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海争雄》

第31章

作者:莫仁

四方斗室,空旷、冰冷。了无生气。

暗淡的微光自这石室中的一个四方形物体发出。

这石室是漆黑的,仿佛这黑暗的世代一般。

石室的正中央放着一具四方形的长方物体,在石室内散发幽幽的微光。

那长方形物体是由水晶之类的宝石做成,才能在黑暗中散发出一种奇异的光芒。

一个男子轻抚着这发光的长方物体。

这长方物体十分庞大,但却完全无法让人有想独占的想法,因为透明的边可以轻易地看透在方形内的“东西”。

男子小心的轻轻拭着那晶莹无暇的水晶表面。

这四方体约有一人的长度,幽幽的微光中依稀可见有一人的体态。

这四方体,正是一具棺木,一具水晶宝石棺木。

再贪婪的人都很难对棺木发生兴趣,更何况在棺木中正有一具衣容整齐的尸体。

男子轻拭过棺木的每一个面,可以看出他一定十分重视这棺木中的人,否则他绝无法做到如此矩细靡遗的擦拭。

无法看见男子的面貌,因为这男子穿着一身斗篷。

男子终于站在棺木边,手轻拭着水晶棺木,望着棺木内的尸体。

男子的泪落在水晶棺木上面,泪水滴落在棺木上发出一声轻响。

男子忽一扭头。

因为棺木内的景象是他难以忘怀,却又无法不去观望的。

男子发出一声凄绝的叫声,像是困兽的怒吼,却又有大多大多的悲伤在其中。

什么样的景象会令一个男子如此伤心慾绝?

只见水晶棺木中的那具女尸在衣物的掩盖下,仍看得出来其身段颇好。

但当目光移至面首之时,只怕任何人都不免一阵心惊。

因为那景象真的令人不寒而慄。

那完全不似人类的首级,那是出自撤旦的诅咒才有可能这般丑陋。

扭曲的脸孔,像被高温烧掠过的皮肤,深浅不同的无数个伤疤,在每一处肌肤上留下不一的红。浅粉红等等不同的,令人作呕的窟窿。

更逞论那近乎被熔得快要自眼眶中“流”出的眼球。

这是一张足以令任何人呕吐的“脸孔”,相信绝不会有任何人愿意多看这付脸一次。

但从水晶棺木的一尘不染看来,这棺木是常被仔细的擦拭及照料的。

这具女尸是谁?

女尸生前又曾经历过什么呢?

是谁能做出这么令人发指的事呢?

再有如何的深仇大恨,都无需以如此残忍的手法来让人结束生命。

男子的泪再度滑落,还是滚落在水晶棺木之上。

男子伸出手轻轻的擦去泪水,道:“小妹,你放心,大哥会为你报仇的。”

一个永远未曾有阳光洒进的石室。一具惨不忍睹的尸首。一个令人心悸的复仇誓言。

这个石室的黑暗,不比漆黑的夜逊色。

一间石材堆砌的宫殿,古老、陈旧,述说着它曾走过的历史。

这是一个十分贫乏的小国,我们就称它为l国吧。

在这l国皇宫里的后院有着一对男女在交谈。

男子一身黄衫,而在这黄衫之外,尚有一件大斗篷罩住全身。

但风儿轻吹,吹落了男子斗篷上的帽子,露出一瀑黑色的长发,长发参差不齐的任由风儿吹拂。

男子的身段是文弱得仿佛手不能缚鸡的书生,但他的声音却是如此低沉。

男子:“水绫,难为你了。”

男子对着站在他面前的女子轻声的说话。

这女子是美丽的。

娇小的身子,怕是不超过一百六十公分;发丝齐肩,额上有着浏海,像极了东方娃娃。

而这名叫水绫的女子也是纤弱的。

有着瘦瘦的瓜子脸、弯弯的眉,一双美丽的丹凤眼,更有一张若樱桃般的小口。

水绫有双水汪汪的眼、此时正溜溜的直盯着男子,仿佛这男子是水绫的一切。

无论任何人,都可以轻易地看出水绫是深爱这男子的,而这男子也是爱水绫的。

一身黄衫的男子,一头桀傲不驯的发丝,但却无法看见他的脸孔。

因为他的脸孔上正紧紧的被一种像是布绸类的面纱所缠住,只露出一只眼睛及嘴巴。

男子的眼是深情的,但在深情地望着水绫的同时,水绫也深切的感受到他的痛苦。

水绫往前一跨步,伸出双臂,努力想环住男子的腰。

男子任由水绫贴住自己的身躯,但男子的手却是扬起在半空中。

他在害怕吗?否则男子为何不肯抱住水绫呢?

