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海争雄》

第23章

作者:莫仁

入夜的城市,让所有的一切事物都得到了休息,但对防卫队的总部来说,却没有丝毫差别,无论你什么时候到达那儿。

是一个下着雨的夜。

这夜里值班的工作人员们个个坚守岗位。

但不知为何,这夜似乎就是无法让韩奇入睡。

韩奇的房间里有个漂亮的天窗。

以往韩奇都是躺在床上眺望那满天星光。

原来这也只是个如同以往一般的夜,但不知为何,那天窗上却出现了几个小点。

而且越来越多,韩奇有好一会几不明白,那小点是什么。韩奇只是好奇的看着它,不断的。越来越密集的落在天窗上。

直到那水流动的痕迹出现,韩奇才恍然明白。

原来那是……雨。

雨,会让人想起许多事。

但只会让韩奇想起一个人,一个他不应该挂念的女人。

于是韩奇突然觉得心慌,他发现自己真的无法抛弃所有的思绪。

虽然他一再要求自己别再回忆。

但如果回忆可以不要,那生命也可能没有任何意义。

总之不论如何,韩奇是无法人睡的了。

韩奇走出他的房间,往防卫队的总枢纽,也就是控制中心走心。

控制中心一如往常的有许多不断由世界各地传入的各种资料。

就在韩奇出现在控制中心的大门时,有一名年轻黑人男子,手上拿着一份资料正转过椅子,与韩奇打了个照面。

“韩大哥,你来的正好,我刚刚拨了通话器,你不在房内,队长应该马上就到了。”

“什么事?”

此时宋龙翔也赶到了。

“韩奇,什么事?”

“我也刚到。”

“是这样的。”年轻男子向二人解说的同时,启动控制中心的大荧幕。

荧幕上立即出现一个像是具有古沙漠地区,前世纪称为中东地区的男子的脸孔。

“我是v国的保安总长,刘穆罕。我国目前需要贵队的协助,请在收到资料后与我连络。这次的通话密码为xxxx。”

而后是通话结束的讯息。

龙翔:“这通话是确认过的吗?”

年轻男子:“是的。刘队长所说的通话密码跟我们所给的编号相同,而且经过画面通讯确认完毕。”

这些一大堆的程序是这样的。

防卫队每天由控制中心向各个联盟国发出一个记号,这个记号是由一组号码所组成,而各国若有任何事情要向防卫队请求支援,则必须由各国的特定人士透过影像。密码及电子邮件之画面等共三项程序来向防卫队请求支援。

而这样复杂的程序为的无非就是防止魔界的干扰。

因为在这样科技被无限拓展的时代,任何人都可以经由破解密码等方式恣意入侵通讯设备。

为了免于那些假讯息的误导,只好形成如今这种多重关卡的通讯方式。

韩奇:“那就和刘队长连络,看看有什么事。”

年轻男子:“好。”

说完立即操作电脑,而韩奇及龙翔二人随即聊了起来。

韩奇:“v国,地处在热带地区。向来是最困苦的一个国家,它的贫穷真的十分彻底,富有也相当集中,整个国家,几乎全靠三至四个大企业在支撑,而且人种也十分复杂且多。”

龙翔边听韩奇对v国的说明,边注视着那地图上v国的地理位置。

龙翔的心,似乎有些悲哀。

v国,一个贫富差距过大的国家。

在这样的国家里,绝大多数的人民是“绝对的穷困”。

在现今科技如此发达。资讯无所不在的世纪中,却仍然有着贫穷与饥饿的存在。如何不让人感到悲哀?

更令人心酸的,是科技带来了战争,而战争带来了贫穷,但是穷困的人们却又被这个高科技的社会所唾弃。因为一个进步的社会是不容许穷困的。

而这些穷苦的人民便成了一种深沉的痛苦。

这样的痛苦来自于穷苦人民的存在。

他们的存在让想推动进步的人难以忍受。

而或许这种难以忍受是来自心中的那种无能为力吧!

因为有谁,有谁能做到让这个世界均富,让这些人们远离穷苦与饥饿呢?

看着那许多无助的人们,龙翔总是想问:如果文明与科技只是完成破坏,那到底科技有什么意义?

龙翔盯着v国的地图及一些简单的说明发起呆来,他没有抬头,只是开口:“阿奇,怎么睡不着?”

