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海争雄》

第21章

作者:莫仁

鲍尔一直在远处跟随着这名叫凤凰的女子。

凤凰自族长家的宅子走出来时,天色已经开始要变得昏暗了。这则开始变得有利于跟踪凤凰。

只见凤凰在街上走着,一路上跟村民有说有笑的,看来是往湖边走去。

直到街尾,凤凰在大家都回屋子里去时,跟一名在街尾劈木村的年轻男子笑了笑。

那傻子,还以为她是在向别人招手的看了看自己身后,发觉没人,才又望着凤凰。

凤凰则是一脸笑意的指了指那年轻人。

那临去秋波,别说是那年轻人,连鲍尔都觉得少了一条魂儿。

而后风凰便往那湖泊的方向走去。不再回头。

留下那年轻人,呆呆的望着她那渐行渐远的窈窕身段发呆。

那年轻人在凤凰快消失在路的尽头之际才回过神。

年轻人丢下手上的工作,急忙快步向前,尾随着凤凰的脚步往前飞奔。

鲍尔不禁摇了摇头,但也只有尾随的份。

当年轻人到达湖畔的草原地之后,不断的四处张望,却全见不着那凤凰的身影,而就在年轻人想放弃。转身离去之际,忽然自湖边传来哗啦直响的水声。

此时的明月已然高挂,在那月光的照映之下,那凤凰正站在湖水之间。

那玲珑有致的身段上除了串串滑落的水珠之外,空无一物。

现在鲍尔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做出水芙蓉。

凤凰就站在那湖水之间,盈盈而笑,看得年轻人怕是忘了呼吸。

许久。

凤凰:“你不把我拉上岸去吗?”

那年轻人这才回过神,飞快的走向那湖畔,伸出手将凤凰拉起身来。

而就在凤凰的脚踏上湖岸之际,那年轻人再也按捺不住的飞身将凤凰压在草地上,也顾不得那草地是否会扎得凤凰那一身凝脂受伤。

男人总是无法抗拒美色。

柳下惠做到了?

那或许是因为那美色对柳下惠来说并非绝色吧!

不消多说,此时的湖畔正是春色无边。

鲍尔只得远观。

这两情相悦,由得了别人说什么吗?

凤凰是族长口头允诺的妻子,但除非是族长本人谁有权利说什么呢?

虽然鲍尔绝非窥人隐私之人,但此时鲍尔除了静观其变之外,有什么办法?

而就在鲍尔有些不耐的时候,事情有了变化。

凤凰的眼神透出一种杀机,即使是隔了数步之遥,鲍尔都能看见凤凰眼眸中那清晰可见的银丝。

鲍尔心里想:那是什么?

凤凰的右手扬起。

鲍尔直觉事情有些不对,他的枪已上膛。

凤凰的手猛然往下一攫,精确无误的穿入那年轻人的心脏。

年轻人睁大了双眼,望着凤凰,只有短短数秒钟,年轻人便已气绝身亡。

只见那凤凰一张嘴,像只正在进食的蛇一般,张开嘴把整个心脏放进嘴里。

此时的凤凰真如蛇的化身。

那拳头大小的心脏竟然可以顺利的吞入腹中,其进食的方式和蛇一模一样。

这一切,真的叫鲍尔看得傻了眼,连上了膛的枪都不知该发射。

凤凰把心脏吞入腹中之后,便起了身,那原本在双眸中的银丝似乎也慢慢消褪。鲍尔也立即忘情的步向凤凰及那具尸体。

而这鲍·尔的现身自然也惊动了凤凰。

那赤躶的完美体态,原本是世上最引人注目盛宴,但可惜,刚才的表演已经让鲍尔倒尽胃口。

尤其此时凤凰的身上正沾满那年轻人的血迹。

血红的颜色,总是特别引人触目惊心。

凤凰没有想到会有别人出现,尤其是在她刚刚杀了人之后,而且这个人还是个“金发碧眼”的外人。

鲍尔高举着枪枝,对着风凰喊道:“不要动。”

凤凰则是一下子不知该如何反应。

吞下心脏之后那腹中的火热正在燃烧,让凤凰十分难受,而这金发碧眼的男子手中握的那个黑色的东西,在这个族群里是未曾见过的。

凤凰不知道那是什么,但似乎可以感觉到,这男子并非善意。

凤凰的身子开始由雪白慢慢泛红。

凤凰十分难受,她不想理会这慢慢逼近的男”子。

凤凰一转身,往湖水一跃。

在她落入水中之后,一枚子弹射中了她的肩头。

带着一声惨叫:“啊!”凤凰投入湖水之中。

又是一个惊奇。

鲍尔如此无法置信,这湖水是那般冰冷,为何对这名叫凤凰的女子来说,却如一般湖水,丝毫不受冻伤?尤其此刻凤凰还是赤身入湖中。

这是太令人难以置信的。

鲍尔快步向湖中张望,但凤凰竟如那入水的雨滴,了无踪迹。

鲍尔不免直守在湖畔。

难道凤凰真是人鱼,能入水中而不需呼吸?

