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鹰传说》

第38章 战幕拉开

作者:莫仁

一号战机平稳地浮在山野的上空,下面则是一片延伸开去的低山坡林。

众人之中除了异族两名武士的伤势较重外,其他人均无大碍。

夕女、芙红、彪腾和卫老等人回复自由,虽身体都感到十分的虚弱,精神却无比地莫名兴奋。

更令他们欣喜若狂地是竟然搭坐上这么一架威力庞大的战机,而再不像艰那般彷徨无依的了!

诧曼、夕女、娇妮子、异烈子和巫公、彪腾等人都兴致勃勃地研究着战机上复杂无比的各种仪器,特别是见到一些他们十分好奇的灯光,更是兴奋万分。

飞鹰趁机让他们轮流试着学习操纵战机,自己则退至身后,悠闲地观看着。

芙红趁机凑了过来,将娇躯主动依靠上来,低声叹道:“你这个奇男人真是令人心仪!”飞鹰岂能放过她的主动工献情,展臂搂住这位娇柔可爱、妖媚火热的美人儿的小蛮腰,并指点着舷窗外美丽壮阔的夜景。

交头接耳之间,飞鹰吻着她的脸蛋道:“现在我把你从苦难困境中救出来,别忘了你答应过怎么谢我。”

芙红娇羞地低吟道:“那其他人呢?”

借助夜色昏暗和遮挡,飞鹰伸手扶摸着她滑嫩的玉颈,顺势探了过去,揉捏着她一旁娇巧丰盈的酥rǔ,笑道:“别管其他人,你自己只管欠别人的先还!”

芙红俏颜胀红,双眸闪出情火来,要不是有他人在场,只怕早已拥缠上来,尽求欢娱。

好在飞鹰只是在调笑她,并未采取进一步行动,扶揉片刻,忽地听到前面传来异烈子与彪腾的激烈争吵声,忙放开怀中的芙红,站起身来。

只听异烈子叱道:“你说话可要注意点!他们可都是我的好兄弟,出生入死的经历比你足上一倍!不行,我要赶下去找草葯和水,救救他们,否则,他们捱不过今晚的!”

彪腾虎目现出凶光,道:“那倒不如把他们就此扔下好了,免得牵扯大家!”

巫公和娇妮子都脸无表情,没有加入争辨。

夕女与诧曼皆皱起眉头,她们一时也不知道该同意谁的意见。

飞鹰稍稍思虑一下,绕到彪腾身旁,伸手捂上他宽的肩膀,笑道:“让我和武伺说上两句话。”

言罢,又朝诧曼与巫公眨眨眼睛。

看着飞鹰拥着彪腾到了后一旁,众人都泛起奇异的感觉。

飞鹰可能是巫公之外,第一个能镇住彪腾的男人,所以才肯让他如此亲热,如此顺从。

异烈子余怒末消,回首凝着飞鹰冷笑道:“你是否和他站在同一阵线上,反对我的提议?”

诧曼微微笑道:“异烈子你先别急,看看他们两人谈出什么来,事情或有转机的机会呢?”

此时,飞鹰把彪腾拉到离众人最远的侧航窗前,俯视着下方延展无限的大地奇景。

下面一片山野森林,河涧瀑布,在他们脚下盎然生意。

飞鹰低声道:“我上次受伤昏倒在此处山涧内时,就梦见有人会来救我,因此,之所以我能把你从困境中救出来,而且不计任何报答的,这可以说是由于当时异族这几位兄弟救了我。以此类推,可以这样认为,武伺能够现在自由地站在这里,就间接等于是异族这几个武土给你这个机会。”

彪腾微感愕然,显然他一时尚不能明白飞鹰富含这么多的逻辑推论。

飞鹰又忽然问道:“武伺对今生有何理想呢?”

彪腾很想告诉他自己希望成为这个星球上的第一主宰,同时拥在美女成群,特别是咤曼。

但他时也不好意思说出这么大言不惭的话来,毕竟自己的小命还是靠对方挽救回来的。更何况巫公还站在身后呢!

遂含糊道:“我很少去想到这么远的问题。”

飞鹰放开搭在他宽肩上的手,看着夜幕下的苍穹,淡然道:“那么,武伺对生命的观点呢?”

