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海争雄》

第17章

作者:莫仁

鲍尔的飞行到达了目的地。

望着那简陋的飞行跑道,那并不影响他的好心情。

那远远可望见的白色山巅,使鲍尔的心竟如同孩童般的雀跃。

沉睡了十多个小时,此时鲍尔的精神十分好,提起随身的行李,鲍尔进了航空站内略为梳理一下,喝了杯热咖啡.并租了辆吉普车。

往那群山间的山路直驶而去。

凤凰的身躯在碧兰的安置下,正平躺在那山洞中的金属平台上。

碧兰是忙碌的。

碧兰动用着许多的仪器在凤凰的身上。

那额头上的血早已被止住,伤口上有着一种透明的凝胶覆盖着。

金属床上的电脑荧幕正闪动着,一长串的数据说明了凤凰身体所有的机能状况。

凤凰的伤势并不严重,而额头上的外伤更是不成问题,她的沉睡是因为那撞击力量所引起的。

碧兰对凤凰身体的状况像是不在意,她只是粗略的浏览了一下。

碧兰自金属床边的工具里找出了一只像是灯管的荧光色金属。

碧兰将金属棒自凤凰的腹部上一放,那电脑荧幕上立即出现一个奇怪的影像。

影像并不算十分清晰。碧兰小心的在腹部上四周移动金属棒,直到电脑上出现一个银白色的影像,那银色的线状像极了一只小蛇,正缓缓的在一小圆圈内转圈似的游动。

碧兰看着那影像,蹙起了眉头才一宽:“还好,没事。”

碧兰在凤凰的身上打入一些补充体力及促使伤口愈合的葯剂,而后,碧兰收拾金属台上的工具,来到洞底那碧绿的墙边,在岩壁上铺了一件黑色的大斗篷。碧兰就这样席地而睡,虽然这夜早已过了大半,而黎明将至。

但碧兰毕竟只是个半生化人,只要还有人类的身躯,就无法不睡眠。

碧兰沉沉入睡,直到阳光耀进这洞内。

碧兰起身,看了看凤凰的身子,据电脑荧幕上所显示出来的数据来看,凤凰的状况十分良好,昨晚那额上的伤口也愈合得十分惊人。

碧兰将她胸前的那兰花状的项链打开,蓝色的光芒如此堆灿,令人无法逼视。

碧兰取来了一只十分细微的针筒,自打开的兰花项链取了约莫只有1cc的蓝色液体,碧兰小心翼翼的将兰花项链花蕊中的瓶口关上。那微量的液体被取出,从兰花状的瓶子外看起来竟像是完全没有任何减量一般。

凤凰的眉头一皱,像是已经清醒的样子。

碧兰飞快的取来那有着微量蓝色液体的针筒,注入凤凰的体内。

同时凤凰已经完全清醒。

凤凰的眼眨呀眨的,手往上一抬,像是无法适应那自洞口射入的光线,而就在她想抬起右手之际,碧兰已经将那蓝色的液体注射完毕了。

凤凰直觉的问:“那是什么?”

碧兰没有回答,只是一味的问:“你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凤凰的头似乎还有些沉重,她轻轻的摇摇头:“没有,只是头有些重,我怎么会在这里?”

碧兰却是反问:“‘它’应该不会让你失去记忆,我先看看伤口是否全愈合了。”

碧兰说完便取了些棉花状的东西,轻轻的在凤凰的额头上一抹,那原本带着红色血液的凝胶,像是水银般轻易的被抹去。

而那抹去后的皮肤,是令人吃惊的。

因为那原本是该有伤口的地方,竟像是从来都未曾受伤过一般完整与光滑。

碧兰:“很好,没事了,你可以下来走一走了。”

凤凰只是坐起身子,左手拍了自己的头部两下,好像想拍醒她自己一般。

碧兰并未理会她,只是往洞口望去,等待凤凰的开口。凤凰只花了几分钟的时间便已经记起昨天所发生的事情。

包括她和札克的缠绵及札克死在自己眼前、胸口上那血红的伤口……全鲜明的忆起。

还有她那寻死的决心。

凤凰突然问:“我没有死?”

碧兰轻笑:“你没有死,你也不会死。”

凤凰:“你为什么要救我?我不要了,我什么都不要了,我杀了札克,那还不如死了算了,你为什么要救我?”

碧兰:“你何必那么傻?没有任何人能证明你杀了札克,你怕什么?你还是可以如你所愿的拥有美貌,而且只要你肯用心,这个山头所有的一切都可以在你的掌握之下,你知道你的力量有多大吗?”

凤凰:“为什么?为什么?我想拥有美貌,但是为什么?我不相信自己居然会杀了札克!”

