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海争雄》

第27章

作者:莫仁

木村坐在座位上,不知不觉时间已过了约莫一个小时。

但木村依然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做才是。

在龙翔点明克里斯就是失心兰花的时候,木村一边安排龙翔的行程,一边便已打算要早龙翔一步来和“克里斯”摊牌。

这也是木村为何不让龙翔搭乘专机搭一般飞机的原因。

只是木村发现,克里斯真的是失心兰花,而他所无法预测的是,自己和克里斯的能力相差如此悬殊。

失心兰花,怎会是一般人可以对付的人物?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而木村却依然一动也不动,像是入了定一般。

看在一旁的冷霜的眼中,是多么的难以忍受。

冷霜几乎想冲过去摇醒木村。

冷霜多想知道木村此时的沉思是为了什么,但冷霜却硬是忍了下来。

因为冷霜看了看时间、龙翔不久就该到了。

于是冷霜让自己再忍耐些时候。

而化身为中年男子的雪兰一出了那条巷子,便往热闹的街上走着。

雪兰思索着木村的行为。

其实雪兰心里有些明白。

依木村的才能,他或许怀疑过“克里斯”的身分,但他绝无法一时间立即肯定自己就是“失心兰花”中的一名。

而能给他这些想法的人,不消说,除了防卫队的队员之外,雪兰不相信能如此一语道破她的伪装。

现在雪兰想知道的是,到底来的人是谁?

雨兰上次说过,防卫队中的“飞龙队长”是最难应付的角色,要雪兰和碧兰小心点。

这次来的会不会就是传说中的“飞龙”呢?

雪兰的步伐迈向机场的方向。

而这一路上雪兰都在注视着那右手掌的掌心。

原来此时她的掌心居然是一个罗网状的方块,上面有着直横交错的线条,而就在线条中间有一个红色的点。

在这一路上,雪兰都没发现那个红点有移动的情形,这是令雪兰有些不解的。

雪兰到了机场,直接前往柜台买了张机票,然后再转身出了机场。

雪兰再度看了看那个红点,仔细的盘算了一下。

他并没有离开。

雪兰的确有些吃惊。

但雪兰心中也暗自盘算:难道他的身边也有助手?所以他能有恃无恐的在原地不离去。

雪兰要自己小心点,但她还是往那适才离开不久的地方去。

是的,教堂。

雪兰在适才和木村打斗之时,已经在木村的身上放了一个追踪器,而那个掌心上的红点便是木村此时的所在地,也就是教堂。

这也是雪兰能毫不在意,将所有的事安排好,才决定去找寻木村的原因。

雪兰不可能会放过木村。

因为雪兰知道,只有木村才能将在木村身后的防卫队员引出来。

木村在深思许久、苦无良策之后,站了起身,依然满脸愁容。

他开始在花园之中来回地信步走着。

而一直躲在一旁的冷霜则是看了看时间,不理会木村,开始向教堂的大门口走去。

木村一个人走着,走到了角落便想转身再往回走。

但出乎木村意料之外的是,木村一回头,便发现了一名中年男子站在数步之遥的地方。

木村:“你……你是谁?”

那中年男子突然笑了。

不消一分钟,在一阵淡蓝的烟幕出现之后,木村知道了那人是谁。

所以不等烟散,木村便已将枪对准那烟幕之中,不断的发射出子弹。

然而一阵轻风吹散了那团烟幕,依然是那绝色的美人。

只是这次木村的所有子弹都没能伤及她。

那金属色的右掌一摊开,从中散落了数颗子弹。

木村的脸色堆满了死白。

雪兰。没错,雪兰已经从围墙外翻身到了花园之内。

雪兰:“木村先生,你今天问了我好多次‘我是谁’,你真的很想知道我的名字吗?”

木村:“你……你不是人类?”

雪兰:“你不是早就猜出我是‘失心兰花’之一吗?我是不是人类?对你来说我不是魔鬼吗?”

木村看了看枪中的子弹。

一阵胡乱发射后,此时木村手中的子弹空无半颗。

木村看着眼前的美人。

这是生平木村第一次觉得眼前的真的是……死神。

雪兰:“你刚才送了我八颗子弹,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

木村退了二步。

木村:“你说什么?”

