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鹰传说》

第41章 追根究源

作者:莫仁

待龙集走至一处人群稀少的地方时才停了下来。

飞鹰轻脚走了上去,拍了拍龙集的肩头。

龙集雄躯一震,猛的转过身来,精眸早已红润。

两位经过生死别离又得以相的朋友不约而同地伸出了雄臂,拥抱着对方。

两颗心更是贴到了一起。

许久,两人才分开身来,互相打量对方。

龙集双眸中透出欣喜的神色,低叫一声:“真没想那啊!竟在这儿又与你相见!”

飞鹰不禁连声啼嘘。

此时众人都已赶了上来,飞鹰略作引见。

龙集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抬眼巡视了一下四周,低呼道:“走,我带你去见我们的龙番族的族女,番嫱姑娘!”

众人一行悄悄潜行至北缘,到了一处有着十多间的宅舍与花园的庄宅。

进入庄园,却无人问津。

到处是树木葱葱,奇花异草,芳香治人,在明媚的阳光下,好一片园林美景。

进入一处木结构的大宅内,一切摆置紧然有序,又别见匠心,显示出主人的高操情致和独到的鉴物品味。

家具则是檀木自然色的,均是上等木材制造,极具高雅品味。

众人守在宅内的大厅年,龙集进入另一内宅。

飞鹰卓然而立在一个用岩石雕成的盆景,猜测着这从未见过的龙番族族女是何长相。

诧曼和夕女则坐在一组长椅上私私隅语。

巫公则拉开了另一则的纱门,走到外面的阳光漫天的美丽草地上,卓立在一处花坛前,独自欣赏着。

终于,一阵轻碎的脚步声从内宅走廊处传来。

众人一起凝神望去。

只见从内宅走出一位身穿白色宽松丝质和服,脚踩翠绿软靴的俏盈佳人来。

明亮闪光的玉容上秀眸又大又黑,清澈晶莹,薄而柔的嘴chún露出浅笑,长发飘逸,束手背肩处,神态端庄。

她虽然身穿宽松和服,但丰盈的上身和修长的皙白的玉腿依然形成一条优美的线条,绰约动人。

众人皆怔神凝去。

飞鹰更是惊叹于她的美丽不逊于诧曼。

龙集轻咳一声,道:“这就是我们的族女,番嫱姑娘。”

飞鹰不等龙集介绍,主动走上前去,握住番嫱的小手,魅力无穷地笑道:“叫我飞鹰吧!很高兴能认识你这么一位美丽动人的姑娘。”

番嫱含笑微微点首,显得十分庄重得体。

倒是几个女人相互瞄了一眼,有点忌妒起来。

番嫱秀眸凝了一下众人,以动听的声音轻吟道:“能认识你们不远千里而来的朋友,是番嫱最高兴的事!来,大家请随便坐。”

飞鹰毫不客气地坐在她的对面,可以尽情欣赏美女的一言一笑。

夕女与诧曼两人对视一笑,皆不约而同地一人一个地坐在飞鹰的左右两旁。

飞鹰耸耸肩,朝众人一摊手,表示心中的欣悦。

众人亦对这样的就坐组合掩chún低笑。

番嫱秀眸透出一丝惊异的神色,旋又轻轻地笑了笑,朝诧曼道:“这两位姐姐是——?”

飞鹰一手拥着一位佳人,骄傲地说道:“一个叫诧曼,一个叫夕女,都已是我飞鹰的红尘知己啦!这样以后你们要多交流交流,好沟通一下彼此心里的感觉嘛!”

诧曼心切这儿的环境,无暇去理会飞鹰的嬉皮笑脸,更何况,她是早默认了这个男人对自己的身份的调定。

遂正容道:“番嫱妹妹,我们其他就先不要谈了,先说说这儿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人神情呆凝地对一个猴头石雕像大肆膜拜呢?”

番嫣神色一黯,道:“你们说的是‘太平之铃’和‘猴头石雕’两件事吗?唉!那可是一番长话噢!”

众人皆对视一望,知道此事非比寻常,一定非常的复杂。

芙红与异烈子等人此时也禁不住凑身上来,倚立在飞鹰身后,凝神视听。

夕女不禁问道:“那些猴族是如何进入这片仙境的呢?”

