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海争雄》

第13章

作者:莫仁

  防卫队里今天显得特别热闹。

  因为防卫队的核心成员全部都在防卫队内。

  老爹和宋龙翔、韩奇、瑞秋和鲍尔等六人在防卫队内的会议室中开会。会议的内容

主要是讨论上次在g国,宋龙翔、韩奇、瑞秋、冷霜四人在和“失心兰花”中的雨兰及

那名叫和雨兰长得一模一样的生化人交手的情形。

  会议经过了近三个小时才结束。

  开完会,会议室里的灯光一亮。

  鲍尔立即站起身,收拾东西。

  老爹露出他那慈父般惯有的笑容:“鲍尔,你要休假去了?”

  鲍尔:“是啊!老爹及各位,不是我没有半点手足情谊,而我已经半年多没休假了,

最近这里的天空一直在云层的笼罩之下,我已经快闷坏了。现在我要收拾行李到一个位

在云层上端的山上了。”

  瑞秋笑了:“鲍尔,站上了云端之后,记得帮我录些影片回来,顺便帮我看看天空

的颜色。我在g国的那几天,天天下雨,黑压压的天,已经让我忘记什么叫蓝天了。现

在对我来说只要有蓝天的地方,就是天堂了。”

  韩奇:“‘蓝色天堂’听起来真的很美。”

  冷霜:“美丽的背后,往往是一连串致命的危机。”

  冷霜那冷冷的独语,让韩奇心里着实有些异样的感受。

  韩奇想起:“雨兰”的真面目,那深邃的蓝色双眸,那无法再修改一分的脸孔。

  “雨兰”是美丽的。

  但就如冷霜所言,美丽的背后竟是致命。

  在“人体炸弹”事件中,雨兰能杀人不眨眼。

  韩奇心里暗暗叹了口气。

  宋龙翔则是交代鲍尔:“鲍尔,你也辛苦好久了,好好去休假,但是把通讯器带着,

让我们能随时跟你连络。还有,休假的时间一到,请你快快归队!”

  鲍尔恭敬的行了一个举手礼:“是的,队长。”

  鲍尔是防卫队内部核心成员中最具孩子气的一个。

  他的身高和宋龙翔站在一块儿,虽然差了几公分,但以他一百八十公分的身高亦是

十分挺拔。

  宋龙翔:“对了,你要上哪个山巅?”

  来龙翔和鲍尔二人往门外边走边聊。

  鲍尔:“世界的山脊附近的一个山区。那里没有政权组织,一切的权力核心都还停

留在十分古老的制度下。如果一切没有发生,或许你就是那里的统治者。”

  宋龙翔:“对了,若是你有空的话,倒想托你去见个人……”

  鲍尔满口答应:“好啊……是谁?”

