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鹰传说》

第37章 驻地救人

作者:莫仁

整个驻地全是来回巡守的猴族武士,几个一组,全神守视着,充满了紧张和肃杀的气氛。

飞鹰驾着战机,全速地往回飞去,当到达那猴族驻地的上空时,高度与速度皆骤增。

娇妮子叫道:“看下面的驻地,好多的猴族武士啊!”

诧曼搂住飞鹰的雄臂,道:“小心被它们发现;要是再被它们盯上,若毁了战机就糟了!”

巫公暗忖:这还了得,没有战机,怎样才能离开这可怖的地方?

忙叫道:“小心它们的战机发现我们!”

飞鹰转首笑道:“你们过于担心了!要知道,这样的高度很难分辩清楚的,何况,它们尚有数架战机末回呢?”

话虽如此,他依然十分小心地窥视了一下地面的情况,以免万一。

诧曼提醒道:“飞鹰啊!你总不能就这样带着我们瞎逛一通吧!我们要设法去救夕女她们哩!”

话犹未已,战机破云而出,重见地面的世界。

同一时间,对面飞来两只庞大的战机,呼隆声从远便能听见。

飞鹰一见,心头一闪,笑道:“终于见到你了!果然不出我所料。”

众人一惊,不明他的意思。

飞鹰脸上闪出一个角黠的笑意,道:“我终于想到了一个十分巧妙的办法了!既可以探察到其他人的下落,又可以顺利救了他们!”

旋又想到了什么,神色一黯,叹道:“不过,恐怕又要大开杀戒才行哪!”

诧曼立时双眸透出异采。

经过这么多次的险中求生,逢凶化吉的场面后,她已完全相信身边的男人的超凡本领,她的整个芳心已完全被他征服了。

她坐到他座椅的扶手上,深情而热烈地凝视着他,一只手亲呢地挨在他肩头处,柔声道:“飞鹰你要记住,这种杀戮并不是我们挑起来的,若不对敌人狠心,我们就有可能被灭族的大祸,在这个星球上,只有胜利者才有生存下去的权利。

飞鹰单手轻轻抚摸着诧曼的柔手,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巫公卓立机侧,正全神贯注地通过右舷窗,仔细瞧着下面的情况。

闻言淡淡地道:“小子,你是否可以兵不刃血,和平协商地救回已被它们俘了的其他人的方法呢?”

娇妮了也附声道:“是呀!若我们被它们捉住,同样还不是死路一条!光讲仁慈心是不行的!”

飞鹰减缓机速,探手抓住诧曼按在他肩头的柔美,苦笑道:“我也明白这一点,对敌人慈心就等于杀了自己,可是,这种感叹却困绕着我。唉!事实上我刚才在空中已早大开杀戒,毫不留情,这些猴族外貌与为类无异,很容易引起我的同情心,但实际上却是比人类更有侵略的野心,它们完全漠视其他生物在这个星球上的生存权利,只是这一点,我一想到便不会留情。”

诧曼愿意被他搓揉着美丽的玉手,心中似乎泛起与飞鹰患难与共的温馨感觉,微笑道:“听你这样说,我们似乎都好不了多少!”

飞鹰叹道:“谁没有野心,谁又没有慾望,若没有野心与慾望,咱们的巫公不会建立他的巫灵寨和搞什么‘石人’计划了!”

巫公想不到他忽然会针对他,不悦地哼道:“本公也是迫不得已才对你那样做的!要知道,本公早就料到猴族会大举进攻咱们人类的!”

飞鹰淡然一笑道:“可是,最终仍以失败而告终罢了!”

诧曼与娇妮子皆为之辞锋犀利而偷笑。

巫公那双细眸寒芒一闪,气得直吹胡子烧脑勺。

正要反驳时头顶的传讯器传来一个森寒苍老的声音道:“我是一号战机的总指挥猿老,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的队友到哪里去了?”

众人皆惊。

看来猴族连人类的话语都已学会了,既有名字,说话交流亦自然畅顺。

如此看来,若猴族真的发掘了先古文明的话,那么,它们则已连古人类的语言都已彻底学会推广开来了。

看来,它们想彻底取代人类在这个星球上的生存位置。

飞鹰忙向对方解说情况,胡诌一番后道:“我已用‘网笼’捉住三名族人,请指示下步行动。”

传讯器内那自称猿老家伙又道:“立即带那几个人随我一齐返回驻地,并将他们一并关入检疫营!”

众人皆喜。

听对方口气,似乎其他人也被俘关在“检疫营”内,如此目标不确定,便可开展大营救行动。

当飞鹰关上一切与一号战机的联系时,巫公眼中射出冷酷好杀的神色,冷哼道:“进入驻地后,我们见猴就杀,绝不容手软心慈!”