在十分钟过去之后,鲍尔不禁想问。

苦思无果之后,鲍尔来到尸身旁边,正如鲍尔刚才在一旁所见,尸首上左胸一个碗大的伤口不断冒出的血液染满这片草地。

鲍尔未在那尸首上找到任何其他的疑点。

这春宵的代价居然是“死亡”,若是这年轻人早知道,他还会如此甘心吗?

谁知道?

以那凤凰如瓷娃娃般完美的体态,谁能说得准呢?

说不定,真会有牡丹花下死的勇士呢!

鲍尔再去翻动那凤凰所遗留下来的衣服,在衣堆里,鲍尔发现了一只小瓶子,瓶中装着一种液体。

鲍尔好奇的将液体倒了一点出来,落在草地上,那草立即一片枯黄。

莫非……

莫非这草地上的数处枯黄都是因为这种液体的关系?

而且……

鲍尔心里扬起了一种念头,鲍尔走近那尸首,在那尸首上滴了几滴瓶中的液体。

没错……

正如鲍尔的猜测,这液体能将尸首化于无形,但因它具有腐蚀性,所以刚开始这附近的草地会有焦黄的现象。

但是因为尸首本身具有养分,就像是肥料一般,一段时间后草会再生出来,而且会长得更好。

所以……这湖畔居然真的是一个杀人的刑场。

这无故失踪的族民,原来都是受诱惑来此而被杀害的,而杀手正是这位美丽得令人垂涎的凤凰。

鲍尔此时已明白。

那尸首的惨状颇为可怜,因此鲍尔索性将那瓶中的液体倒了大半在尸首上,让这尸首早些归于尘土。

已是明月高悬之时,湖面吹来一阵冷风,这是鲍尔第一次觉得有些冷冽。

但鲍尔不愿离开,因为他不愿放过凤凰可能会上岸的机会。

鲍尔找了一块大石,隐身其后,等待。

此时,鲍尔的通讯器传来老爹的声音:“鲍尔,你有什么新的发现?”

鲍尔:“这里发生的事,太令人匪夷所思了,我理出了一点头绪,但一时间似乎也难说得清楚。”

老爹:“我已经派韩奇过去了。他大概在八个小时之内即可能到达,但也大概是你那里天亮之后的事了,所以你自己一个人行动要特别小心。”

鲍尔:“我知道了。”

老爹:“对了,那朵兰花有再度现身吗?”

鲍尔:“没有。”

老爹:“鲍尔,千万别跟那朵兰花正面交手。”

鲍尔:“我会小心的。”

二人结束通话。

鲍尔望了望手表,已是午夜时分了。

就算韩奇提早赶到的话也要再五至六个小时。

鲍尔只能希望情况能在自己的控制之中。

湖水因微风吹拂而有阵阵涟漪;湖水拍打岸边,有了“泊泊”的声响,让有些睡意的鲍尔又提起了精神。

看了看手表,凤凰人湖水之中已经有两个小时了。

难道她从别处上岸了?

鲍尔不禁有些怀疑,因为这湖委实不小。

就在鲍尔想站起身活动活动筋骨之际,自鲍尔立身之处,一望,在那树林及草地边的那栋小木屋前,鲍尔仿佛看见了一个人影。

显然这美人鱼是真的已经上岸了。

鲍尔快步往木屋方向移动。

木屋里透出十分微弱的光芒,凤凰那一身湿润的身子,在火光下闪烁着迷人的光芒。显然她正在小屋内将身子拭干,并且穿上一件新的衣裳。

而她的右肩的移动有些困难,可以看得出来,鲍尔那一枪已经射中了凤凰的右肩,而且子弹并没有贯穿,否则应该不至于如此疼痛,若是子弹贯穿而出,她一定会先包扎伤口。

鲍尔知道她不会立即离开后,便在木屋的四周看看,但是除了凤凰之外,并无“失心兰花”的踪影。

鲍尔再回到窗口时,只见凤凰已经穿上了衣裳,只是露了右肩,坐在镜子面前。

看起来,她是想将子弹取出。

鲍尔不客气的翻窗而入,让凤凰吃了一惊。

凤凰想夺门而出,无奈鲍尔挡住去路。

凤凰一脸惊慌。

鲍尔:“你别动。”

凤凰已经知道鲍尔手中的黑色东西足以伤害她,所以她并不移动。

凤凰:“你要杀我?”

鲍尔:“只要你别乱动,我不会杀你。”

凤凰:“你是谁?”