  就这样,鲍尔放下所有的忙碌,满心喜悦的往他心中所向往的乐上而去。

  在这世界最高峰附近的一个山巅,住着一群数千年来生活习性改变不大的人们。

  不论外面的世界有多么好,或者多么乱,对他们来说还是一个同样的明天。

  这是一个近乎与世隔绝的地方。

  在这个山区主要的约束力并非一般的政权组织,因为在这山区并无外人所想要的矿

藏或者什么做人的人才、科技发展。

  也或许因为如此,让这一个以族群为权力结构的区域不受战火浩劫的洗礼。

  在这里近几百年来最大的突破,居然是计时器及简单的卫浴设备和少得可怜的邮件

往来。

  在浩劫频传的世界中,这片乐土,依然有着令人着迷的风光。

  白云飘忽在身畔,山林原野弹指之间。

  更羡煞世人的是,在这山的顶巅,在丛林之间有着一潭天空的眼泪,静静的在此横

躺。

  仿佛绝世的美人遗留的揽镜。

  任何人都会为这湖而迷醉。

  只是在这高山峻岭中,这湖水虽清可映人,在湖心不时可见那白云飘过的身影,但

这湖水却是冷冽无比的。

  湖水之美,晃着一水碧绸。

  这湖水仿佛那带着面纱的绝美佳人,谁都别想看透。而且这湖水,不论时节,不论

天候,它始终保持那冷雪般的温度。

  即使在日正当中之时,任何一个人类都无法在湖水中站立超过数分钟。

  所以虽然湖色绮人,但这湖有多深,无人能知。

  当地的居民给了这湖一个十分动听的名字,意思就是“蓝色的天堂湖泊”,不提湖

泊,多数人都简称这湖叫——“蓝色天堂”。

  这一天,有丝丝的阳光照近了这山之巅。

  这当地的族人,都因这越来越难见到的阳光而纷纷各自活跃了起来。

  该趁此时晾被、清洗、工作的人们无不快乐的忙碌着,而乐天的他们,每一位都是

天生的好歌手,在工作的同时,此起彼落的歌声传遍云霄。

  一个年轻的女子,手上挽着精致的手工,在这村子里仅有的二、三条街上走着。

  这女子叫珠儿。

  她是年轻的,才约莫二十岁的花样年华。

  她如彩蝶般和街上的大多数人一一招呼、寒暄,而也没有什么人不认识她。

  珠儿走过这条街,转个身转向下一条商街。才一转角,珠儿才想起,要和适才那位

大嫂换块布好替自己做件新衣裳。

  但才一转身要转角走回适才那条街时,珠儿猛然一停步。

  因为那大嫂正和另一名大婶聊了起来,年轻的嫂子手上拿块绣花的布挂在架上。

  年长的大婶:“珠儿真是有双巧手,所有的绣花、银饰,没有什么做不来的。”

  年轻的嫂子:“是啊,年纪轻轻,不知道谁那么好福气能娶到她。”

  年长的大婶:“珠儿一个人独居,她爹死了好些年,也该有个好男人来照顾她。只

可惜……”

  年轻的嫂子:“可惜什么?”

  年长的大婶:“可惜珠儿什么都好,就是长得不够漂亮!”大婶又叹了口气。

  年轻的嫂子:“哎!是啊!珠儿若是漂亮一点的话……”

  珠儿没有再回到那条街上,而是一个人失落的在街上奔跑,不理会那身后的族人的

异样眼光和呼叫。

  珠儿几乎是一口气没命的往山上奔跑着,越过草原,和笔直但已无大多绿意的树林。

  珠儿跌坐在湖畔,那成串的泪笔直的落入湖中,珠儿手上的篮子里的精致饰品早已

散落在脚边的草地上。

  珠儿看见湖中自己容貌的倒影,珠儿伸出手,顾不得那湖水的冷冽,将湖中的容颜

捣散。

  为什么?

  为什么,我会有这种容貌?

  真神啊!为什么?

  珠儿看那水中的倒影,容貌是珠儿这一生的苦痛。

  珠儿的体态虽在厚厚的衣裳掩饰下,但依稀可见那窈窕的曲线。

  “为什么我不能换一张脸?”珠儿如此大声的问。

  珠儿那歉纤合度的身段之上却有张大大的圆脸,粗粗的眉,平坦的鼻子,以及虽然

小但薄薄的双chún。

  珠儿如此忿忿难平。

  为什么真神会如此惩罚自己呢?珠儿想不透。

  珠儿落着泪,对着湖水大叫:“‘蓝色天堂’的湖神啊!若是你现在可以听见的话,

求你显显灵,答应我,赐给我一个美丽的貌容。如果我的希望可以达成,我愿意付出任

何代价。”

  珠儿伏在草地上放声的大哭。

  令人吃惊的是,在珠儿放声大哭后没有多久——珠儿的耳里传来些声音。

  是一个十分悦耳的声音。

  珠儿不禁停止哭泣,抬起头四处张望。

  但这林子。这湖畔并没有任何其他人的踪影。

  珠儿几乎要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但此时耳畔却又听见那相同的声音。那同样的一句话,但珠儿依然未见任何人的踪

影。

  “谁?是谁?是什么人?”

  那声音:“你不用在乎我是谁,你只要回答我。”

  珠儿:“什么?”

  那声音:“我再问你一次。你刚才说,只要你能换得美貌,你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吗?”

  珠儿那垂在双颊的泪珠,伴着珠儿那果决的心意而点头落下。

  珠儿:“我愿意。只是那是不可能的。我的长相永远也不可能改变。”

  珠儿说着又是一阵哽咽。

  那声音:“你确定吗?任何代价?”

  珠儿:“确定,任何的代价我都愿意,只要我能有那如仙女般的容貌,我甚至可以

为此而死。”

  那声音:“你不会后悔吧!”

  珠儿:“我后悔的是现在还活着,活着却没有任何人在乎,那还不如早点死了算了。”

  那声音:“好。那我给你容颜,你给我灵魂。”

  珠儿:“你是谁?你是什么人?你不可能做得到的。”

  此时的珠儿拭了拭了眼角的泪痕。

  那声音:“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变脸’更容易的了。”那声音居然也有轻笑

声。

  珠儿:“那你就现身给我看。”

  那声音:“好,你别眨眼。”

  在接下来的几分钟内,珠儿的确做到了不眨眼。她呆呆的望着湖中心。

  这太神奇了!

