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鹰传说》

第47章 生死决战

作者:莫仁

忽地前方乍现一片银芒。

渐渐地,银芒在前方不断扩大着。

飞鹰不能相信地伏在战机的甲板上,呆看着出现在视野舷窗外诡异无论的情景。

发出银芒的是个直径至少有上千米里、庞大得令人心惊胆颤的大圆球,下方处探出百多条照比例长逾上百米里的黝黑角须,不住蠕动着。

骤眼看去,就若一个抽象化和简化了的巨型水母,正在这虚空的广袤海洋中载浮载沉。

诧曼微弱的惊呼道:“天啊!那是什么东西?看上去比家乡的月球还要明亮!”

又传来夕女微弱的惊呼道:“这怪物为何会发光呢?”

铁头撞在视野舷窗处的巫公跌得最惨,这时才能撑起少许上半截身体,揉了揉被刺激得差点睁不开来的眼睛,定神一看,剧震道:“我的天!这不是用猴头石像造出来的飞行物体吗?”

四人同时头皮发麻,手足冰冷。

终于知道出现于眼前水母般的庞然巨物是什么了。

那就是猴族人新建成的巨无霸太空舰“超级战舰”。

主体圆球由一块猴头石像造成,垂下来像人爪鱼软臂股的东西,自然是能输送毁灭性能量的可怕武器了。

这“超级战舰”与猴族人其他以人类战机为蓝本的太空舰均截然不同,显示出经过了长期的发展后,猴族人终于产生出拥有自己精神面貌的超卓科技。

中型战机朝超级战舰疾掠过去,速度不住减慢。

强烈的痛楚和昏暗的感觉逐渐消失,可是仍是浑体乏力,连要爬起来亦力不从心。

诧曼困难地道:“可以设法控制住这台战机吗?”

飞鹰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踉跄往驾驶台走去,尚差五六步时,又滚跃地上,重重地呻吟了一声。

夕女勉强坐了起来,苦笑道:“以我们现在的状态,绝没有可能解决掉机上的几名武士,夺得战机的控制权。我情愿死掉,都不肯落到敌人的手里。”

其他三人均有同感,若要给人占了自己的身体,不如死掉算了。

此时超级战舰的圆球主体,扩大至塞满整个前方的空间,像大地般无穷无尽往上下四方延展开去,使人很难再把她当做一架太空舰了。

猴头石像构成的船体,闪耀着不应属于这宇宙,缥缈难测、充满了由无数层次透出来的银白异芒,有若来自另一世界的诡秘魔物。

浑体不见任何雕琢痕迹,或舱门窗那类设备,光滑如镜,以一个无比动人的弧度,形成了仿似天成的水晶球艇舰身主体。

一个红点在其上闪动着,机队正朝那红芒飞去。

那些比主体还要长的触须,像一堆水蛇般在下方蠕动着,更使人看得毛骨悚然。

他们完全被眼前的事实唬倒了。

一时间浑忘了即将来临的悲惨命运,四颗心直往下沉。

猴族终建成了他们威力最庞大的晶体武器。

人类所有战争机器加起来恐亦非其对手。

试想这么一大战争机器可以蕴藏多么骇人的能量,不但可贯通虚实两个空间,来去自如,本身已是最可怕的武器了。

更正确点说,超级战舰再不应被看做是一架超巨型战机,而是一座能飞行的“战争小基地”

了。

当她用到征战人类时,就是人类末日开始的一刻。

就算他们四人处在最巅峰的状态时,骤然遇到这猴族的超级战舰时,也等若送到饿狮前前的可怜肥羊,绝没有生还的希望。

而他们却再无力去改变眼前的状况。

随着距离的缩短,圆点不断扩大着。

接着涡旋下去,露出了直径达百米的巨大进口。

在他们眼中,不啻恶兽在张开可吞噬任何猎物的巨口。

魂飞魄散下,整个机队逐一驶进了那进口内庞大的圆筒形空间里,就像一群小鸟儿,回到了栖身的洞穴里。“超级战舰”的巨洞形入口处,洒下一片柔和的蓝芒。

当前方四架剑鱼形飞机驶进舱内时,蓝芒透体而入,扫过整架船机内外各处。

巫公辛苦地往诧曼爬去,呻吟着道:“圣女,能否施放一些流石弹,让我们集体自杀?”

