迹也变化多端。

待稍稍抛离了对方后,才从容笑道:“这就是我的飞行经验,这些猴族武士对战机的操纵尚不能完全熟悉,而要想在战机上取胜对方,就必须懂得随机应变,而不是像它们这般死缠烂打。所以,我现在只要不断挑衅它们,势必会牵住它们的鼻子走,等到时机一旦成熟,就有苦头给它们吃的了!”

巫公沉声道:“你要等什么样的时机呢?”

飞鹰答道:“一个优秀的战机驾驶者,不但要懂得驾驶技水,而且还要懂得气流气压。噢!你们看这个玩艺,它就是用来测试大气流与气压的,据我的经验来看,现在气压越来越高,气流呈斜坡状,所以,前面必有一座高山。”

三人这才明白,不禁都涌起敬意。

不要看飞鹰轻松谈笑,其实他的才智高绝,高深莫测,懂得东西实在太多了。

飞鹰从三人的眼神与表情中当然知道他们的想法,心中暗笑,“若是你们也像我一样来自一个高文明的地球,保证你们不会如此惊讶!”

遂转口道:“若我能将这些‘跟屁虫’全部诱得自尽,你们二位美女姐妹是否肯陪我一晚?”

巫公严肃威冷的脸庞不由淀出一丝微笑,道:“巫使诧曼本公不敢断言,但另一位嘛,只要你开口,她晚晚陪你睡都可以。”

娇妮子白了巫公一眼,嗔骂道:“有那么便宜的事吗?再说,他主要是想我姐姐陪他才对!”

飞鹰凝眸扫了一下诧曼,刚慾开口,却被诧曼一时撞在他的肚皮处,佯怒道:“你敢再乱说一次,我就废了你!”

言罢又觉话中有病,忍不住“噗妹”一声,笑了出来。

飞鹰苦着脸道:“又不是我说的,为何总要来废我?废了我你又怎么办?”

诧曼来不及止他嘴,只好抬眸远望前方。

忽地叫了起来道:“看,那是什么?”

众人往前望去,白茫皑皑,耸然而立。

娇妮子首先叫出声来:“是山峰!是积满白雪的山峰!”

战机速度骤然缓下来。

飞鹰一拉操纵杆,盘旋回头。

他决定再去引诱对方一次。

眼前的景像,教他们看得心神剧颤。

飞鹰再次掉转战机方向,巫公跳起来道:“看!那群猴精跟来了!”

众人骇然后望。

只见雾气中,依稀看到数架战机呼啸穿云,一字排开,朝他们的战机掠了过来。

巫公正要转过身去寻找箭羽攻击对方时,飞鹰神情一动,大声喝止道:“快!快坐稳!”

巫公愕然止住,两手紧紧抓住两侧铁栏。

飞鹰一边将全部精力倾注要驾驶上,好应付前面的险情,以及后方随时发动的攻击,同时向众人大声道:“我们又登峰了!”

巫公等三人皆打了个寒噤,却见飞鹰将战机朝云层俯冲下去。

眼看朝着雪峰撞去。

三人一齐惊颤,无不暗叫天啊!

后面战机尾随而来。

众人还未看得清楚,战机已抬头追来,朝着天空以惊人的高速翻飞而上。

四人像玩具般在船舱内滚动抛荡,不住撞上船壁,上下难分。

飞鹰一手死死抓住操纵杆,一手乘机一把把诧曼抱住,不分彼此。

此时,谁也不去理会后面的战机的跟进状况了。

“轰!轰!轰!”

下面传来接连几数的巨响声。

对方战机早已不受控制地撞上雪峰。

立时机毁猴亡。

强大的气旋一直冲到飞鹰等人的战机上,将之翻转一圈。

机内几人又相互碰撞起来。

“呼!”

巫公雄壮的背脊被飞鹰的头重重地顶了一下,两人均闷哼了一声。

此时战机的速度至少比刚才快了两三倍,可知那是多么惊人的威力。

飞鹰以闪电般的速度吻了诧曼的香chún后,大叫道:“终于好好地过了一把瘾!真痛快!”

娇妮子尖叫道:“快飞下去吧!这么高,我有点受不了!呼吸都困难!”

此时。

众人才发觉四周已云雾绦绕,恍若仙境。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虚鹰传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