  对珠儿来说,这是无法置信的。

  珠儿望着那珠绿的湖心,如神迹般,湖心冉冉升起一名女子。

  宛如女神般。

  那名女子缓缓升起,直至全身离开水面,她就此站在湖面之上。

  珠儿失声问道:“你是女神……传说这片湖是天堂,你一定是天堂里的仙女。”

  那被珠儿称为女神的女子又开口问道:“你愿意为了美貌付出一切吗?”

  珠儿:“是的,仙女,请你赐给我如你一般的美貌。”

  此时的珠儿早已跪在湖边努力向那站在湖心的女子膜拜,她连连向湖心磕头。

  那女子一笑,莲步轻移的往岸上走来。

  珠儿早已连忙退到一旁跪着。

  那女子站在草地上一手扶起珠儿:“你叫什么名字?”

  珠儿小心的回答:“我叫珠儿。”

  对于心中的女神扶起自己一事,珠儿又是喜但又是心惊。

  珠儿甚至连看都不敢多看女神一眼。

  那女子:“珠儿,你觉得我漂亮吗?你想要长得像我吗?”

  那女子拉着珠儿往在湖边的一个小石亭坐下。

  珠儿:“你是神仙,而且是最漂亮的神仙姐姐。”

  那女子:“我是神仙姐姐?”那女子指着自己。

  珠儿用力的点头,那女子又笑了。在珠儿的眼中,这位神仙姐姐甚至比这“蓝色天

堂”湖中那在温暖时节会开花的淡紫色的花朵更美丽,尤其是此时她正笑着。

  珠儿是如此专注的看着她的神仙姐姐。

  这神仙姐姐,有着一瀑轻柔的长发披在身后,虽只有披肩的长度,但发色亮丽,还

有大大的双眼,高高的鼻梁,鲜红的双chún,小巧的脸蛋。

  珠儿想起了自己在水中的倒影。

  这位神仙姐姐有着所有自己所没有的一切优点。

  但让珠儿有些迷惑的是,神仙姐姐有着和自己相同的白皙皮肤和黑色长发,但是却

有着一双灰色的双眸。

  那浅浅深深,看不透的灰蒙,让人看起来觉得有一点冷酷。

  如果神仙姐姐不笑的话,会令人有些恐惧。

  但现在神仙姐姐在笑啊!

  神仙姐姐那一身的衣裳让珠儿想伸手去摸摸,因为她那一身黑色的紧身衣,紧紧的

贴在她的身上,显出神仙姐姐那完美、凸凹有致的身段。

  在这样的山巅,珠儿的族人们终年都需要身着厚厚的衣裳才能耐住寒冷。

  但神仙姐姐那一身的黑衣却只是如同她的第二层肌肤般穿在她的身上。

  神仙姐姐的身上有一串十分美丽的项链,静静的躺在神仙姐姐的胸前。

  那项链像朵花,但却在不同的角度闪烁光彩夺目的光亮,让珠儿不敢直望,怕自己

迷失在其中。

  这名珠儿口中的神仙姐姐不是别人,正是“失心兰花”中的“碧兰”。

  碧兰看着着眼前的这名叫珠儿的少女。

  碧兰笑,是因为珠儿叫碧兰“神仙姐姐”。

  像碧兰这样听命于魔王的杀人机器,本是那自地心窜出的恶魔,但现在却有人叫她

“神仙”。

  碧兰看着少女,珠儿眼中的坚决,令碧兰有些好奇。

  为什么?容貌对女人来说真的如此重要吗?为了容貌,女人愿意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出卖灵魂?

  多么可笑!

  碧兰开口:“那好,珠儿,我答应你替你改变容貌,但是从现在起,你必须完全听

命于我,绝对不准有任何异议,你答应吗?”

