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海争雄》

第32章

作者:莫仁

韩奇在防卫队的总部门口仁立。

不知道什么时候,这成了韩奇的习惯。

只要是飘着雨的夜,韩奇都会不由自主的走到户外。让雨水打落在自己的身上。

韩奇是喜欢雨或是该痛恨雨呢?

韩奇分不清楚。

因为雨声总是引他走进雨里,而雨丝总是让韩奇回忆起,那不该记起的回忆。

一场午夜才开始下的雨,让韩奇不由自主地在雨中任由雨丝将自己打湿。

韩奇已经在雨中漫步了近半个钟头,此时的韩奇已经走到了一个小山坡。

踩着草地,韩奇不知道自己的心里在想些什么;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有心。

此时的韩奇心已非平时的韩奇,所以他全然没有发觉,那一直跟随在他身后的黑影。

但不论韩奇再怎么失魂落魄,也不至于未发觉那自他身后而来的攻击。

“嘶”一一、

十分轻的声音在空中划过,韩奇一侧身,躲过了一记暗器的攻击。

韩奇在侧身之际,已经提起精神,去对抗那对他发出攻击的对手。

韩奇很快就发现,那在他身后攻击他的黑衣人。

黑衣人的攻击一直来曾停歇,一扬手便有二支细小如针的暗器发出,但韩奇却一一闪躲过。

韩奇未曾反击,因为他想知道黑衣人是谁。

黑衣人即使离韩奇有好一段距离,夜又已深,但韩奇从小所受的训练,让他有异于一般常人的视力。

黑衣人身段娇小,及肩长发,但韩奇却不敢确定这黑衣人是男。是女。

一方面是因为黑夜中下着雨,而此地又无明亮的灯光;另一方面,黑衣人除了一身黑衣之外,更戴着一个面具。

这么远的距离,实在很难分辨出来人的样子。

黑衣人并未真的接近韩奇,而只是一味的对韩奇发动攻击。

韩奇不需太久便能发现这黑衣人似乎并未真的想伤害自己,这也是黑衣人并未使用手枪的原因。

韩奇打定主意想见这黑衣人,于是韩奇在闪避黑衣人的同时,正一步步地接近黑衣人。

黑衣人似乎也发觉了。

而黑衣人却似乎不想让韩奇近身,开始往山坡旁的马路上移动。

韩奇是何等人物,怎么会任由黑衣人如此轻易逃脱?

黑衣人那绵延不绝的暗器似乎已用尽,韩奇一掌攻向黑衣人的胸前。

黑衣人往左一侧身,韩奇便趁机伸手擒住黑衣人的右肩。黑衣人立即由左手挥出一拳,让韩奇往后退了一步。

就这样,二人你来我往,四拳相对的近身搏击。

黑衣人一边向韩奇出手,一边退向马路的方向。

这么近的距离使韩奇很快的便能确定,这黑衣人是位女性。

因为那柔弱的骨架及娇小的身段。

而且这女黑衣人并不想杀害韩奇。

因为韩奇发现了女黑衣人腰际尚有一把手枪。

不知道为了什么,女黑衣人一直没有用它,而此时女黑衣人的样子似乎只想离开。

这太不合情理了。

韩奇想不透,女黑衣人的行为该做何解释?

就在韩奇分心之时,女黑衣人已经退到了马路边。

即使是入了夜,这马路上还是有车辆行驶。

韩奇想捉住女黑衣人,但女黑衣人忽然自腰际拔出了枪。

很快的自枪口发射出了手弹。

在这么近的距离,韩奇就算未被击中要害,至少要让韩奇受伤绝非难事,但子弹只轻轻的自韩奇的身畔滑过。

而女黑衣人就趁韩奇闪躲之际,一跳跃便攀登上了一辆行驶而过的大型车辆。

车子行驶的速度并不慢,黑衣女子的行动委实十分惊险。

韩奇望着黑衣女子伏在车辆上,又回首一望的样子。

韩奇的心不免一阵异样的跳动。

是她吗?

