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海争雄》

第20章

作者:莫仁

  鲍尔开始仔细的观察这湖畔的一点一滴,他希望藉由仔细的观察来找出一丝一毫的

脉络。

  鲍尔又仔细的走了一遍湖畔。

  让鲍尔有所发现的居然不是树林那一区,而是草地这一区。

  在草地间,鲍尔发现了有十几处的地方,草地发展得特别茂盛,像是得到了特别的

滋养;但又有几处草地,杂草有些枯黄,像是被某些化学物质炙烧过一般。

  鲍尔大感不解。

  但除此之外,他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收获。

  湖水的温度,鲍尔已经测量过,光是湖面的温度就已经在零下十三度左右,若是在

湖底,怕是更低得吓人的低温。

  鲍尔将所有发现放在心里。

  已经接近中午时分了。

  鲍尔想起,早上那身着这山区部落服饰的瓷娃娃,或许进村子里能找到她。

  她应该也是这些谜团中的一部分吧!

  鲍尔并不快步的走,反而真像是度假般的信步走着。当他走到村落时,日正当午,

阳光晒得人好不暖和。

  鲍尔在村子里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街角的小酒馆坐下来。

  在这样与世隔绝的村落,所以根本就几乎没有外人来到,根本没有餐馆这种东西;

但由于这高山上寒冷的气候,却总是难免使这村落的人都会喝上两杯酒,所以这小酒馆,

真如其名。除了酒,及一、两样下酒的小菜,什么也没卖。

  鲍尔向来走惯了许多荒凉的地方,对于任何地方的食物向来有超人的接收力。

  而他点了一壶酒,及二样小菜,而桌面上那像是用面粉做成的一大碗白灰色的食物

则是店东的特别招待,谁叫鲍尔是他们难得一见的外人呢?

  鲍尔出现的消息,在昨天便已传遍全村落。

  所以此时他在酒馆喝酒,虽然还是引人侧目,但也不致造成太大的騒动。

  鲍尔将那一大碗的白灰色食物吃了个精光。

  只要别问它是用什么做的,鲍尔都能将当地的食物吃出个好味道来。

  那村民看见他吃完那一大碗的食物像是十分高兴的笑了。

  鲍尔虽然未曾与他们交谈,但也笑了。

  酒馆里坐了不少的男子,反倒没见过女子在酒馆内,虽然这村落中,依然是个父系

社会。

  村子的女子都在忙著,而狩猎季节一过,所有的男人除了大家帮忙,便是到酒馆里

聊聊天、消磨时间,所以此时鲍尔放眼所见尽是男子三五成桌的交谈着。

  鲍尔一将桌上食物全吃完。倒起酒来,便有村民来到桌边,手中捧着酒杯。

  这是个典型的好客的民族。

  鲍尔开始和那些村民一杯接着一杯的喝酒。

  那村民以最原始的酿酒方式所酿的酒之浓烈,以外人来说绝难下咽。

  若不是鲍尔长期在各种部落里四处来去,恐怕只要一杯便要倒下了。

  鲍尔在一壶酒喝干了之后,便不胜酒力的倒在桌上。

  当然这一倒,便引起酒馆里所有村民的哄堂大笑。

  店东则好意地将桌子收拾干净,并且找来了一件皮毛大衣,盖在鲍尔的身上。因为

他知道,这外来客,一时五刻是醒不来的了。

  酒馆中的村民欢笑过后,便开始恢复交谈,而趴在桌上的鲍尔一直等待的便是这个

时刻。

  其实鲍尔在喝酒的时候动了个小手脚,那一大壶的酒,鲍尔真正下咽的只有一口,

而那一口是为了让他的脸上泛起红晕。

  因为鲍尔知道这样没有外人的村落,以他这样外型完全不一样的外人想和村民说些

什么话是不可能的。

  但若是他醉在酒馆里,可以听到的就真实且详尽多了。所以此时,鲍尔正仔细的聆

听村民的谈话。

  “最近村里许多人无故失踪,已经有了二十多人了

  “是啊!”

  “尤其是壮男……”

  “像第一勇士——札克,还有索克。索力二兄弟……”

  “可是也有女子失踪啊!像是丽儿呀!”

  “那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这么多年来,村子里都没有发生过这种事……”

  “会不会是被湖泊里的大蛇吃掉了呢?”

  “湖底的大蛇?”

  “怎么,你不知道吗?”

  “不知道。”

  “你们也不知道?”

  “不知道。”有多人同时回答。

  “长老,就请您说一说吧!”

  有个一直未曾出现过的苍老声音此时出现了。

  “这只是个传说,谁也没见过,是真是假,谁都不知道……”

  “长老,你就说嘛!”

