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海争雄》

第15章

作者:莫仁

  鲍尔离开防卫队中心,便一路往这世界最高峰附近的山区飞奔。

  对鲍尔来说,除了工作外,这世界各地特殊的自然生态奇景才是最重要的。

  鲍尔搭乘最高速的飞行器,往目的地的山区仍需耗费十五个小时,再加上宋龙翔所

托的事情,鲍尔在那梦寐中的山区,只能待上约莫十天。

  这对鲍尔来说实在太短暂了。

  但只要那湖泊如同传说般的美丽,就算只能见上一眼,鲍尔都会觉得心满意足的。

  鲍尔在飞行器内,安稳的入睡了。

  想必他的梦中一定有着那片碧绿的湖水。

  凤凰的出现,在这山区的小族群里发生了惊人的效应。

  凤凰人如其名,让所有的人迷惑在她的羽翼之下。

  那天凤凰离开市集之时,天色已经慢慢灰暗了,凤凰正吃饱喝足了的踏出一户人家。

  凤凰那脸上的一抹红潮是因为那户人家惯有的好客习惯。凤凰喝下了足够醉倒三个

平地人的酒。

  主人家想留下凤凰,但是凤凰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往门外迈足。

  一个妇人追问:“凤凰,天快黑了,今晚你就别回湖边了,住下来吧!”

  凤凰看见了站在老妇身边的年轻人。

  他叫札克,是族里年轻的勇士之一。

  凤凰知道自她踏进这户人家,札克的双眼就没离开过凤凰的身上。

  凤凰开始明白男人眼中所流露的眼神,那种热切的神情是以往珠儿不曾见过的。

  但是,风凰有着非离开不可的理由。

  凤凰记得神仙姐姐今天早上的话。

  神仙姐姐说过,晚上要到湖畔去。

  神仙姐姐的话,凤凰是不敢违背的。

  凤凰那明亮的双眸往那年轻的札克身上一溜眼。

  凤凰知道,札克是她的了。

  凤凰不敢再多待。

  凤凰向那户人家告别,往自己在湖畔的房子飞奔。

  凤凰的脚步是快的,因为她知道自己一定要在天黑之前回到湖边。

  凤凰来到湖畔之时,天上的明月已经高升,那悬在天上的玉盘是如此明亮动人,将

那碧绿的湖水映得光可鉴人。

  凤凰跌坐在湖畔,大口的呼吸。

  在凤凰未抬起头之前,已经听见了神仙姐姐的声音:“凤凰,你快把身上的衣服脱

了,走进湖里去泡,除非我说起来,否则你别起来。”

  凤凰想反驳,她一抬头,努力张望四周。

  凤凰不明白,为何四周都没半个人影,但是她却是确切的听见神仙姐姐的声音。

  那碧兰的声音又响起:“凤凰,你快照做。”

  凤凰只得向那碧绿的湖面喊:“神仙姐姐,你在哪里?”

  碧兰的声音又响起:“我晚点会上来看你。你听我的话,快把衣服脱了下湖里去。”

  风凰连忙解开自己的衣裳:“可是这湖水,只要是人或动物下去,都会被结成冰,

马上会冻死的啊!”

  碧兰的声音:“你别管,我将你的身体改造过,你若要保持容貌,就必须每天晚上

在湖里泡上一个小时以上,才能保住你的美貌。”