彪腾显然不想再说什么生命与理想的问题,干脆不悦地道:“我只是想替大家考虑,从全局作想,万一再遇上猴族驻军,我们岂不一个也活不成。”

飞鹰微笑道:“这就是我要与你谈论的中心了!其实,我们每一个都珍惜自己的生命,因为,生命太宝贵,只有一次。而且所有人的机会都是均等的!但是,我们不能因为自己生命太宝而剥夺别人争取生命的机会或权利,这实在是讲不通的!”

彪腾皱眉道:“可是,万一有可能再遇上猴族,我们岂不都丢了自己的生命?”

飞鹰诚挚地凝着彪腾,沉声道:“你说的也不无道理。但那只是无限的可能性。我们不能以无限的可能性去妄加肯定或否定了眼下十足的必然性。你看,若我们再不施手救助那两名异族武士的话,我们将剥夺了他们生命的权利。”

彪腾露出深思的神色,终于叹了一口气道:“我给你说服了!”

飞鹰转身回来,大声道:“异烈子,准备降落!先救人要紧,然后再择时出发。”

诧曼与夕女皆嘘出一口气,会心而笑地朝他凝来。

战机停落在一片高原上。

除了异烈子与夕女儿人忙于采葯和疗伤个,其他人皆自行找地方调息起来。

飞鹰独自一人坐在一处沉思着。

卫老和术者悄然而至。

两人在飞鹰的身侧坐下来。

术者凝着飞鹰,露出深思的神色,轻声道:“这一路上老夫一直默默寡言,其实老夫是在不断地研究一件事,不知你是否有兴趣听一听?”

飞鹰翻身而起,道:“当然想听一听。”术者凝了一下卫老,道:“老夫一生谐心于钻研各种奇形异器,却终未发现如此威力神奇的战机,所以,老夫一见它,便留意观察它们。终发现这些战机在某一处藏着不同的编号和等级,上面还附有古文字。”

飞鹰顿感兴趣,忙问道:“术者是否能看懂上面的文字?”

术者沉声道:“幸好老夫曾看过一处古文化的岩雕,勉强能看懂其中一二。原来,这些战机竟是三四百年前遗留下来的落后战船。”

飞鹰不由吁出一口气。

这么古老的落后战船竟能被猴族重新启用,飞上天空,如此推想开去,若它们继续对之作一些改良,结果又将是如何呢?

术者再次沉声道:“若发此类推,如果它们吸收的不仅仅是战船这一项古化文明,还有其他包罗万象的东西,那么——?”

飞鹰禁不住雄躯震,朝他们三人望来。

是啊,若猴族人在人类击毁他们战船之后,还可以推出大炮,又或坦克,激光枪之类的更先进的武器,人类所面临的那真是不可想象的大灾难。

飞鹰再也笑不出声来,点头道:“是的!的确应该这么谁想开去。可是,眼下我们应该怎么办呢?”

术者叹道:“治病须变因,斩草须除根。要想彻底除去此思,只有设法找到猴族掩藏古文明的场所,一举夺取这项原本属于人类的文明遗产,方是上策。”

卫老亦须首道:“不错,从猴族今天的表现看来,它们尚未完全消化掉古人类文明,所以,我们必须争取时机,尽快查找对方掩藏古人类文明遗产的地方。只有夺取这份珍贵的遗产,才是治敌之本。”

飞鹰叹然道:“二位为何如此信任我的能力?”

卫老与术者对视片刻,一齐朝他凝神望来,同声笑道:“能将这架战机驱驶得如此出神火化的人,除了神灵外,只你一人方可达到!”

此时,诧曼独自走来。

术者与卫老趁机起身离开。

飞鹰想起她答应给他吻个够的承诺,心头一热,不由狠狠地盯了她几眼。

经他几番情欢爱蜜的滋润后,这绝顶美女更加娇艳动人了。

诧曼生出感应,白了他一眼,走到他的身旁,廖道:“有什么好看的!一直那样色迷迷地盯着人家。”

飞鹰微笑道:“好看的地方可多了!”明眸皓齿、柔chún玉颈,娇盈淑rǔ,柳腰丰臀……!总之,一代尤物,惹人心馋眼馋手也馋!”

