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海争雄》

第16章

作者:莫仁

  凤凰此时已全身躺在札克的身上。

  凤凰双眼一望札克:“你快把人家放开。”

  札克的双臂紧紧的箍住凤凰如水蛇般的身躯。

  札克望了望凤凰的双眼。

  那秋波流转之际,札克仿佛看见了“蓝色天堂”湖水般的碧绿光彩。

  札克是无法自拔的。

  札克二话不说,一翻身将凤凰的身子压在身下。

  札克的嘴往凤凰的热chún上靠。

  凤凰就像是札克眼中的蜜糖,札克迷乱于对甜的渴求。

  凤凰是些微抵抗的,那双臂才推了札克两下,便无力再反抗。

  因为他是札克,不是别人。

  札克是族里的第一勇士,他的身形如此慓悍,他的双臂如此宽阔,他的怀抱如此温

暖。

  珠儿常常想着,若是有一天札克能喜欢自己那该有多好。但是珠儿从来没有得到札

克的爱怜。但此刻,珠儿已经是凤凰,珠儿得不到的,凤凰可以。

  包括札克。

  所以凤凰的抗拒其实并不具任何意义。

  札克飞快的将身上的衣服褪去,唯有那肌肤的贴近才满足那种本能的慾望。

  凤凰任由札克带领她邀游这全然属于感官的世界。

  凤凰的双眼是明亮的,是足以慑人心魂的。

  刚才札克所看见的碧绿,并没有看错。

  只是那激情的札克没有更深的望入凤凰的双眸。在那碧绿之中,有个闪动的银丝。

  在凤凰迷失在感官中之际,凤凰的双眼成了和湖水一般的碧绿,那仿佛无法看透的

碧绿,有种令人心寒的冷冽。激情来临前,凤凰的瞳孔中居然已非只是那深邃的碧绿,

而是一条明显的银白色游丝。

  当所有感觉自体内所有细胞爆发出来之际——

  凤凰居然是飞来神力的将札克扳倒在草地上。

  札克正处在迷失状态,完全无法反应出他的吃惊,但也由不得札克吃惊。

  因为此时的凤凰好像不是那原来的凤凰。

  凤凰一翻身,力气变得巨大无比。

  凤凰右手一扬,再落,已直接插入札克的左胸膛。

  凤凰的手插入胸膛的肌肤内,血液由指间和胸膛的接缝处沁出了一点点血红。

  札克根本来不及感觉疼痛,只是睁大眼的看了看凤凰和那正插在胸口的手,札克竟

不觉疼痛、

  札克的嘴角一扬,但来不及出声。

  因为凤凰的右手一抓,再一抽手。

  血液霎时飞泼而出。

  血红的血滴,落在凤凰雪白的身躯。

  札克是立即死去的。

  凤凰的手上正握着那几乎可说是正在跳动的心脏。

  那是一种令人难置信的景象。

  凤凰张开嘴,那血淋淋的心脏,就这么毫无阻碍的进了凤凰的肚子里。

  那樱桃小口,仿佛刹时变成了蛇口,准确无误的将食物吞入腹中。

  只见那凤凰赤躶的身子,下腹中竟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游动一般。

  凤凰的双眼中,只见那银白的游丝就一只小蛇般的张开嘴,吞入了一个东西。

  而后才数秒钟的时间,凤凰的腹部已经变得平坦,那原本占据她双眸的银丝也已消

失无踪。

  风凰这才像是如梦初醒般,回过神来。

  凤凰不解的望着眼前的景象。

  那札克的尸首,是如此恐怖,因为他的在胸口有一个血红的大意窿。

  凤凰是立即自札克赤躶的尸首身上移开的。

  凤凰讶异于眼前的景象。

  她像是完全不明白,为何会这样。

  凤凰再低头看看自己身上溅满的血迹和那右手掌的血红。

  凤凰只能不住的往后退。

  凤凰不住的摇头,她像是明白眼前的惨状就是自己造成,但这是凤凰无法接受的事

实。

  碧兰不知何时已走到凤凰的身边。

  凤凰泪眼婆娑,一见碧兰更是整个人趴往碧兰身上。

  凤凰一手指着尸首,一手拉着碧兰:“神仙姐姐,札克……我……”

  碧兰对眼前的一切竟如视若无睹般,她伸出手轻轻拂着凤凰的长发。

  碧兰轻声的说:“没事。傻瓜,有什么好哭的。”

  凤凰:“可是,我……好像……好像是我……”

  碧兰:“好像是你杀了他?”

  凤凰死命的点头。

  碧兰:“是又怎样?不过是个男人!”

  凤凰的眼中刹时变得迷惘,因为碧兰的口气是如此轻描淡写,就像只是死了条狗一

般。

  凤凰:“可是……”

  碧兰:“没有什么可是。”

  碧兰伸出手,拉起凤凰:“傻瓜,这没有什么。你记不记得你说过你会相信我。只

要我让你变成人见人爱的美女,你什么都愿意答应我。”

  碧兰锐利的眼神让凤凰无所遁逃。

  凤凰点着头:“是,我答应过。”

  碧兰:“那你就没有什么好怕的了。只要你跟着我,有什么事我都会帮你。”

  凤凰:“可是札克死了。我杀了人了。”

  碧兰:“胡说。这山里谁看见了?”

  凤凰指着尸首:“可是……”

  碧兰透出她惯有的冷冷的笑容:“这有什么?”

