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鹰传说》

第40章 魔鬼之声

作者:莫仁

飞鹰暗暗凝神闭气,将“思感术”延伸开去,瞬间把握了整个广场的情况。

主厅位于广场中心线的入口处,是供居民聚会的地方,然后由长形的柱廊连接着中厅和后厅。

那处自然是一班高层人物执事的居所。

中厅与后厅之间有一座大花池。

诧曼低声道:“乘居民尚未到齐,我们不如进入看看吧!”

她们二女衣着与居民并无大异,倒是飞鹰仍是一身旧装打扮,与这里的居民那宽松的衣服可说格格不入。

他遂搔头道:“我还是躲在人群中比较好,你们两人进去吧!”

诧曼白了他一眼,微嗔道:“那还要你来干吗?先让我去弄一套衣服给你吧!”

说完转头而去。

飞鹰和夕女两人躲避在人群最偏角的阴暗面,默然看着整个广场。

自从巫灵寨逃出来之后,飞鹰还是首次与这气质清丽脱俗丰姿越来越有韵味的美女的独处的机会,软语道:“你想不想要我呀?”

夕女微微一怔,旋又明白过来,偎入他的怀里低声道:“人家一直都在想要你……”

飞鹰把她个满怀,来了一个热烈的长吻,叹道:“不知道再捱到什么时候我们再能销魂颠倒一次!”

夕女俏脸飞红,白了他一眼道:“你这个人呢!不管什么时候只要闲下来,就没个正经样,可是人家只要想起这里正陷于绝境的同胞,哪还有你这般好心致!”

飞鹰的手滑入她的衣束内,摸上她耸美的酥胸,爱不释手地赞叹道:“真是比以前更加的嫩滑丰挺。”

夕女给他调戏得浑身发颤,又羞又嗔气道:“怎么如此呢?求求你,诧曼姐快回来了!”

飞鹰笑着低声道:“哪有这么快,她要为每个人偷一套衣服,拿了给他们后才来侍候我,时间多着呢!”

夕女发觉他的大手愈来愈不规距,怕自己春情一发而不可收拾,勉力伸手把他往下探索的手用一对纤手隔衣按紧,颤声道:“先听人家说句话好吗?”

飞鹰嘻皮笑脸地道:“先不要说话,我只想静静地看着你春情勃发的销魂模样。”

夕女拿他没办法,抗议道:“这里很快会有许多居民的我们怎能如此放纵?”

飞鹰腾空出来的手继续侵犯着这动人的美女,低笑道:“这儿离他们聚会看来有一段时间,再说,你看他们一个个都低着头,微闭着眼,一付完全一定的死模样,哪还有精神来看我们做爱表!”

夕女暗骂他得寸进尺时,飞鹰蓦地停下,低声道:“小心,有人过来了!”

搂着他移往另一角的阴暗处了下来,使广场与大厅入口处的一班人就算抬头扫视,亦看不清他们的衣束不同来。

原来这一班人是一个奏乐人员。

只见个个神情呆冷,手执各种乐器,缓缓走向一侧,竟席地坐了下来。

一阵尖脆的摇铃声由内传出。

又见一个黑色套袍,手摇一个巨形铜铃,头顶红布巾的高壮男子领着一群十多个身穿各种衣饰的人,步进大厅。

飞鹰与夕女三人禁不住同时心神一惊。

因为,当这群人拥入厅内时,他们便感应到他们的精神状态。

那是一种近乎自我催眠和麻木呆凝的原始情绪,强烈而真实,有如洪流泥浆般往他们二人袭卷过来。

那首领男子一直低垂着脸,口中似乎在喃喃自语。

忽地,只见他抬起头来,扫了一下广场上的众多居民,又半闭着眼,卓立至大厅前面,修长的大手前后不停地摇摆着铜铃。

此时,飞鹰骤然惊神。

原来,那个领首的男子正是已失踪的龙器。

立时,一股几乎是充满疯狂的节奏感的铃声填满了整个大厅内外的空间。

广场上的居民开始科颤起来。

随着铃声的加剧,渐渐地,一种痴醉如迷的场面出现了。

无论男女居民,都变得如烂泥般摇晃起来,神情充满一种房诚与信任,似乎不正常。

夕女差点也想加人到他们的行列。

铃声渐渐变缓,带来热烈的鼓舞和激励,具有高度的迷惑力和煽动力。

内中充满着深刻的感情。

一种灼热的膜拜和甘愿的感觉。

这令飞鹰不由想起了地球上的宗教聚会时的场景。

他从前基于好奇心和某种顺从,也曾参与过各种宗教的聚会,聆听他们的教义,可是却从未尝过这种令人闻铃心动的感觉。

铃声传出来的那种热烈的情怀和虎城的甘愿,就像燎原之火般燃烧着众人的心,令他们与这似是具有无限神力的“教父”溶为一体。

猛的,飞鹰想到了什么。

他立时朝夕女望去,只见她玉容肃穆,双眸异采闪动,正全神聆听着清脆的铃声。

飞鹰很少见到她有这种表情,忙捂住了她的耳朵,推了她一下。

夕女娇躯微震,朝他凝来。

飞鹰忙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铃声骤止。

那“教父”龙器又领着身后十多名服饰异的人一齐朝火坛拜了下去。

飞鹰凑到她的耳旁,轻轻道:“那摇铃的人便是我要找的人之一,想不到他会变成这儿的执事,不过,我看他的眼神呆滞,面无表情,这其中必有异端!”