番嫱沉思道:“这儿一向恬静幽美,人们对待很多事物的心态都趋向于友好与善良,那是一次祭祀大典之上,有人献上了那些摇铃,说多摇一摇可以驱邪避灾,平安永久。谁知摇到后来有许多人迷上了其音,直至茶饭不思,闻其音必手舞足蹈,忘乎所以。再后来,便忽然出现了‘黑袍友联盟’,便是你们看到的那些人。”

飞鹰虽经历现代文明,却对一些宗教之术向来不感兴趣。

不过,这一次真令他不得不去好好研究一番了。

遂问道:“那‘黑袍友联盟’幕,后一定是猴族控制住的,它的首领是谁呢?”

番嫱扫了一下在旁边一直沉默的龙集,神色黯然地道:“据说是天龙岛主‘天绝’!不过,我一直不能相信!”

龙集凑上身来,朝飞鹰附耳轻声道:“那是族女的恩师。她们已有好长一段时间未见面了!”

飞鹰终于明白了这位族女为何能独居这么大的房宅而不受任何伤害。

看来这一切的背后必有阴谋。

遂再次问道:“他们到底在向人们传输些什么思想?”

番嫱叹息道:“只是一种可以借死亡而获得永生的幻想或者借现实的虚幻来满足肉体内另一种无法实现的刺激感。那实是一种自我虐待!”

飞鹰终于明白过来。

那是对这个时代人类愈感隔离、封闭和厌倦漫漫人生的另一个反动思维。

这儿的居民当然不愿自己死亡,但又对这儿恬静优美的桃源仙境产生了精神物质上的不平衡,相对就带来了一种难以形容的空无和失落的感觉。

这就好如开始吸毒的人往往都是物质条件丰裕,不愁吃喝的贵妇们或闲人们,是一样的道理。

所以,完美必然会带来缺憾,缺憾亦也可能是一种完美。

因此,假如这个世界上没有死亡的话,自然便会产生另一种矛盾的存在,那便是又让人产生惧怕没有死的生活方式。只有与宇宙的真爱结合,人类才能远离孤独和恐惧,永远活在幸福的爱火里。

而通过爱之幻想,人类便可超越宇宙,与这永恒长存、宇宙最原本的力量合为一体,到达爱的极致。

猴族就是针对这点,利用绝境时人类特别倚赖宗教的心态,通过祭司长老和猴头石像,布下了这么一个天衣无缝的圈套。

那些不同种族的长老,说不定就是在这大同小异的圈套中被骗了身体。

这是一种无形无象的精神体,本身已合乎人类对“爱”的认同,而猴族更懂针对人类心灵的空虚和弱点,以遂其卑鄙狠毒的目的。

诧曼柔声道:“那是多久前的事了?”

番墙道:“是猴族一名使者来到天龙岛后几天的事,当时我们只是以为猴族差遣来使向我们求和的。”

又叹了一口气续道:“再后来的事情来得太突然了,使我们连思索之力也没有,猴族对我们所有的事物均了若指掌,一下子控制了一切,当我们醒来时,才知已落入敌人的魔手里。”

夕女道:“猴族魔鬼真是算无遗策,竟懂得在进攻前布置下猴头石像这着棋子,利用信奉把你们的居民牢牢控制着,我们真的要对他们刮目相看了。”

番嫱色变道:“姐姐你说什么?”

诧曼叹道:“她在说你们给猴族骗苦了,那猴头石像绝非凡物,而是来自古人类文明的产物,我们夺得的猴族战机也是的,通过这些古文明的产物,猴族便可鹊巢鸠占,称霸这个星球,消灭整个人类。”

番嫱震骇得面无人色,张大了檀口,不住急速喘气。

飞鹰笑着走了过来,变魔术似地把小碎石变在手上,递给番嫱道:“这是较小型的战利品,可以成为你最骄傲的收藏。”

番培完全不能置信地看着手中的小碎石,更是目瞪口呆。

飞鹰笑道:“这就当个见面礼送给你吧,也不枉我们有线相识一场。”

说时大马金刀地走到番嫱身旁处,居高临下地打量着这姿容亦属出众的龙番族美女。

番嫱呆了起来,只懂盯着飞鹰的笑容。

娇妮子笑道:“这位是飞鹰,一个拥有超凡力量的奇男,并非什么怪物。”

在另一处的异烈子问道:“当初猴族使者是如何到这儿来的?”

番嫱回过神来,强忍着一肚子疑问,答道:“开始时,好像是龙番族的一位长老带了过来,再后来便没有见过那位长老。”

夕女点头道:“这个人定是心智较弱,被猴族操纵了作的整体行动的棋子。”

诧曼心中一动道:“在猴头石像来临前有没有天龙岛的人突然失踪的一段时间,后来忽然回来的事情发生?”