  说完碧兰的右手已经扬出了一个透明的小瓶子,里面装着一种透明的液体。只见碧

兰将她的手在札克的尸首上,手一弹掉盖子,那透明的液体往下流,流在札克的尸首上。

  那尸首在液体滴落后立即消失得无影无踪。

  凤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切发生。

  碧兰:“凤凰,好了,你现在再到湖里去泡泡,喝口水再上来。”

  风凰:“可是……”

  碧兰:“别可是了,快听话,有什么事上来再说。”

  风凰依碧兰的话往湖里走去,在湖水里游了一下,喝了几口水之后才上来。

  碧兰没和凤凰多说,便带着凤凰往山洞走去。

  进了那在悬崖边的山洞,凤凰:“神仙姐姐,这是怎么回事?”

  碧兰:“你在问什么?”

  凤凰:“是,是我杀了札克吗?”

  碧兰:“你有没有杀人,你不知道吗?”

  凤凰:“我不知道,原来我是和札克在……在亲热,可是后来的事我就没有印象了,

当我醒过来的时候,就看见札克,他……他的尸体,而我的手上全是血迹,好像是我杀

了札克。”

  碧兰:“不论是或者不是都不重要,反正不会有人知道札克到哪里去了。”

  凤凰:“不,神仙姐姐,那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我必须要知道,是不是我杀了札

克?”

  碧兰忽走近凤凰的身畔。

  碧兰那双灰眸正望进凤凰的眼神。

  碧兰伸出手轻轻在凤凰的脸颊上拂过。

  碧兰:“傻瓜,那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证明了你是个绝色的美女,比起丽儿,

札克为了你可以不顾一切,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就算要他死,他都心甘情愿,这才是重

点,这不就是你一直想要的吗?现在你做到了,不是吗?傻瓜。”

  凤凰的心里泛起了一种没来由的恐惧。

  凤凰连连往后退了二步。

  眼前的神仙姐姐让凤凰如此不寒而慄。

  凤凰:“不对,这是不对的。”

  碧兰:“这有什么不对?”

  凤凰:“我很高兴拥有现在的容貌,这是我梦寐以求的,但是为什么我会杀人呢?”

  碧兰:“你曾经说过,愿意为美貌付出一切,即使是出卖灵魂都无所谓,不是吗?”

  凤凰:“可是我没说过要杀人啊!”

  碧兰:“只要能拥有你现在的一切,死几个人又有什么关系呢?”

  凤凰:“这么说,札克真的是我杀的啰?”

  碧兰一点头:“是的。他是死在你手上”…

  凤凰对这个事实有些难以承受。

  凤凰一跌步,倚在山壁边:“为什么?”

  凤凰的眼里有着晶莹的泪光。

  碧兰一侧脸:“为什么?你问为什么?你以为美丽是没有代价的吗?如果真的如此,

这世界上还有丑女吗?”

  凤凰:“可是,美貌需要付出如此大的代价吗?我这个容貌是由别人的生命去堆砌

出来的。”

  碧兰:“在这个乱世里,谁不是踏着别人的头颅、鲜血往上爬?这有什么稀奇?上

一个世纪的人们为了青春由胎盘中取某些成份,甚至吃下许多动物,这也都一样是在扼

杀生命,而他们最终的目的也都是维持自己的青春啊!”

  凤凰:“可是,可是……”。

  碧兰:“有什么可是,这是个弱肉强食的年代。你还希望有什么公理正义吗?只有

拥有支配人的力量才是最实在的。”

  碧兰走向凤凰,把手递给凤凰:“你现在是凤凰,不是珠儿,从现在起你应该收拾

起眼泪,你应该高兴,你知道你拥有什么力量吗?这方圆百里之内的男女都将为你疯狂,

你可以去主宰许多事,这种支配。奴役的力量,难道你不喜欢吗?现在的你能做所有珠

儿永远做不到的事啊!”

  碧兰的双眼,像是一个巨大的磁石将凤凰的双眸摄住,仿佛想让凤凰相信一般。

  凤凰的心神就将沉没在那深邃的灰眸之中,若不是那刹时自脑海里闪过的一幕——

札克胸膛上不断冒出的血液,和自己雪白身躯上的红色血迹。

  凤凰是如此倍受煎熬。

  凤凰第一次如此痛恨自己的视觉神经,若是这一幕都未曾出现该多好。

  凤凰的眼一闭,双手捂住耳朵,像要阻止那仿佛未曾断绝的声音。

  凤凰的声音像是自灵魂深处发出:“啊!”

  凤凰的身子一转。

  凤凰是不明白,为何美貌的代价,竟是一个生命的结果。

  尤其那个人是珠儿心仪已久的札克。

  如果可以让札克复活,凤凰宁愿自己是那个丑女孩,珠儿。

  但一切都已无可挽回了。

  对凤凰来说,她宁可一切回到原点。

  所以凤凰转身面对石壁,她奋身往石壁一撞。

  凤凰这一作势,快得让碧兰根本来不及反应。

  碧兰一箭步往前,仍然只接到凤凰那撞击后的身子,凤凰的额头上有着血迹。

  碧兰:“糟了!”接住了凤凰的身子。

  此时的凤凰似乎已经昏了过去。

  碧兰不管那泛出血液的额头,抱住凤凰的身子,往那金属台上一放。

  碧兰:“你居然如此愚笨!”

  碧兰的脸上居然没有半点其他的表情,只有那一贯的冷冽。

  相传失心兰花的狠毒,此时仿佛被印证了。

  碧兰完全没有凤凰可能会死亡的哀伤。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海争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