夕女骇然剧震,不能相信飞鹰所言。

此时,乐器声骤响。

飞鹰大感不妙,忙拉着夕女悄然退出。

正转身折过林子时,遇上诧曼,手中捧着大叠衣物。

当诧曼看到夕女血色尽脱的吃惊玉容时,知道非常可怕的事已发生了。

当飞鹰、诧曼和夕女三人与众人全回后,把发现的事告诉了其他人。

众人无不色变。

娇妮子颤声道:“那怎么办才好呢?”

巫公破例和颜悦色地搂着她的香肩,笑道:“你的胆子越来越小了哩!看来你离开巫灵寨后经历了这么多的折难仍未长进。本公都已经有所改变自己了,你也应该多学学!”

飞鹰沉吟不语。

他在努力搜寻着这一切的前因后果。

为什么龙器会在这儿呢?

那么龙集与诺娃到底又在什么地方呢?

他们是不是也像龙器一样变得神情呆滞,面无表情了呢?

还有,那铃声绝非一般的震铃。

它似乎带有魔性与巫力,有种麻*效力影响视听者的精神思绪。

如此看来,猴族确是不非。

他们竟懂得得用这种近乎宗教膜拜方式来控制人类的心灵,好遂其长期不须兵力地占领这片灿岛。

其中过程细节,虽仍无法知道。

但可以确定的是,人类若被诱进某种虚幻的精神状态时,正如地球人吸毒一样,势必心甘情愿地与对方合作,以达到对方的阴谋诡计。

看来,此项举措也来源于古人类文明。

它的威力不比那些超级做战机来得低。

夕女愁眉不展地道:“看来这个天龙岛的所有居民的精神思绪都已被猴族所控制,该有什么办法让他们返神回醒过来呢?”

诧曼轻笑道:“对于控制精神思绪术这方面的东西,尤讲究利弊对面的!所以,只要有一种精神控制术,必有另一种与之相对立的精神释返术存在。”

飞鹰一直闭目冥思。

此刻,他猛地睁开星眸,低呼道:“猴族真是野心大,原来它们已经控制了各个族寨的号令权了。夕女与诧曼你们可以回想一下,跟在龙器身后不是有十多个服饰各异的披巾人吗?他们可能使是各个族寨的首领或族老。”

众人听得心中发寒。

若正如飞鹰所说的那样,猴族已经控制了各个族寨的首领或族老,那岂非就等于又不费吹灰之力便能控制各族,直至于控制整个人类。

夕女沉思片响,怵然道:“这很有可能。就其中一两个人的服饰来看,就可能是龙番族寨和塞尔族的一个分支——火异族的族老。看他们听摇铃时,精神状态变得和广场上的居民全无分别,可见他们确被猴族控制心智了!”

异烈子沉声道:“我知道了。看来这些族老定是为了某种目的被诱骗到这儿来的!谁知天龙岛早已是猴族的地盘了。”

巫公反问道:“那本公为何未接到任何被诱骗来这儿的信讯呢?”

飞鹰微笑地答道:“巫公你以当初的时境身份的心情想一下便能知晓的!”

众人皆暗然笑之。

巫公愕了一愕,却未答他,显然自己已有些明白。

娇妮子轻轻道:“看到这里气温宜人的仙域风景,真有点舍不得离开,但一想到那可怕的铃声,就再也没有心情了,一切都变得苦闷与单调了!”

诧曼笑道:“谁说要离开这儿的?我们先换过衣服,没找个落脚藏身的地方,再想方法如何对付这些卑鄙狡猾的猴族魔鬼吧!”

飞鹰也颔首赞同,伸了一个懒腰道:“我也要好好睡上一觉了,什么事留待睡醒再说吧!”