诧曼苦涩地道:“我现在连抬手都困难,哪来力量施放流石弹呢广巫公颓然滚倒地上。

蓝芒扫在机首处。

异变突起。

蓝芒竟反弹开去,变成漫空芒点。

太空舱内的警报灯立时闪亮,派守在舱内的猴族军东掠西飞,战机纷纷升上这巨般的上空。

飞鹰等完全听不到由外间传来的任何声音,只是透过正倒舷窗,看着外面这场无声的哑剧。

中型级战机夷然通过了蓝光,来到广阔若陆上太空基地的庞大空间里。

十多条巨型机械臂由降落道旁旋开的甲板探了出来,前方的大吸盘暴射在机身上,中型级战机一阵抖颤,停了下来,定在舱内的半空处。

飞鹰此时爬到诧曼旁,愕然问道:“发生什么事?”

诧曼苦笑道:“我们忘了关上护罩哩!”

飞鹰苦笑回报道:“今天鄙人有少许不舒服,什么都忘了。”

大难即临,诧曼真情流露,额头软弱地挨靠在他宽肩上,以微可微闻的声音轻柔地道:“机内藏有自动装置,只要你按动掀纽,就可把方圆一公里的任何物质炸成碎粉,我希望能与你死在一起。”

说着时,指了指一处的按钮。

她声音虽低,却瞒不过夕女和巫公,知道可痛快地死去,都精神大振,爬了起来。

这四个关系复杂的落难战友,际此面对死亡的一刻,抛开了一切成见,挤作了亲密的一团。

“轰轰轰轰……”

机体传来连续的剧震,舷窗外强芒爆问。

当视野回复清晰时,外面的猴族战士和部内的四人无不面面相觑,看着十多条机械臂化成了碎粉。

“蓬!”

中型级战机失去了支撑,又没有了动力,重重掉在升降道的中心处。

四人东倒西歪,好不容易才再次坐好。

这时都明白过来。

猴族人由机械臂传来了强大的能量,意图把中型级战机机体的护罩力场震碎,好破人飞机内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夕女奇道:“照理猴族人应该清楚护罩的能量度,怎会发生这种情况呢?”

众人同时升起希望,这时才有心情往外望去。

所有视野舷窗的设计,均有过滤的反光能力。

只可由里面往外看,若由外面望进来,则有如一幅不透明的金属壁。

在这巨型舱里,首先吸引了他们注意力的就是外面数千个猴族新兵团的武土他们的配备大异于以前所见的猴族武士,浑体藏在雷白色的金属护罩内,面盔前方是片半透明玻璃质的密封罩子。

最另人注目的是额际处嵌着了一方小型猴头石像,闪闪生辉。

武器均装在四脚处,用途难明,怕只有在他们发动攻击时才能分晓了。

不过装在左右肘的应是微型号弹的发射器,只是这身装置,便看得出他们四人心惊胆颤了。

此时敌人团团把战机围着。

几个明显是将领级的人物,正在停机坪一座高台上,遥遥指点着中型级战机在说话。

飞鹰和巫公心中一动,同时爬起来,跌跌撞撞的扑往主控制台处,察看显示战机状态的仪表板。

一看中型战机的防卫与还击指数,同时失声叫道:“零!”

诧曼和夕女亦摇摇晃晃地到了两人身旁,无不看得大惑不解。

今趟真的惨了,刚才的能量交锋下,战机的一切已完蛋了。

一道强烈的光束,不知由何处射来,把整架战机笼罩在内。

飞鹰等不由心叫完了。

只听一声巨响。

“轰!”

中型级战机由地上弹了起来,剧震下飞鹰四人又全倒在地上。

爆炸连串响起。

好一会后才平静下来。

一架巨型的飞行战机,由空中掉了下来,化作一团烈焰,再变成一堆顽铁。

飞鹰兴奋地跳起来道:“我明白了,刚才来自虚之空间的能量,有部分输进了战机的护罩里,由于战机的系统不能识别这种非实之空间的能量,所以护罩的能量读数才会变成零,我们有救了!”

巫公一把抓着飞鹰,咐道:“这是我们唯一的逃生机会,只要我们能开走战机便成了。猴族人根本不知这里面发生了什么事,绝不敢动粗的。”

飞鹰欢呼道:“快抢到猴头石像那边去,只有从那里我们才可得到力量。”

不知如何,三人均感不妥,一时又不能具体地说出什么来。飞鹰的体质确是大异于常人,比巫公这强横的族寨人更要优胜。

兴奋之下恢复了体力,像飞箭般往前方的猴头石像射去。

诧曼忽地醒觉,尖叫道:“不要!”

