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鹰传说》

第43章 能量结合

作者:莫仁

无尽的黑暗,横亘三面矗立的山峰。

脱离了日光的后地密林,不再像来时因太阳的挥射而形成一片雾气朦朦的虚幻仙境而无视于布满星光的宇宙。

如今,在黑夜的辉映下,森林若如一个无底深潭,永远越来越深。

或许古人类先祖他们并没有想到这儿发生的一场惊天动地的战争,竟是他们先自先觉的文明所带来的。

月亮刚升离了地平,受到星体表面聚集的气体影响,朦胧中闪烁不已。

飞鹰和诧曼全速在林中穿梭着当有猴族的战机声传来时,他们两人便迅速地攀至大树林叶间,一边休息,一边窥探,倒也悠然不惊。

夜色下的林间,气息清新,木香四溢,令他们神情舒畅,倒也忘了身处险境。

猴族战机一时也无法,只好耐着性子。

渐渐的,它们失去了性子,终于盲目地朝林间发射石弹和火箭。

飞鹰拉着诧曼左右横移,一边躲闪,一边继续向前迅速移动。

但如此下去,亦不能摆脱敌人的纠缠,更不用说要恢复体力去营救其他人了。

何况,飞鹰也不想毁坏这片优美的果林。

打他第一次来此时,他便已喜欢上这处地方。

既不能力敌,只可以智斗。

猴族虽对人类有深刻的研究,但对飞鹰这地球人的能力却是一无所知。而飞鹰利用的正是他们这个弱点。

这亦是飞鹰唯一避过此劫的方法。

若是比拼速度,亡命奔逃,始终甩不掉追兵;若是以其他方法扰乱对方的侦测器,未必奏效,而在敌人有心提防下,只从干扰的位署和方式,即可推断出他们的踪迹。

诧曼紧拥着飞鹰,把今早战斗后仅余的内气,由单掌握住飞鹰的手心,渡过他体内。

飞鹰力量大增,脚力加速,跃然进入一处山洞内。

“嗖嗖!”之声不绝于耳,林间四处火光乱射,景状自然壮阔。

渐渐地,林间已被火箭燃起片片火焰,浓烟阵阵。

对方的一番折腾并未得到什么成效,倒是浪费了许多石弹与火箭。

战机的呼啸声渐渐远去。

看来,它们对二人的搜寻计划也告一段落了。

隐在山洞内的飞鹰和诧曼松了一口气,紧拥在一起。

他们再没有逃生的力量,假若对方再派来兵力与战机实行地空搜寻,那他们两人也只好自杀或束手就擒了。

好在猴族只是作一次例行的搜索后,离去之后再也未见什么动静,看来龙器等人又要忙于安慰居民,好继续他们的阴谋,哪有时间与精力再来“照顾”他们两人。

烟雾渐渐消退。

果林间也恢复了宁静,两人终于携手走出山洞。

仰望着星空,依旧璀璨一片。

一切暂缓一下,可以松一口气了。

天明时分。

信步漫行林中,两人眼前又到了一个诡秘凄迷的地方。

林间竟有一个湖泊。

这湖泊上蒙着一层薄雾。

盆地在日照下热雾腾升,奇形怪状的巨大无叶秃构图腾般长在湖泊边缘区域处,指示了人们可放心踏足的路途,充满了异域般的情调。

碧清的水潭像海水一般,静静地偎在林间,更显得幽僻、闲致。

这确是个进人耳目的好地方。

飞鹰和诧曼立时眼前告一亮,不由快步穿行,脚下却有一些古怪的植物昂然阻挠着他们本属轻松的漫步。

目光透过薄雾射在水潭上,似若无数皎白的镜面,每块这样的镜面似乎代表着一道通往另一空间层次的神圣大门,在那里可避开眼前的危难和责任,找回失陷在忧虑中的自己。

他们走至林间深处,朝着在阳光下彼方闪烁不定的水潭走去。

有时为了躲开拦路的植物,又或无路可行时,便要飞掠过去,跳过一些横身面前的枝干。

愈接近中心处的湖泊,植物的种类奕多了起来,连潭心有时亦有巨树盘缠纠结地突出水面。

这处的树都没有叶,但不少却结着色彩鲜艳的累累球状果实,挂在像骨骼般又或布满肿瘤的树干横丫处。

随着太阳的移动,雾气的腾升,天色亦不住变化着。

开始是由晨早发黯的粉红色,渐渐转作青蓝色,当整个太阳来到中天处时,整片天变为灿烂的青白色。

这时他们终于来到大湖旁,浓重的雾气在滚动着。

两人背靠着背,在这神秘的大湖旁坐了下来。

失败的创伤,仍留在他们深心处。

凭他们两个人的微薄力量,怎样才可阻止猴族等进行的大阴谋呢?