水绫的头靠在男子的心窝。

水绫开口了。“你又去看她了对不对?”

男子的眼中聚满了泪。

吹过的风,在泪水溢眶之际,将泪水吹起,在半空中飘落在发际。

这样最好。

男子好怕。好怕自己的泪水滴落在水绫的身上。

男子:“是的。绫儿,你知道,我做不到不去看她。”

水绫:“我知道,可是每一次你去看她之后,眼中哀伤的神情就仿佛一把利刃,将我的心一块一块的撕碎,你知道,看见你哀伤是我最无法忍受的事。”

男子悬在空中的双手,这才轻轻的将水绫环住。

男子抱住水绫弱小的身躯。

男子:“绫儿,我对不起你,我对不起你。”

绫儿哭泣着大声回应:“我不要你这么说。”

男子:“绫儿,你还这么年轻,而且这么漂亮,你不应该将青春浪费在我的身上。”

水绫忽然挣脱男子的怀抱,那双原本就水汪汪的凤眼此时更泪水满眶的望着男子。

水绫:“你明知道说这些话有多伤人,你为什么还要说?还是你根本就不爱我?”

男子连忙趋前抱住水绫。

男子:“我的水绫儿,如果这个世界还有什么值得我留恋的,就只有你,和那件事。你是最了解我的啊!你明知道,我是舍不得你的啊!”

水绫仰起头,看着这只有露出眼。嘴的男子。

水绫:“爱我,就别再说那些话。”

男子轻轻的点头。“好。”

二人相拥片刻。

谁都可以从他们的相拥中看出,他们二人对这一刻的渴望,特别是水绫。

水绫那双会说话的眼正在诉说着,让这一刻永远停留吧!

仿佛是一对要分离的爱偶。

许久,水绫才又抑起头。

水绫:“你要怎么做?”

男子:“我已经发出讯息和她们连络了。”

水绫:“那她们可有回应?”

男子:“有,她们回答在明天早上到达。”

水绫:“那就由我来跟她们谈。”

男子摇了摇头道:“还是让我跟她们说吧!”

水绫:“可是……”

男子:“没关系,你不用为我担心,我不会乱来的。”

水绫:“你放心,这件事我一定会替你办到。”

男子:“水绫,你千万记住别伤害他。”

水绫:“我知道,我会小心的。”

男子:“水绫,如果真的有来生,那么就让我在来生继续这么抱着你,好不好?”

水绫只是低下头,将自己隐在男子的胸膛里。

水绫暗暗在心中,发了一个誓:“绝对不能让他离开。我绝对不会让你自己一个人孤单的走的。”

风儿轻吹,为这古老的宫庭,增添一股难以抹去的寂寥。

山峰之间的堑口,风儿吹得人儿一阵凄凉,一名男子站立在一块大巨石之上。

男子是单独一人。

从他双手背置于身后的样子,显然他正在等待人。

男子足足等待了近二十分钟,才有一个女子的身影站在男子的身后。

这名女子身着一身黑色的劲装,胸前带着一条项链。一条很难让人不去注意看的项链。

细致的项链,坠子是一朵绽放着奇异光芒的兰花,那兰花散发着一种似宝石的光泽,让人忍不住想多看几眼。

二人同时站在巨石之上。

男子转过身,看着眼前的黑衣女子。

男子:“不知你如何称呼?”

黑衣女子:“阁下是黄总理吗?”

男子:“黄文祥。你是哪位兰花小姐?”

黑衣女子有些迟疑。

黑衣女子:“黄总理为何不以真面目示人呢?难道是看不起我们这不起眼的小丫头?”

这名叫黄文祥的男子连忙开口:“你误会了,我因为不慎受伤,为了怕吓到别人所以一直都是这样见人,请你别见怪。”

黑衣女子:“那倒是碧兰错怪黄总理了,碧兰在这里跟你赔不是。”

黄文祥:“这没关系。”

黄文祥直看着眼前这个美丽得惊人的女子。

短短的头发,约莫才到耳齐,但那恰如其分的身段,宛如下了凡尘的仙子。

唯一令人不自在的是她那不苟言笑的容貌。

碧兰好美,甚至可以说比水绫更美,只是碧兰的美却带着一种冷酷。

为什么这么美的女子都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女呢?