雪兰:“很简单,你今天总共给我近十发的子弹,我不会将这么多颗还你。只要你将参与这次行动的防卫队成员有谁全告诉我,我就让你一枪弊命,否则的话,我就让你试试身上中了五发子弹,却还得等心脏的血全流干了才会失去知觉的死去。你挑一种。”

木村:“你呢?你到底是哪一朵兰花?”

雪兰:“你的问题太多了。你真的要答案吗?好。我告诉你,但是我要先废掉你一双手臂。”说完,雪兰的右手一扬,不知何时,她的右手掌已然化为一枝手枪。

而她一扬手,也已经有一颗子弹准确无误的送进木村的左手臂之中。

木村一个脚软,退了一步,跌坐在地上。

雪兰往前踏出了二步。

她的枪依然瞄准木村。

雪兰:“说,是飞龙,还是韩奇?或者是鲍尔和瑞秋及冷霜?”

木村依然是开口问:“你是谁?”

雪兰有些难以相信。

雪兰:“你真的那么想知道我是谁?”

木村点了点头。

雪兰又是一发子弹,准确无误的送进木村的右手臂之中。现在木村没有手可捂住伤口了。

雪兰:“好。我答应你,在你死之前,我会告诉你我是谁。”雪兰又往前逼近了木村二步。

雪兰:“你何必让自己受这种苦?有些时候若是能够没有感受是件很快乐的事,给自己一个机会吧!只要你说出入名。”

木村依旧是那句:“你到底是谁?”

雪兰:“你真的很固执,但是你现在想变好人有谁会相信你呢?”

又是一发子弹,此时射进了木村的右大腿。

木村:“你是雨兰、碧兰、或者是雪兰?”

雪兰什么也没说,子弹再次准确的射出。

左大腿,此时木村的表情异常的平静。

木村:“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了。”

木村笑了。

他的笑容让雪兰有了几秒钟的停顿。

而就是这几秒钟,让二名男子奔了过来。

是他们。

一个年轻的男子。

一个似游民扮像的男子。

雪兰看了他们二人一眼。

雪兰对于这二名男子自然有些疑心,尤其是那名游民的眼睛和身高。

这名游民的眼睛未免太犀利了吧!

更何况他有着近一百九十公分的高度。

这是一个热带地方的国家,要有这种身高的确不易。

雪兰还来不及反应之时,那名看起来像年轻小伙子的男子已经举起了武器,一连发了四,五枪。

但雪兰只几步便已将那些攻击全数闪躲过。

雪兰开口:“你是明知道有人可以帮忙,才能这么自信的留在这里,好。”

龙翔就是那名年纪较大的游民,而冷霜便是那名年轻的男子。

刚才冷霜便是为了要去接龙翔而离开木村。

龙翔:“别杀他。”

龙翔一急,施展出中国武术中的一个招式,一翻身已欺近了雪兰和木村之间。

雪兰:“你是哪一位?”

现在雪兰不想再追问木村了。

冷霜在一旁十分不死心的又对雪兰开了好些枪,但却全没打中。

雪兰一翻身站上了教堂的围墙。

雪兰:“你是龙翔!”

龙翔:“你是雪兰?”

雪兰一笑。

冷霜再替枪枝上膛。

但雪兰在冷霜能反击之前,一扬手,目标对准那四肢都已被射伤的木村。

龙翔一见,伸手至腰际,抽出一把软剑,一翻踏,龙翔希望能挡住雪兰的子弹。

但毕竟是慢了一步。

雪兰的子弹已经准确无误的射进木村的心脏。

就在子弹发射的同时,雪兰说:“木村,你听好,我是雪兰。”

语毕,子弹也结束了木村的生命。

木村的脸上有一片安详的笑容。

雪兰的手一收,冷霜的攻击又开始连绵不断的发出。

她不再恋战,一跃隐身在墙外。

龙翔自然不愿放过这和雪兰正面交手的机会。

他一提气,也直奔雪兰离去的方向。

龙翔临走时还交代了一句:“冷霜,去照顾木村!”

