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海争雄》

第26章

作者:莫仁

  木村在约定的时间到达了教堂。

  在走进教堂之后木村立即看见“克里斯”的肥胖身子,克里斯没有和他说话,他只

是向木村招了招手。

  克里斯走向教堂的侧门,往教堂后花园的方向走去。

  木村立即快步跟上。

  克里斯引着木村来到后花园一个不引人注目的角落。

  克里斯:“你在找我?”

  木村看着眼前这个始终穿着一身袍子的肥胖男子,他很难相信,他会是什么“失心

兰花”之一。

  木村:“你是谁?”

  克里斯对于木村的问题似乎感到颇为讶异。

  克里斯:“我就是克里斯。”

  木村:“我问的是,到底谁是克里斯?那种气体到底是什么?你的目的是什么?”

  克里斯忽然微笑着。

  克里斯:“那你以为我是谁?”

  木村:“你是不是……”

  克里斯:“你怎么不说下去我是谁?你以为我是谁?我在做什么你很清楚,你不是

也同意,你为什么现在问。我是谁?”

  木村:“我没有同意你任何事情。”

  克里斯:“怎么,现在你良心不安了吗?”

  木村:“我……我没有。”

  克里斯笑了:“那我是谁,谁是我,有什么不同?你为什么要追问?”

  木村:“你是不是《失心兰花》?”

  克里斯:“哦,原来你认为我是失心兰花,所以你害怕了。你怕什么?怕我让你无

法在警界立足?”

  木村:“你到底为什么要杀害那么多人?”

  克里斯:“那你又为什么允许我杀害那么多人?”

  木村:“我没有。”

  克里斯:“你有没有你自己很清楚,不需要跟我争论,你忘记你自己所许的愿望了

吗?”

  木村:“我没有忘,我知道我自己在做什么。”

  克里斯:“那你对我是谁有什么好问的?我们的目的或许不同,但是我所做的和你

希望的并没有不同,不是吗?”

  木村:“不一样!我以为你是好人,可是你却是杀人魔女。”

  克里斯:“你这句话不是太可笑了吗?你是好人吗?”

  克里斯笑得如同慈父一般。

  木村:“我……至少不是魔女。”

  克里斯:“是吗?你认为我是坏人,因为我让那些游民选择是要赖活着,还是结束

那可能被人恣意践踏的生命:而你是好人,你是别人心目中的英雄,年纪轻轻就已经是

v国警署中的第二把交椅,哈……哈……哈……你未免太会自欺欺人了,如果我是死神,

那你就是我手中的那把镰刀,在你没有一见我的面。知道我在做什么时就立即杀了我,

反而默认我的作为的时候,你就已经将良心给魔鬼了。”

  木村努力的摇头,往后退了二步。

  木村:“别说那么多,你到底是不是《失心兰花》?”

  克里斯依然是一抹笑容。

  克里斯:“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

  木村:“如果你是的话……”

  克里斯:“怎样,你想……”

  木村在同时伸出右手,一把威力强大的枪枝,立即朝克里斯发射。

  只见克里斯一侧身,向前跨了二步。

  还是那抹笑容。

  克里斯:“你想杀我?你以为你杀得了我?”

  木村无法相信,在这么近的距离里,这肥胖如他的身子能躲得过自己的射击。

  克里斯:“是谁怀疑我是《失心兰花》?”

  克里斯一个箭步向前跨,一手捉住木村的颈部。木村:“我……”

  木村因颈部受困于克里斯而连说话都有些吃力。

  克里斯:“快说……”

  木村挣扎着用右手硬是开了一枪。

  这近距离的一枪射中了克里斯的左手臂,克里斯这才放开木村,并且退开了二步。

  克里斯右手招住伤口。

  此时,这接连二次的枪声引来了人群的注意。

  克里斯在望了望木村之后道:“副队长,不管是什么人在你背后支持你,你都该知

道,如果你危害到我,我也不会放过你,最好你将那些背后的‘势力’引开,否则你说

过的话,会在警署的每一个角落‘绕梁’三日,不绝于耳。你是聪明人,你应该知道怎

么做。

  克里斯说完,便一跃身,如同那敏捷的花豹般跃上了教堂的围墙,消失在墙外,无

影无踪。

  木村是呆了。

  他望着那消失在眼前的克里斯,他真的呆了。

  能如此这般,如同花豹般快捷,以正常人类都绝不可能做得到,更何况是克里斯那

一身的肥胖体态。

  木村的心里十分明了。

  他一直不想去承认的事:这位克里斯,绝非一般人,怕也绝非单纯的人类。

  木村确信,“克里斯”便是“失心兰花”之一的化身,无误。

  而惹上了这传说中的魔女,木村真的不知该如何。

  木村想起“克里斯”的话:“你说过的话会在警署,绕梁三日不绝于耳……”