飞鹰叹了一口气道:“我们现在就像回到了自然界中野兽横行的时代,只有猎者和被猎者的关系,绝对没有半分爱心与友善可说。”

诧曼拍了拍他的肩臂安慰他道:“先不要想那么多了,只管救出夕女他们后能逃命再说吧!”

飞鹰默言颔首。

忽地,顶上的通讯器传来猿老的声音:“六号机注意,立即向我一号战机靠近,将人犯移交过来,并去寻找其他战机。”

四人面面相觑,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在这半空中若想采取什么行动的话,四人之中除了飞鹰尚够资格,其他人只怕连逃跑的出路都没有了。

异烈子从昏迷中醒了过来。

他揉一揉自己发酸模糊的双眼,勉力站了起来,向四周望去。

四周除了一片草丛之外,一片模糊。

微风吹过,令他头脑渐渐清醒过来,双眼也渐渐可以看清一切。

自己怎么会一个人昏倒在这片草丛中呢?

诧曼与夕女她们呢?

他开始艰难地向四处草丛走动,希望能在茂密的草丛中发现到其他人的踪影。

但是,他失望了。

草丛中除了一些石弹与箭羽之外,什么也没有。

异烈子终于想到了,夕女与诧曼她们一定给猴族人捉去了!否则,就算死也应该有个尸体什么的!

想到这,他不由怒火中烧。

无任如何,自己一定要救她们出来。

即使拼了这条命也在所不惜。

于是,他稍作整装,收集了大批散失在地的石弹和箭羽,悄悄朝猴族驻地潜去。

听到对方的传话,飞鹰等人你看我,我看你,一时都不知如何是好。

对方的声音又传来道:“收到指令了吗?六号战机,为何不回答?”

飞鹰情急之下,只好扮作辛苦地呻吟道:“我有些支持不住了!头昏眼花,快把持不住方向了!请求快回驻地!”

通话器传来另一个粗糙的声音惊叫道:“快派人去接管他,否则我们又要丢失一架战机了!此次为了几个人类祸患,一连损失了五架战机,我们若再有闪失,便无法向猿长交差了!”

众人全听得喜上心头。

一方面为取得果实而欣悦,另一方面则为可以顺利蒙混过关而放下心来。

沉寂片响。

通讯器传来猿老的声道:“六号战机听着,你马上尾随本机返回驻地,接受调息。”

通话中断。

众人禁不住嘘出一口气。

立时见一只庞大的战机跃过上空。

紧接着,只见一个猴首探了出来,向他们挥了挥手,示意跟客观存它们后面。

四个人打了个眼色,分别躲在机门西侧,严阵以待。

两架战机一前一后盘旋飞向驻地。

战机一落地,飞鹰只示意地嘘了一声,三人已明白他的意思。

只见四个猴族武士手持铁棒状的东西,足不沾地地迅速快掠了过来,笔直朝他们的战机移至显然它们已得到指令,准备过来地劫持“人犯”下机。

外面显然有打开机门的掣钮,机门张了开米。

巫公早蓄了一肚子闷气,首先扑出。

那些猴族武士反应亦很快捷,无不骇然大震,四支铁律同时挥起。

只可惜尚未有机会用力挥下来时,巫公早已两拳同出,轰打在最接近的两个猴族武士的面处。

这两拳可蓄积了巫公体内庞大的内力,使之能量完全由拳头狂输而出。

只听两名武士惨叫一声,身体犹如断线风筝般往后抛跌,恰好撞在后面的两名武士身上。

四名武士立时滚作一团,惨叫连连。

巫公又跟上两步,跳起两腿,狂踢在两名猴族武士的头上,同时伸手抢来两支铁棒,分别扔给娇妮子与诧曼。

“篷!篷!!”

四名武士立时又被二女手中铁律连击数下,血溅当场。

此时,飞鹰立即按拟好的计划,重又发动战机,滑向前面的一号战机。

驻地内立时警告狂鸣,嚎叫连连。

一号战机上的猴族总指挥一见飞鹰竟将战机猛的一转头,连人带机径直闯向驻地中,不由大惊失色。

顷刻之间,一道烈火冲上天空,驻地的设施纷纷被战机撞得碎裂。

惨呼声之中,猴族武士东倒西歪,溃不成军。

也有数十个来不及躲闪慌慌张张的,又被胡乱推进烈火浓烟之中,当场次飞烟灭,不留尸迹。

诧曼等人大惊失色,连呼飞鹰名字。

谁知飞鹰竟得神奇般地从后跃到她们身边,分别拖住诧曼与娇妮子的纤手勇往直地道:“不用怕,我一切都好,依然是你们的男人。现在我们一起并肩作战好吗?”

