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海争雄》

第29章

作者:莫仁

韩奇没有接手指挥大权的原因,除了冷霜能清楚掌握所有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外,龙翔此时身负重伤,韩奇自是心急如焚,而韩奇又是位医生,再也没有什么事比立即探视诊治龙翔来得更重要了。

所以此时,韩奇最想做的事,便是去控视龙翔!

看着那身上插满针头的龙翔,韩奇心里有说不出的难过。韩奇换了衣服进入病房内,在这之前,韩奇已经看过龙翔的完整病历了。

龙翔的伤势十分严重,韩奇却一进病房便动手将所有的针头拔掉,令在场的医护人员大吃一惊。

韩奇:“没事,等一会儿再为他插上。”

韩奇要所有人守在一旁。

韩奇交代:“别让任何人来打扰我!”

说完,韩奇扶起昏迷中的龙翔,双手贴在龙翔的背后。

就外人看来,完全不明白韩奇的所作所为。

但韩奇的做法,其实是以韩奇自身修练武术的真气内力为龙翔的受伤的部位,进行修护的工作。

而这样的动作是十分危险的,在过程之中不得有任何的闪失,否则对二人都有十分不良的影响。

医护人员虽不明白韩奇的做为。但很快的他们发现韩奇的额上冒出了汗水。

而龙翔的气色似乎也有些微的改变,所以所有人都守着病房门口不敢擅自惊扰他们。

这样约莫经历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

未了,在韩奇放手前,他往龙翔背后猛一拍。

龙翔身子自然往前猛一倾,口中吐出了一大口的血液,是一种深暗红色的血液。

韩奇连忙招来众人,为龙翔整理一切。

韩奇在一旁注视众人照料龙翔,此时的韩奇脸色一直未佳,十分苍白,而令众人未曾想到的是,在众人将龙翔安置妥善之后,韩奇也应声倒地。

众人自然又是一阵忙乱。

幸好,韩奇在检查之后,并无大碍。

冷霜在听到韩奇为替龙翔疗伤体力不支倒地之后,便一直急忙想来探视。

但那自m市送达的许多东西都需要处理,所以冷霜直忙到晚上才有空。

夜里病房的灯光昏暗,冷霜来到韩奇的病房内,只见韩奇身上插着一剂针头,气色不致太差。

昏睡中的韩奇,很是安详。

那脸色有些孩子气,不似白天那般刚毅。

冷霜坐在床沿,伸出手轻抚过韩奇的脸庞。

这是多少年来冷霜想做,却一直不敢做的事。

冷霜不自觉的滑落一滴泪水,泪水滴落在韩奇的手

一直在昏睡中的韩奇,突然张口说了一句梦吃。

韩奇:“下雨了……我……我……好想她……我不能想她……我……雨……雨兰……我不能……可是……我真的……好想……好想……见她……”

冷霜刹时放下了自己的手,因为她需要自己的双手来捂住自己的嘴巴。

冷霜让自己站起身,走向病房门口。

她在自己的双手上咬出了深深的齿痕。

不消说,泪水早已如断了线的珍珠,滴滴滑落。

为什么,情字会如此折磨人?

冷霜不知道。

难道自己真的注定与韩奇只有朋友的缘分?

韩奇爱上了世敌——雨兰,而自己却苦恋着韩奇。

天啊!这是一声注定要三个人都痛苦的感情。

冷霜要自己收拾泪水,或许自己该学会让悲伤离开。

冷霜告诉自己,还有事要做。

冷霜随后亦探视了龙翔。

不论由哪一个角度看来,龙翔原本沉重的病情,在韩奇尽全力疗伤之后己好了许多。

韩奇在休养了一天一夜之后便恢复了体力。

他立即投入m市送来的“希望”毒葯的试验及解毒工作。

而龙翔的伤也已无大碍,但那“希望”的毒,龙翔有没有办法熬过呢?

这正是韩奇请鲍尔及冷霜和他自己三人轮流守在龙翔身边的原因。

三天的时间已过,刘队长已经将木村的后事处理得差不多了,所以他也就能接手这v国的警网的控制权了。

刘队长:“这真的太难了,这名叫雪兰的女子,就像蒸发一般的消失了。”

冷霜:“这就是我所最担心的。因为这像极了你们古老的一句话,这像是‘风雨前的宁静’。”

刘队长是高兴的,因为冷霜能说这古老的语言。

刘队长:“是啊!如果一切如你的推测,那名欧美血统的外国男子是她的化身,那她为何没有杀了宋队长,反而找人来救他?”

冷霜:“这就是最大的疑点。”

韩奇:“她是《失心兰花》之首,怎么说她都没有理由不下手,除……非……”

鲍尔:“除非什么?”