番嫱一震道:“圣女,怎么会知道呢?那是猴族来前一年的事了,岛主天绝恩师和师母楚娘在一次外出游猎时恩师曾忽然失踪,几天后才又神秘归来,说是遇上风暴而迷途,当时谁都没有注意或怀疑,难道……”

巫公此时早已走进来,闻言冷笑道:“若只是区区十一个猴族,实无足惧,怕只是连这儿的岛主都成了猴族的傀儡呢。”

番嫱一呆道:“这位是……”

巫公傲然道:“本人就是巫灵寨的巫公。”

番嫱更是吃了一惊。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

想不到巫灵寨被猴族征灭后,寨族巫公竟然能突破猴族的道道防线,来到了天龙岛。还有这看似对自己色迷迷的怪人飞鹰。

诧曼自然知她心意,叹了一口气道:“这事真是说来话长。”,飞鹰站了起来,伸懒腰道:“我要好好睡一觉了,谁来陪我?”

娇妮子和芙红吓得别转俏脸,不敢看他。

夕女横了他一眼。

娇妮子放弃了和芙红欣赏花园的景致,笑着迎来道:“我来陪你吧!”

飞鹰大喜,一把拉着她的小手,向芙红道:“你不想来吗?”

芙红俏脸飞红,向他扮了个鬼脸道:“谁想你了!傻样”

飞鹰苦笑摇头,拉着娇妮子外面走去。

娇妮子好奇道:“不是到楼上吗?”

飞鹰反问道:“有什么比得上在阳光之下,软草之上更迷人呢?”

娇妮子为之语塞。

诧曼和夕女唯有对视苦笑。

飞鹰睁开眼睛,果园星夜空七月串连的奇景,映入眼帘。

娇小玲拢,但曲线迷人的娇妮子像头小绵羊般蜷伏在他怀里,嘴角犹带着甜蜜满足的笑意,若告诉别人问她的感受,只怕非言语可以表达。

柔风拂过,四周的草树沙沙作响。

飞鹰无论精神能量,此时均得到充分的补给,有信心跟猴族周旋到底。

想起以前在地球上生活的空间,这儿任何一处都可算作天堂。

虽仍可说是为生存而奋战,但再不像以前般单调和乏味了。

在某一程度上,他已开始接受这个星球上的观念和生活方式。

在爱情的看法上,变化更大。

这儿的人常常视性爱为男女间迷人的游戏,没有地球人类那种占有、嫉妒的情绪,自由放任,谁也不用背上感情的包袱。

这种方式自有其美好的一面,但却也使他们情无归处,而生出空虚厌倦的感觉,对女性尤其严重。她们天生就是异性情慾交融的追求,可是虽有漫无止境的生命。却永不恶化的爱情关系。

诧曼、夕女等人一方面排斥爱情,另一方面却是十分渴望真正地情欢,看来这并非事起无因。

宇宙之爱的追求实有异于其他人。

她们爱的是显示对方整体精神上的生命寄托。

当男女因爱而结合时,他们的心神会融为一体,生出美妙的生命火花。

想到这,飞鹰暗暗决定要让这个星球上所有自己心爱的美女们尝尝另一股情爱滋味。

飞鹰凝视着夜空逐渐落往东方地平的一轮圆月,深深思索着宇宙深藏的真义,到怀内的人儿醒了过来时,才醒觉天快要亮了。

娇妮子依依不舍地坐直娇躯,赞叹道:“你是这世上最好的男人呢!”

飞鹰穿上衣服后,才侍候这仍不愿穿衣起身的娇媚美女,笑问道:“你和巫公试过没有?”

娇妮子大嚷道:“我与巫公的事已成为过去,现在人家只记得你一个人了,你要是还这样羞损人家,我就再也不理你这个大坏蛋了。”

飞鹰笑着拉她站起来道:“回去吧!”

娇妮子扑过去献上香吻,然后退了开去娇笑道:“你是否答应人家呢?”

飞鹰皱眉道:“答应你什么呢?难道你还要来一次。”

娇妮子媚笑道:“你这个大色魔,把人家全身搞得脏兮兮的,人家要去洗澡了。”

娇妮子娇笑着一扭娇躯,消失在花园之后。

飞鹰心中充满温馨的,回到主宅处,厨房处传来煮食的声音和香味,引得他走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1章 追根究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虚鹰传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