下着雨的夜。

韩奇只是眼睁睁的看着黑衣女子消失在眼前。

韩奇没有追,因为他的心如此混乱。

是她吗?

她向来也使惯银针。

是她会对自己手下留情,是她会出现在这下着雨的午夜,且她是惯穿黑衣的。

只是,如果真的是“她”,那么她又是为何而来呢?

韩奇不想去猜,但却又忍不住臆测。

她是奉命而来的吗?

为什么老天爷如此捉弄人呢?

为什么让她跟自己是无法相容的世敌呢?

韩奇多想揭开黑衣女人的面具,看看是不是她。

但是韩奇却又害怕,因为见了“她”就难免一场恶斗。

这百般杂陈的滋味,谁能理解呢?

韩奇不再多想,走回小山坡,自草地上采集女黑衣人对他所射出的暗器。

韩奇又这样信步走回防卫队总部,只是到达时,已然接近天明了。

韩奇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他对自己受伏的事只字未提,仿佛只是一场梦罢了。

防卫队里始终有着忙碌的人们。

韩奇和老爹在控制室碰了面。

老爹:“韩奇,怎么脸色这么差?”

韩奇对着老爹笑了笑:“没什么,昨天夜里没睡好罢了。”

老爹没多追问,他太了解韩奇了。

老爹伸手将手上的资料递给了韩奇。

老爹:“这是你今天早上送来检验的银针的报告。”

韩奇立即接过手,翻阅资料。

老爹:“那银针上没有什么毒性反应,只有强烈的镇定剂。”

韩奇的脸上并未显出任何的讶异,仿佛他早已料中。

老爹仔细的看着他,道:“这银针你打哪儿取得的?”

韩奇:“老爹,这和上次我们自‘失心兰花’那里所取得的银针有没有不同?”

老爹:“你为什么这么问?”

韩奇:“没什么,只因为都一样是银针。”

老爹:“失心兰花惯用的针上面的葯剂不是一般常用的镇定剂,你也知道依魔王的个性,他不会使用那么‘普通’的东西,而这针剂上的却是一般医院所用的镇定剂,这二者是绝对不同的。”

韩奇此时陷入沉思。

如果那女黑衣人不是“失心兰花”之一,那么会是什么人呢?

老爹:“阿奇,你在想什么?这针剂你打哪儿取来的?”

韩奇和老爹二人信步走向控制室外,韩奇才和老爹说明昨晚之事。

老爹:“那你们几个全得进入备战状态,不得大意。”

韩奇:“其实我相信,‘她’一定会再出现的。”

韩奇的预测没有错,只是他没想到,这居然是在五天后。

韩奇一早和大伙开完会后,与众人一同鱼贯走了出来。

龙翔和老爹并肩走着,瑞秋。鲍尔及冷霜也已离去,只留下韩奇一人坐在会议桌上发呆。

龙翔回过头来唤了韩奇一句,韩奇才回过神。

三人一同走着。

龙翔:“阿奇,你是怎么啦?这几天老是精神不太好的样子。”

老爹:“阿奇,你还在想那件事吗?都这么多天了。”

龙翔:“什么事?”

老爹才将韩奇曾遇袭的事给说上一遍。

龙翔:“那你得多小心点。如果她不是失心兰花,我或许可以放心一点。”

韩奇以他一贯温和的脸容,向二人笑了笑示意。

韩奇:“老爹,大哥,我想过这么多天也该没事了,反正那人也没恶意,我已经在总部闷了好些天了,都快闷坏了,我想干脆到四周走走去。”

龙翔:“可是如果那黑衣人的目标是你呢?”

韩奇:“那我就更应该把黑衣人‘带’回来,不是吗?或许因为我的出现,黑衣人也会有所行动的,不是吗?”