三人想不到他竟如此厉害,能从战火脱身出来,一时都愣呆了神。

忽然间,有一个身影从驻地中心闪跳出来,朝他们大叫一声:“喂,原来是你们来了,太好了!快随我去救他们!”

四人一看,原来是异烈子。

飞鹰心头一喜,大叫一声道:“分头行动!我与诧曼去抢战机,你们去救人质,片刻后便驾机逃跑!”

巫公这时已跃然起身,顺手收拾了一个迎面而来的慌张奔跑猴族武士后,大喝道:“本公还要烧了这个猴窝!”

身形一闪,已没进了其中一道驻地门户里。

娇妮子也轻叱一声,挣开飞鹰握住的玉手,凌疾而随。

飞鹰巡视四周,刹那间把握了驻一内和布置情况,找到一条最佳起跑线,以利于战机的滑翔。

电芒四射,先发制人地把由两旁过道涌出来的数名猴族武士斩刀切菜般地清除。

跟在他身后的诧曼终于放下心来。

一方面人质尚有性命,只要救出来便可活命逃去,另一方面,这些猴族武士似乎并没有面对面作战的经验,反应和行动都慌张失措,又缺乏统一的组织,所以,对他们这几个最超卓的人类,并不能构成真正的威胁。

在拦路的四个猴族武士被抛跌一旁后,两人靠近一号战机。

忽的,强芒一闪,一声凌厉迅速的声响从脑后传来。

恍然回首时,已有一根猛打在诧曼的肩上。

同时,一股无可抗拒的内力涌来。

两人摔不及防,给谁得倒跌了回去,本是依挨着的身体也分了开来。

交战至此,他们才首次遇上劲敌。

诧曼跳了起来,强忍着肩头震荡之痛楚,尖叫道:“看它,好长的一个白眉猴妖!”

飞鹰爬起来,凝眉望去。

心神不由紧缩一下。

对面傲然捷立的是一个超级巨猿。

通体rǔ白,双臂特长,足肢粗大,身上只裹了一件紧身短装,腰系一只宽长的束带,黑色的是惹眼。双眸凹陷细长透出湛蓝色的光芒,冷盯着二人。

双脚一抬,挑起两根铁棒,递了一根给诧曼。

那白色巨猿双眸闪出狠毒之色,抬棒指向飞鹰冷喝道:“是你这该死的‘人犯’破毁了我们的几架战机吗?”

飞鹰一方面与它拖延时间,好让巫公等人将其他人救出,另一方面也给自己一个缓气的机会,遂装作惊讶地问道:“对么叫‘人犯’?”

那白色巨猿冷笑道:“就是你们这些一向自诩自己聪明与厉害的人类,最终将会变成我们的‘人犯’听从我们的指挥与安排!”

飞鹰心神一震,想不到猴族竟有如此超乎想像的智力。

遂笑道:“谁该不该死,马上便见分晓!噢,快看后面!”

那白色巨猿果然中计,回首凝去。

飞鹰朗笑道:“真正愚蠢的是你们这些猴孙们,你中计了!”

语言末落,雄躯扬起,挥动手中铁棒,直揭巨猿胸前。

“轰!”的一声。

那只白色巨猿岂能受之一击,立时被震得仰跌开去。

飞鹰与诧曼二人自是变作滚地葫芦,岂能容它翻身反击,一人一棒,直击向白猿双目。

又是一声惨号声。

白猿的双眸血溅而出,眼珠裂眶而落,手舞足蹈地挥手中铁棒。

飞鹰与诧曼皆不忍目睹,二人心一狠,冲上前去,猛击白猿的头部数下。

只见那白猿身躯一颤,轰然扑地,颤颤而亡。

飞鹰有点乏力地登上一号战机,驻地内传来巫公近乎疯狂的笑声和猴族武士临死前的不甘心的惨嚎。

连吃惊的时间也没有,已有数个人影从驻地内摇晃奔出。

诧曼自然冲了下去,搀扶他们纷纷奔向一号战机。

火光也从驻地内部燃起。

只是从那一刹间起,飞鹰就知道,猴族慾想征服这个星球上的人类的希望在这一把火燃起之间已化为乌有。

众人皆上了战机。

飞鹰回眸一笑,望着驻地下面的熊熊烈火,朗声呼道:“人都聚齐了没有?”

诧曼和娇妮子探首过来,娇笑道:“一切顺利!按计划圆满完成任务!”

飞鹰低首笑道:“别忘了你给我的承诺!”

诧曼差得为之气结。

飞鹰开怀笑道:“那就让我们跟这儿说再见吧!”

拉动操纵杆,一号战机呼啸滑动,冲上远方,直奔天龙岛而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虚鹰传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