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鹰传说》

第39章 天龙仙岛

作者:莫仁

众人将一号战机停在一处隐蔽之所,纷纷下机步行。

天龙岛并不是一个小岛,而是它地处群山野林之中,是一处天然的谷地。面积广阔,气温宜人。

由于它四季常温,所以到处绿山茂林,果花飘香,确是一处仙岛奇域。

对众人来说,尤其是巫灵寨的人来说,常年居住在僻远边寨,一下子进入这片土地,简直犹如到了仙境,是那么的遥不可及。

山林小径上到处挂满了各色各样的水果与花枝,和风拂面,充满了异域情调的迷人风韵。

连如此美丽的地方亦已落入一帮猴子手里,并大肆采摘享受,对他们这些人类来说确是个不可接受的现实,惊碎了他们一直自以为是地球上的主宰生物的美梦。

现在他们虽然也来了,但却是偷偷潜进去的。

说不准这儿又会是自己的葬身之地。

这里似乎没有什么崇山峻岭,多的是丘陵,湖泊,低谷和使人一见便产生通体彻意的大小溪涧。

前面曲折幽远,折进一片幽林。

四周渐缠绕着飘然白雾,使人更添仙境感觉,格外迷人。

渐渐地,众人才发觉四周布满果树,枝叶茂盛,硕果累累。

看到这样的异景,大家皆啧啧称奇,心怀舒展。

微风迎面吹来,飞鹰骤然感觉似乎又回到了家乡的土地上。

一阵热潮涌上心头,双眸不禁热泪盈眶。

不知道此时的地球上的亲人和朋友怎么样了?

或许已当他死了!

自己的名字正被雕刻在天文发射台上的英杰碑上。

还有那亚洲美女温菁菁,不知此时她的芳心深处是否还有自己的影子存在?

唉!这一切倒已成为过去。

而眼下却是现实。

自己已不能再以地球人的“过客”身份看待脚下的这个星球,而应该好好地把它作为自己的第二故乡,尽力去守卫立的一切生态平衡。

基于此,飞鹰猛的想到自己即使能够找到攻败猴族的方法,亦不可以将之赶尽杀绝。

那将又是另一种侵略与破坏。

可是,要想做到恰如其好的程度,那将是怎样的一困境啊!

此时,一道明亮的光线横跨空际。

由东西连成一条直线,最远到达东方的地平线下——那应该是猴族的第一号城池。

这是宇宙间少有的战争。

连巫公在内,都给这迷人的景象震撼得忘情倾倒,特别是在经历了这么多的生死遭遇后。

不过,很快地他便回复过来,按着一颗大果树道:“谁可以告诉我天龙他岛的中心位置?”

飞鹰骤然还神,垂涎慾滴地仰观藏在十多米高处火焰般血红的果树里那金黄鲜果,心不在焉地应道:“中心位置暂且不去管它,我想暂时我们应该在这儿好好休息一下,饱餐一顿鲜果后再作打算。”

接着一声怪叫,人早已飞跃上一处果实累累的枝干上。

诧曼没好气地仰起俏脸狠狠瞪着他,答道:“由这往里进入至少有上万棵果树,你是否都想吃一吃它们的果实呢?最好撑死你才好!”

娇妮子笑道:“那便撑死他好了,咱们先走吧!”

夕女担心情况有变,娇唤地叉着腰,向正大快朵颐的飞鹰叫道:“还不快下来,你当这里是自家果园吗?万一碰上猴族的巡视,我们都跑不了!”

飞鹰一边狼吞虎咽,一边笑道:“放心吧!这里除了在进岛的关口设了少许巡卫外,一切平安依旧,夕女你要不要摘一个尝尝?”

众人无不愕然。

芙红最是胆怯,大喜道:“真的没有猴族武士巡守这儿吗?”

飞鹰将一个鲜黄的果子抛给异烈子,笑道:“不但没有,而且你就是吃饱了睡上一觉也不用担心被发现的。”

芙红闻言鼓掌道:“那我也要一个!”

飞鹰大乐,鲜果雨点般洒下,霎时雨般抛下来。

人人有份,无一落空。

众人此时,才完全放下心来。

一个个在树边、小溪边坐下来,一边品尝美果,一边欣赏这一片宇宙奇观。

飞鹰落回地上,硬是挤坐在诧曼与夕女的中间,同坐在一方平滑而艳丽的石上,笑道:“这儿是我在这个星球上所能遇到是最最温柔的地方了,难怪当初龙集他们要往这儿赶来!”

