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鹰传说》

第46章 生死之间

作者:莫仁

当一股神经电流由上而来时,飞鹰等四人已知不妙。

这神经电流所凝聚的力量却是比猴头石雕像来得更庞大至无可比较的地步,似是能不竭地提取虚之空间的能量。

若说猴头石像的能量是静态和有限的,那么这电流的能量却是动态和没有止境的。

如此厉害的武器,尽管再多上百多个“他们”,也休想有胜利的希望。

加上了接近千个猴族人所凝起的强大精神力场,他们连半丝顽抗的力量也欠奉。

飞鹰的思感能完全无法突破这层电流去,当然更没法侦知她的来处,正不知如何是好时,那股神经电流身上那些洞孔已射出千百道光束,天网般把猴头石像捕捉着。

就在那股电流射出千百道光束前的那千钧一发的时刻,飞鹰灵光一现,运集全体能量,倏地融入了那虚实两个空间的奇异边界里。

“轰!”

只听一声巨响,强大的那股神经电流能量随机四周挤去,竟破开了虚实两个空间的边防,使这不能逾越的界限在一瞬间裂开了一个隙缝,才再合拢起来。

四面的猴族人亦看得目瞪口呆。

他们还是破天荒以为那股神经电流一定会摧毁对方的不可侵犯的能量,谁知事情发展至根本想像不到的如此后果。

远处一直在观察的龙器则暗叫可惜,他本意只是想用神经电流粉碎对方的反抗力,再慢慢擒人,岂知对方竟承受不起如此强大的电流,只是一下子便被炸个粉碎,使他愿望成空。

不过,总算除掉了可怕的心腹大敌,现在可安心把余下的几个俘虏送给猴老。

其实,飞鹰等人只在刹那间随着爆炸所释放的能量被送入了虚之空间里,进行了人类首次以肉身在虚之空间的活动。

庞大如山的压力,立时把他们压得全身慾裂。

一股无法形容的力量撕扯着他们的神经。

刹那间千万种奇异的感觉涌上心头,心灵的天地无限地扩阔,又无限地收缩着,再不能任何理性的思想。

若非体内的内力经过了改造,吸收了猴头石像的奇异能量,他们早就灰飞烟灭不过在这没有形体的空间里,任何物质均会分解,除非他们能像猴头石像般可同时存在于两个空间内,但他们根本没法办到。

在那千分之一秒、介乎生死间的刹那光景里,飞鹰凭着早先定下的意念和超人的感觉,扯着三人,硬移了少于万分之一厘米的距离,融入了泊在一号战机后方的一架中型级战机内去。

四人同时掉了下来,滚伏在中型级战机的铁板上,眼耳口县和皮肤均渗出了鲜血,形象凄厉至极。

但总算捡回了一命。

不知过了多久,飞鹰先醒过来。

他的体内能量在不断的激荡着。

巫公行亦逐一一醒过来,面面相觑。

夕女呼出一口气骇然道,“他们在干什么?”

飞鹰知道此时猴族人的精神均集中在战机的驾驶内,遂不敢冒然“探出去”看。

因为此时他们实在太疲弱了,只要来个普通的猴族武士,便可轻易收拾他们。

诧曼俏脸首次现出痛苦的神色,咯出一口血后,才舒服点道:“它们现在一定继续将娇妮子等人护送到猴族总部去。唉!看我们现在的样子还哪来力量去阻止他们呢?”

巫公爬了过去,拍着她的香肩关怀地道:“圣女觉得怎样了?是否伤得很重?”

诧曼摇头道:“可以这样说,但很快便可复元过来,只是短时间内休想动手战斗。”

飞鹰苦笑道:。

“拾回条小命已是天大的幸运了,现在我连走路都有问题,只想躺下好好的睡一觉。”

诧曼骇然道:“万万不可,战机正不断增速,很快就要进入虚之空间去,别忘了在虚之空间旅航时,猴族人的精神会离开肉身,到那时……”

话犹未已,船体剧震。

中型级战机进入了虚之空间里。

飞鹰等四人挤作一团,共历忧患。

出乎意料外的,来到了虚之空间内的猴族武士精神体都处于仿似冬眠的状态,若没有外来的强烈刺激,应不会苏醒过来。

灯火熄灭,战机在虚之空间里抖颤着,抵抗着那庞大的压力。

他们和猴族武士虽共处一架战机内,但情势却非同一般。

因为对于虚之空间的理解,他们有了进一步的理解。

这虽是两个并存的空间,双方体格与精神上却有着极端的差异。

在虚之空间内时间和空间均被扭曲了。

这是由于虚之空间是以另一种形式存在着,空间给浓缩了起来,内心不存在任何像实之空间的物质结构,连内力都不能成形,一切只以纯精神力量的形式存在,那是完全超越了人类对宇宙的认识,难以理解。