龙翔的话让站在一旁的韩奇为之一愣。

龙翔和韩奇毕竟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兄弟。

韩奇:“是啊!睡不着,起来走走。”

龙翔还是一直没抬头:“阿奇,这回该怎么走,会有……什么结果你也是知道的,老哥哥只想提醒你,别为难自己。”说完龙翔才抬起头。

韩奇与龙翔一相视,眼神交会。

二兄弟还有什么好说的。一切尽在不言中了。

终于,电脑接通了。

电脑荧幕中那个中东的脸孔,就是v国的刘队长。

“刘队长,你好,在我身边的是韩奇,有什么事我们帮得上忙的?”说话的是宋龙翔。

因为龙翔经常出现在联盟的各项会议上,所以他和刘队长是有几分熟悉的。

“韩医生。”刘队长先向韩奇问好,自然韩奇也回应了对方的问候。

刘队长:“最近一个月来,敝国境内有个奇怪的组织。而这个组织所到之处,几乎都引起死亡。”

龙翔:“引起死亡?”

韩奇:“死亡人数呢?”

刘队长:“怎么引起的,我们也说不出个所以然,但是到目前为止,已知的死亡人数大约在一至二万人之间,正确的死亡人数还在增加。”

韩奇:“一至二万人?”

刘队长:“是的。”

宋龙翔:“我会在最快的时间内带着小组成员到贵国。相关细节会有专人与您连络。”

刘队长:“谢谢!”

二方结束通话。

韩奇:“大哥,让我去。”

龙翔:“鲍尔在休假中,你上一次的任务刚忙完,你留在总部休息二天。我带冷霜过去就好。”

韩奇:“大哥……”

龙翔:“阿奇,我也想有机会,会会这些致命的兰花们,虽然现在我们也无法确定是什么情形,但若有需要,你也一样要来帮忙的,不是吗?”

韩奇只得点头。

宋龙翔在和老爹谈过之后,通知冷霜在清晨启程出发。

那时的夜,雨依旧直落。

韩奇突然好想出去看着那落在窗上的雨滴。韩奇步出防卫队。

夜空里没有半点亮光,只有那总部屋外的照明灯光。

在昏暗的灯光下,雨丝仿佛自天而落的银丝。

韩奇开始放足狂奔……

任由雨水打在他身上。

只是韩奇未曾发现,一个在他身后微弱闪亮的点。

直到韩奇隐身在雨夜里,那站在韩奇身后的人影才出现在灯光下。

是冷霜。

她丢掉手中的烟,那白雾自口中吐出。

昏暗的灯光下,却有一丝银光。

只是那不是雨丝,而是冷霜脸庞滑下的一滴泪水。

凄冷的雨,寂静的夜。

伤心的人有多少?

或许不只是人们,连老天爷都在落泪,不是吗?

v国的机场,在已经如此进步的世纪,却还是落后得如同上世纪的水准。

龙翔及冷霜和三名防卫队人员一同到达。

这是一个炎热得让人的心都无法正常呼吸的地方。

龙翔他们一行五人直接前往刘队长的办公室。

冷霜看着窗外那在机场附近行乞的人群。

这真的是一个十分贫穷的国家。

行乞的人们什么年龄都有,男、女、老、少,又似乎各自形成一个小团体。

贫穷相对于饥饿。

一个在这个世界最不该存在的一种匾乏。

文明、科技,改变了这个自然界的自然生态法则。

而生态似乎也给了人们报应。

广大的土地,因为炎热而近乎寸草不生。

带来了无止尽的饥饿。

是自然的无情,亦或是人类科技的无义?

好像很难以能说得清。

很快的,龙翔一行人到达一个守卫严密的大楼区。

车子直接近入到大楼的内部。

不多久便到了顶楼刘队长的办公室。

刘队长的办公室很大,其实与其说是办公室,不如说是一个小型的会议室。

因为一进入办公室,入眼的即是一张可供约莫十至十五人开会用的会议桌和相关的会议设备,一应俱全。

这跟龙翔对刘队长的印象十分一致。

刘队长是个绝对行动派的人。并非做官,而是做事的汉子。

刘队长已经在他的办公室内,而且他的身后还有一名看起来较年轻的男子,像有亚裔之血统。

刘队长向防卫队之众人介绍。

刘队长:“他叫木村,是我的左右手。”

那名叫木村的男子,年约三十岁,身材比起刘队长高大一些,约莫在一百七十五至一百八十公分左右,长得十分清秀,跟刘队长是完全不同的典型。

龙翔一见这年轻人,或许是同为东方人血统缘故吧!龙翔颇为亲切的用了古老的语言向这年轻人打招呼,但这名叫木村的年轻人居然不为所动。

令人出乎意料之外的是——“我代木村向你问好,很可惜,他并不懂这些古老的语言。”令龙翔意外的是,代木村回答的人居然是刘队长,而且刘队长说得十分流利。

龙翔,“真没想到队长这古老的东洋话说得这么好。”

刘队长:“我有二分之一的中国血统,四分之一的东洋血统,除了外表不像,你不觉得我以古老中国人的姓氏为姓,十分特殊吗?”