  “是啊!”显然意见一致的人颇多。

  老者迟疑了一下才说:“相传在这个湖泊刚开始形成的时候,就住着一条蛇,这湖

水因地处在二极之地,因此虽然这湖水如此冷冰但在地热散发之时,这湖水是会沸腾的。”

  “会沸腾?”

  “是的。相传在湖底是明亮的,因这湖是地火在燃烧着的,否则依这湖水的温度它

早该结冰的,就是因为湖底有地火在烧,它才能不结冰,而且能流动。”

  “哦!原来是这个样子。”

  “那怎么会住着一条蛇呢?”

  “不知道,只听说有条蛇就住在那地热及湖水之间的暖水之地。每十年,它就会游

出湖泊。爬上岸边去产卵。”

  “那蛇有多大?”

  “没人见过,谁也不知道,这只是个传说。”

  “在这湖形成时就有的蛇,若还没死到现在早就已经数不清有多少岁了,你说会有

多大?”

  “那不就是无法去形容的巨大?”

  “谁知道?”

  “长老,那曾经有人死在蛇口之下吗?”

  “是啊!是啊!”众人便又聚精会神的听。

  “只听说,若是蛇在产卵之后,有人去破坏蛇卵或是去翻动蛇卵的孵蛋之处,蛇母

会攻击人。这是为了保护幼蛇,但它却没主动去攻击过什么人。”

  “难道失踪的这些人全都是受了蛇的攻击?”

  “不知道。唉!”

  “可是他们全都是在夜晚失踪的,而且听说蛇母不是在夜晚才会爬上岸来吗?”

  “是吗,长老?”

  “嗯,是有这种传说。”

  “那就是了,一定是被蛇吃了。”

  “可是湖边不是一直住着珠儿的亲戚,那个叫做凤凰的女子吗?”

  “是啊!”

  “凤凰真是美哦!”

  “是啊!是啊!而且她的手艺可不比珠儿差。”

  “那凤凰每天晚上都回湖边,找她问问是否有听见或看见什么不就明白了?”

  “对了,是从凤凰出现之后,才开始有人失踪……难道,难道……”

  “难道,凤凰就是蛇精?”

  这自是又引来一阵騒动。

  “会吗?不会吧!”

  “凤凰那么漂亮。”

  “是啊!”

  “可是你们不觉得她太美了吗?她美得不像……”

  “不像人……”

  “她美得像蛇精……”

  此语一出立即让所有人一阵安静。

  “是啊!她说珠儿去找她大哥,说不定,珠儿就是被她给吃了,不然怎么这么久还

没回来?更何况你们什么时候听过珠儿有个阿姨的?”

  “是啊!是啊!”

  酒馆内又是一阵此起彼落的讨论声。

  “长老,你看呢?”

  “是啊!”

  小酒馆静了下来,大家都在等待长老的回答。

  “这件事,我看还是交由族长去跟大家说去,何况那只是个传说,谁也没真正亲眼

见过,不是吗?”

  “是啊!”

  “族长应该出来跟大家谈谈的。”

  “我们现在就去找族长!”

  小酒馆里的人群立即一哄而散,大家全都往村子中那间最大的宅子走去。

  鲍尔待店东跟着大伙走去之后,立时坐了起来。

  仔细想想这村民所说的话,此时鲍尔几乎可以确定,那个瓷娃娃,就是村民们口中

的凤凰。

  她有此名讳倒也十分合适,这瓷娃娃果真美丽,如同拥有一身彩衣的凤凰一般。

  而自从她出现之后,这村子里便开始有人失踪,况且这名叫凤凰的女子,今早又和

“失心兰花”一起出现。

  难道,这瓷娃娃,便是“生化人”。

  如果是的话……那这些村民到族长家聚集一事,若是让那叫凤凰的女子知道,可能

会引起的杀戮就十分可怕了。

  传闻中的生化人,是刀枪不入的。

  鲍尔思索至此不忍担起心来,他要赶过去看看情形才是。

  鲍尔抖落身上的毛皮大衣,一纵身便爬上了酒馆的屋顶,鲍尔的身手如此轻巧,完

全未发出半点声响,他依村民前往的方向前去,很快就知道村民的目标。于是鲍尔放开

脚步往那大宅子去。

  鲍尔的行动十分轻巧,并未惊动任何人。

  一到大宅子,鲍尔便四处观察。这偌大的宅子,除了前院的空地上有两,三个人在

忙着整理,打扫之外,就只有最后面的一个大房间里有人的声音。

  鲍尔自然翻身来到那房间。那房间看起来像是一间会客室,而对话的声音则是来自

会客室后面的卧室之内,鲍尔立即栖身在檐下,想看清楚屋内的状况。

  但才一望眼,鲍尔便傻住了。

  因为屋内的景象,让鲍尔吃了一惊。

  那卧室内的景象,活像是一幅春宫图,而女主角正是那美丽的瓷娃娃——凤凰。

  男主角则是一个年约六旬的老者,看他的身形,年轻时必然也是一名勇士。

  鲍尔立即翻身上屋檐。

  才短短的几分钟,那二人便开始对话。

  “族长,你什么时候要让我明正言顺的住进这大宅子?”

