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海争雄》

第19章

作者:莫仁

  接连数日来,凤凰早已习惯这种噬血游戏。

  白天,风凰是只快乐的飞鸟,快乐的优游于所有人群之中,她乐于享受人们的膜拜

供养。

  她发现了美貌的力量。

  的确,她拥有了一切,她不再是那个需要借由被别人奴役而得到奴役别人权利的人

类,她已经代表了奴役,因为人类天性的劣根。

  她可以简单的获得一切,因为她正受到朝拜。

  虽然村子里对于那数名壮汉失踪之事,出现诸多传言,但谁会去猜测这有一身美丽

羽衣的弱质女子呢?

  凤凰依然是那只美丽的鸟儿,除了在夜幕低垂之际。

  因为那夜会挑起了凤凰血液中的邪恶。

  在黑夜的引导下,凤凰是死神手中的镰刀,她恣意的取走任何一个自愿为她献身的

男子。

  风凰开始享受这种快乐,因为在激情的极乐之中,凤凰似乎也开始感到血液的甜美。

  跳动的心脏对她来说,竟只是一个甜美多汁的果实一般。

  此时的凤凰早已能准确的知道,何时攫取人的心脏会是最甜美的。

  今夜,在那一轮明月之下,凤凰想要的竟是一个女子的躯体。

  碧兰说过,可以不分男女,只要是成人即可。

  所以凤凰带着那曾经是珠儿最忌妒的女子来到湖边,那是——丽儿。

  丽儿是个美人,但在凤凰的身边就明显的少了些什么。

  是少了些艳丽,少了些更精确的美丽!

  凤凰是那完全无需更动一分一毫的瓷娃娃。

  可是正因为如此,风凰就少了一分人气;而丽儿在一旁相较之下,老觉得自己不如

凤凰。

  这也就是丽儿跟着凤凰来到湖边的原因,丽儿想要寻求美丽。

  丽儿:“凤凰,你就住在珠儿以前的屋子是吗?”

  凤凰:“是的。”

  丽儿:“那你为什么带我来湖边?”

  凤凰在丽儿完全不经意之际,一扑身,立即将丽儿扑倒。

  凤凰:“因为我好爱你。你好美哦!丽儿。”

  丽儿对凤凰的举动大为吃惊,连忙想离开,但凤凰却一伸手,将丽儿的衣襟撕了开

来,丽儿那美丽的胸膛便在月光之下展露无遗。

  丽儿:“你要做什么?”

  风凰完全不理会丽儿的反应,一欺身往丽儿的胸前靠去。

  凤凰以近乎膜拜的感觉亲吻着丽儿的每一寸肌肤,丽儿由惶恐的感觉渐转为快乐。

  不消多久的时间,丽儿便屈服在凤凰的热chún之下。

  即使是美丽的丽儿依旧没有逃过那死神的刀。

  凤凰的狠,并不留情,更何况此时她的对象是丽儿,那曾经让珠儿忌妒不已的丽儿。

  对凤凰来说,唯有杀死丽儿,才能表示她对以往珠儿的所有事情的反抗,因为丽儿

代表着所有珠儿做不到的事。

  只有丽儿一死,才能解凤凰的心结。

  当碧兰来到湖边时,看见尸首是丽儿之际,不免有些吃惊,因为这十几天来,丽儿

是凤凰第一个杀害的女性。

  碧兰:“你怎么会挑了一个女子?”

  凤凰:“男,女不是都一样?他们的心脏都一样好吃,不是吗?”

  碧兰对面前的这个魔女娃娃,有了更深一层的恐惧。

  因为碧兰看见了她眼中的不在乎。

  那个当初为杀人而情愿死的人性已经完全殆尽了,碧兰造就了一个美丽的魔女。

  为什么?

  为什么?

  碧兰却只觉得悲哀。

  今晚的夜空中挂着一轮圆月。

  碧兰想起了上一个圆月,她造就了一个凤凰。

  但下一个圆月呢?