诧曼被他的生动语言惹得娇笑出来,不过,芳心却是沾沾自喜,一点也不讨厌。

沉吟了片刻。

诧曼轻声问道:“刚才卫者与术者和你谈了些什么问题?”

飞鹰不想让这些压力分给美女,遂转口道:“只是一些今后计划的问题,唉!我现在哪有多少精力去与他们讨论计划问题,先休息一下再说吧!”

诧曼轻声笑道:“怎么?就这样躺着休息片飞鹰伸了个懒腰,仰首平躺在斜坡上,叹了一口气道:“不这样又能怎样呢?难道此时还可以搂着你这个大美人一起颠鸾倒凤吗?”

诧曼立时羞红了脸,垂了头,廖道:“你这个人呀!总是没有一刻正经的时候!”

飞鹰偷看了她一眼,道:“好吧!现在我便正经一次给你看!”

言罢微闭双眸。

其实,他的思绪已延上天际。

夜幕苍穹之下,他忽地想起此时若有一队猴族更先进的战机尾随而来,猛攻他们,他应该怎么办呢?

耳边不由想起刚才术者与卫老的话语。

迎着朝阳,一号战机冲破云层,继续向天龙岛凌空飞去。

在这么些逃亡的日子里,大家或许都已忘了天日的光辉,如此见到独有的朝苦又普洒心头,更觉壮丽辉煌。

众人齐声欢呼,以表欣兴。

这几个因各自不同环境所迫终变成同舟共济的男女老少,同心合力地集中在战机前端的控制室内,各司其职,维持着战机的平稳飞行。

目的地便是去天龙岛。

一号战机不住地增速,准备提前到达天龙岛。

飞鹰通过驾驶这架战机,内心的力量也不断地增强。

因为,他渴望早点飞抵天龙岛,好寻找诺娃的下落。

经过了这么多的艰难曲折,终于又可以踏上去天龙岛的征途了。

当初的一幕一幕,不由主地浮上脑中。

只是眼下已时过境迁,一切都变了。

距离越来越近天龙岛了。

飞鹰的心情也越来越激动了。

忽地,头顶处的通讯器传来一声古怪的声音道:“所有战机请注意,驻地战机被一群人犯摧毁,损失惨重,目前,人犯已驾驶一号战机潜逃,方向不明!”

众人皆惊。

猴族的通讯信号怎么如此强大,一直跟踪到这儿来,难道他们还拥有了更先进的遥感设备?

唯有飞鹰心中暗惊。

那只是一种纯碎的地面导播系统,一般的距离应该只有在方圆一万米左右作出种种探测。

若要想远距离地通讯与导射信号,只有在不同的地设置如台发射点那样的中转站。

何况,猴族目前在战机上的通讯方法仍是十分地原始简单,靠的是落后的通话器,不可能接受远距离的遥感信讯。

如此说来,只说明了一点。

那便是猴族已在天龙岛周围设置了信讯中转站了。

它们的势力或许已经征服到这儿来了。

看来,前面遇对的仍是一片艰难险阻。

为了验证自己内心的推测,飞鹰决定模仿猴族武士的声音,打开通讯器,对着话筒道:“我们是驻地幸免于难的战机四号,现在正追击人犯潜逃的战机,现在战机失去了方向,请收到讯号的地面指挥台立即指引一下。”

众人心中都叫绝。

飞鹰实是应变的天才,随口道来,既探得对方地面中转站的位置,又给自己留下退路。纵是不住地逃遁,对方亦暂进不会派战机追来。

沉寂片刻。

通讯中断,战机内一片死寂。

众人皆提心吊胆地守候着。

忽地,听到一声紧张而快速的答话:“有发现人儿的踪影?猴老与大将刚才发怒了!你们最好赶快找到他们并一举歼灭他们!”

飞鹰道:“难道让我们乱摸一通吗?万一撞上什么山峰之类的东西又怎么办?”

对方答道:“这样吧!等候让大将同你们通话!”

信讯又中断了。

众人不禁面面相觑起来,不知道这大将是何许猴也。

它到底在猴族中享有什么样的地位呢?