  珠儿毫不考虑的点头答应。

  碧兰带着珠儿往湖的另一畔走去,那一边的湖畔正是一个如同被削平的断崖,站在

崖边还可看见白云自脚下飘过。

  即使是像珠儿这般住惯了高山的女子,看着那脚下的万初深渊心中仍然不免恐惧。

  碧兰什么都没说,她自珠儿的腰际一拦,便往这崖边一跳。

  就算珠儿再怎么信任碧兰都不免大叫。

  碧兰抱着珠儿才一纵身立即就往后一靠。

  珠儿并非如同心想的落入万丈谷底,而是扎实的落在一块土地上。

  绝对没有任何人可以想到在那岩石般的山壁里会有一个洞穴。

  洞穴前有一个十分小的石块,若是自山崖上向下一看,就像个微微凸出的小石块。

  碧兰带着珠儿往山洞里走,珠儿睁大眼看了看这宽大的山洞。

  这山洞真美。

  山洞很宽敞,也很深。洞两边的山壁上,每隔五至十步左右,就有一个闪闪发亮的。

圆圆亮亮像是珠子般。白色发亮的东西嵌在山壁上。

  碧兰一直往洞里走,珠儿亦步亦趋的跟着她。

  在洞的底部,左边有一张像是床的东西,但是那床上却没有半张被子或是布等东西。

  令珠儿说不出话来的是那山洞底的那面墙——这太神奇了。

  洞底的墙居然不是冰冷的山壁,而是一个透明的玻璃状的东西。

  远远看来那面墙有着深浅不同的碧绿。

  珠儿好奇的趴向这片绿,珠儿刹时明白,这片碧绿,就是“蓝色天堂”。

  是的。这是蓝色天堂的湖壁,碧兰不知用了何种鬼斧神工之妙法,将这片岩壁开了

一个洞,更在山洞和湖水交接之处,用玻璃的透明物质,将湖水阻绝在另一边,但站在

这山洞的底处却可以看见湖中的情形和湖水的碧绿。

  站在这片玻璃前,还可听见那湖水流动的声音。

  碧兰将趴在那片透明的墙上的珠儿拉了过来:“你别靠得太久,这湖水太寒冷了,

会伤到你!”

  果真如同碧兰所说,珠儿一自壁上离开,那靠着的双手立即红了起来,珠儿的手掌

几乎失去了感觉。

  碧兰看着那红透了的掌心,伸出自己的手,握住了珠儿的手掌。

  才数秒钟的时间,珠儿的掌心由一点点的刺痛转为温暖,终至恢复知觉。

  碧兰:“这湖水的最低温在零下二十八度,你手这么一贴上很容易被冻伤!”

  珠儿:“那湖水为什么不会结冰呢?”

  碧兰:“这是我们也想知道的原因。”

  碧兰说完便又接着对珠儿说:“珠儿,你坐到台上去。”碧兰指着那张像是床的金

属台上。

  珠儿依言坐了上去。

  碧兰:“把衣服脱掉。”

  碧兰有些吃惊:“脱衣服?”

  碧兰:“我要看看你的身子,才能决定如何帮你从头到脚的改造。”

  珠儿:“好。”

  珠儿有些羞涩的将全身的衣服脱去。

  而此时碧兰不知何时手上已经端来一杯蓝色的液体,她将它递给珠儿。

  碧兰:“把它喝下去。”

  珠儿:“这是什么?”

  碧兰:“这是一种仙丹,你喝下它,会让你舒服的睡一觉,而当你醒来的时候,你

就会如同你所希望的一样美丽了。”

  珠儿的眼中闪着一种异样的光芒,仿佛看见了自己变美的样子。

  珠儿接过那蓝色的液体,一饮而下。

  火热的液体如同烈酒一般延烧到胃部,珠儿立即觉得全身火热了起来。

  珠儿:“神仙姐姐,我好热……”

  碧兰在珠儿再度开口前,手上早已备妥一支针剂,往珠儿的心脏直刺。

  只见珠儿睁大了眼,仿佛不相信碧兰会将那尖锐的针剂往自己的心脏直插。

  珠儿:“你……啊……”

  珠儿刹时间倒下身子,在那张金属台上,仿佛那被夺去生息的人一般。

  碧兰:“为了美丽,你连灵魂都愿意出卖,难道你会害怕死亡吗?”

  碧兰完全不带任何情感的将珠儿的衣服往台上一扫,衣饰散落了一地,然后将珠儿

的身子在金属台上平放下来。

  那张金属台的两侧有个像是床缘的较厚的手把式金属,碧兰将那靠近石壁的那一边

床缘往上拉起。约莫有近半公尺高度。

  而令人吃惊的是,那拉起的金属板上,有着各种手术解剖用的器具,和一个像是电

脑荧幕的四方形黑色的面板。

  碧兰再将金属台四个角落的底部掀起四个柱形的小短棒,原来那是照明灯。

  碧兰在那黑色的面板上不停的操作,并在珠儿身上贴了七、八个像是侦测身体状况

的东西,那荧幕上便显了不少的数据。

  此时珠儿的心脏跳动并非完全停止,而只是以十分缓慢的速度在跳动。

  所有的资料显示,珠儿仿佛进入了一种像是冬眠的状太

  碧兰将靠近自己的那个床缘的金属往下一拉,直接插入地面的岩壁内。

  这只金属台必定是以十分坚硬的金属制成的,否则不会立即没入岩壁之内。

  碧兰毫不犹豫,拿起一把锋利的小刀,往珠儿的脸庞一划。

  鲜血微微泌了出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海争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