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鹰传说》

第42章 一败涂地

作者:莫仁

就在飞鹰准备动手的刹那,龙器忽地大喝道:“回来!”

塞尔族族老微一愕然,却不敢不从命,茫然朝祭坛走回去。

众人还以为可以暂时平安无事时,异变又起。

只见殿内数已百计的居民,摇摇晃晃地,不住有人向地上昏倒过去。

瞬眼间,除了飞鹰等五人和龙器及十多名各族的首领和族老外,庙内再无清醒的人。

巫公“霍”地站了起来,冷笑道:“还跪什么?给识穿了!”

龙器此时缓缓走下台阶,十名长老则聚集到他身后去。

整个神庙的地上,堆满了昏迷的民众,中间是那隐藏着猴族人最大秘密的猴头石雕像,情景诡异无伦。

龙器停了下来,在离他们十米许处微微一笑道:“大将说得没有错,你们果然没有死,还到了这里来!”

巫公狞笑道:“我们不但到了这里来,还炸毁了几架你们大将的蠢战机,现在轮到来收拾你们了!”

诧曼偷偷向飞鹰问道:“有没有方法顷刻之间把握主动权?”

飞鹰脸色出奇地凝重,摇头道:“他们的内力非常可怕,我完全没有把握。”

龙器这时一阵狂笑道:“你们遇上的只是那些尚是猴头猴脑的顽体,难怪如此沾沾自喜,以为我们都是低能之辈,今趟你们休想能有一人可成功逃去!”

娇妮子笑道:“那你们为何还不动手,这么做是否想拖延时间,等待救兵来援?”

那十几名族老原与常人无异的眼睛,蓦然红芒大盛,情状骇人至极。

龙器冷冷地看着众人,嘴角逐出一丝高深莫测的笑意,淡淡笑道:“的确是在拖延时间,不过并非如你所说,而是因为我要把你们生擒活捉。大将有所交待,你们尚有可用之处,若是我早就杀了你们!”飞鹰知道不妥,大喝道:“动手!”

移身到芙红身前,一边好保护着她,一边运起庞大的内力,由双掌挥卷而去。

巫公左右手同时划了个半圆,一团灼热的红芒,立时现在身前两米许处,也往龙器挥过去。

夕女则朝敌人连续挥出两掌。

诧曼升上殿顶,发动体内的强大内气,一道列芒闪电般的轰击下去。

倏地眼前一花,龙器和那几名长老消失无踪。

大堂内只剩下一只猴头子雕像。

忽地“轰隆”之声不绝于耳。

火箭从四处像有眼睛般紧蹑而去,击打在地板处。

芒光激闪,火箭部被反弹回来,爆起七彩缤纷的光雨,填满圣殿的整个空间。

狂暴的力量倒卷而回,地上的人像狂风扫落叶般往四外滚抛开去。

上半截圣殿像地石般往外激溅,弹往半空,声势骇人至极。

此时,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龙器忽地又向飞鹰举起右掌。雪白的掌心,现出一团耀人眼目的光团,万道光线,旋转着一股邪臭的内气暴射出来,连天上的艳阳也立即黯然失色!

飞鹰知道不要,一把扯着芙红,大喝道:“快走!”

龙器的声音在他耳边阴恻恻地响起道:“走?走到哪里去?”

“轰!”

整个大殿全是那种可怕的烈芒,使飞鹰等睁目如盲。

巫公此时运起护体内气,挥势凌迫冲向龙器,浑体的内力聚到拳头处,一拳猛往猴头石像轰去。

他天性残暴,这时已被激起了性子,那还管那么多,只要是猴子的东西,他都起了杀心。

一旁的娇妮子骤见猴头石雕像内似有异状,一见巫公冲前,不由惊得俏脸泛白。

毕竟她一直跟在巫公前后,怕他有意外,亦顾不了四周乱飞的火箭中发出的可怕烈焰。逆冲而下,由上方配合著巫公的攻击,撮手成刀,闪电般拦先冲向石雕像。

诧曼亦向飞鹰叫道:“你先带芙红与夕女离开!”

说完亦发动体内真气,扑了过去,再发出一阵护体罡气,左右手则分别往敌人攻去。

龙器突然狂笑起来。

“蓬!”