四战机进人天龙岛的处圈区域,立即发现了讯号的来源。

原来,果不出飞鹰的推测,猴族已在天龙岛设立了信讯中转站。

诧曼骇然道:“如此看来,天龙岛亦已被对方控制。有没有办法潜入天龙岛,让对方一天半天之内又找不到我们呢?”

众人均明白了她的意思。

这样做无疑是想探测一下对方在天龙岛的实力,看看是否可以如驻地一样摧毁它们。

眼下,猴族已是人类之头号敌人。

只要有机会摧毁它们的力量,阻碍它们征服人类的步伐,乃是首当其中要做的事。

飞鹰苦笑道:“这里或许是猴族又一个指挥中心,四处必定会布满了探测器。除非我们现在便停止战机,私下伪装进去,否则,猴族单凭着普通的导射台。便可轻易把我们找出来。”

巫公沉声道:“要想进人天龙岛,总得有个身份吧!可否再继续和他们建立联系,看看能不能骗取一个合理的借口与身份。”

飞鹰皱眉道:“让我试一试吧?”

抬手开动了通讯器。

出乎意料之外,竟是一个娇甜柔美,充满了玄韵的声音在众人心头响起道:“我是大将,立即报告受损的详细情况,看可否到天龙岛内来调理一下?”

这么一说,众人均知道天龙岛确已被猴族所占领,却未料到猴族之中亦有如此优美的女性声音,而且她就是大将。

飞鹰心头升起一种纯精神的感应,觉得这种声音似曾耳熟,虽柔美动听却饱含一股冰冷,邪恶,没有丝毫人类感情的可怕感觉,涌入他的脑神经里。

对方又追问了一遍。

飞鹰却叫苦连天,就算胡诌也必须有懂得战机各种名词称呼的条件,他又不是这方面的考古研究家,怎能知晓这已是数百年前的东西呢?

更何况,他也不知应用何种语气回答对方,只要稍出盆子,就立即会惹起所有猴族战机的追击,那简直又是一场灭顶之灾。

那猴族女音又催促道:“四号战机,你不是受伤不行了吧?”

飞鹰猛地一咬牙,答道:“现在战机表面找不出任何受损痕迹,但操纵上却非常困难,增速亦有异常状况,现在我们请求到天龙岛去检测。”

那猴族女沉默下来,好一会儿语气转冷,道:“你真不长进,到现在仍未掌握好战机驾驶技术,难怪你没有身份进入这儿来。”

顿了顿后,又道:“好吧!我临时也不发给你们一些身份,先暂时允许你们进入天龙岛。”

传讯中断。

众人先是心中狂喜。

但又想到若没有身份,在天龙岛内停滞的时间就不会太久。万一被它们发觉该如何逃出来呢?

想到这,众人皆又出了一身冷汗。

但为了整个人类的命运以及各自性命安全,虽千万个不愿意,但他们仍同意进入天龙岛闯一闯。

娇妮子颤声道:“不若返回去吧!我不想从一个死亡境地里逃出来,又钻进另一个死亡圈。”

诧曼冷然道:“不!今次我们一定要和猴族周到底,它们在夺得了古人类的先进文明后,短短的时间内已有了这么惊人的发展,若现在不找到对付它们的方法,不要说咱们无处藏身,整个全人类也将会变作了它们的猎物,再没有人类在这个星球了的生存权了。”

巫公与卫老皆颔首赞同。

飞鹰微微一发怔,想不到这个冷酷自私的寨公也有此觉悟,不由微笑地朝他颔首示好。

巫公颔首沉声道:“此时,若我们这个组合再不挑起这份重担,就再也没有人了!”

飞鹰一边操纵一号战机,一边道:“要玩就玩到底,现在我最想知道的一件事就是猴族何来如此强大的古文明?它们是如何得到这一宝藏的?只要我知道了这些,那会对我们即将来!隔的命运有着决定性的影响!”

在众人愕然中,哈哈笑道:“好!就让我们同心协力,一举掉这个害人的猴精窝,然后再大摇大摆地走出来!”

一号战机倏地增速,调转方向,朝另一边飞去。

星空依然是那么安详美丽。

但有关人类存亡的斗争,却已拉开战幕。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虚鹰传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