刘队长反而笑了。

龙翔倒是十分讶异于刘队长的话,因为刘队长的外表实在看不出来有中国的血统。

龙翔:“没想到,刘队长和我还是有血脉渊源的族人!”

刘队长现也改口以古老的中国话跟龙翔说话。

刘队长:“宋公子,我若没猜错,若非这世界变了模样,早个世纪,这老中国还是你先人主政。你是天子之躯,我只是一介平民,怎敢和你相提并论?”

龙翔闻言立即回话:“刘大哥,你这话我可受不起,这先人的事,我当时年幼,什么也不知,我只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可绝非什么‘天子之后’。这些事,我是真的一概不明白。请刘大哥别多猜测,再说,同是一派相连,哪分得什么贵贱?刘大哥时至今能说这多年没人会说的‘古语’,由是可见咱们族人的思源性格,龙翔佩服。”

刘队长笑了。

龙翔也笑了。

难得的是,冷霜也露出笑容。

刘队长有些讶异。

龙翔这才解释,二人说的古老语言,冷霜也能听得懂,因为冷霜原本就是语言及易容等多方面的专家。

刘队长这可对眼前这名“冰山美人”有了更高的评价。

龙翔解释完又说:“刘大哥,以后咱们就以兄弟相称了,我真是难得遇到会说家乡话的人了。”

刘队长:“那是我高攀了!”龙翔:“刘大哥,别再这么说了,客气话不是对自家兄弟说的。”

刘队长这才又点头。

而除了他们三人,其余的包括防卫队的三名成员及站在刘队长身后的木村全都对他们的谈话内容茫然无知。

话毕,众人立即在会议桌旁围坐了下来。

刘队长:“我们先将目前现有的资料跟各位做解释。木村。”

这长得高瘦、清秀的木村,立即利用电脑荧幕向众人做完整的解说。

木村:“这是一名年纪约在五十岁左右的男子,他的名字叫克里斯。”

电脑荧幕上出现的男子,外貌是上一世纪欧洲人的血统。

满脸落腮胡,而且十分肥胖。发长约在耳齐,头发是金棕色,眼眸是咖啡色。长相像极了古世纪的一个童话故事中穿着红衣、发送礼物的老人。

甚至他也有相同的微笑脸庞。

木村:“这名克里斯先生,他从何处来,并无法详细追查,而据我们所知,他拥有十分庞大的财力,而且他身边并没有家人或随从人员。他的出现,最早是在本国最南端的城镇。他的活动路程就这样自南而北上,一路向北而来。”

木村电脑荧幕一变。

出现了v国的地理图形,而上面的红点显然就是移动的路线。

可以明显的看出来,这图形的点有向北方移动的趋势。

木村:“他的活动情形大致上是这样的:在一个城市的中心找寻一个宗教的会堂,以高额的租金向教会租下场地,而后向外散布消息,他倡导的是,人的自省与忏悔。他刚开始吸收的都是一些流落街头的游民,他要人们到他的聚点去忏悔,而后,他供应许多兔费的食物,和一些生活必需品给参加的人。”

冷霜:“那他应该是个慈善家!”

木村:“是的。所有的人都是这么认为。”

刘队长:“刚开始连我们也都这么认为。”

木村:“原本我们根本不可能会去注意到这样一个慈善团体的集会行动,但是在各地开始传出‘自杀事件?’之后,我们就不得不开始注意了。”

冷霜:“自杀事件?”

木村:“是的。一种集体……”

刘队长:“也不能说是集体,应该说在几乎相去不远的时段内,有许多人从事自杀行为。”

木村:“其实在许多地方,当地的安全局人员根本不会对这种死亡的行为多加注意……”

龙翔与冷霜都明白,木村所指的是什么。

在一个贫穷的地方,游民都是让主政者头痛的大问题。

所以,如果有游民自杀,对当地政府来说,那根本不算什么,甚至恐怕会有松了一口气的心态。

木村:“之所以引起我们注意的是,各地福利机构追加经费的要求。因为那些游民的死亡,所有后事的处理费用全部由社会福利机构来支出。”

刘队长:“所以慢慢的由各地申报到中央的死亡人数不断的增加,因此我们发现了这位克里斯先生,和由他所领导的‘希望会’。”

龙翔终于开口:“在他身边没有任何助手吗?”

木村:“因为他是以教会组织做为聚点,所以他每到一个教堂便和教堂内的神职人员结合,由他支付所有费用,但是所有行动几乎都是由神职人员来代为执行。就连他在下一个城市的落脚点,教会大都愿意代为连络安排。”

冷霜:“所以他真的是独来独往?”

木村:“是的,若要勉强说他有什么‘伙伴’的话,那就只有一个‘箱子’。”

冷霜:“什么箱子?”