只看对方可令大殿内五千多人同时昏倒,便知天龙岛的住民已落入他们的控制中了。

若这些人都被盗取了灵智,便多数成了猴族的爪牙与工具,以便上演一切人类攻打人类的可怕战争。

诧曼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飞鹰出奇的没有反应。

诧曼低声唤他。

飞鹰叹了一口气,沉痛地道:“卫老、芙红、异烈子和歹泰都死了,我昨天便知道了,只是不敢告诉你。”

诧曼并没有表示惊讶,这么令人悲伤不胜的结果,不用目睹也可知道。

在激烈的战斗中,他们四人既没有巫公的内气护体,又没有飞鹰的强力保护,还怎能活下来?

飞鹰仰望上空,缓缓道:“以前,我虽见过人不断死去,可是悲伤的感觉并不强烈,倒认为只是一种生命自然规律。人类自一出生那天开始,就要接受这种规律的操控。可是现在我却感到心中充满了仇恨的情绪,谁要毁灭我们人类,我便要让他们亦尝到同样失去同类的痛苦!”

诧曼深沉叹道:“人类其实也应该很早便停止了宰杀其他生物,除了巫公这类冥顽不灵的人外,对其他星球上的生物都尽量不作干扰,以免破坏了生态的平衡,为他们带来灾难。可是猴族却像蝗虫般四处侵略和破坏,现在你应该明白我们和猴族势不两立的理由吧?”

飞鹰默然片响,站起来道:“给我一晚时间,明天太阳升起时,或许我已找到了盗取石像的方法以及攻破猴族的计策。不过那是否真的管用,就只有天才晓得了。”

言罢,海豚般滑进了深不可测的潭水里。

诧曼呆坐在大水潭边,凝视着内里藏着飞鹰的湖水,脑海一片空白。

到了黄昏时分,和风变了暴风雨,在天变在摇的怒吼中,仿佛正面临着世界末日。

整个湖语区都笼罩在无情的风雨里。

诧曼像变了个雕塑人般一动不动,整个人虚虚荡荡,脑细胞似若停止了有效的动作。

在她一生中,从未试过似这刻的无奈。孤独和失落。

厚重的乌云沉甸甸的低垂在天空处,倾盘大雨洒空而下,闪电裂破天际,长柄叉般无情地刺落在湖沼区处,而大在则以霹震作回答。

诧曼完全不觉察黑夜的来临,只知暴雨消退后,黑夜早临大地。

这里仍是寒冷阴郁,地平线上升起了月亮,在比白天浓重得多的雾后散发着苍白、病态的光芒。

大湖波平如镜的水面在微弱昏黄的月色下微微闪烁着。

诧曼忽然强烈地思念着湖内的飞鹰,自她认识这个男人以来,她从未试过这么去想一个男子。

或者这就是所谓感情或爱情吧!

又或纯因飞鹰的重要性带来的关怀。

但那次飞鹰与夕女在巫寨内携手寻欢时,她确曾起过若有如无的妒念。

唉!这么的一个奇怪的感觉!