“砰!”

飞鹰硬撞在猴头石像上。

立时爆起一团强芒,把他整个抛得凌空倒飞,超过三人头顶,直挺挺地挞在地上,再不动弹。

刚才是否极奉来,现在却是乐极生悲了。

早先众人之所以被抛离猴头石像,正因与整个动力系统相连的猴头石像内贯满虚之空间的能量。

而现在飞鹰想钻入猴头石像内,等若和猴头石像内的能量硬拼一证,自然要吃大亏。

三人不约而同的往昏死地上的飞鹰扑过去。

三人的手摸上飞鹰的身体时,均同时剧震。

中型级战机奇迹地动了起来,升上太空般的半空,缓缓掉头。

全场的猴族人均膛目结舌。

正不知该如何应变,又不敢猛下辣手,因为里面不但有许多自己的族人,还有两个珍贵的躯壳。

奉猴老之命来处理这无人能明白理解的“突变事件”的大将魁克立即下令道:“紧急关闭舱门!”

诧曼三人仍在颤抖着,内力不断由飞鹰处送进他们体内去。

巨型的战舰船门无声无息地旋转合拢起来。

中型级战机仍在抖颤着,却没有移动半寸。

众猴族人松了一口气。

此时,他们至高无上的领袖猴老柔和悦耳、似男非男、若女非女的声音从容地在整个内舱空间响起道:“我感觉到再没有你们这般无能之辈的了,还不立即攻击!唉!我只是出访了一会,你们便出了这么大的岔子,真是丢了我们猴族的脸!”

早蓄势以待、能量来自战部本体的集束毁灭性光束,由大舱内不同的发射口,千百道芒光齐往舱空中的中型级战机激射而去。

“蓬!”

爆起了一团芒光,闪耀全场。

强烈撞击下产生的气流,把四周的猴族武土卷得东跌西倒,乱成一片。

若非有战甲护体,恐怕要死伤过半。

芒光消去。

空中再没有半点痕迹。

猴老的声音再响起道:“真是有趣,竟能像我们超级战舰般,纯凭能量使移人虚之空间去!有这种了得的对手,岂可让他们成为我们猴族征服整个星球的障碍!”

随即,它的声音转寒道:“立即准备进入虚之空间,我看他们能逃到哪里去!”

众武上轰然应诺,土气高昂。

在他们心中,猴老不但是最高领袖,还是领导他们迈向胜利的战神。

中型级战机以前所未有的高速在虚之空间内飞行着,目的地是天龙岛的猴族第四纵队的外空基地。

这是人类第一架直接利用虚之空间能量飞行的太空机。

趁着能量未耗尽前,他们将利用无敌的动力和护罩摧毁猴族在天龙岛内的所有的战机和设施。

飞鹰等四人各占一个岗位。

飞鹰负责驾驶,巫公的任务仍是操纵武器,夕女监听通讯和情报分析,诧曼则负起调节整架飞机的其他设备,以配合这最重要的三方面动作。

他们的思感能,使他们每个人都要应付原本需大批人员才能完成的工作。

死里逃生,本属喜事。

可是当他们想到同来的卫老、芙红等均死于非命,又赔上了娇妮子等人,都快乐不起来。

共患难了这么一段日子后,连巫公这么冷酷无情的人,亦对其他人生出了微妙的感情。

更令人无精打采的是亲眼目睹了猴族武士纵队的真正实力。

除非人类此时对之采取重大的攻破,否则灭亡只是早晚间事。

坐在最后方的诧曼忽地欢呼道:“我找到矫妮子他们了!他们被囚在机腹内,失去了知觉,唉!要待离开虚之空间才能放他们出来了。”

巫公最宠娇妮子了,欣然道:“他们怎么都想不到会是由我们去把他们唤醒过来。”

飞鹰认真地道:“我定要把她吻醒。”

舱内忽然又充满了生机和朝气。

夕女道:“飞鹰!你有没有把握准确地出现在天龙岛山在外空基地的室内控制室旁?猴族人大部分的战机现在均泊在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7章 生死决战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