  碧兰的眼又蒙上了一层抹不去的哀伤。

  今天对这山巅上的人们来说,是个令他们好奇的一天。

  因为村子里出现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人类——那个有着金发碧眼的男子。

  虽然他和村民说一样的语言,但是他的出现依然引起所有村民的侧目。

  鲍尔到了这个村落,早已是满身疲累,因为自白老师住的那个山巅到这个山巅,共

需花上他近二天的时间,而且完全没有任何交通工具可以帮忙。

  这也就是这个村落可以这么与世隔绝的原因。

  而正如村民所讶异的,鲍尔居然可以和他们说着相同的语言——当然不是因为鲍尔

的语言能力,而是透过语言转换器。

  鲍尔对于村民的好奇,并不以为意,因为对他来说,现在最重要的是快点到湖边,

好让他在湖边搭起住所,好好的领略这湖泊的美丽。

  鲍尔向村民间了湖边的方向,便往那湖泊走去。约莫三十分钟之后,那有“蓝色天

堂”之称的湖泊便已出现在鲍尔的眼前。

  那湖泊真的好美,这是鲍尔见过最美的一个湖。

  那深浅不同的碧绿潭水,如同那少女遗落的双眸,如此深邃、如此明亮,如此醉人。

  鲍尔几乎要投身于其中。

  那湖边清澈得足以见底的湖水对鲍尔来说,实是有着十足的诱惑力。

  因为鲍尔实在是渴了。

  即使站得这么远,鲍尔还是觉得,那湖水必然十分清甜,好喝。

  鲍尔一俯身,趴在一个石块之上,伸出手捧了捧湖水想喝,但鲍尔却只是发出一声

惨叫:“啊!”

  那捧水又跌入湖水之中,因为鲍尔完全无法想像这湖水居然会如此冷冽。

  因为就鲍尔的直觉,这湖水约莫在零下十度左右,但令人费解的是,水的冰点在零

度,正常的水在零度之时便会开始结冰,但这湖水在风吹拂之时,仍然会有粼粼的涟漪。

这太令人惊奇了。

  而鲍尔的手一下子捧起湖水,自然会无法承受那么冷的温度,自然也就会发出那一

声惨叫。

  鲍尔愈发觉得对这湖水的迷恋。

  这“蓝色天堂”果真是“冰山美人”。

  鲍尔开始提起精神,将四周的环境看上一遍。

  这湖泊十分大,光是漫步湖畔便需花上约莫一个小时的时间,若是住在湖的一畔,

怕都看不到对岸的人家。而且这湖泊的四面,有一面是树林,一面则连着一面断崖,只

见向崖下望,是万丈深渊。

  连云儿都还在崖下飞掠,足以见得,这山峦的高峰。

  鲍尔信步的回到那湖畔的草地边,适才看见在靠近林边有栋小木屋,鲍尔轻唤了一

下,并没有人在屋内,鲍尔也不好进入屋内。

  鲍尔居然有好一段时间,只是坐在一块大石之上,望着湖心发呆。

  很难让人相信,光是一面湖就有如此多变的美姿,在阳光慢慢消褪。湖面扬起一层

薄雾时,像是带着面纱的少女,让人有更想一窥究竟的冲动。

  鲍尔发现自己真的深深为这湖泊着迷。

  鲍尔自大石上下来,很快地,明月便要高挂了。鲍尔必须为自己找一个栖身之所。

  想当然尔,鲍尔是绝对不愿意离开这湖畔的。

  鲍尔挑了一个在树林及崖边的地方,搭起了一个篷子,因为在树林的另一头有间小

木屋,而草原那部份又最接近村落,鲍尔只想远离人群,好好的享受这个属于他自己的

假期。

  鲍尔几乎是在搭起帐篷之后没多久便立即入睡了,因为他真的累坏了。

  本来鲍尔是绝对不会醒来的,若不是因为那一声惨叫。

  鲍尔本能的自帐筵中起身,那种对周遭环境的敏感度让鲍尔立即往湖泊的另一头—

—草地边放足奔去。

  那正是惨叫声的来源。

  当鲍尔到达那草原的湖畔之际,却什么也没看见,只有那一轮明亮的月光。

  草地上完全没有人影。

  鲍尔不相信。是因为自己是太累了的缘故吗?