  木村真的乱了手脚。

  此时那已经聚集而来的人潮,唤醒木村此地并非久留之地。

  木村在许多人的注视之下,快步离开教堂。

  而这些人之中,自然包括冷霜。

  化身为年轻男子的冷霜,在跟丢了木村之后,唯一的念头便是回到教堂。

  只是她回到教堂之后,在听见枪声时飞奔而至,然后便发现木村茫然的站在后花园

里。

  那位“克里斯”必然已经和木村见过面了。

  而此时木村的神态如此慌忙,到底有什么事呢?

  冷霜依然选择尾随在木村的身后。

  克里斯在踏过教堂的围墙之后,便迅速的放足快奔。

  克里斯的飞奔自然引来许多人的注目。

  因为以克里斯体形,少说一百多公斤,但却能如飞羚般的狂奔,谁不称奇?

  克里斯连转了两个街角,便隐身入一个死巷子。

  在巷子的一个不被人注意,堆放了一堆杂物的角落,克里斯才收住步履。

  他放开那捂住的伤口。

  克里斯的右手一扬,那一身的袍子立即滑落。

  那流出鲜血的伤口依然不断的涌出血红的血液。

  但克里斯自巷中的杂物堆里,迅速的找出一个行李箱,更将行李箱一拉开,将行李

箱放在一个杂物上的平台。

  一个像是金属般的白色面板立即将克里斯那肥胖的样子映了出来。

  克里斯看了看映出来的影像,不消数秒钟,克里斯的全身散发出一种淡蓝色的烟雾,

烟雾将克里斯全然围住。

  数十分秒钟之后,那些淡蓝色的烟雾一散。

  令人吃惊的是,在金属板中出现的不再是克里斯那臃肿不堪的肥胖身子,而是一个

艳丽动人、美不胜收的女子。长发及腰,眼似明珠,秾织合度的身段,如雪凝般的肤质。

  这女子美丽得恍若那来自仙界的女子。

  她望着金属板,看了看那受伤的伤口。

  她的右手一扬。

  奇怪的是她的右手掌居然是一种银色的、像是合金属般的色泽。

  更不寻常的是,她的右手掌居然可以变形。

  她的右手掌一变形,化为二只细长形的镊子状的东西。右手一靠近左臂,便往伤口

里夹去。

  那女子的神情只是一皱眉,仿佛在忍受那伤口的疼痛。

  但只是一下子,右手便自伤口处退了出来,而此时那镊子上却夹着一颗子弹。

  她的手恢复成了正常的手掌的形状。

  那女子上闭眼,像在休息一般,再睁眼,看着镜中的自己。

  那原本流血的伤口此时已不再流血,而且那原本裂开的肌肤居然在一点一滴的愈合。

  多么令人难以置信但就是发生了。

  才短短的时间,那女子的手伤便好了,她又找了块布状的东西往伤口上一抹。

  她的手上居然再也找不到丝毫的伤口。

  这名女子,收拾起那只箱子,将袍子及箱子再收回那堆杂物之中。

  这名女子又自杂物中找出了一套男子的衣物,往身上一套。

  又是一阵淡蓝的烟雾。

  待烟雾散去,此时站在原地的已经是一个随处可见的本地人,而且是个看起来约莫

近四十岁的中年男子。

  他快步的又再度走回那人群较多的街道。

  他是谁?

  这能在此时化身成中年男子,又能化身为肥胖的、慈父般的克里斯,却也是黑眸如

珠的绝世美女。

  她是谁?