诧曼虽与他当众贴体而坐,但早习以为常,也没觉得怎样不妥,扫视了或坐或站的其他人后,道:“谁是龙集呢?怎么没过这个人?”

飞鹰把鲜果迫着夕女在他手上吃了一口后,笑道:“他们是我当初来这儿认识的朋友,后来被迫失散了!”

言罢,脑中又想起那一幕。

到底龙集将诺娃带到哪里去了呢?

但愿能在天龙岛的找到他们才好!

夕女见他蹩眉楞神,轻声道:“是不是有人趁你受伤的时候掳走了他们呢?那位塞尔族的姑娘呢?”

飞鹰无奈地苦笑道:“我现在也不知道他们在哪里,只记得当时他们也对我说要到天龙岛这儿来的!”

诧曼惊异地道:“什么塞尔族的姑娘?噢,我懂了,怪不得你拼死拼活地要赶到这里来,原来是想会会你的小情人呀!”

飞鹰笑着反问道:“怎么,圣女吃醋了?”

诧曼攒了他一眼,道:“谁稀罕呢!”

飞鹰趁她不在意时,又想放技重施,想抢吃诧曼手上的鲜果。

诧曼俏脸微红,嗅骂道:“挪开!这么不讲卫生!你这张臭嘴,烂嘴吹过的东西,让人家怎么吃?”

飞鹰奇道:“那你为何不反对与这张又臭又烂的大嘴接吻呢?”

众人无不完尔。

诧曼羞得无言以对,猛的一肘撞在他的雄臂上,不再理睬他。

巫公沉思道:“这儿虽然这么美丽富饶,但猴族却未在此派兵巡守,显然对此有所特殊用途。或许他们将这一片自然景状保留下来以备后用。”

众人都点头同意,认为这推测合情合理。

但又大为苦恼,若是要逃走,此处乃是必经之路,自然会殃及这里。

夕女叹道:“希望天龙岛再不要变成驻地那样,到处是破坏力很大的战机。”

飞鹰揉手过去,搂着她的香肩,作了个满足状的惯倚后,劝慰道:“这你尽可放心好了,从那大将的口音中我就可以推断,这儿绝不会是猴族的军事基地。更何况,这儿优美的境自怎能经得起那些战机污染呢?我们坐在这儿这么长的时间了,连一架战机都看不到,应该是全被移走了,即使有,也只可能是一两架。”

众人皆释然。

诧曼站了起来,道:“应该可以起程吧?你这臭嘴男人!”

娇妮子看来到飞鹰身旁,亲热地挨着飞鹰坐下,当着诧曼的面,咬了一口飞鹰手上已啃了一半的鲜果,问道:“你能告诉我们天龙岛内现在是猴族的什么基地呢?”

飞鹰朝一旁杏眼圆瞪的诧曼无奈地笑了笑,答道:“具体我也说不清楚,不过我的‘思感术’告诉我,天龙岛必是猴族对古人类文明的另一项的首先试验基地。”

众人闻言皆沉默了下来。

来到这片仙境的兴奋消退后,都想到眼前要面对的种种困境。

飞鹰拍拍肚皮,拉着两女站了起来,道:“好了!我们可以起程了!”

天色渐渐昏黄,夜色即将来临。

众人贴地飞掠,经过了疏密有致的树林,无数曲折的幽径山道。

地势开始有了起伏变化,河溪和湖潭渐渐减少。

还首次出现了一条横过山地,往远方奔流的河道。

沿着河岸艳蓝色的巨树像哨兵般矗立着,比对起开着棕黄色或猩红色的鲜花在黄昏光辉之下,煞然引目。

漫布丘原高坡的矮树丛和长满雪白色长草的原野,景状煞异之极,令人不得不惊叹其风景非常美丽迷人。

巨型蓝树的树干布满了圆果,沿着树身结着累累足似足球般大色作玉白的奇异球形果实,肉质鲜甜,吃后齿颊留香,确是妙品。

虽是初昏,但星空的亮星闪烁的光辉把整个天地沐浴在一片金黄色与rǔ白色的交融里。

极目延展开去,与地平线处的粉红色,相映相比,瑰丽无比。

柔风拂过草树都沙沙摇曳应和着。

众人掠过处,间有宿鸟惊飞,生机盎然。

飞鹰禁不住叹然道:“没想到这么美的自然景状现在身边眼前,却不能留下来好好欣赏一番,也不知道是我们人类的悲哀,还是宇宙的不幸运?”