韩奇是这些天来第一次出防卫队的门,他养足了精神,步出了防卫队。

韩奇的确在四处溜达。

韩奇没开车,自防卫队门口步出之后,他便徒步走着,韩奇像是任何一个无所事事的人。

他只是漫步。

向前走,不在乎走到哪里。

韩奇就这样走到夜色低垂。华灯初上。

步行了几个小时,韩奇此时人正在一处最热闹的闹区中。

人群往来中,韩奇觉得自己想要休息,于是走进一家酒吧。

吵杂的音乐,拥挤的人群。

韩奇不禁想知道,是不是所有的行人都挤进这狭小的空间了,所以街上才会比较冷清。

韩奇如果不是心情有欠激昂的话,他不会在这酒吧待得住。

韩奇找了个座位,点了些食物及酒,那种早已经该被禁止饮用的饮料。

因为有大多数据显示,人类往往因为意志的薄弱及对现况的不满足等等多重因素,而沉溺在那种含有酒精的饮料,每年因此而丧生的人数有不断增加的趋势。

多数的人在饮酒时的原因都是因为想在酒精中找寻一个慰藉,但没有想到,这个慰籍,竟像是一个黑洞一般,不断的承受你所抛弃的所有一切,包含情绪、只是代价呢?

代价往往是,你以生命做为报酬。

嗜饮酒精,是一种慢性的自杀行为,却有无数人依然不断投奔其中。

是黑暗的年代对人类的逼迫,抑或是,人类对自己的宿命所安排的结局呢?