  但那自人类口中像是呼救的叫唤,鲍尔不相信自己会听错。但这时却又真的没有半

点人迹。

  鲍尔是太累了。

  只花了几分钟,鲍尔便放弃了。

  回到帐篷内,他再度入睡,直到太阳的光芒,让帐篷内变得无比的光亮。

  这里是个有白天与黑夜的地方,真好。

  鲍尔一步出帐篷,便发觉自己帐篷的位置太容易被太阳直接照射了,那是昨天夜里

没发觉的,所以鲍尔将帐篷移进了林子里,那样即使是日正三竿,也不致于太热了。

  鲍尔离不开这片湖,他吃了两口随身带来的干粮,找了一块湖边的大石,便在大石

边欣赏这湖畔的美丽景象,清早的阳光将夜里湖面的薄雾慢慢的驱走,那像是热腾腾的

水所冒起的轻烟。

  但鲍尔知道,这水有多冷,昨夜的经验告诉鲍尔要小心才是。

  这湖是寂静的,因为它的人烟罕至。

  所有任何声音,鲍尔都可以听见。

  有人走动的声音。

  这次鲍尔十分确定,本能的他依寻声音的来源,向大石后的崖边望去。

  令鲍尔吃惊的是,这次他没有听错。

  崖边有名女子,往湖畔走来,而且她像是要往草地的方向走去。

  太不可思议了!

  因为这女子竟像是自崖边蹦出来的,鲍尔一直守在这大石后,他相信,这女子并非

自他处走来,信步到崖边再回头的。

  而是自崖边出现,而往草地的方向走去的。

  只是这未免太神奇了。

  这崖边是万刃干丈的深渊,除非这女子是飞鸟化身,否则她绝无可能出现在崖边。

  更何况,这女子是如此美丽。

  美得令人无法逼视,她像极了橱窗内那未带人气的娃娃,美丽得有些不真实。

  就在鲍尔想起身跟随那女子之时,令鲍尔更吃惊的是,崖边又出现了一个女子,而

且一样是在极速内现身,鲍尔刚才若是不确定,此时也已十分确定,这二名女子一定是

有什么奇特的方法,才能这样来去自如。

  鲍尔看着眼前这名在崖边的女子,她有别于刚才走过的那绝色美女。

  并非指这第二个女子不美丽,只是她们二人的美丽并不相同。

  前面身着与村民相同传统服饰的女子,她的美丽如同那橱窗中的瓷器娃娃;而这第

二个出现的女子,若论人气,也比不上那瓷娃娃来得有人气,反而更加没有“人”的感

觉,若要形容她,应该用机器娃娃较合适吧!

  鲍尔为何未追那第一个离开的女子,那名机器娃娃应是主因。因为她太奇特了。

  不论是她那双灰色的眼眸或黑色的紧身衣,此外她胸前的蓝色项链,更是鲍尔无法

将视线移开的主因,这项链的样子,鲍尔听过太多,太多的形容了。

  那令人无法逼视的蓝,就如同外传的失心兰花一般。

  她会是失心兰花之一吗?

  鲍尔无法确定。因为这山巅,本该是个战火尚未蔓延到的地方。

  这里找不到兰花们想要的东西啊!

  鲍尔无法猜测。

  那戴着蓝色项链的女子,并未如同那瓷娃娃一般向草原的方向走去,她反而往树林

里走着。

  鲍尔自然跟随在她的身后。

  鲍尔小心翼翼的跟随,因为那机器娃娃若真是失心兰花之一,一交手,鲍尔相信自

己绝对占不上便宜,更何况鲍尔对四周的情况完全无法了解。

  鲍尔小心翼翼的跟随她至树林内,却见机器娃娃在一棵树下停了下来,像在找寻什

么东西一般。

  鲍尔不敢太过逼近,但念头一转一才想起自己的一个随身装备,鲍尔开启那一直设

在领口的录影设备。

  鲍尔原本是答应瑞秋要将这里的景致拍回去的,现在正好用来拍摄这名女子。

  那如同机器娃娃般的女子在树叶的覆盖下,好像找到了什么!

  远远看,像是动物的卵。

  对鲍尔来说,这是他的专长,只是那会是什么动物的蛋呢?绝非一般鸟类。

  只见那女子将所有的蛋放进一个像是公事包大小的四方形箱子内。

  鲍尔可以知道,这箱子内一定具有保温的功能。

  那女子将所有的蛋取走之后,立即盖上箱子,准备转身离开。

  这次她不再往林内走,而是转身折回崖边的方向,也就是目前鲍尔的所在方向。

  鲍尔小心的不动声色。

  而就在那女子要经过鲍尔身前的时候,鲍尔身上的通讯器却传来声音。

  鲍尔不禁大叹失声:“哎!”