鲍尔:“这才是我想问的,你是谁?你为什么要杀人,还要吃下他们的心脏?你杀了多少人?那个灰色眼睛的女子又是谁?”

凤凰对于鲍尔的问题自然十分讶异。

他怎么知道碧兰的呢?

鲍尔:“你回答我,我就帮你把弹头取出来。”

凤凰双眼注视着鲍尔:“只要你把那个东西放下,我就是属于你的。”

凤凰那眼中的光芒,足以摄人心魂,让鲍尔看得有些入迷。

但当凤凰的衣衫抖落之际,那右肩上的血红色伤口,唤醒了鲍尔。

鲍尔的眼前又浮现那个年轻人的尸首:“把你的双手伸出来。”

凤凰讶异于鲍尔那已经入迷的样子,居然忽然醒了过来,凤凰有些不解。

这是第一次有男人拒绝她。难道是自己的容貌变了吗?

凤凰如此心惊。

凤凰:“快把镜子拿给我。”

鲍尔不明白力何她会如此大惊失色,连忙将镜子递了过去。

凤凰看着镜中的自己。容貌并未改变,这才安了心。

而此时鲍尔已经欺近凤凰的身边,三两下便把凤凰的双手给制住。

鲍尔不理会凤凰的吵闹,硬是将凤凰捆在一张木制的椅子上。

凤凰:“你放开我,你为什么要绑住我?”

鲍尔此时完全确定,凤凰并非是一个生化人,她只是平凡的人类,她甚至于连一般的武术基础都没有,若不是见过她那杀人时伸手即能取人“心”的样子,鲍尔可能不会将她绑住。

鲍尔对那不停扭动身子的凤凰说话:“你别乱动,我帮你把弹头取出来。”

鲍尔立即按住凤凰的肩头,动手将那弹头取出,而就在弹头被取出后,鲍尔立即盯着凤凰的右肩,傻了眼。

那太神奇了。

鲍尔:“这。这,不可能吧!”

鲍尔指着凤凰的肩头。

因为那伤口自弹头被取出之后,立即开始愈合,只花了一、二分钟那伤口便已恢复得像是未曾受伤一般。这太不可思议了吧!

凤凰看了看自己的肩头:“太好了,碧兰姐姐没有骗我。”

鲍尔:“什么?你说什么?”

凤凰只是笑。

凤凰:“没有什么,我没说什么。”

鲍尔:“你刚才说的碧兰,就是那个灰眼睛的女孩子吗?”

凤凰:“我不知道。”

鲍尔从她的神情里可以得知,她是真的不愿说了。

鲍尔看了看手表,反正还有时间,鲍尔觉得不如由其他方面去问她。

鲍尔:“你是谁?”

凤凰:“我是谁?我叫凤凰。”

鲍尔:“你是从哪里来的?”

凤凰:“我是这里的村民,你才是外来客。”

鲍尔:“可是村民说你是二十多天前来的,你是珠儿的亲戚,你并不是这山头的人。”

凤凰:“我是另一个部落的。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鲍尔:“好,那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杀人?”

凤凰:“我不需要回答。”

鲍尔:“你是不是杀了珠儿?”

凤凰:“我没有。”

鲍尔:“那珠儿人呢?”

凤凰突然变得面有难色:“她死了。”

鲍尔:“是你杀了她?”

凤凰:“我没有!”

鲍尔:“你能杀了那些彪形大汉,为什么不能杀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你敢杀为什么不敢承认?”

凤凰:“我没有,我没有。”

鲍尔:“那她到哪里去了?”

凤凰:“她死了,她死了。”

鲍尔:“你杀了她!”

凤凰:“你为什么一定要知道?珠儿这一生除了父母亲之外没有人过问她的生死。可惜她的父母死得太早,留下了她一个人。人们只有乎珠儿能不能做出更美的银饰、更美的衣裳,有谁在乎过她?没有!从来没有!你没有见过她,你为什么要追问她的下落?”

鲍尔:“每一个生命都有其存在的价值,只要是生命都应该被尊重。谁说没有人在乎珠儿的生死?一定人有人在乎的,只是珠儿不知道。”

凤凰:“你错了,没有。没有人在乎,人们总是说,珠儿长得太平凡,除了手艺之外,根本没有人会在乎她的生死。札克爱丽儿,所有的人都夸丽儿,没有人不爱丽儿,即使丽儿什么都不会,但是她有张美丽的脸,而那是珠儿永远都不可能拥有的。”

鲍尔仔细的听着凤凰的一字一句,鲍尔的心里闪过一线感觉。

为什么谈珠儿会让凤凰这么激动?

而且她若真的杀了珠儿,她为什么不承认?

珠儿若是没死,那她人在哪里?

