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海争雄》

第02章

作者:莫仁

冷霜是第一个到达现场的人。

办公室里是一个惨不忍睹的情况。强烈的爆炸让这间办公室的大门被轰在走廊上,成了一些碎片。

办公室内更散落一堆无法称做块,只能叫碎片的肉块。让即使是身经百战的冷霜都忍不住作呕。

随后赶到的所有g国的安全局人员及防卫队小组成员几乎都无法隐忍的作呕。

“立即封锁本栋大楼。所有进出这间办公室的人员全部聚集在一起。”这是从b栋大楼赶来的韩奇所做的指示。众人立即开始行动。

韩奇走进这散满“绞肉”的现场。

韩奇:“这是谁的办公室?”

有人回答:“这是税务局局长的办公室。”

韩奇小心的找“碎肉”较少的地方站。这是一间约莫有二十坪的办公室。

进门后,入目的是一张大的桃花木办公桌。但此时的桃花木桌和办公椅上却是一片焦黑,这也是尸块最多的地方。

显示这位税务局长是坐在办公椅上被炸死的。

究竟是什么样的炸弹能将人炸得如此粉碎呢?

韩奇心里有好多疑问。

而办公室唯一的一面玻璃正因为炸爆的威力向外飞出许多的碎片,让风能徐徐吹人。

韩奇小心翼翼的望了望窗外。

此时韩奇身上的通讯器传来瑞秋的声音。

瑞秋:“韩大哥!兰花又有留言了。”

韩奇:“我马上回去。”

在离去前,韩奇向冷霜及马修二人说道:“辛苦二位了,又有留言,我回去看看。冷霜,要求大家连一根纤维都别放过!”

冷霜回复镇定,向韩奇点点头。

韩奇回到日栋大楼的会议室时,总理正来回的走着。一见韩奇便问:“是谁?情况怎样?”

韩奇:“瑞秋,最新的留言?”

瑞秋立即投影出来。

“总理先生,人体炸弹已经送上。下一个炸弹会在三个小时后送达。此时你应该知道该如何取舍了。而我保证温博士会受到最安全的保护,而在一周内我会将他安全这回贵国。望你做正确决定。”

当然最后那一朵蓝色的兰花没变。

总理:“什么叫‘人体炸弹’?”

韩奇:“现场因为炸弹的威力,将税务局长的身体炸成细细的肉块。”

总理那原本忙碌的双脚立即停止走动。

韩奇立即近身,扶了总理一把。

韩奇将总理扶到椅子上坐下。

此时有人敲门。

进来的是安妮塔及另一名男子。

“总理,这件事要不要向国王报告?还有,要不要向全国人民发布消息?”这名已经有些秃头的男子向总理发问。看不出来如此其貌不扬的男子,却有着极佳的嗓音。他的声音十分悦耳。

总理满头大汗,一时之间仿佛不知如何回答。

韩奇:“总理先生,我想先不要吧!”

总理这才猛点头:“不要,不要向外宣布,但你先去向国王报告吧!”

韩奇:“别离开了,直接用通讯的方式向国王报告就好了。”

那男子这时才向韩奇询问:“请问你是飞龙队长,还是‘医生’?”

韩奇:“小姓韩,韩奇。你是?”

男子回答:“我也姓韩。是敝国的发言人。”

韩奇:“韩局长,请你向国王据实以告。我们会尽快找出原因。”

韩局长没多停就走出去了。

看得出来此时他的神情颇是为难,仿佛不知如何向国王形容这场“惨事”的发生。

安妮塔这才又出声。

“要不要我再冲杯咖啡?”

“给我酒吧,安妮塔!”

显然咖啡已经无法稳定总理的情绪了。

安妮塔给总理一杯烈酒。总理一饮而尽。

总理:“是什么样的炸弹可以躲过电脑的侦查系统?”

韩奇:“这是不可能的。我们带来的仪器连最简单的手制炸弹及任何非一般金属的物质都可以侦测得出来。但是以现场的情况看来,那种爆炸的程度,非常像是一种中度金属炸弹,例如像水银之类的。”

瑞秋:“那个办公室在炸弹爆炸前十五分钟已经经过侦测,一切正常。”

瑞秋手上的系统可以控制所有的小组成员所传送来的资料。此时她正一一查看事发时的种种情况。

韩奇:“所以最有疑问的是在这十五分钟内曾经进入办公室的人。”

瑞秋:“那我查看一下,这十五分钟内安全系统的影像记录。”

安妮塔:“大家饿不饿?要不要准备用餐?”