所有人都注视着韩奇,韩奇蹙着眉头。

韩奇:“除非她要龙翔活着。”

鲍尔近不及待的接口:“但这不可能啊!我们和她们是死对头……’”

韩奇:“刘队长。冷霜,我们一直猜不透为什么雪兰要化身为克里斯这种大善人的形象,却再以‘希望’来毒杀这些游民,不是吗?”

刘队长及冷霜都不住点头。

韩奇:“刘队长,这些游民的死亡率在一开始的那个城市是不是比较低?”

刘队长:“是,好像经过越多的城市,那死亡率就慢慢的增加。”

韩奇:“那就对了。”

鲍尔:“怎么说?”

韩奇:“我的假设是,‘希望’这种毒葯是魔王新发明的葯物。而魔王不确定毒葯的葯性,所以由雪兰扮成慈善家来找这些游民做‘活体试验’。”

三人不禁哗然一声。

刘队长:“对啊!我们怎么没想到。”

冷霜:“那就能解释为什么,她不让队长死的原因……”

鲍尔,“那么说来……”

韩奇:“是,我若是没有推理错,我们可能根本不需要去找她……”

冷霜:“因为她会自动找上门来……”

刘队长:“龙翔队长是她的《活体试验》。”

韩奇:“是的。”

众人推理至此,莫不忧心忡忡。

但是就在众人想提防雪兰入侵时,数小时之后有一件更令他们为难的事。

入夜后的病房向来十分沉静。

守在龙翔病床前的是鲍尔,而韩奇和冷霜则忙于指挥着对那玻璃管中的“希望”葯剂的化验工作。

已经化验了那么多次,但始终没有什么特殊的进展。

对于魔王这个魔头,其实还是不得不佩服。他真的是个不可多得的天才。

大伙除了化验“希望”之外,还有一个重点工作,是从拾获的软剑采集雪兰的血液,那对了解“失心兰花”有着重大的助益。

夜深了,但化验室里依旧有着忙碌的工作人员。

那化身为欧美男子的雪兰,在她告知警方龙翔的所在地之后,她便迅速离开。

自然她也知道这个人化身不能再使用了。

一个无人的街角,雪兰自街角走出来,她已又化身为v国本地的年轻女子。

这样神乎其技的变身,谁能有把握找到她?

在和龙翔交手之前,雪兰曾经到过机场,而她到机场是为了订机票。

但机票的目的地并非是离开v国,而是一张前往a市单程机票。

a市,是v国的首都,也就是警署大楼的所在地。

原本雪兰是打算在杀了木村之后化身木村进入警署,但是没想到事情会起了变化。

她没想到龙翔和冷霜会出现。

但伤了龙翔却也让雪兰有了新的主意。

雪兰不让龙翔死的原因,就如韩奇所推测,她希望以龙翔来做实验。

她这次之所以选中v国,原因无它。

因为“希望”这种毒葯,是属于一种精神控制类的葯物,而且这种葯物本身最主要的功用仅在于引导。

引导人对现实的不满,引起忧郁等情况,再导致人想自杀。

其实这种葯物并非万能,它并不是对每一个人都有百分之一百的效果。

原因很简单。

若是你的心中没有慾求,没有渴望,那么这种葯物对人类根本没有任何影响。

况且它所拥有的毒性相当低,并不至于影响人类所有机能的正常运作。

但这何其难。

什么人能没有慾求?

什么人能没有渴望?

不正是因为人有想要的,想做的,才引发出“发明”。文明。科技的本身就源自干渴求。

更何况人性中天生的劣根性。

人类永远无法知道、做到的,不就是“知足”?

人类怎么有可能没有慾求?

不是曾经有过这样的一个传说:一个世界首富因为自己大有钱,生命中已经没有任何慾求了,所以他便暗自神伤,终至饮弹自尽。

这样的传说或许太悲哀了。

暂且停下。

再说雪兰。

雪兰化身为克里斯,以形同救济的方式引来游民。

为什么要从游民下手?

因为游民,本身是最易有慾求不足的人。

连生活。生存,对他们来说都可能随时有危险,这种人所有的慾求自然不消说,是太多了。

而“希望“却很少或者说还未曾用在像龙翔这样的人身上。

雪兰自然想知道,这葯剂的效用是不是对宋龙翔一样有效。

“希望“对一个有着极坚强。极具自制力、自我控制力的英雄人物,有什么影响?

宋龙翔会有什么样的慾求呢?