虚之空间内一才的空间,等若实之空间一亿公里或更远的距离。

或者这只是一种错觉,在虚之空间内速率可能是以千亿倍的高度进行。

这事谁都不能肯定。

从那股神经电流的可怕经难,可以想到谁最能利用虚之空间的能量,谁便可在这场战争里取得胜利。

得到人类知识的猴族人,暂时在这方面仍是占上风。

他们若非因练巧合下,得悉了猴头石像的秘密,只怕在一败涂地、灰飞烟灭之后仍不知是怎么一回事。

在实之空间和虚之空间之间存在一个奇异的能量层次,全赖着它把两个空间分隔开来。

只有在超越实之空间速度的极限光速后,实之空间的物质才可突破这界限,进人虚之空间内,而在猛然减速至零时便可由虚之空间反弹回实之空间来。

虚之空间内的零速,刚好等若实之空间内的光速。

这是启人心思的事实。

另一个方法就是能量的大小。

当能量达至某一程度时,便可破进虚之空间内,那或者正是虚之空间内能量的最低点。

猴族采得的猴头石像,可能是唯一能贯通两个空间的奇异物质。

至于猴族人如何在猴头石像内衍生出的力量,到现在则仍是深藏在宇宙的神秘迷雾里。

一直以来,人类都不明白是什么巨大的力量,造就了这个星球上数以千百万计的生物聚集到一起,构成一组组生物系。

现在或者有了个初步的答案。

这虚实两个空间的中间地带,最令人惊异处是既是无限大又是无限小。

猴头石像处于这边界的部分,没有光亦没有任何实体,成了虚实两个空间的缓冲,由两边空间进入,都不需庞大的能量或速度,猴头石像便若一道桥般贯通了她们。

现在四人的体质结构,均藏有猴头石像的能量,故能活动自如,把这中间地带,当做了避难的藏身之所。

这奇异的边界必对往返虚实两个空间有着奇妙的作用,只是他们仍把握不到其中的奥秘罢了!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休息后,四人复元过来,只是损耗了的能量,仍无法补充。

而危机却愈迫愈近。

当中型级战机反弹回实之空间时,猴族人便会苏醒过来,在正常的空间里,一旦回复了平时的敏锐,他们就无所遁形了。

诧曼的心灵向其他三人传达了这想法后,各人都皱眉苦思,希望找到恢复能力的方法。最简单莫如像上次般再吸取猴头石像的异能。

但这只会惊动了正与猴头石像结成一体的猴族人,有点像在别人眼睁睁下到他家里大模大样地偷东西。

夕女忽地娇躯微颤,靠紧了背后的飞鹰,把心灵的讯息传过去道:“只要有方法吸取虚之空间的能量,尽管只是少许,也可能使我们回复力量。”

巫公应道:“但怎办得到呢?何况若能量过大,我们可能会负荷不来,立即魂散魄灭。”诧曼冷静地分析道:“在实之空间内,这根本无法办到,首先我们不能贯穿到另一方去,其次亦没有可能控制能量的大小,那有点像外面正刮着暴风,若冒失把门打开,屋内的人和物都给它卷走了。”

夕女心中一动道:“我明白了,当猴头石像在实之空间内时,她的‘另一半’便应在实之空间了。但问题是战机的防护系统,却把她与虚之空间分隔了开来,接通不了充盈在虚之空间内的能量,我们就算肯冒险,仍是一筹莫展,况且现在我们根本没有能力去做任何事。”

诧曼的心灵讯息道:“在一般的情况下,确是如此。但这刻猴族人的精神正与猴头石像结为一体,从而催发猴头石像的能量,驱动战机在虚之空间内作高速匕树,只要我们能在战机弹回实之空间那瞬间的时光,趁他们仍在茫然迷失的一刻,思感能钻入他们的精神里去,或可引导他们的能量贯通回虚之空间去,那时我们要摄取能量,他们就像供应食水的喉管,水便到了我们这里来了。”

飞鹰大喜道:“圣女诧曼真是学究天人,智比实之空间还高,我定要好好吻你。嘿!这事包在我身上,说到对付猴族人,我的经验确实丰富无比。”

三人心情紧张,没有兴趣与他胡扯。

大家都集中精神,好养精蓄锐,以求死里逃生。

若不成功,那就情愿自杀,也好过被猴族把自己的灵智给超渡了。

战机倏在顿颤了下来。

看来中型战机此时已飞离了天龙岛的外空基地,开始了往猴族总部的遥远旅途。

苍茫的星空,正代表着人类茫不可测的将来命运。

每个人的心均往下沉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虚鹰传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