韩奇:“只要别准备肉类。我看连冷霜及马修局长的全部一起送来吧!等一下可以一边开会一边吃。”

安妮塔说:“好。”便离去。

总理隐入沉思。

瑞秋则试图找出那段影像。

韩奇则透过通讯设备和“老爹”讨论炸弹可能的型态,韩奇顺便问起来龙翔的情形。

老爹:“龙翔目前手上的工作还无结果。”

韩奇没有多问,便切断通讯。

总理像是从沉思中醒了过来。“韩先生,你看我该如何处理?炸弹已经爆炸,我不能在这里坐以待毙啊!”说着他激动的站了起来。

韩奇:“对于事情的发生,我们都很难过,但是我们此时不能乱了手脚。希望你沉着下来,一切等现场清理的报告出来再说,只要有线索我们就能找出问题的所在。”

此时门外传来敲门声。

进来的是冷霜及马修,以及防卫队那约莫十名的小组成员。众人鱼贯坐下。

这时的会议总理及马修二人在一旁旁听,而由韩奇坐在主位,听取报告。

由小组的成员,每一至二人各为一个小组对办公室内进行七大项的检查报告。

其中包含尸块的分析,空气中化学成分的分析,现场场地破坏的情形等等。

并且有相当大量的报告资料及影像投影出来。

这时总理才亲眼目睹这些惨状。

当所有的人报告完毕之后,由冷霜做结语。

冷霜:“由以上资料可以归纳出下列几点:一,这确实是一种炸弹爆炸的事件。二。在现场无法找到任何炸弹的痕迹。三、并无外力进入的情况。四、在这十五分钟内,除了税务局局长之外.没有任何人员进入办公室。”

冷霜的报告令所有人面面相觑。

马修:“这是一个没有凶手的炸弹事件!”

总理满脸通红的反驳:“不可能!怎么可能没有炸弹却能够爆炸?”

韩奇并未理会总理。

韩奇接口:“这件事若是全如以上所假设的,那么凶手只有一个人。”

大家异口同声:“是谁?”

冷霜接口:“只有税务局局长一个人。”

此时所有的人隐入一阵沉静。

韩奇的话没有错,但是怎么会有凶手就是自己呢?这话于理不合。

韩奇:“检验组,对尸体的化验出来了吗?”

有一名小组成员回答:“还没。”

韩奇:“请你在报告出来后,立即进行比对。有结果立即通知我。现在请大家稍作休息一个钟头。可以个用个餐。辛苦大家了。”

此时安妮塔正好回来,众人立即由安妮塔带了出来,送他们去用餐。

没多久安妮塔及厨房内的人员即送来餐点。

若不是韩奇早已吩咐不要加肉,可能没有任何人进入那个房间,除了局长之外。”

瑞秋:“从安全系统上看来,的确没有任何人可以吃得下去。

这正是此时会议室内所有人的疑惑。

这时会议室内共有韩奇、总理、马修、瑞秋、冷霜及安妮塔。而厨房里送餐来的人已经离开了。

在大家沉思的时候,安妮塔却出声:“总理,那我先回家了。”

若不是这一团乱,所有的人早就都该下班了。

已经是晚上九点多钟了。

韩奇接口:“对不起,安妮塔,在事情没有结束前谁都不能离开,你若是累了就回你的办公室休息。马修局长,你有告诉所有人吧?”

马修:“我已经交代所有人不得进出这行政大楼区域内的任何一个出入口。”

安妮塔并没有再多说什么,在表明要回办公室休息之后便离开了。

韩奇忽然问起总理:“安妮塔到这里服务多久了?”

总理不明白为何韩奇会如此询问,但他还是回答了:“大概有四、五年了,正确的时间还要再查。怎么,你觉得安妮塔有什么问题吗?”

韩奇:“没有,只是她的表现十分镇定,工作能力一定很好。”

总理:“是啊!”

大家用完餐,韩奇才再度开口。

韩奇:“瑞秋,距离下一个威胁还有多少时间?”