  龙翔没有猜错,她是“失心兰花”之一,而且是“失心兰花”中最神秘的一位。

  碧兰,眼为灰眸,美丽却冰冷,如同没有生息的机器美人。

  雨兰,眼为紫眸,美丽如花,宛如惹人怜的雨中娇兰,充满灵气。

  而雪兰,眼为黑眸,美似那纷落的天山霜雪,令人不忍少看一眼。

  三人像是三胞姐妹,身段都一致的美丽,长发亦如同丝缎般的柔软。

  只要亲眼看见过,都能感受到她们各自不同的特殊气质。

  猛一看或许无从辨别,但一细看,便可立即发现她们的不同。

  她化身为中年男子。

  她就是“失心兰花”中的首领,雪兰。

  木村走到教堂大门的马路上才想起此时自己并无代步的工具。

  而木村现在也是满心的纷乱思绪。

  所以木村索性,让自己再走回教堂。

  他想,那位“克里斯”先生,应该不可能再回头了,而再二个小时会到的龙翔,也

不可能会到教堂的后花园里去。

  因为龙翔只要一到教堂,便可得知,这里的聚会已经结束了。

  龙翔应该会立即离开。

  于是木村放心的折返那教堂的后花园。

  这一次木村为自己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

  此时木村谁都可以看得出来,他陷入深思之中。

  而这样正好方便冷霜对他的跟监。

  冷霜也为自己找了一个可以清楚看见木村的角落,只是这一次,冷霜亦改变了模样。

  冷霜此时变成了一位神职人员的打扮;

  木村在座位上不断的思考,现在的自己到底该如何才是。

  宋龙翔怀疑“克里斯”是失心兰花,而他的怀疑并没有错。

  克里斯真的是失心兰花。

  而自己或许在潜意识里也知道,克里斯的身份可疑,但他却从不愿让自己去正视。

去承认直到如今。

  克里斯有着足以让木村在世人面前无立足之地的证据,木村或许并不在乎自己的未

来。

  因为他就如同克里斯所言,在当初获救、没有立即杀了克里斯之时,他就已经和克

里斯站在同一艘船上了。

  但若再给木村一次机会,木村知道自己还是会做这种选择。

  木村回想起那一次化身为游民,一起接受“希望会”的忏悔与祈求洗礼的情景。

  那一切都如龙翔他们所看到的片子一般,无误。

  仪式就是这样进行着。

  每一个人都到了那告解室里“忏悔”或者“祈求”,而且每一个人都安全出来了。

  仿佛这只是一般的宗教信仰而已。

  木村一如所有人般进入那告解室,然而木村没有什么事想忏悔。

  但木村却检查了这告解室里的每一处,都没有发现任何的异状。

  木村看了看时间。

  他们说每个人都有十分钟,于是木村知道自己还有三分钟的时间。

  木村想起那些在外面的游民,木村的心中有了前所未见的憎恨。

  这些满身污渍的游民,是多少犯罪的根源?

  在这么无生机的时代,这些游民更是所有主政者心中的痛。

  木村多么希望,他们能全部消失。

  木村那时便脱口而出,说了一句话。

  木村说:“我希望,所有的游民都死去。”

  这就是克里斯拿来要协木村的话。

  木村在接近十分钟的时候,出了告解室,和所有人一同享用食物,和做简单的沐浴。

  木村那时有说不出的快乐,因为那时他为了扮成游民已经有近一个星期未能沐浴了。

  而后的几天,木村依然混在游民之中。

  那样的生活更让木村厌恶所有的游民。

  因为木村看见了那些游民中,只要有一顿温饱,任何一个游民女子都愿意拿自己的

身体来交换。

  为了那口腹之慾,老的游民要年幼的小孩子向可以看到的所有人,伸手乞讨。

  只要小孩的收获不丰,便立即是一顿毒打。

  而他们却又沉溺于许多的酒精与毒品之中。

  对木村来说,他所说的话,并没有错。

  木村是真的希望这些人能死去。

  木村认为只要这些游民死去,这个国家就能富强。

  而就在一个黎明时分的清晨,木村不知道自己为何醒来。

  但那已经睁开的双眼,早已了无睡意,即使那时木村才刚刚入睡不久。

  木村的心里开始产生许许多多的感觉。

  木村开始发现自身边响起的声音。

  木村不断的想着:这些游民该死。这些游民该死。

  但是越是这么想,木村就越难过,因为他发现,自己的无能为力。因为木村永远帮

不上他们,木村知道自己不论怎么做都无法改变这些游民的生活。

  木村的眼角居然泛起了泪水。

  木村开始想着:为什么我做不到?为什么他们不会死去?只要他们全死去,这个国

家就会富强,这个世界就不会这么混乱。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做不到?