碧兰:“反正事到如今我已实现了我的承诺,你就该照我的意思去做。”

凤凰:“可是我不要。”

碧兰忽然眼露凶光,望着凤凰,她仿佛已经对凤凰失去了耐心。

碧兰那双灰眸望得凤凰心惊。

碧兰的灰眸由浅变深,她一伸手拉着凤凰来到那金属台前,她飞快的操作着一堆按键。那电脑荧幕立即飞快的动了起来,由一堆杂乱的线条,慢慢的变得清晰。

碧兰拉着凤凰站在荧幕前面。

碧兰:“你仔细看看……”

荧幕上,显示的影像如此清晰,令凤凰着迷。专注的看。因为荧幕中的人竟是自己。

荧幕里的凤凰正是浴水而出的娇媚神情,那和札克调情的所有情况全部被完整的记录了下来。

画面停留在凤凰跨身坐在札克身上的模样。

那激情的极乐,让凤凰的神情有着异样的光彩。

碧兰:“看到没有,这一身的美貌能给你什么?”

凤凰盯着荧幕上札克的神情。

凤凰沉默了。

碧兰走近凤凰的面前,抚着凤凰的脸。

碧兰:“凤凰,你知道,拥有这一身美貌,你能拥有那么多的力量。札克,一个最勇猛的战士,情愿为你舍去一切,就算要他放弃一切,包括丽儿,他都愿意,那其他人呢?”

碧兰续道:“只要你想要,任何一个男人都会愿意为你倾倒,他们渴望你的垂爱,他们要你。有了这个美貌的外衣,你便拥有了全部,你怎么可以放弃?”

凤凰的眼神正因碧兰所陈述的一切而不停翻飞。

是的。

凤凰的心开始挣扎:这美貌、这完美无缺的外衣,可以给她全天下。

为什么要放弃?

风凰的心在犹豫。

珠儿曾经如此渴求别人的赞同。所以她努力让自己的手艺精进,她欢喜别人对她的称赞。

她在渴望“被奴役”。

只有在被奴役之中,她才能得到那奴役别人的地位,她想起村里其他女孩渴望珠儿指导的样子。

而现在,从现在起,珠儿早已死去。

她是凤凰,是可栖身在梧桐树上,令人遥望,令人膜拜的凤凰。

风凰可以改变所有的喜好,她可以站在奴役的最顶层。

凤凰可以奴役多数人。

此时凤凰拥有所有。

为什么?为什么要放弃。在拥有一切以后?

碧兰的眼如此犀利,足以穿透人的心神。

所以此时碧兰笑了。

因为她看见了,她看见凤凰眼中的慾望。

那只要是人类都不能逃脱的枷锁。

奴役权。

凤凰懂了。

碧兰笑了。

碧兰:“你明白了?”

凤凰也笑了。

那令万物苏醒的笑靥。

碧兰如此欣喜,她没有选错人。

眼前的凤凰,绝对是个令所有人类倾倒的蛇魔女。

碧兰:“太好了。”

凤凰:“可是神仙姐姐,我有好多事不明白。”

凤凰那双眼中闪烁不定的柔顺娇媚神情,碧兰全看在眼里。

这蛇魔女,是青出于蓝,更胜于蓝,碧兰知道自己得提防着她。

碧兰:“你有什么话就问。”

凤凰:“神仙姐姐,我现在有了这一身美貌,那会不会消逝?”

碧兰:“你是怕这美貌会消失,你会变得又胖、又老、又丑吗?”

凤凰猛点头。

碧兰:“这一点你放心。你的美貌谁也抢不走。而且只要你顺着我的意思去做,一个月后,你不只可以拥有永不消褪的美貌,还能长生不者。”

凤凰:“大好了。那么,我要怎么做呢?”

碧兰看着眼前的凤凰,忽然有了一股厌恶感,因为似乎连碧兰都必须要承认,那原本单纯天真的珠儿已经消失了。眼前的这名女子,有着深沉的城府。

她在避重就轻的询问。

她开始顺从碧兰,因为她心里对碧兰的防卫。

早在数个小时之前,她怕还想追究札克的死亡。

但此时她却曲折的想问,为何札克会死在她手中。

碧兰造就了一个绝色魔女。

碧兰:“凤凰,所有的事情都必须要付出代价,是不是?你努力做银饰,别人必须拿别的东西来跟你换取,不是吗?”

凤凰:“是的。”

碧兰:“所以,你的美貌也一样。”

凤凰依然神色内敛,安静的守在一旁,一会儿才开口:

凤凰:“那我要怎么做呢,神仙姐姐?”

碧兰:“其实很容易。白天,你快乐的去做只可以展翅飞翔,或栖身梧桐。引人注目的凤凰。可是到了晚上,你就必须回到湖边,到湖里去泡一个小时,你已经试过了,那很舒服,是不是?”

凤凰:“是啊。那湖水那么冰,可是对我来说完全没有影响!”

碧兰:“还有,在午夜之前,你必须和一个人交欢。”

凤凰一脸讶异。

但碧兰却深觉,那讶异是虚伪的。

凤凰:“交……交欢?为……为什么?”