瑞秋:“二个小时十五分钟。”

韩奇:“我们必须把握这一点点时间。总理先生,目前我们必须做个实验。我希望下次再有讯息传来时,我们能够回答她。好,我们必须尽量拖延时间,我希望你能要求她面对面谈,你告诉她,要让温博士回来,需要一段时问,十几个小时不够,好让她解除炸弹的胁迫。而同时我们也才能够让瑞秋有足够的时间去找到她的位置。”

总理:“好。”

韩奇:“那就请你先去休息,我和马修局长还有些侦查方面的事要执行,希望你能授权给我。”

总理:“没问题,马修,你就听韩奇医生的指挥。”

马修:“是。”

总理离开了会议室。

韩奇:“马修局长,这是一个十分奇特的炸弹案,但是我相信那绝对有方法可破解,而我们一定会找到的。我希望你能去将一切安全措施做到零缺点,那么我们就会有更多的胜算。”

马修:“我会的。”

在马修离开前韩奇也给了马修一个防卫队员专属的通讯器,以保持连络。

会议室里只剩下韩奇、瑞秋、冷霜三人。

韩奇:“瑞秋,我要所有监视系统里,有关税务局局长所有的行程,我要所有有可能有机会接触他的所有名单。”

瑞秋:“这需要时间,我会尽快完成。”

冷霜:“韩奇,你的推测是……”

韩奇:“依现场看来,没有任何入侵的情形,而就监视器里看来,十五分钟内除了死者,没有人进去过那个房间,而我绝对相信你们的侦查,所以只有一个结论,税务局局长本身就如同‘失心兰花’所说的,死者就是一个炸弹!也就是‘人体炸弹’。”

冷霜:“难道你怀疑税务局局长是内应,他是魔王手下的人,他愿意牺牲自己来完成任务?”

韩奇:“还有其他的可能。”

冷霜:“怎么说?”

韩奇:“最主要的假设有:一,税务局长是魔王的手下。但可能性不高,再加上他在现场尸体血肉模糊的样子看,可以知道他只是一个正常的人类,他不是一个生化人。要一个人类肯自愿自杀,这个动机实在不简单,而死者身上似乎找不到。二、这个炸弹是经由外人放在税务局局长身上的。在我们到达后这一区立即进入管制,这就是我最担心的,凶手可能就在这三栋大楼内,而我们却无法找到。所以我要所有这几个小时内和死者接触过的名单,就算只是擦身而过的都不能放过。”

冷霜:“炸弹是放在死者的身上吗?”

韩奇:“我不确定,我甚至怀疑……”

冷霜:“你怀疑什么?”

韩奇:“你想若是炸弹放在身体表面,或者衣服上,那这数小时内,税务局局长走动的范围内,不会经过任何侦测器的侦查吗?”

冷霜:“不可能。那炸弹………

韩奇:“我怀疑,炸弹是被安装在死者体内。”

冷霜:“这怎么可能?”

韩奇:“这只是我认为最有可能的假设,实际的情况就需要由死者身上的化验来证实了。”

冷霜:“我会去督促所有的检验。”

韩奇:“那就太好了,希望这样能给我们答案。”

冷霜说完便想离去。

韩奇叫住了她。

韩奇:“冷霜,等等。”

冷霜回头。

韩奇:“依你看,安妮塔有经过易容吗?”

冷霜挑了挑眉毛,沉静的回答:“除非她是生化人,否则,我相信没有。”

韩奇点了点头。

在冷霜离去后没多久。

韩奇伸伸腰。

“瑞秋,在最后的一个小时中,召集所有人回到会议室,综合所有资料,希望我们可以阻止伤亡。”

瑞秋:“好。韩大哥,你想这次有几朵兰花在这里呢?”

韩奇愣了一下:“谢谢你提醒我,我一直只感到一朵,只是,是哪一朵兰花,我不知道。我一直希望能和她们交上手,这次我不希望输。”

瑞秋:“以生命来作筹码,这三朵兰花,真是这般‘无心’吗?”

韩奇:“在这样疯狂、黑暗的世代,贪婪,死亡、慾望,把所有的人折磨得如此彻底。别问我,我曾经多么渴望我可以‘无心’。”

韩奇表现出他难得一见的沉重。

谁都有他伤心的故事,只是有人选择遗忘,有人选择不去记着罢了。

韩奇走出会议室。

会议室里只留下瑞秋一人。

瑞秋必须盯着电脑好久才能把所有影像记录看完。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海争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