  鲍尔忘了启动通讯器,防卫队总部要和他通话,只好让通讯器发出声音来提醒他。

  那女子一惊觉鲍尔方向的声音,她一侧脸,那如同刀剑般的双眸,眸光射来,让鲍

尔都差点忘了反应。

  那女子毫不考虑的伸出右手,那银色的手掌上,立即射出两个小型似针状的东西。

  鲍尔只要脸偏错了边,就立即被射中。

  幸好,那银针没入了一边的树林中。

  鲍尔不理会那通讯器的声音,他也一伸手自腰际上取出唯一的一把手枪,然而女子

那子弹射出未中之时,便已无心恋战。

  她开始往崖边放足狂奔。

  鲍尔对那狂奔中的女子,几乎是只能任其扬长而去。虽然鲍尔也试图发射了二发子

弹,但就如所预期的,子弹并未打中那女子。

  而鲍尔虽然也未有迟疑便放步追逐,但终究只能眼睁睁看那女子绝尘而去。

  令鲍尔吃惊的是,那女子飞奔到崖边,居然一纵身,往那断崖一跳。

  鲍尔甚至出声:“不要!”

  但那女子丝毫未有迟疑的消逝在崖边。

  鲍尔叹了一口气,收慢脚步,一边往崖边走,一边伸手打开通讯器。

  “我是鲍尔。”鲍尔向总部回报。

  “鲍尔,这黑衣女子的景像是你传送回来的吗?”说话的人是老爹。

  “老爹,是我没错,她是不是………

  “她不是雪兰,就是碧兰。”此时说话的是韩奇。

  鲍尔:“可以确定吗?”

  韩奇:“失心兰花的身上都有那相同的蓝色项链,而与我们交手过的雨兰,是蓝色

眸子。若是生化人,他们身上就没有那条项链,而且影片中,那女子的右手掌及右大腿

上有银色的装置,那右手掌可以自由的变形,那右大腿可以打开,里面放满武器及各种

葯品,所以你千万要小心。我确定你所遇上的就是失心兰花。”

  鲍尔:“现在我站在崖边。刚才那朵兰花就是从这里往下一跃的。”

  透过镜头,防卫队里的韩奇及老爹也都可以看见那个有千仞高的断崖。

  那崖几乎是笔直的,还可以看见白云飘过的景象。

  韩奇:“我们曾经亲眼见过,她们可以自十几层楼高往下一跃;如同飞鸟着地一般

轻盈,而且毫发无伤。所以她可以往下这么一跃,我十分相信。”

  鲍尔:“那这三朵兰花还有什么做不到的?”

  韩奇:“我们了解也有限,所以你千万要小心。对了,你怎么发现她的?”

  鲍尔:“我一直在湖边,今早就发现了两个女子相继现身。”

  韩奇:“两名女子?”

  鲍尔:“是啊!第一个女子,我没有跟踪她……”

  韩奇:“她是不是和这个灰眸的女子一模一样?”

  鲍尔:“那倒没有,她身着村民的服饰,看起来像是这山巅上的族民。”

  韩奇:“那就好。你要小心,有生化人与失心兰花长得一模一样,就像是失心兰花

的化身一般,而生化人,是刀枪不入。根本就打不死的。”

  鲍尔:“我会注意的。”

  韩奇:“对了,那‘兰花’手上拿的是什么东西?”

  鲍尔:“就我的猜测,那应该是一个保温箱。”

  韩奇此时再将鲍尔送回的录影看了一遍。

  韩奇:“那是什么蛋?”

  鲍尔:“这么远,我也无法看清,但可以确定的是那应该不是一般鸟类的蛋。”

  韩奇:“那到底是什么呢?那朵兰花,又为什么出现在那个湖边呢?”

  老爹:“鲍尔,从这里到你那里需要多久的时间?”

  鲍尔:“飞行就花了十几个小时,再加上步行上山的话,大概要一天半的时间,我

还去看白师父,所以多花了半天的时间。”

  韩奇,“老爹,那个湖边的草地,应该可以供飞行器降落,不是吗?”

  老爹:“可以,可是那是个在云端之上的山区……”

  韩奇:“鲍尔,你尽量在湖边找寻线索,我和老爹想办法克服困难,我尽快赶过去,

你有缺任何东西,设备的话,就和总部联络。”

  鲍尔:“看来,我最需要的只是武器。”

  二人的通话结束了。

  鲍尔不知道这休假,居然会变成是出任务。

  那机器娃娃果真是“失心兰花”。她是雪兰,还是碧兰呢?

  她们要的是什么呢?

  鲍尔望着那脚下的崖谷。

  这云端上的世界,难道也难逃魔王的侵略吗?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海争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