  鲍尔听见了一个十分悦耳的女声,显然就是那名叫凤凰的女子的声音。

  “你真的愿意跟着我这个老头子吗?”

  “人家都跟你在一起了,你还说这种话?”

  “好,好,好。你这小丫头。风凰,只要你真的肯跟着我,我马上就召集所有的长

老,告诉大家,你就是我的夫人。”

  “好。我就知道你最疼我了。”

  鲍尔听到这段话便明白,这名叫凤凰的女子可能会为这村落引来的纷争了。

  这名叫凤凰的女子,是生化人吗?

  鲍尔此时变得有些不确定。

  而此时前院里早已聚集了大批的村民。

  有人向族长通报,族长理了理仪容,便转身向凤凰说:“我先出去,你随后就来,

我马上就去跟大家宣布,你要成为族长夫人了。”

  族长就这么步出后院,往前院走去。

  族长的喜色,一眼便可看出。

  看见大批的村民,族长显得十分快乐。

  “怎么大家都到了?”

  那在酒馆里说话的长者,代替大家回答:“是啊!族长,今天大伙来找您是有件事

要族长给拿个主意!”

  “那好。只是我刚好也有件事要跟大家说,现在正好趁这个机会跟大家宣布。”

  长老:“哦!族长,你先说吧!大伙恭听了。”

  族长忽然面有郝色:“这是我个人的小事。大家都知道我们家丽儿的娘早已经过世

多年,我一直孤家寡人一个,还好有丽儿陪着我。可是最近丽儿却也失了踪,怕是和札

克二人相约到山里去了,而我年纪大了……”

  族长似有些害羞似的不敢再说。

  那长者立时接口:“族长再续弦是件好事,只是不知族长中意哪位姑娘?”

  族长:“这,也是大家认识的,就是这位……”

  此时姗姗而至的,正是凤凰。

  族长:“就是她,凤凰。”

  而族长语毕立即让所有的村民目瞪口呆,这原本吵杂的人群,立即变得鸦雀无声。

  族长看着村民,忽然涨红了脸。

  难道,村民在笑话自己,年纪这么大了,还要娶凤凰这么年轻貌美的姑娘吗?

  幸好长老立即接口:“那……真是恭禧族长了,娶得这么一位美娇娘。”

  村民这才接口:“是啊!是啊!”

  “恭喜!恭喜!”

  此时才变得人声鼎沸了起来。

  每个村民看着那站在族长身边的凤凰都不禁轻轻一叹,那原本到口的猜疑,此时全

数都得往肚里吞了。

  因为谁能去怀疑这新上任的族长夫人是蛇精呢?

  族长这才搂着凤凰对向众人大笑:“对了,大家来这里是有什么事呢?”

  这底下又是一片寂静。

  在酒馆的激昂话语,此时怎么说得出口呢?

  那老者又开口:“没什么。只是最近村子里常有人失踪,大家想成立一个巡逻队,

晚上四处走走,以防再有村民失踪。”

  长老一说完,立即又是一堆应和之声。

  “是啊!是啊!”

  族长:“那倒是,那就请各户人家的男丁,组织起来,以防再有人失踪了。”

  长老:“是。”

  此时来的村民立即想散开。

  族长:“对了,我和风凰的婚期订在一个礼拜之后,到时候,大家再来喝喜酒,我

们不醉不归啊!”

  村民一片祝贺之声,但却也是这般快速的散去。

  原本鲍尔也想离去的,但是,他却又觉得这个瓷娃娃太像个谜了,也许该跟着她才

是。

  凤凰在大家散去之后,便和族长告别:“我先回去

  族长:“你今晚就留下来吧!”

  凤凰:“不要啦!我要正式成为族长夫人之后才明正言顺的留下来。”

  族长:“可是……”

  不等这族长再说,凤凰的吻早已封住族长的嘴。

  凤凰:“你乖,再几天,我就是你的妻子了,你急什么呢?”

  这名叫凤凰的女子,的确拥有迷惑人心的魅力。

  别说是族长,就连在屋顶上的鲍尔都感受到了她的妩媚,这女子,的确有能力得到

全世界。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海争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