猴头石像爆起一团青绿的异芒,倏在扩大。

只见下半截的神庙和台基突然爆裂开来,众人立时看得目瞪口呆。

庙外的民众更是吓得纷纷四散逃走,混乱至极点,活像世界末日的情况。

山上的建筑物在可怕的震颤下,亦摧枯拉朽般四下倾倒。

飞鹰知道不妙,偏又不能把诧曼三人拉回来。

刚扯着惊惶失措的芙红升上半空,一股无可抗拒的可怕内力由产头顶罩,就算这是脚下的台基,亦被冲撞得处处凹地。

抽身之余,挥出一拳。

岂知竟一拳打空。

知道不妙时,一般令人不解的力量竟硬把他扯下地来,再发不出任何力道。

想要挣扎跳起时,中枢神经轰然一震,立时失去了知觉。

娇妮子的纤手正触及雕像时,忽地发觉所有内力若石沉大海,不但触摸到了对方,还发觉对方反击的力量已化作千万道旋转起伏的红芒,四方八面往她缠罩过来。

在她内心深处,从未试过如此魂飞魄散的一刻。

当她脑力升起这看似平凡的石雕像原来亦是这么厉害的念头时,红芒已把她绕缠个结实,带得她急旋起来,全无抗力地瘫倒在地,不知所觉。

诧曼亦遇上同样情况,被四处涌出的奇异内力撞得断线风筝般倒飞开去。

当那些活像素子的光芒往她追来时,她动了逃走的念头,及时运用体内的一点真气,箭矢般投往山下去。

同飞鹰一同落地的芙红先禁受不住,已被再次迫来的内气去中芳心,鲜血喷激当场惨死,玉殒香消。

飞鹰眼睁睁看着她死去。心痛慾绝。

不过因不用照顾她,内气大增。

遂勉力抵受着浑身慾裂的痛苦,悲啸一声,往外冲去。

身后的内力猛地变成了回扯。

飞鹰知道危险,运集全身真气,猛地回首推出一掌。

“轰!”

两股敌对的真气爆作开来,化作一球光雨,往四外散射开去。

飞鹰身子一轻,乘势跃然而下,刚好看到诧曼正在朝山下逃去。

飞鹰惊喜交集,忙向她追去。

忽然间,他醒悟到所有拯救天龙岛的雄伟计划成了泡影。

由这刻开始,猴族会像搜捕猎物般追缉他们,而凭着那艘落后的战机,他们想要逃就只凭运数的了!

所有天龙岛的各处大道小道,角角落落都派驻了已被猴族收控的岛兵护卫。

刀光剑影,杀气腾腾,到处是一片森严戒备的场势。

恬静谷地变作了人间死域,住民都躲进屋里,惶然地面对着不可测知的命运。

一队队身穿灰黑两色夹杂铁背护甲,仿似人类卫士的猴族武士不住掠过街道房舍上空,以探测器搜索查证每家是否藏匿“叛贼”。

他们对天龙岛的原住民均作了身份印记,可轻易把外来人分辨出来。

但飞鹰却不会傻到要躲到岛内居民家中的程度。

不过,夕女等人自然难以幸免的了。

飞鹰已和诧曼逃至一处深林内,但猴族武士近数百人,很快便搜寻到此。

无奈之下,两人唯相视无言。

此时,彼此都看到了对方内心的憔虑与悲叹。

谁想得到会忽然间一败涂地呢?

似乎有猴族武士寻来,两人迅速隐射。直至消声息迹后,诧曼才叹了一口气道:“想不到猴族这么厉害,我们怎斗得过它们呢?现在巫公和夕女等人都落到他们手上,假若给他们迷惑了心智,如那些族老和首领们一样,我真不敢设想了!”

飞鹰还是首次看到这心智灵慧,坚毅沉稳圣女这么颓丧,伸过手去搂着她香肩安慰道:“只要我们未被擒拿,便有反败为胜的希望。

猴族为了进行他们的大阴谋,对天龙岛尚有顾忌,只要他们不明目张胆地对天龙岛实行征伐,而是用心智控制术的方法漫漫征服天龙岛,这就给了我们时间上的机会。

诧曼默默地望往外空繁星点点的虚空。

远处两座高然耸入无际的山峰矗立而对,一副威气天下的姿态。

这间屋内家具设备一应俱全,只是不知主人到了哪里去了。

外面是个大农场,十多匹牛羊家蓄正在草地上吃着嫩滑的鲜草,茫然不知人类正和猴族展开了生与死的激斗。

人类在这个星球上是否再没有半点希望了呢?

飞鹰此时不禁大感疑惑。

日夜的消逝,就若人类正缓缓地死亡着,至少天龙岛人已没有多少好日子了。

而身为另一个星球上的外来客,——飞鹰,他是否也只能躲在一旁偷偷地看着呢?

自从猴族在这个星球上有了它们自己的族地和城地后,没有族人曾想过这种在飞鹰看来极不协调的人猿共峙的局面会带来毁灭性的后果。

而如今,对于人类来说,灭寨失族虽已是一记当头棒喝,可是灭种威胁已以迫在眉睫。

但诧曼现在却清楚地认识到,随着猴族对古人类文明的掌握越多,人类在这个星球上的生存期将越来越短。

两人不禁同时深深叹了一口气。

片响无语。

在外面深渺的虚空里,已看到有两架战机摇在半夜空,机尾拖曳着白灼的热芒,给星空加添了无数美丽的光芒。

对方正不住增兵,显然是下了不惜一切也要把两人尽挖出来的决心。

诧曼不禁紫蹙秀眉,不作言语。

飞鹰亦在沉思着。

自从他来到这个星球上时,他从不知道什么叫仇恨,所以,他一直能平静地与巫公相处患难,甚至他见到龙器时亦没有任何慾上前责骂的念头。

但今早看着青春焕发、娇巧可人的芙红在他身旁消失时,他开始懂得去憎恨,涌起了反抗和报复的决心。

诧曼软弱地挨入他怀里,颓然道:“我们是否就躲在这里等死呢?”