  木村的意念如此难以自持。

  而没多久,木村便开始自责。

  木村觉得这些游民活在这个世界上做这么多坏事全是自己的错。

  木村不断的自责,泪也不断的流。

  那让木村近乎完全崩溃。

  木村发现自己不由自主的找寻。

  木村开始翻遍自己的衣物。

  木村翻了一下子,在自己的外套里找到了一把刀子。

  木村此时飞快的拿出刀子,那锋利的刀尖,对木村来说,仿佛是一切问题的答案。

  木村的双手握住刀子。

  双手高举小刀,木村一闭眼。

  多么令人吃惊。

  因为那时的木村觉得,死亡真是一种快乐。

  死亡,成了一种救赎。

  木村真的认为死亡会让一切找到答案。

  但不知为什么,木村并没有死。

  木村不知自己怎么了。

  因为当他再醒来时,已经不是在那条挤满游民的巷子了。

  木村被带到另一条干净的巷子,他躺在巷子的地上。

  当他醒来之时,克里斯那慈父般的笑容是木村第一眼所看到的。

  木村摸摸自己的颈子:“我怎么会在这里?”

  克里斯:“是我带你来的。”

  木村:“你为什么带我来这里?哦,我的头好痛,这里是哪里?”

  克里斯:“这里离你原来‘躲’的那个巷子没有多远。你的头痛一下子就会好,没

事的。”

  木村:“那你为什么带我来这里?”

  克里斯:“你忘了你刚才要做什么吗,副队长?”

  木村真是大吃一惊,因为克里斯称呼他为“副队长”。

  木村不知道为何他的身分会曝光。

  木村:“你是谁?”

  克里斯:“我是救你的人。我是‘希望会’的克里斯先生,你不认识我了吗?”

  木村:“你救我?”

  克里斯:“怎么,你真的忘了?那么这把刀呢?它有没有提醒你什么事?”

  克时斯把那刀子丢给了木村。

  看了看刀子,木村想起了刚才的一切。

  木村才惊觉,自己刚才是要自杀的。

  木村这才明白为什么克里斯说他救了自己。

  木村:“你为什么要救我?”

  克里斯笑了:“因为我听见了你的心愿。”

  木村:“什么?”

  木村自然吃惊于他的话。

  克里斯:“你要我重复吗?”

  木村立即摇了摇头。

  他当然想起克里斯所指的是什么。

  木村:“那又怎样?”

  克里斯:“你不需要自责,这些游民不死,不是你的责任,但我会帮你。”

  木村:“什么?”

  克里斯:“我会帮你完成心愿。”

  木村:“我……”

  克里斯:“是的,我会让这些卑贱的人们,自己羞愧至死,完成你的心愿。”

  木村:“怎么可能?”

  克里斯:“如果我没做到.你又何必化身游民,来查看‘希望会’的活动呢?木村

副队长。”

  木村:“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克里斯:“你是警界的第一把交椅,谁不知道?”

  克里斯又接着说:“我救你的理由很简单,我不会要你做任何违背你的心意的事,

我只是要你尽量将游民大量自杀的事,当做一般事故一样去处理,别花太多心思去调查,

反正游民是贵国的一大祸害,死了那些人,只会让这个国家更好,不是吗?”

  木村立即陷入深思,许久才又抬起头。

  木村:“真的只有这样。”

  克里斯:“否则你认为我能在你身上找到什么好处吗?”

  木村的确也想不出其他的。

  而不消多久的时间,木村便在那条巷子里和那位克里斯先生达成协议。

  木村答应,尽量将这些游民自杀的事,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别让中央花大多注意

力在这件事上面。

  而克里斯答应为木村达成心愿,杀死“游民”。

  这就是木村和克里斯二人之间的协定。

  于是,木村成了那次行动中唯一的生还者。

  木村做到了答应克里斯的事,任由克里斯游走诸多城市。

  然而在造成数万人死亡之后,刘队长正视了这些不寻常的游民自杀事件。

  而在刘队长的坚持之下,他们才找上了防卫队。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海争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