因为他知道此看来天龙岛心将与猴族一争高低,论个输赢。

众人换上衣服,结成队形,掩入到大道林中去。

谷地上空的雾霭逐渐消去。

阳光开始普射大地。

阵阵热气淳潮袭面而来,使这外表仍是美丽如昔的园林城市充盈着生命火热的感觉。

这里的人都爱穿宽松飘逸的饱服,脚踏轻凉的木拖,说不出的潇洒写意。

诧曼和夕女顺着飞鹰的心意,扮成两位美丽但普通的少女,但直到飞鹰强拉着她们的纤手时,才知这小子不怀好意。

巫公为了避人耳目忍痛修饰了胡须和浓眉,看来年轻俊气多了。但极具男性魅力,娇妮子和芙红都忍不住偷看了他几眼。

倒是彪腾给强换上了一套灰色衣袍,但不够合身,看起来有点怪怪的,气得他一边干瞪着飞鹰,一边鼓着嘴跟在巫公身后,不作言语。

当然风采仪人的自然仍是诧曼和卓立其右的飞鹰。

岛内有一条主大道,是通往天龙山庄的。亦也是一条繁华的商业大道。

长约三四公里,两旁尽是林立的店铺与酒肆,货品各种各样,丰富极了,此时也正挤满了不少居民争相购物,打货问价,一点不似其他族寨那样闭守萧条。

表面看来,这儿真是一点都察觉不到已控制在可怕的猴族手里。

众人分作几组,先后插在人群内,沿街漫步,感受着这片桃源仙境的另一种热闹的街市生活。

不知不觉地已来到一个广场处。

忽地。

人群一股向前涌动。

众人顺势看去,才发觉前面有一座似若词堂的宏伟林园建筑,矗立在广场的正前方,烟雾缭绕,气势慑人。

诧曼凑近飞鹰,轻声道:“看来那就是天龙岛内的族人拜祀堂吧!今天或许是个什么特殊的日子吧!”

飞鹰闻言答道:“他们又信奉什么神灵呢?”

夕女道:“据我们探知,天龙岛的人一向思想开化,岛风随便,从未有什么统一的祭把图腾,所以,这儿的人往往很容易接受某一新奇事物,也往往是对某一新奇事物反对最过激烈的人。”

飞鹰暗忖:那么这些人为何对猴族的那新奇铃声不持激烈的反对态度而偏偏会迷信于此呢?

看来思想开化的人最容易被人诱骗的。

巫公赶了上来,问他们道:“看他们的样子似乎不知不觉地走到这里来的!而且,一靠近这个广场便人人都放下手中的活儿争着涌过去,你们不觉得其中有些古怪吗?”

三人经他提醒留神打量了一下,果真如此。

这些人都表情严肃,默默前行,没有人注意到他们这群陌生脸孔的人的存在。

甚至有些人手中不提着刚刚洗完未晾晒的衣月匠。

飞鹰向其他人打了个眼色,也跟着涌入的人群向广场挤去。

好不容易才看清楚前面的状况。

人目的情景,令他们无不骇然失色。

广场前的犯堂内的龛像早被折起,摆设的竟是一尊猴头雕像。

猴头旁是挂着两只大铜铃,间断不歇地敲鸣着。

龛前的两根巨柱上悬挂着无数不同摆设位置的铜镜,将绝烈的阳光由半空折射过来,使得龛内的猴头雕像照得似若透明,内中色光又是幻变无穷,像楚一般的不真实。

到达龛前的人不分别像信徒一样膜拜在地,然后向前抚摸猴头一下,又依恋不舍地从侧边离去。

而当他们跪拜在地仰视猴头雕像时,无人不露出朝圣般的目光,如痴如醉地看着这灰白色的石雕像。

当飞鹰凝神望着木石雕头像时,亦感到其内在的神秘力量,正影响着自己的思绪,令人生出欢娱幸福的迷人感觉。

飞鹰与诧曼对望一眼,都感到大惑不解。

猴族为何要把这么一个石雕像摆在这儿,而天龙岛人的却又像朝圣般地到这里来参拜呢?

同样有四个黑衣抱服的人,站立龛率两侧,引导参拜的人依次离开,不许停步驻足。

众人疑云阵阵,随着前面的人流往前移动。

忽然有人“啊”的一惊叫起来,扑在祀堂前跪下膜拜,高呼道:“为什么是他们?他们为什么要抢走我的灵魂?这难道就是他们一直对我们所讲的和平安宁吗?”

那四个黑袍的人相视一眼,感觉有些不妙,立即走了上来,神态温和地把那人扶走。

那人刚要挣扎,忽地头一歪,竟晕了过去,瘫在两位黑施人的手臂里。

飞鹰见此情景,立时心中有数。

夕女挨近飞鹰,低声道:“是不是这猴头雕像真有那么大的神力?”

飞鹰肯定地点点头。

他不由抬眼扫视四周,看看是否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

忽地,他看到了人群中有一个十分熟悉的身影。

是龙集!

飞鹰猛地转过身来,钻入人群中,向后方挤去。

众人立时知道他发现了新情况,皆尾随其后。

飞鹰好不容易挤到广场外圈,才找到一位身材粗壮的雄厚男子,低喝道:“龙集兄!”

对方微一错愕,回头瞪了他一下,又转过身去。

但他刚才的神情绝逃不过飞鹰的双眼,显然对方已认出了他来,只是不想相识罢了。

飞鹰追上前去,与他并肩面对,再次沉声道:“龙集兄,你难道不认识我了吗?诺娃到哪里去了?”

对方依然不着言语。

飞鹰猛地想到了什么,轻叹道:“龙集兄,这儿的情况我已大概了解到了,若你是迫于无奈,不妨先在前面走,我随后就跟来。”

对方再次回眸了一下,精目中透出泪花。

显然,他确有说不出的苦衷。

对他来说,飞鹰的突然出现,就像在怒海汹涛之中精疲力尽的落水人遇上了一只远度而来的拯救船。

没有比飞鹰这原以为早已死去的英雄人物又来到身边,更使他难以相信和振奋的事情了。

众人也放下心来。

龙集应该不是猴族的姦细,因为那种真情流露的反应,是绝对伪装不出来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虚鹰传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