  凤凰那一层层的衣服脱落之后,凤凰的身躯在皎白的月光下被映得散发出一种金色

的光晕。

  太美了。

  即使以最严厉的标准来说,此时凤凰的躯体依然是最完美的曲线。

  凤凰在脱去所有身上的衣物之时,亦发现自己并不怕那山区惯有的冰冷空气。

  凤凰发现自己的腹内居然有股暖意。

  凤凰闭着眼往那湖中走去。

  神仙姐姐是对的。

  凤凰发现自己真的不怕这“蓝色天堂”湖水的寒冷。

  “蓝色天堂”是个终年常保在零下十几度低温的湖泊。而令人不解的是,即使是在

那样的低温之下,湖水却不曾结冰。风儿吹来,湖面一样有粼粼波光。

  凤凰是个长在高山的女子。长年在山上生活,而唯一的湖泊却又是寒若冰霜,她完

全无法想像置身在水中的感觉。

  但此时的凤凰,一踏进了湖水中,便没来由的感到舒服。

  凤凰发出了一串铃般的笑声,因为她腹申的那股暖流正在不断流窜,而成了一般搔

痒,让凤凰笑声连连。

  凤凰此时在不自觉间,竟离湖畔愈来愈述。

  凤凰居然自在、曼妙的在湖中拨弄湖水。

  凤凰在游泳。

  只是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居然是在游泳。

  凤凰的一切行为都是不由自主的。

  凤凰忽一沉首,便没入那碧绿的湖水之中。

  自湖面上往湖心望,只见那层层叠叠、深浅不同的碧绿湖水,在湖中居然是如同绿

色的宝石般闪亮。

  在湖心中,有股不知名的光透了出来,使凤凰的双眼几乎可以看清湖中的一切。

  凤凰一潜入湖中,竟非闭住口和呼吸,相反的,凤凰居然是大口大口的将湖水往腹

中吞。

  凤凰根本不需要呼吸。

  在湖水中,凤凰自在的任由湖水流置在身体的每一处,而不会有任何的不舒服。

  凤凰像只悠游的鱼儿。

  凤凰任意的摆动,任意的游走,在这片大湖之中。

  此外,她更是不断的张口将碧绿的湖水往腹内吞,直到腹中那股乱窜的暖流不再炙

热。

  而这时凤凰早已几乎将整个湖,游上了大半。

  凤凰此时觉得通体舒畅,这才一扭腰,往湖面上游去。

  那天上的明光,在湖水下看来竟只是一片光网。

  凤凰根本不知自己会游到哪里。她游出了水面,呼吸到空气时,口中吐出了一大口

的水,惯性的甩甩长发,自发梢飞落的水珠投入湖面时,发出晶莹的声响。凤凰有种全

身的肌肤都在呼吸的感觉。

  凤凰发出了轻脆的笑声。

  此时凤凰才知道,自己是在岸边不远的湖中。

  凤凰觉得全身就像重新被打造过一般舒适,每一寸肌肤,每一个细胞都完美得无懈

可击。

  凤凰:“好舒服。”她下由的轻呼。

  凤凰开始往湖畔走,就在她的腰部即将离开水面之际,自凤凰的左前方侧,传来些

微的娑响。

  凤凰一扭头——凤凰是大吃一惊的。

  因为此时凤凰发现在自己约有十步之遥的地方,正站着一个人,而适才的声音,正

是他手中衣服散落在湖边草地上的声音。

  凤凰一惊呼:“啊!”

  凤凰直觉的往湖水中一蹲。

  因为此时的凤凰正是赤身躶体的,而且她的上半身正完全暴露在月光之下。

  “你别怕。”

  那是一个急促的男子声音。

  凤凰的脸上有着一片温热,不消说,凤凰脸上早已是一片红潮。

  凤凰:“你……你………

  凤凰刹时间也不知自己该说些什么。

  那男子:“我……我……我……”

  那男子的手指着自己的鼻尖,竟也说不出话来。

  沉默了几秒钟,二人相视一笑。

  凤凰开了口:“你怎么在这里偷看人家,还拿着人家的衣裳?”

  那男子:“不,不,不,不是。”

  那男子将手中所有的衣物一股脑地丢下。

  那男子:“我不是,我没有。”

  那股急于表白的样子让凤凰不免发笑:“你不是?你没有?你不是什么?你没有什

么?”

  那男子:“我不是偷看,也没有偷你衣裳。”

  凤凰:“你明明站在那里望着我,手上还拿着我的衣裳,怎么说你不是偷看,不是

偷拿?”

  那男子:“是真的。”

  那男子连忙举起手:“我发誓。”

  凤凰笑了:“不用你发誓,只要你把事情说个清楚。”

  那男子才开口:“刚才在我家,我要我娘留你住下来,你不肯,看着你往山上跑,

我愈看愈难过,我在家里左想右想,实在忍不住不想你。所以我就一个人在街上逛着,

哪知道这样逛着逛着,双腿竟不由自主的走到了湖边,来到了你家门口,却没看见你。

所以我就只好在湖边走走,信步走来,竟发现了你的衣裳,我才将衣服拾起来,听见湖

面上有声音,我就往湖上一看。我怎么知道竟然是你,我也是吓了一跳,所以……”

  凤凰:“你是看我太丑了,所以吓了一跳?”