言罢,回头又望了一下堕在后方的其他人。

为了让卫者、术者、芙红和侍者等可以跟得上脚步,他已经把速度减慢到最底程度,颇有点漫游异域的趣味。

娇妮子出乎意料地一直跟着飞鹰,不时明眸凝着他,似乎在考虑些什么,一付慾言又止的模样。

飞鹰的目光落在远方像把巨伞般撑开特别巨型的高大奇树上,看着呈褐色的树干和茂得火焰般的红叶,想起曾匆匆离开了这么久的地球,沉思道:“我一直在思索一个问题,特使可否替我想想?”

娇妮子美丽的秀发在夜色下金碧辉煌。

再配合著她娇媚的笑颜和娇巧丰盈的身姿,谁见到她都禁不住开起一种慾望。

她迷人的亮眸燃起火光与异彩,大感兴趣地道:“你会找我妮子商量事情,真让妮子有点受宠若惊哩!不过,我没有我姐姐那般灵性,不一定能中你的心意!”

飞鹰凝了她一眼后,似乎发觉到她在犹豫着什么,遂柔声道:“原来你也是这么美丽动人的!我竟然有点忽略了你,真是太暴殆天珍了!”

娇妮子自然知道他在鼓励自己,芳心一热,垂首低声道:“谢谢!娇妮子受之不起!”

飞鹰自然地握住她的纤手,强摄心神,虎目射出信任的神色道:“像这般长期耗下去,终也不是办法。我们即不能联合同人类的各种人,又无力立即摧毁猴族的实力。可是,这并不代表我们不可以努去建设一种人猴共治的星球。大家虽不同类族,却又相似之处。既然大自然安排了两类高级生动在一个星球上同时生存,我们为何不顺从自然,和平共有呢?”

娇妮子凌空飞掠的娇躯猛的一震,秀眸露出深思的神情,好一会儿才闪动着智慧的彩芒道:“你这个想法非常大胆独特,若真是能建立那样的状况的话,那也就好了!问题是眼下是双方已成死敌,这已有很长一段时间的局面了。更何况眼下是猴族占了主动局势,它们意慾掀起风雨侵略,就算我们人类同意,它们能同意吗片飞鹰嘘了一口气,沉思道:“你说的的确有道理。不过,我们不能因为这个以往形成的局面而不去设法改变它。假想一下,若猴族也像我们一样守着已定局面,不求改变的话,咱们怎会变得如此狼狈逃亡呢?”

娇妮子轻颔桥首道:“可眼下我们应该先变被动为主动,努力争取主一切的权力,才能条件去跟猴族商谈其他问题。”

飞鹰默言不语,沉思起来。

是的!

正如娇妮子所说的那样,现在是猴族首先掀起侵略风云,而且时局是操纵在它们的手里,要想心平气和地坐下来协商,谈何容易?

更何况这是一个横越千古,炯然一异的想法呢!

后方传来巫公的叫声道:“你们看!”

众人随他指的地方望去。

只见左侧的地平线处隐现一丝丝火光在闪动着。

除了侍者等人力不从心外,其他人都动力凝神,遥察着火光发出的地干线远处。

飞鹰首先惊呼道:“不好!看来仙境亦有灾难了!”

正如众人所料的,天龙岛确像似个大花园式的世外桃源。

这本是一处四面环坡的谷地,后来慢慢地被天龙岛主经过几代人的修建、扩展已变成了一处三面环坡,湖溪棋布的大谷原。

由高处看下去,一片葱翠中夹杂着意妍争艳的奇花异草。

再留心细看,才可见林荫大道和密藏在林木间别致多姿的木构建筑物和条条过道。

这完全像是一处避暑山庄,飞鹰这么认为。

在这里,木材是最方便和优良的建筑材料,使人和大自然的关系更显密切。

这个天龙岛被人占据只有百年的时间,所以没有半丝垂老的暮气。

在一座隆起的小丘上,有座外围很大的庄宅,一条延伸长的曲折台阶将之与皮下的过道相连。

那便是天龙岛主所居之所,名誉各族的“天龙山庄”。

它高高在上,显示了其独特的地位“,在地平初现的曙光映照中庄严肃穆。

那亦是天龙岛内唯一的石构建筑。

尖起的圆顶像能与天上的星辰相连通似的。

一切显得安详宁静。

似乎没有什么发生过惨剧或不安宁的迹像。

这令飞鹰等人大感惊疑。

有无数的鸟儿耐不住黎时的曙光的躁动。早早飞过天空,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

这给充盈着静态美的天地注进了一些生气,就若一幅会动的图画般。

这哪像被猴族控制了的人类居住地?