雪兰搭了前往a市的飞机。

一到a市这样的大城市,雪兰以单身女子的模样找了一个小小的房子住下来。

雪兰足足花了二天的功夫去观察在警署进出的人,直到第三天雪兰才敢下手。

雪兰尾随了一名女子,一名自警署出来的女子。

她那一身的装扮,明眼人都可以知道她是一名医护人员。

雪兰一直尾随到她家、跟着她进了家门、才让这名护士安详的死去。

不用多说,雪兰代替了这名长相平庸、肤色略黑,黑眸短发的女护士。

雪兰仔细的在女护士的家中翻阅所有的资料。

太完美了。

这名女护士在今晚十点之后必须再回警署上班。

在夜晚十点钟,警署明亮的灯光下,有着忙碌进出的人员。

其中一名本地女子的女护士,不是别人,正是雪兰所化身。

这名雪兰化身的女护士比正常上班的时间提早了近半个小时前来。

原因自然无它:雪兰对警署太陌生了。

她需要去熟悉环境,当然最重要的是找出龙翔病房的所在地。

雪兰发现这名女护士工作的单位居然是在解剖房,自然颇为不快,但她依然沉着的过了大半夜。

她找到了龙翔的病房,但在严格的守卫下,雪兰真的很难靠近。

等吧!等待是一种需要智慧的训练。

午夜一过,沉寂的夜更深了。

雪兰终于可以摆脱那些尸体,她已经努力的逼近病房了。雪兰知道自己必须再变身,否则不会有机会可以去接近龙翔。

于是一名身材彪悍的守卫,也消失在一个少人出现的角落。

雪兰再度变身为一个彪形大汉,守在龙翔的病房门口。

而雪兰也发现,有鲍尔等在龙翔的床畔。

但雪兰不急。

因为她想要的,只是知道龙翔的变化。

龙翔的房里传出声音,是在接近清晨的时分。

病房内传来巨大的撞击的声音。

且说一直守在床畔的鲍尔,在接近黎明时分,真的觉得累了。

鲍尔看了看时间。

大半夜都已经过了,龙翔还是十分平静的沉睡着,鲍尔便试图也在床边的座位上休息一下。

但没想到,才刚刚闭上眼不久,鲍尔立即被龙翔的声音吵醒。

龙翔在大声的嚷着,像是作了恶梦。

龙翔依然闭着眼在说话:“不……不要……不要杀我爸爸……啊……不要……不要杀我妈妈……妈没死……太好了……好……不要……不……不要……不要带走我妈妈……”

龙翔的双手紧捉住床沿,头上冒出了一堆汗珠。

龙翔不断的左右摆动着头,像是在和什么东西反抗一般。

鲍尔自然被惊醒。

看见龙翔如此,鲍尔原以为龙翔只是在作梦,还不以为意,但没多久鲍尔便发现事情并不单纯。

龙翔又开始说话:“妹妹……躲起来……妹妹乖……不要出声哦……不要出声……否则会有坏人发现我们哦……妹妹乖……不要怕……啊……不要……不要……呜……”

龙翔忽然又捂住自己的嘴巴。

此时龙翔已经睁开眼,坐直了身,但龙翔却只是双眼睁得斗大,头上直冒汗,嘴巴张得好大,却好像哑了无法出声一般,直指着前面。

鲍尔立即按下了紧急的按钮,因为此时的龙翔早已不是单纯的作恶梦了。

那个按钮是在通知韩奇等众人,他们一收到便会火速赶过来,只是龙翔此时已经不受控制了。

龙翔哑了声之后,忽又开口:“师父……不要……妹妹……救妹妹……救妈妈……师父”

龙翔此时俊美的脸上却是早已爬满汗水及眼泪。

很难在一个人的脸上发现那么深刻的哀伤,连鲍尔看到都慌了手脚。

龙翔果真如同传说中一般,身系灭门血债吗?

即使在和龙翔共事如此之久,鲍尔都未曾听他说过半句话。

龙翔开始鸣咽。哭泣。

他对着天花板大喊:“为什么……”然后开始拔掉身上的所有针头。

龙翔不理会有些针还留在他的身上。

此时韩奇及冷霜双双赶到。

韩奇:“怎么啦?”

龙翔开始站起身子跳下床,在病房内找寻,找寻任何可以伤害自己的东西。

龙翔的嘴里还不时大声的叫唤:“为什么……为什么我……我不能保护……妈妈……不能保护妹妹……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不能杀了他……我没有杀妈……不能保护妹妹……妈妈……不能保护妹妹……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不能杀了他……我没有杀死魔王……我对不起……爸爸……妈妈……妹妹……我没有杀死魔王……是我的错……我为什么没有做到……为什么……我该死……我真该死……是我的错……我的错……”

龙翔显然开始陷入一种歇斯底里的状态,他没有办法抗拒“希望”的毒性。

龙翔依旧是个凡人。

他的心中藏有一个深深的仇恨。

他的慾求,很容易。

他要报仇。

但是他还没做到。

而如今,如果他做不到去对抗这种葯性,那他在杀了魔王之前,已经先杀了他自己。

龙翔能不能熬得过呢?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海争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