  那男子:“不,不,不是的。你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姑娘,我一时给看傻了,才会不

小心将衣服掉了地上。”

  凤凰:“你是骗子。”

  那男子:“我是勇士。我不是骗子,我从不骗人。”

  凤凰:“你说我是你见过最漂亮的姑娘,那丽儿呢?”

  那男子沉默了一下才又说:“我没说谎,丽儿是漂亮,但是却比不上你的漂亮。”

  凤凰:“是吗?札克,你怎么可以这样说你未过门的妻子呢?”

  札克,就是那名男子。

  札克:“虽然丽儿是我未过门的妻子,我却不能说谎。是你比较漂亮。”

  凤凰:“是吗?”

  札克:“是的。我以天神发誓。”

  凤凰:“好吧,那我就相信你。只是,你为什么跟着我到我家来呢?”

  札克:“我不知道。我就这样不由自主的走到了这里,来找你。”

  凤凰:“你是来找我的?”

  札克努力的点头。“是的。”

  凤凰:“那你来找我做什么?”

  札克:“我……我……”

  凤凰以她那双无邪的大眼,望向札克:“什么?你说什么?”

  札克被凤凰一问,才喃喃回答:“我喜欢你,所以就跟著你回来了。”

  凤凰:“你是族里的勇士,而且有了丽儿这么漂亮的未婚妻,怎么可以这样跟著我

呢?”

  札克:“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喜欢你,我就是要跟著你。”

  凤凰:“跟著我做什么呢?”

  札克:“我想要亲你。”

  凤凰:“你要亲我?丽儿不是很漂亮吗?要亲,你应该要去亲丽儿啊!”

  札克:“我不知道,丽儿不像你这般吸引我,我就是想要你。”

  凤凰:“那现在你就打算拿著我的衣服,不让我从水里上来,你想把我冻死吗?”

  札克:“不是,当然不是。”

  凤凰:“要不然呢?”

  札克往湖边走近了二步,伸出手:“你快上来,那湖水那么冰,你怎么能忍受得了?

你快起来。”

  凤凰的眼波流转。

  此时的凤凰像极了狐媚的女子。

  那流转的秋波,含着致命的春意。

  凤凰笑了。

  风凰将自己的左手,递给了札克。

  札克摸着凤凰如凝脂般的光滑肌肤,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会将凤凰的手滑落。

  所以札克紧紧的提着凤凰的手。

  凤凰慢慢的自水中滑出,露出她那细小的颈间,那滑嫩的双臂,那美丽的锁骨。

  凤凰自始自终都仔细的以双眼看着札克的脸。

  但札克的眼神并未和风凰相视。因为札克的双眼,正如那贪婪的饿狼般注视着凤凰

的每一寸肌肤,札克是希望凤凰能快一点离开水面。

  即使是透明的湖水都会阻挡那渴望看见的一切。

  札克的眼睁得斗大。

  凤凰的心正得意的大笑。

  凤凰是这般快意,因为她正享受那成为美丽的女人的快感,那原本巨大强壮的男子,

正屈服在她的美色之下。

  那是种奴役的快感,尤其是,这是珠儿所无法得到的。

  凤凰是如此热爱这种感觉。

  这种控制的慾望,仿佛自灵魂深处被唤醒。

  凤凰更加缓慢的自湖水中移动。

  那凹凸有致的曲线,在湖水的水平面上,成了两个大的弧状,看得札克几乎快要失

去呼吸,但凤凰却像是未再移动般的站定。

  那短短的数秒,对札克来说竟像是一世纪般久长。

  札克渴望得几乎要失去呼吸,却迟迟无法看见那半圆、柔软的高峰处。

  札克等不及了。

  札克完全不受控制的将凤凰往岸上拉,那猛一用力,让凤凰笔直的往札克的怀里跌

了过去。

  札克将凤凰的温软身子抱了个满怀。

  札克是如此紧紧的将凤凰圈住,仿佛是身上的另一层肌肤。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海争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