冷霜来不及回话,龙翔已消失无踪,冷霜只得趋前去探视木村,但身中五枪的木村早已气绝。

冷霜在和刘队长通过电话之后,立即在他的安排之下,由原先木村所乘的专机将木村的尸体运回。

而即使透过通讯器,冷霜都可以感觉得,刘队长对于木村之死的震惊。

雪兰一越进墙头,一落地,她的双足便未停歇。

她那犹如闪电之势,自由穿梭于所有的车辆之间,她显然试图以速度来摆脱任何人的追逐。

就在龙翔落地于街道的这一边时,他只能看见雪兰早已远在街道的对岸。

但龙翔也绝非泛泛之辈。

龙翔看见过雪兰如迅雷般的身形,所以他丝毫不敢放松。一落地,龙翔便使出那自小苦练的身段。

或许就速度上来说龙翔是略逊于雪兰,但实则也相去不远。

更何况雪兰正站在对街望着龙翔,给了龙翔一点时间。

龙翔亦快步略微飞跳,略微飞奔的穿过车流。

雪兰是吃惊的,因为龙翔不该有如此的身手。

于是雪兰不再迟疑,她快步的在人群中奔跑,试图摆脱龙翔的追逐。

但龙翔怎可能放过这个难得的机会?

与传说中的雪兰交手,这对龙翔来说是多么渴望的机会。

龙翔自年幼就被教养成为正义的化身。

从小白师父就告诉他长大之后最重要的事,就是杀掉魔王,因为那不只为求正义,更是因为龙翔那一门血债。自龙翔懂事以来,魔王就是龙翔不变的世敌。

而这三朵兰花,更是龙翔杀魔王的重要关卡。

雪兰一路直奔回那个她变身的死巷子。

她知道龙翔可能尾随在后,但她有恃无恐。

她把那杂物堆中的箱子找了出来,打开箱子,自箱子里取出了一个像是试管状的玻璃管,管中所装的是一种无色的透明液体。

就在雪兰想起身之际,没想到龙翔已然身在背后。

一个剑式,雪兰的背部已然挂彩。

雪兰连忙往前踏上了杂物堆。

这软剑着实锋利,因为雪兰的背上立时有那长长的一道刀痕,红色的血液立即流出。

雪兰似是受了巨大的打击,只得让身子趴在墙边。

龙翔自然想乘胜追击。一个跨步,龙翔还想再施展一记剑式。

但雪兰也非省油的灯,龙翔适才能如此轻易使雪兰伤是因为,龙翔一发现雪兰的身形影便一个提气,腾空向前一跃。

因此才会未发出任何脚步声的来到雪兰的身后,也才能轻易的伤杀了雪兰。

但此时雪兰虽倚在墙边,且身体受了伤,但雪兰并非是一般的常人。

雪兰的右手一扬,对于欺身向前的龙翔便是六支银针。

龙翔一见银针便只得身子往后一翻,再落地,躲过那银针的攻击。

雪兰此时的脸色变得无比的苍白,那双足以摄魂的眸子正写满无数的伤痛。

但龙翔绝不肯罢休,他再度挥剑直攻。

龙翔又是一记剑式,他想一剑插入雪兰的心脏。

雪兰自然不会如此轻易让龙翔得逞,但此时雪兰身受重伤,她也不宜再激烈的还手。

雪兰任由龙翔的剑锋向自己侵来,而就在剑尖接近心藏部位仅有十公分之距时,雪兰将右手掌伸出,使力一捉,雪兰的那只右手便将龙翔的软剑捉住。

龙翔自是双手握住剑柄,想转动剑身好摆脱雪兰的控制。

而雪兰对于左手无法拍击到的龙翔,或许是碍于负伤颇重,她根本懒得去还击。

但这样的僵持并未延续太久的时间。

因为那二人同时握住的软剑,在雪兰的金属手中握住,动弹不得的情况之下,居然由剑尖开始慢慢的冒出淡淡的烟,而烟雾下的剑身居然开始慢慢的变红。

短短一分钟不到,龙翔便不得不放手。

因为那把软剑已经滚烫得让龙翔无法掌握。

龙翔只好翻身跳回地面。

雪兰右手一丢,将软剑往龙翔无法取得的角落丢去。

随后她的右手掌那有着金属色泽的部分又开始变形,变成一种像是喷枪状的东西。

龙翔即使是空掌都不惧怕这魔界的第一把交椅,龙翔又想到欺身发出一掌。

雪兰只得以双腿拆招。

雪兰用双足自然对付像龙翔这样武术底子深的练家子是较不利的,更何况雪兰身上还负伤。