黄文祥:“碧兰小姐,我们谈正事吧!”

碧兰:“好,今天黄总理约我的原因是……”

黄文祥:“我想跟你们谈个条件。”

碧兰的双眉微扬。

这对碧兰来说,着实好玩。

打从碧兰跟在魔王身边至今,从来没有任何人敢跟魔宫的任何人打交道,更何况是谈条件。

其实打从黄文祥跟魔宫连络开始,碧兰就深觉奇怪,这天下人莫不避魔宫如蛇蝎,只有黄文祥居然主动要求见魔王。

但想当然尔,魔王是不可能见他的。

然而黄文祥再怎么说也是l国的统治者,魔王自然不至于对他不理会。

所以在和黄文祥约定好日子及时间后,就交由碧兰来见他。

而黄文祥想必也早就知道魔王会派“失心兰花”来和他商谈、所以黄文祥在见到碧兰之时并未表现出讶异的样子。

碧兰:“黄总理,有什么话你直说无妨。”

黄文祥:“对不起,还有一事冒昧问你。”

碧兰:“你直说。”

黄文祥:“今天你和我交谈,是否可以代表你义父做全权处理呢?”

碧兰不禁更是好奇,到底黄文祥要说的是什么事呢?

碧兰,“只要是不背弃原则的事,我都可以代为答复。”

黄文祥:“不食言?”

碧兰:“我们三姐妹至今可还未曾食言过,这一点你应该可以放心。”

黄文祥:“那就好。”

碧兰:“黄总理要说的事……”

黄文祥:“哦,我想请你们答应让邻国的粮食与我国的货品做正当的买卖,并且答应我,在十年内,不侵入我国的领土……”

碧兰:“黄总理,你这话可全是顾全了你自己的利益,这谈事情总要二方全都有利才是啊……”

黄文祥连忙回答:“是,是,你说的是,我一急倒忘了。若是你肯答应,那么我就以防卫队中的其中一名核心组员来做为交换的条件。”

碧兰听完黄文祥的话,不禁扬了扬双眉。

碧兰:“黄总理,你的提议果然惊人,碧兰倒是愿闻其详。”

黄文祥:“倒也没什么,只是这个条件你若是能够答应,那黄某人自然会履行承诺,在一定的时间内将人带给你。”

碧兰:“黄总理,你别怪我笨,但是我真的想问,你这么做,是背弃了你原有的立场,难道你想归顺在我义父的麾下?”

黄文祥:“碧兰小姐,这么说倒不尽然,现在我可没法子想到那么远。我只想让我的人民能得到新鲜的粮食,能让他们过个太平的十年,这是我现在唯一的心愿。至于其他的,我倒没想过。”

碧兰:“你真是爱民如子!”

黄文祥:“在这样的世纪,我只想给这些人一点安宁的日子过罢了。”

碧兰:“可你不怕这事若是给世人知道……”

黄文祥:“这当然是我们之间的默契,除了我们,谁都不能知道。而带人给你的事,我更会找可以信任的人去做,不会让人知道这事跟我有什么瓜葛。”

碧兰:“黄总理就这么有把握?”

黄文祥:“这你错了,就和当初我试图和你们连络上一样,这一切全是凭运气。我也没想到真的可以和你连络上,而且真的可以站在这里跟你谈条件。”

碧兰:“那你为什么做没把握的事?”

黄文祥叹了一口气:“碧兰,这样的世界,谁又真的对什么事情有把握?这天都不似千百年来的正常运转了,还有什么可以真的相信?而我也只是个被逼急的人。跟你谈条件,或许我有希望你能同意,或许我有希望能办好事,但如果不跟你谈,不去试,那我就只能坐在石阶上看着我的子民,一天天被饥饿,寒冷所吞噬。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呢?”

碧兰听着黄文祥的话,她被说服了。

碧兰点点头:“好,我答应你。”

黄文祥:“那太好了。”

碧兰:“可是,这个行动由你自行负责,要我支援吗?”

黄文祥:“不必,因为这件事我也不便出现,所以知道的人越少就越不至于危及到我们的协议。”

碧兰:“那你的对象是……”

黄文祥:“我答应过是核心成员中的任何一人,你都可以接受吧?”

碧兰:“可以。那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3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海争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