这是他话、

韩奇开始在酒吧里,享用食物及酒精。

约莫三十多分钟后,韩奇的桌面上早已林立许许多多大小不一的酒瓶。

不论是任何人都会相信,韩奇已经醉了,而且是真的醉得不轻。

韩奇才一下子,便仿佛那失了支架的布偶,全身瘫在桌面上,还弄倒了数支酒瓶,摔下了地,酒杯中未喝尽的酒更是洒了一桌面。

韩奇是醉了,好一会儿连韩奇自己都如此觉得。

而在韩奇趴上桌不久,服务生已经找来二个壮汉来叫醒韩奇。

没想到韩奇是真醉得糊涂,因为二名壮汉无法叫醒他,只好动手在他的身上搜查。

二壮汉找到了皮夹,并且在皮夹中取走了不少的货币,而后二壮汉给韩奇换了一个较角落的座位。

韩奇此时早已是平躺在座位上,因为他早已无法坐直身子了。

酒吧里的人潮十分多,直到午夜过了大半,人潮才逐渐散去,而韩奇这时也才像是由大醉中幽幽的苏醒。

韩奇坐直了身子,很快的看了一看酒吧里的四周,再看一看计时器,原来再不久便已是黎明时分了。

韩奇摔摔头,勉力的站起身子,想走路,却是一路踉跄。

再走向吧台旁,而且伸出手在自己身上游走。

酒吧里的人,一脸笑意的告诉韩奇酒钱已付,还让韩奇有空常来。

韩奇自然地点头答应,往酒吧的门口走去。

不知情的人们一定以为韩奇是醉得严重,但是事实上只有韩奇知道,自己没事。

今天韩奇“演”了一天的戏。

却没想到,已快黎明,对手却依然没有消息。

其实韩奇真的十分佩服那名黑衣女子。

她居然可以在这么多日之后,按兵不动。

而今天韩奇这么漫步。悠闲了一天,全是演戏。

他想把那位黑衣女子钓出来。

但这黑衣女子若不是太沉着,便是根本已经离开了。

所以此时那醉态百出的韩奇,其实全是伪装的。

依韩奇现在的外表,任何人看到都会以为是个酒鬼,事实上韩奇却是清醒无比。

只是,此时的韩奇已经准备收兵了。

韩奇走出酒吧,脚步有些混乱的走在有些凄冷的街道。人潮已经散去了大半。

韩奇倚在街上的墙边,拉了拉衣领,看清方向,开始走向回防卫队的路上。

就在韩奇走了一小段路,转入一个转角之时,忽有一个轻巧的脚步声自身后而来。

韩奇任由来人欺近,果然那人自韩奇身后伸手一劈,想把韩奇击倒。

但他绝对没想到,韩奇根本没有醉。

那人一掌劈来,韩奇不只未被击晕,反而右手往背后一捉。

只三秒钟,那向韩奇攻击的人已经被韩奇一个过肩摔,给摔在韩奇面前的地面上。

那人一身紧身衣,一头披肩的黑发。

没想到就在韩奇想放弃的时候,“她”出现了。

那女子跌坐在地,但并未因此甘心受缚。

一个翻滚,女子距离韩奇已有三步之遥。

女子立即站起身,而就在这时,韩奇第一次有机会看清这名攻击他多次的女子。

此女子是名东方人,身材娇小。黑发及肩,有双美丽的丹凤眼,若不是曾与女子近身搏击过,韩奇绝不会相信,以女子如此瘦弱的身材能在韩奇的手中逃脱。

这女子不美,却很是清秀、迷人。

以古中国的说法,这女子是名若赵飞燕般的骨感美人。

女子站直了身子,略微犹豫了一下。

因为韩奇早在上一次与她交手便发现,这女子的本意似乎并不在伤害他,这点由女子所使用的银针上只有强烈的镇定剂便可看出。

只是那女子的动机为何呢?

女子的犹豫并不久。

她犹豫的原因不在不知所措,而是此时她和韩奇正在一条死胡同之中,韩奇站在巷口,女子要想离开便只有闯过韩奇这一关,否则别无其他出路。

女子似乎决定闯过韩奇的阻拦,一飞身立即向韩奇踢出二脚。

看得出来这女子也是个“练家子”。

韩奇不敢大意,只是他不明白这女子的动机。至今,韩奇尚未与女子有任何一句话的交谈。

在闪躲女子攻击的同时,韩奇已经开口发问。

韩奇:“你是那天夜里的蒙面人?”

女子不语,继续试图在韩奇的身形中找出空隙,好逃出死巷。

韩奇在如此近的距离和女子相搏,他对女子一直未对自己动武器的作法猜疑。

这女子虽非友,却又称不上是敌。

韩奇怀疑过这女子是——雨兰。

但是,却不像。

为什么不像?就是不像。

但韩奇又想起,受“蓝色天堂”毒性控制的“失心兰花”每一个都可变形,而且每一个化身都唯妙唯肖,很难认得出来,所以韩奇又很难确定。

韩奇又挡掉女子一掌。

韩奇:“你是‘失心兰花’吗?”

女子持续对韩奇相应不理。

韩奇:“你跟着我,到底是为了什么?你用的银针上只有镇定剂,你并不想我死,对吗?”

女子沉默,她只想逃开,但韩奇的身手,怎会让她如此轻易离开?更何况他们置身在死巷子之中。

二人缠斗了近二十分钟,女子渐露败象,更别提要将韩奇制服。

只是这女子也有相当令人佩服的自制力,因为面对韩奇如此反复的逼问,女子依然一语未发。

韩奇不禁有些厌倦这种搏击。

只是,韩奇确定了一件事,这女子并非韩奇心中所想的女子——雨兰,而且她并非生化人。

因为韩奇趁机用手捉破了女子的右手掌的皮肤,女子的手掌上流出红色的血液,女子确非“失心兰花”。

“失心兰花”的手掌及大腿都非“人体”,而这二个重要的部位,全让韩奇适时试探过了,韩奇的力量甚至让女子的右手掌脱臼过。

当然,以韩奇这“医者父母心”,韩奇自然也顺利的把手掌给“复原”过来。

而这就更难猜了。这女子,究竟是谁?

她又为何三番两次攻击韩奇?

韩奇心想,只有“留”下她,一切才能真相大白,于是韩奇开始加强自己的攻势。

一记失传已久的擒拿手,一把捉住女子的右肩,让女子一时间动弹不得。

女子自然蹙眉。

女子左手往站自己身后、捉住自己肩头的韩奇,扬了一把灰,刹时让韩奇无法再睁开双眼。

韩奇立刻松开手,因为他此时只怕那“灰”是毒物啊!

女子在这一刻间已跨出了五步,她回过头想对此时双手只能在空中乱捉的韩奇发出暗器,却也没想到,在这黎明将至的时刻,还有人奔向这寂静的死巷。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海争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