有时她会感到他调皮得没有任何深度,但却又清楚知道他不但有颗善良的心,还有着超乎人类的智慧和看法,使她感到对他越来越舍弃不开。

纵使在绝境里,他总可保持着强大的斗志。

乐观的心情、顽强的生命力。

只有在潜入潭水前,她才首次感觉到他丰富深刻的感情和因失去好友的哀痛情绪!皓洁的月亮悄悄地爬过天空。

繁星夜空宛若光布般横亘在贴近地平的空际。

忽地,一阵水声骤响。

诧曼从沉思里惊醒过来,蓦然发觉飞鹰正立在身旁,含笑看着她。

诧曼忘掉了一切,无所顾忌底投进他怀内去。

美人恩重,飞鹰拦腰把她抱了起来,走出湖面。

感受着怀抱内充满青春火热的生命和动人的血肉,他今晚的所有愁思忧虑立时给抛到九宵云外。

诧曼的俏脸火烧般灼红起来,耳根都通红了。

虽把羞不可仰的消脸埋在他的颈项问,但心儿急剧的跃动声却毫不掩饰地暴露了她的羞喜交集。

由湖边到林间这段路程,似若整个世纪般漫长。

两人都紧张得没有说过一句话。

拣了一处松软地后,飞鹰与她坐了下来,用强有力的手臂环拥着她,使她动人的娇体毫无保

留地挨贴在他身上。

飞鹰温柔地吻着她修美的粉项和晶莹得如珠似玉的小耳朵,还放肆地吸着她浑圆娇嫩的耳珠。

诧曼完全融化在他的情挑里,檀口不住发出令人神摇魄荡。销魂蚀骨的娇吟,美丽的胴体向他挤压磨擦。

飞鹰抚上她的香chún,诧曼再也忍不住,玉臂缠上了他,狂热地反应着。

所有压抑而来的苦楚,都在这取回了最甜蜜迷人的代价。

此时,两人都融入浑然忘忧,神魂颠倒,无比热烈的缠绵中。

在飞鹰的挑动下,诧曼渐渐地被煽起了情慾的烈焰。

飞鹰霸道放肆,无处不到的爱抚,更刺激得她娇躯抖颤,血液奔腾。

只听爱郎在耳旁温柔情深地道:“诧曼!飞鹰很感激你的垂青,有你在我身边什么都不怕!”

诧曼嗯了一声,旋又转为呻吟,这男子的手熟练的滑入了她的衣服里,肆意抚着。

接着身上的衣服逐一减少。

诧曼星眸半闭,任由飞鹰为所慾为,偶然无意识的推挡一下,但只有像征式的意义,毫无实际的作用。

朦胧的月光映照之下,圣女诧曼的羊脂白玉般毫无瑕疵的美丽肉体,终于彻底展露在飞鹰的手与眼底下。

飞鹰偏在这时咬着她的小耳珠道:“这样的感觉舒服吗?”

诧曼无力地睁开满溢春情的秀眸,白了他一眼,然后芳心深许地点了点头,再合上了美目。

那撼人的诱惑力,惹得飞鹰立即加剧了对她娇躯的活动。

使她身无寸缕的肉体横陈仰卧后,飞鹰站了起来,凝神醉心地欣赏着天下没有正常男人不想得到的美丽胭体,不仅叹嘘不已。

诧曼曲身伏在地上,羞不可仰地侧起俏脸,含情脉脉地带笑朝他偷瞧着。

飞鹰笑道:“老天爷多么不公平,咱们的圣女早看过我的身体,可我却要苦候了这么长时间才有此扳平的机会。”

诧曼娇嗔道:“当时在巫寨里人家看到的只是你受伤的情景,最羞人的部分都是你的夕女一手包办,哪有像你眼前般对人家啊!”

飞鹰露出精壮完美,笔挺伟岸的动人男体;微笑道:“圣女终于回复了说话的能力了吗?”

诧曼不依道:“你只懂调笑人家。”

她很想别过头去,好看不到眼前的男儿羞人的情景,偏是眼睛不争气,无法离开飞鹰充满阳刚美的身体,更不愿看不见他。

飞鹰一膝跪在柔软的地上,偏头看着她,双手同时抚上她的粉背和隆臀上,叹道:“我的天啊!这真是这个星球上最令人感动的杰作。”

诧曼被他新鲜迷人的情话诱向呻吟一声,娇喘道:“飞鹰啊!天亮前咱们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呀!”

飞鹰笑道:“这难道不是重要的事吗?”

诧曼更是娇羞不已,伏首不语。

飞鹰大声道:“那还不转过身来、‘诧曼今次不但出奇地乖乖顺从,还很不得立刻钻入飞鹰怀里藏起来、好不让他看到自己的羞样。

飞鹰俯身坐下来,温柔地把她翻了过来。

圣女诧曼此时双眸紧闭,额生桃红,艳光四射,可爱动人至极点。

飞鹰忍不住压上了她的胴体。

毫无间阂的接触,立使这对男女身体的热度不断升高。

月色幽林,在热浪翻腾下,诧曼被诱发了处子的热情,不理天高地低地逢迎和痴缠着飞鹰。

飞鹰至此对一切困扰完全放下心来,畅游巫山,得到了巫灵寨人人羡慕的圣女诧曼的珍贵的贞操。

云收雨散后,诧曼仍把他缠过结实,秀目紧闭、满脸甜美清纯。

飞鹰感到这美女是如许的热恋着他,信任着他,心中不由泛起因不能给她任何安逸的生活而生的歉咎。

飞鹰贴着她的脸蛋,柔声道:“快乐吗?”

诧曼用力搂着他,睁开美眸,内中藏着狂暴雨后的满足和甜蜜,擅口轻吐道:“想不到男女间竟有这么动人的滋味,诧曼似感到以前都白活了。”

这几句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3章 能量结合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虚鹰传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