飞鹰摇头道:“不!我在想用什么方法把他们救回来。”

诧曼想起今早一面倒的战况,犹有余悸,一时说不出话来。

两人并肩坐在长椅上,呆看着窗外战云密布。

危机四伏的夜空,默然无语。

好一会后,飞鹰沉吟着道:“龙器他们的力量那么巨太可怕,当然因为猴族注入了什么神奇的东西,我想,那块石头雕像内一定掩藏着什么。这种奇怪的感觉,我现在也一时说不清楚,但总有方法找出内因。”

伸手一淘,竟从怀内掏出一块小碎石到了手上,在暗黑的夜空内闪动着奇异的彩芒。

诧曼凝视着小碎石,猛地想起了猴头石像,心中惊喜道:“你怎么得到它的?”

飞鹰闪着得意的神色笑道:“你所爱的男人本事大着哩!”诧曼俏脸微红,廖道:“臭美死你!”

停了停又道:“这其中是否具有什么神妙生命呢?否则怎会那么厉害!”

飞鹰点头道:“我确信如此,只不过这种生命的形式,是完全超出了我们理解力的。”

接着又皱眉道:“告诉我,什么东西可储存最大的力量?”

诧曼呆了半晌,接着脑筋开始活动起来,轻轻道:“据我所知的只有一些边族巫术灵者作法所施的一些‘仙物’含有这种令人不可扭转的神奇力量。”

飞鹰一瞬不瞬地注视着猴头石像,缓缓道:“可是那猴头石像内似乎正有这种异常的力量存在,尤其是对人的意志产生控制作用。你想想看,猴头石像的两只眼睛似乎透射出一股不应属于这宇宙的力量,而这种力量最奇怪的地方是能够吸收外来的内力。所以,它看似一具石像头,其实简直是一块魔石像!”

诧曼听得目瞪口呆,睁大美目看着这奇异泥美的石头。

在暗黑里,“她”更像超出凡世的神物。

飞鹰道:“你记得今早龙器他们突然消失了,然后又突然现身吗?他们定是利用猴头石像这奇异的力量,作了一种短促的‘隐身术’。假设我们能摸通这猴头石像的秘密,便可在以我们俩人的力量,攻破猴族在天龙岛的统治势力。”

诧曼摇头道:“这神奇力量应该是没有可能存在的。因为,猴族向来不喜欢搞一些只有人类才去搞的巫术,更何况并不是所有的边族巫术都能被它们利用的。”

此时,两人均认识到,若能识破猴头石像的秘密,他们或有反败为胜的机会,所以虽在这种草木皆兵的环境下,仍专心地讨论著猴头石像的问题。

飞鹰沉吟道:“圣女所以会认为不存在的原因,皆因着眼点是在眼前闭塞的现实世界里。但在如今的猴族世界里,情况应该是不同的。”

诧曼一呆道:“你是否指那猴头石像在最短的时刻内,将周围一切能量吸进入它的体内,然后再奇异地将能量释放出来。可是那令人难以想像的一刹那间龙器等人便消失了,又如何解释呢?”

飞鹰摇头道:“圣女误会我的意思了,猴头石像虽有无比的神奇力量,它或许可以控制人的意识,但还不至于将人的内力完全吸收。不过,圣女可以想想当时的场景,就知道一些眉目了”

忽地,诧曼“啊”的一声,探手抓着飞鹰的手臂,娇躯一震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那就是猴头石像可使我们随着光线自由进出空间!天啊!快想办法去偷吧!假若我们利用它的神奇作用可在这空间来去自如,那可把他们救出来了!”

飞鹰在她脸蛋吻了一口,道:“我需要点时间,圣女,假若我再立此大功,你肯否陪我睡觉?”

诧曼俏面一红,白他一眼道:“你先立了这大功再说吧!咳!你这可恨的人,还不快点动脑筋,人家心烦死了,还要说这些气人的无聊话。”

飞鹰闭上眼睛,叹道:“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猴族鬼已成功在天上和地底布下了侦察网。何况,这也保持不了多久,他们已认识到我们借着森林的掩护,成功的避过他们战机的侦察,现在正利用最原始的方法,逐户逐寸地由城郊的外围搜索过来,想不走都不行了。”

诧曼点头道:“那就让我们逃到有‘桃源之心’之称的湖泊区吧!那处的湖泊四周森林密布,可遮住猴族人的所有战机的侦察,要逃避他们亦容易得多了。”

飞鹰拉着她的纤手站起来,神秘一笑道:“由现在开始,我们要做一对影形不离、甘苦与共的同命鸳鸯了!”

诧曼因由飞鹰对猴头石雕的理解带来的希望恢复了少许斗志,甜笑道:“记着,只是有期限的鸳鸯,我绝不会做你的爱情俘虏!”

飞鹰苦笑道:“那我便把自己低押给你作人质吧!来!”

两人斜冲而起,由大窗穿了出去。

还未看清楚形势时,警报声在四万八面响起。

看来,他们又牵动了猴族的包围网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虚鹰传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