凤凰为什么这么了解珠儿的感受?

凤凰的出现,珠儿的失踪!

难道……难道凤凰就是珠儿?

鲍尔:“珠儿!”

凤凰那原本低垂的脸立即抬起。

鲍尔:“你就是珠儿!”

风凰这才惊觉,自己这一抬头,已经泄露了自己的身份,而扬起头的凤凰居然是泪流满面。

鲍尔:“你就是珠儿,你为什么不承认?”

凤凰:“珠儿已经死了,我不是珠儿,珠儿是个没人要的丑八怪,我不是,我是个大美人,我是只可以飞上梧桐树的风凰,你凭什么认为我是珠儿,你真是傻瓜,你没看见我是这么美丽吗?”

鲍尔脑筋飞快的组织着。

鲍尔:“你是珠儿,为了想要改变容貌,你遇上了碧兰,要她为你改变容貌,让你变身为现在的这个风凰,所以你受控于她!是她要你去杀人的,是不是?”

凤凰沉默不语。

鲍尔:“你甘心为了美貌,出卖自己的灵魂?你爱札克,可是你却杀了札克。你将自己出卖,你为了美丽的羽衣,将自己的灵魂卖给魔鬼。美丽对一个女人真的这么重要吗?”

凤凰:“哈!哈!哈!不重要吗?如果不是容貌的关系,有谁会在意凤凰?如果以珠儿的那等模样,会有那么多男男女女愿意栖息在她的足下,任她差遣。任她使唤吗?”

鲍尔:“可是你的美丽是建筑在许多人的死亡之上的啊!”

凤凰:“他们全是心甘情愿的,他们迫不及待要将他们自己交给我。你以为他们很后悔死在我手下吗?我想未必,就算我在事先告诉他们,要他们以生命来做为代价,来交换我这身美貌,别说是男人,可能会有大多数的女人也愿意和我一样,换得如今的美貌。”

鲍尔,“我不相信,这个世界应该不是这样的。”

凤凰:“是或不是,应该由你这个外人来告诉我,不是吗?在这山巅下的世界,难道会比这里更有正义公理吗?你在自欺欺人。”

鲍尔:“那你为什么要吃人的‘心’?”

凤凰:“那是美丽的代价,只要吃过三十天,我就可以永永远远保有这个容貌,只要三十天,而我再两天就可以永远这么美丽了。”

鲍尔:“这是碧兰告诉你的?”

凤凰沉默不语。

这时天色已然开始明亮了,这大半夜已经过了。

远处传来“嗡,嗡”的声音,让鲍尔欣喜不已。

鲍尔:“他来了”

凤凰:“他是谁?”

鲍尔:“他是医生,或许他可以治好你的病。”

说完,鲍尔便往木屋外跑:“我马上回来!”

当鲍尔出现在湖畔之际,只见一个飞行器已经降落,从飞行器上走下来了一个人。

当然,那就是韩奇。

鲍尔立即和韩奇打了招呼。飞行器并未真的降落,它只是让韩奇下了飞行器,立即又飞走。

韩奇看见了在湖畔另一方的鲍尔,看见了他的召唤,韩奇立即往那个方向飞奔。

韩奇的武术底子,让他放足奔跑得十分迅速,才片刻的时间他就已来到木屋面前。

而就在鲍尔要开口说话之际,木屋内却传来一声惨叫。

那痛苦的哀嚎,着实令人不忍。

二人即刻飞奔而入。

只见那被绑在椅子上的凤凰,正因所承受的痛苦而不停的哀嚎着。

凤凰的身体开始冒出烟,而她的脸开始扭曲变形。

从一张完美无暇的细致脸庞,变成另一张十分平凡的脸孔。

这两张脸孔交互的转变着。

鲍尔想上前去扶住她,却被韩奇阻止。

因为韩奇看过这个景象,这就像“雨兰”在变身时一样。

那身上的烟,是自凤凰本身冒出的。

此时的风凰身上是数百度的高温,谁若去碰她,必然免不了一身的伤。

凤凰:“哦!我好痛苦,你们杀了我吧,快,快杀了我。”

鲍尔:“韩奇,我们不能做点什么去帮她吗?”

韩奇只能摇摇头,他也没有办法帮她。

韩奇只能告诉这女子:“不要怕,这个样子只要一下子就过去了。你忍一忍。”

凤凰:“杀我了,快,快杀了我。”

鲍尔:“韩奇!”

韩奇:“我也想帮忙,可是这种毒,除了解葯之外,谁也没有办法,这就是传说中的‘蓝色天堂’的葯剂的发病情形。”

鲍尔:“‘蓝色天堂’?”

韩奇:“是的。”

鲍尔:“这里就是‘蓝色天堂’。”

韩奇:“什么?”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海争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