碧兰:“因为只要你和人在一起,在他们最快乐的时候,你就能得到一种养分,好维持你的美貌。”

凤凰那娇媚、雪白的脸,刹时变了颜色,但只是刹那间,又恢复了。

凤凰连忙低下头,仿佛怕被碧兰看见。

但碧兰全放在心里。

凤凰:“神仙姐姐是指,他们的心?”

碧兰却没想到,凤凰会如此聪颖。

碧兰:“是的。你很聪明。”

凤凰:“凤凰远不及神仙姐姐。”

碧兰看着凤凰信步走到洞底那个巨大的碧绿色墙边,看着那流动的湖水。

碧兰:“怎么了,凤凰?要你取人‘心脏’来维持你的美貌,你后悔了吗?”

风凰:“不,不会,只是……”

碧兰,“有话你就说吧!”

凤凰:“那要多少个呢?”

碧兰:“也不多,三十个就够了。”

凤凰:“那一定要男人吗?”

碧兰:“不一定,不论男女,只要是十五岁以上的大人都可以,而且还要在他们最兴奋的时候。”

凤凰:“为什么?”

碧兰一望凤凰,凤凰又低下了头。

碧兰忽然觉得可怕。

当人类顺从的时候,有时是隐藏了一种致命的杀机。

碧兰:“因为那个时候的‘心’跳动得最快,在瞬间心脏能有最多的血液。”

凤凰:“哦!凤凰懂了。”

碧兰:“哦!对了,还有一点你要记住。”

凤凰:“什么?”

碧兰:“为了不让你受伤。昨天夜里,我给你服了一种仙丹。它能保护你。”

凤凰一脸的不明白。

碧兰来到了金属床旁边,将金属台的板面拉起,像极了一面大的镜子。

碧兰和凤凰站在镜子面前。

碧兰拉开凤凰的衣襟,凤凰那雪白如凝脂的肌肤便展露眼前,凤凰伸手想拉回衣襟,却见碧兰一扬手,在凤凰的胸前一抓。

五道溢血的伤痕立现,凤凰立即哀叫。

凤凰直觉的想伸手去捂住伤口,但她的手却被碧兰的手给捉住。

碧兰:“你别动,你看看。”

碧兰站在凤凰的身后,将凤凰的双手制住。

二人同时看着眼前的镜子,所映照出来的凤凰那雪白肌肤上五道血红的伤口。

令凤凰吃惊的事发生了。

因为那五道伤痕,居然只花了几十秒钟便开自动复合。那沁出的血,未曾滴落。

只要短短的几秒钟,完全看不出一点痕迹。

凤凰的手一挣脱,伸手一抹。

只有那淡淡的血红,但被凤凰那一抹立即消失。

那雪白的肌肤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凤凰发出一声惊叫:“啊!”

碧兰笑了:“所以你明白了,我说过的,什么伤都不会影响你,原则上,你已经不会受伤,死亡也已经遗弃了你了。”

凤凰眼中露出的喜悦,足以融化全世界的冰雪。

凤凰立即双脚一矮,跪了下去:“谢谢神仙姐姐。”

碧兰伸手将她扶起:“别这样。我说过要让你拥有一切的,不是吗?”

风凰:“我……”

碧兰:“你什么都别说,你想说什么,我都知道。我只希望你记住,我可以帮你拥有一切,但是你必须听从我的话,因为有些事即使是我也无能为力的。所以一切务必小心,若是你没有照我告诉你的去做,发生了什么事,我也就帮不上你的忙了,知道吗?”

凤凰的眼里闪过一丝光芒。

凤凰的心里在想:还有什么是神仙姐姐做不到的?

凤凰:“神仙姐姐放心,我一定会听你的话的。”

碧兰笑了:“那就好。对了,你别再叫我神仙姐姐了。就叫我碧兰吧!”

凤凰:“碧兰。好美的名字,就像这潭碧绿的湖水一般。”

碧兰:“美吗?这湖水之中,你才是最美的人儿啊!”

凤凰开口慾反驳,却被碧兰阻止了。

碧兰:“别说了,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只要答应我听话就够了。我不会在这里待太久的。时间到了,你全变好了之后,我就会走。这片山头,就由你来主导了。”

凤凰笑了,但却是如同那童稚的笑,而且她这次是躲进了碧兰的怀中。

抱着这个由自己一手打造的魔女,碧兰的心却是有些游移不定。

凤凰是柔顺的。

但在喜的背后往往带着忧愁。

慾望在人心的催化下,它可以做到的,连撒旦都无法得知。

碧兰心里有了一个决定。

没多久,碧兰便送着凤凰离开山洞,回到湖畔。

在湖畔边,碧兰说:“凤凰,别忘了,天色暗下来之前一定要回来哦!”

凤凰像个小女孩般的依偎在碧兰的怀里:“我会的,你放心。”

碧兰等到凤凰消失在眼前,立即转身。

她可有得忙呢!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海争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