所以才一招,雪兰便不由得需以脚下的杂物做为武器向龙翔不断的攻击。

只是那些杂物都不具任何的杀伤力,那根本伤不到龙翔。那些杂物只能稍稍阻挡龙翔的凌厉攻势。

但也的确让龙翔在攻击上吃了点亏。

雪兰发现了杂物堆中的一把被遗弃的断刀,二话不说,雪兰让断刀直直的朝向龙翔飞去。

龙翔在慌乱之中,看见了一个看起来较厚实的行李箱,便捉起箱子一挡,刀子足足插入箱子约莫十公分深。

还好这箱子十分厚实。

但这刀子如此一划过,箱子便已形同稀烂。

龙翔再用手一扯,箱子立即分开。

箱子里的东西散落一地,发出一阵轻碎的声音。

是一堆破碎的玻璃,而那玻璃中所装的液体,此时立即被地面所吸收。

那液体亦像是有挥发性似的,立即蒸发,即时了无踪迹。

这一切看在雪兰的眼中自然懊悔万分。

雪兰:“你……”

这叫雪兰如何再说得出第二句话?

雪兰再不顾自己身受重伤,将那刚才自箱内取出的试管状玻璃的玻璃口盖子除去,把玻璃内的液体倒入那右手化成的喷枪之中。

雪兰再无顾忌,她一纵身,往龙翔的面前一站。

雪兰一出手,便是接连三掌。

打得龙翔结结实实的连连往后退了三步。

雪兰本想再出掌,但背上的伤却如此疼痛。

无奈,雪兰知道自己必须先将伤口复合。

雪兰往后退了数步,让自己保持在龙翔无法欺身之距。

雪兰的手靠在墙边,伤口开始变化。

那原本自左肩直划到右腰际的伤口,居然开始停止流血。

龙翔知道雪兰在为自己疗伤,龙翔多希望自己能再近她的身。

但是,雪兰那三掌,下手怎会轻呢?

龙翔忍住胸口的一股气,否则,龙翔怕自己早已昏过去。

所以即使知道雪兰在疗伤,龙翔也无可奈何。

龙翔思虑一转,他也立即盘腿而坐。

他也需要让自己喘口气,好再迎战雪兰。

雪兰的伤口,像有完美的愈合能力。

只是这伤口,花了她近五分钟的时间才全部修补到一个阶段。

而才刚刚略微感到舒适的雪兰也发现,龙翔未再进攻也是因为他正在为自己调养气息。

雪兰见龙翔席地而坐,闭目养神,她怎肯放过?

雪兰往前发动攻击。

雪兰的复原能力,龙翔早已在雨兰的身上见识过,所以龙翔亦早有准备,他不能有大多时间休息。

果然,才数分钟,即使未睁开双眼,龙翔都已经知道,雪兰已向自己欺身而来。

龙翔并未起身,但他双眼已睁开,望着雪兰的身形。

龙翔双手一推,他也以双掌迎向雪兰。

雪兰此时的脸色还是一抹雪白,但可以看得出来,气色已经好多了。

对龙翔的掌风,雪兰知道自己最好别正面迎上前去,在自己元气大伤之后。

于是雪兰选择侧过身。

而就在雪兰侧过身之后,她却又悄悄的移动步伐,似乎是想欺近龙翔的身畔。

龙翔发现了雪兰的意图、便立即一滚身,向巷子的另一侧而去,并且连忙站起身。

只是雪兰并没有放弃,反而攻击连连。

于是二人的打斗变成了近身的肉搏,因为这巷子实在称不上宽敞。

二人不断你来我往的掌拳相向。

而数十回合之后,自然有败象的不是别人,是龙翔。

因为龙翔并不像雪兰,雪兰身上拥有一半的生化系统。所以论体能吃亏的自然是龙翔。

龙翔所受的伤,之所以未让龙翔倒下,全是因为龙翔那惊人的意志力。

而这样长时间的打斗,自然他非输不可。

就在一个步伐想往右侧一迈之际,龙翔发现自己的左肩已被雪兰紧紧捉住。

雪兰飞快的来到龙翔身后,结实的给了龙翔一掌。

这次龙翔只得倒在地上,无法动弹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海争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