稀有的人声和蹄声隐隐传来。

看来,有人大清早便起来进行晨练,以舒展身心,强身健体。

表面看去,猴族的占领,并没有改变这里的生活。

望着这视野广阔,充满原野的美景的世界,飞鹰从内心深处就对这片土地生出一种说不出来的好感。

飞鹰不由转身握住夕女与诧曼的纤手,叹道:“要是咱们能定居在,从此不理繁琐俗事,过着与人无争的生活哪多好啊!”

诧曼羞着红脸挣脱了他的大手,故作平静地道:“谁说与你一起生活的啦!我们先找到猴族在这儿的总指挥所,了解一下真实情况才对!”

言罢,带头掠身下去,直奔一条两旁植着各种奇树的道路去。

众人纷纷尾随而去。

巫公沉声道:“一切都似乎安然无恙,但我们仍要小心行事。在弄清情况之前,最好不要让人知道我们已经潜进来了。”

众人均点头同意。

幸好此天仍未亮。

众多天龙岛内的居民仍高卧未起,市内又树木处处,要躲过居民的耳目,对们这群“高手”

来说,实在是轻易而举的事。

神不知鬼不觉之下,他们潜过了重重树林,跨越了一个又一个的湘潭,由边缘区绕往西南面的人口。

诧曼以侦察的眼神扫视了一遍后,皱眉道:“居然没有人守住入口!”

夕女提议道:“不若我们留一部分人在这里,让一部分人进入岛内,待察看情况后再决定如何做吧!”

巫公冷笑道:“既来之,则安之。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要想摧毁猴族,夺回古人类文明的遗产,管它是死是活,总之我要进去的!”

言罢,不顾众人的叫声,大步踏进入口。

飞鹰叹了一口气。

无奈之下,也只好听天由,赌上一把了!

想到这,也捷身跃进入口。

众人立时纷纷尾随来。

他们根本无所选择,只好顺着大道,疾飞向同u.就这样无声无息的飞行着,树木花草,木结房宅,在身旁急速后退。

经过了一大水湖后。

东方的太阳已从地平线露出灿容,散射出万道直刺晴空的金芒,把悬浮的白云得焰烟生光,迷人之极。

忽的,又一道红光射向天空。

众人立时发觉就在不远处发生的这一状况。

再折过几道林间大道,才发觉火光发射处是一座高大的建筑物,前面有一片很大的广场,像是一处召集大会的场所。

建筑物前的广场上渺无人迹。

只有位于场中心的一处十多米高的柴台上有一巨大火盆,正冒起团团烈火,火光不时激射而去,直役天际。

此时,落在地平的最后一颗闪星只余下淡淡的光影,提醒人们她们昨夜的灿烂光辉。

当众人驻定在一条林间大道边上时,已经有居民躬着身子,神情昏昏然地从各处道路上鱼贯而来。

巫公显然有点按捺不住性子,冷冷道:“我们就此兵分两路吧!一旦探准对方准确消息后便发信号在入口处集合!”

诧曼止住了他,道:“不如巫公你们先找一处避起来,让我独自先加入到这些居民的行列中去,看看这儿到底在干什么事情!”

夕女随声附道:“我也陪你去!”

诧曼微微点头,又以她那勾魂摄魄的秀眸环观众人,轻轻道:“飞鹰你不来陪我吗?”

众人均感愕然。

这巫灵寨内唯一的圣女一向漠视男性,清冷寡慾,从不愿有男人跟随其后,如今却主动向飞鹰软语求陪,可见她的芳心已完全被飞鹰击服了。

飞鹰大感脸上贴金,喜笑道:“荣幸之极!”

迫在她身后穿过树林,往广场走去。

看着他们的背影消失在渐渐涌来的人群之中,众人心情都有点紧张。

被猴族占领控制了的天龙岛,究竟发生什么事呢?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虚鹰传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