木村:“一个装行李的大箱子。”

木村边说边将那箱子的影像放映出来。

果然是一个最平凡、最不起眼的箱子,到机场去看,随便都可以找到上百个相同的东西。

龙翔:“有比较确切的统计数字吗?例如自杀事件的时间有没有一个固定的周期?或者时段?”

木村:“我们经过所有资料的汇集后发现一个现象。”

木村在电脑上显示一堆的时间数据,而最后一栏则是人数。

木村:“这是‘克里斯’先生出现在当地所谓‘忏悔会’的活动时间,然后是他离开当地的时间,而后是发生‘自杀事件’的时间,最后是已知的死亡人数。”

冷霜及龙翔等人盯着荧幕看,那真是一个十分庞大的数目。

龙翔:“所以也就是说,所有的自杀时间都是发生在他离开当地后的三至七天之内。”

木村:“是的。”

刘队长:“若不是这种情形不断发生所导致的雷同,我们根本不可能会去怀疑他。”

冷霜:“所有参加过‘忏悔会’的人员都会自杀吗?”

木村:“不能这么说,并不是所有的人都会自杀,但是所有在忏悔会活动后一周内自杀的人,百分之九十九都参加过该会的活动。”

冷霜:“那自杀和未自杀的比例呢?”

木村身后的电脑又出现了另一个荧幕。

木村:“我们发现,若是街头游民,则他们的死亡率,几乎高达百分之百。更甚者是游民的自杀行为不只是对自己,若是他身边有家人,也几乎都一律惨死在自杀者的手下。但若是不正常工作及生活较富裕的家庭,他们的死亡率就偏低。”

冷霜:“‘忏悔会’是个什么样的活动?”

木村:“那是个像是告解的仪式。”

木村继续说下去:“由‘希望会’的克里斯出资,教会的神职人员去散布消息及准备忏悔会的所有必需物品,当所有人员到达会场之后,由克里斯先做约莫十分钟的‘忏悔’谈话,而后,借由教会中的告解室,每个与会的人都进行对自己良心的忏悔和对未来希望的告解,所以每一个都拥有绝对的隐私权。”

龙翔:“那,那时候克里斯先生,他人在哪里?”

木村突然一愣:“不知道。但只知道,任何人都不得接近告解室。”

冷霜:“每一个人都一定要告解吗?”

材寸:“是的。就算你没有想仟悔之事,至少你可以有希望的心愿可以畅言。”

冷霜:“那每次聚会的人数呢?”

木村:“这并不一定,依当地场地的大小,及各种现实设备的考虑而有所不同。”

冷霜:“那每个人进告解室的时间呢?”

木村:“大约在十分钟。”

冷霜:“每到一个场地都只有一场这种‘忏悔会’吗?”

木村:“不一定。”

冷霜:“怎么说?”

木村:“也曾经在一个大都市,有一连三天三夜的行程活动,但也曾有只有五十人一场的小型活动。”

冷霜:“那克里斯先生的资金来源呢?”

木村:“他的资金来源也是我们十分好奇的事,因为他几乎曾在任何一个国家或银行组织开户头,在银行里完全查不到他相关的资料。”

冷霜:“那费用是怎么支付?”

木村:“借由他手上那个百宝箱。听所有曾经与他相处过的神职人员叙述,每一次,他都是由那箱子里取出一个任何银行都愿意接受的世界银行的本票,而且面额都是普通的金额,不需经过严密的检查,几乎是任何人都可以立即兑现的。”

冷霜:“那应该有一个开出这些票据的银行啊!”

木村:“世界银行在全世界各地的分行几乎都有。”

冷霜:“任何一件事都不可能没有破绽,只要他有目的,就一定会有无法顾及到的事,更何况他只有一个人。队长,你看有可能是‘兰花’吗?”

冷霜此言一出,令得木村及刘队长都一脸郁闷,因为他们当然也明白,冷霜口中的‘兰花’是指什么。

刘队长:“唐队长,你看有可能吗?若真的是‘失心兰花’,那她要的是什么呢?”

木村:“我想有可能,否则谁能拥有那么多源源不绝的财力?”

龙翔:“只是,我对这位克里斯先生的目的一样没有办法掌握,若是‘兰花’也并非没有可能做到无所不能。”

刘队长:“只是,他为什么要杀这些游民?以十分讽刺的观点来说,他的作为并没有对这个国家造成负面影响……”

刘队长的话中有那令人难以视睹的悲哀。

因为一个城市的更好,居然建立在那个城市里,‘不好’的人民的死亡。

这是多么令人深感悲哀的事。

繁荣、整洁,建立在‘死亡’之上。

生命里无法承受的悲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海争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