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海争雄》

第34章

作者:莫仁

黄文祥回皇宫,撤下随身的侍卫,往后院里直奔。

黄文祥奔跑的速度十分快,仿佛有什么紧急的事情一般。

黄文祥直奔到后院后的一间宅子,这宅子是黄文祥的书苑。

这座皇宫最具特色的一点是,整座皇宫全是由岩石所打造,这是一幢上千年的建筑物,述说这古老王朝曾经风光的岁月。

黄文祥一踏进书苑——

四方形的石室建筑,四壁都有不少画作及古董家具。黄文祥一进门,顺手关上了房门后,信步向书房底的那一面石壁走去。

黄文祥伸手在石壁上一的一幅山水图后轻击了三掌。出乎人意料之外的,在黄文祥右侧的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向下的通道。

这个通道是个石阶通道,通往何处?

不知道。只是通道尾端黑压压的一片。

谁会想到,房间的底部石壁竟暗藏这样的玄机?

那种墙后就是屋外的观念,让人难以想到,这薄薄的一面墙,仿佛可以就这么看透,但又却是暗房开关的所在。

黄文祥二话不说,往石阶直迈步。

很快的步下石阶后,就是一个通道。

黄文祥一直没有点灯,但却依然可以快步行走,可见这暗房是他常来之处。

黄文祥在短短的通道走了没几步,便在通道的底部打开一扇门。

那种用石壁打造的门,若非是知晓的人,否则真的很难知道,那是一扇门。

黄文祥一推开石门,才一脚跨进去,便被人一手制住。

砰!一个过肩摔,黄文祥被摔出了二步之遥。

黄文祥的武术虽不高,但也有武术的基本功,他不应该会跌坐在地的。

只是此时,黄文祥却跌在地上。

这石室的门早在黄文祥落地之时便已关上,这石室如此漆黑,那让文祥跌坐在地的人,似乎本意在击倒来人之后便往石门外逃,只是他却没想到,石室的门会立即关上,所以他只好再集中精神与来人,也就是黄文祥搏斗。

他一欺身,对跌坐在地的黄文祥一连发出三掌。

掌风划过空气,呼呼作响。

黄文祥没有出声,也没有还击他只是一味的闪躲。

就这样顷刻间,黄文祥已经和原本被关在石室里的人,交手了十数招。

那人忽然出声:“你是谁?”

因为他似乎发现了一件事:黄文祥并无意回手。

对于那人的出掌、黄文祥只是一意的回避。

“呜”!那人的一掌,击中了黄文祥,黄文祥不免发出一声闷哼。

那人顺势一手捉住黄文祥的肩头。

那人:“你是谁?你为什么不还手?”

那人在捉住黄文祥的肩头之时,才有机会真的欺近黄文祥的身边,而他似有“夜视”的能力。

那人:“文祥!”

从声音里便可发现那人的吃惊。

他和黄文祥是熟识的。

他仿佛大吃了一惊,手一松。没想到,黄文祥立即跌坐了下去。

“文祥,怎么是你……”

就在黄文祥都还来不及回答的时候,石室的门便又再度打开了。

这次来的人,手中拿着照明器,所以那击伤黄文祥的人,立即可以知道来人的相貌。

那人:“是你!”

说着那人亦再度展开双臂,施展着赤手空掌,要和来人进行一场搏斗。

那人一个擒拿,已经伸手扣住拿照明器之人的手腕。

此时黄文祥才出声。

文祥:“阿奇,放了她。她是我的妻子。”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此时防卫队中人人想得到些微消息的韩奇。

韩奇闻言只得立即松手。

韩奇:“什么?”

文祥:“阿奇,你听我说……”

韩奇放了手,那拿着照明器进来石室的女子立即起身扶起跌在地上的黄文祥。

这一切对韩奇来说是有着太多的不明白,因为那名进入石室的女子不是别人,正是三番两次攻击韩奇的“神秘女子”。

而韩奇原本自防卫队中前往机场登机,要来l国,但在一上机没多久,韩奇自闭目养神中醒来便发现了,此时扶着文祥的“神秘女子”。

而后的所有事情,韩奇便已不复记忆。

韩奇知道自己被人弄昏了。再醒来时已经是在这漆黑得不见五指的石室之中。

韩奇刚醒来的心慌是可想而知的,因为那种未知的恐惧。

尤其是身处在这样的暗室中,恐惧更是足以让人疯狂。

所以韩奇一直在等待,等待有人来见他时,趁机制服来人,逃出这石室,逃出那样无边的黑暗。

却没想到来人是黄文祥,而更意料之外的是,一心要攻击他的神秘女子也现身于此。

而更让韩奇感到混乱的是,那神秘女子竟是黄文祥的“妻子”。

文祥:“阿奇,别急。让我们把事情跟你说上一遍。你就会明白了。”

文祥在那女子的扶持之下,站了起来。

韩奇:“文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文祥站直了身子后,便让那女子去将石室点亮。

这石室颇为宽敞,那女子不知启动了什么装置,石室内忽然全给点亮了,恍若白昼。

石室内部十分舒适,像是一间豪华的休憩室。

文祥直望着韩奇,要他走近,而他则在一组沙发上落座。

韩奇这时才知道,原来自己醒来前,便一直躺在那沙发上。

韩奇知道了进来的是文祥,便将那警戒的心松懈了下来。

如文祥一般,韩奇挑了张文祥身旁的沙发坐了下来。

韩奇:“这事,你得说个明白呀!”

文祥未开口前,先咳了二声。

文祥:“当然,当然!”

那女子出声:“文祥,你怎么啦?”

文祥连声:“没事,没事。刚才和阿奇玩了两招。这么久没有活动筋骨了,没想到才三。两下,就败在阿奇的手上了。”

韩奇急起身:“文祥,你没事吧?你怎么不出声呢?还好我没怎么使力。”

文祥:“我没事,我知道你向来心软,对没回手的人你是绝对不会使尽全力的。”

韩奇:“你是故意挨我那一掌的,对不对?”

文祥:“是的。”

那女子不禁蹙起眉,颇有怪文祥的意谓,但她没说话。

韩奇此时捉住了文祥的手腕上的脉门,不消一会儿,韩奇开口:“没事,等会儿气顺了就好了。”

文祥沉了声:“老哥哥对不住你。”

韩奇:“你到底在做什么?我们几十年的交情了,有什么事不能明说?”

文祥:“阿奇,你应该信得过我吧!”

韩奇:“信不过你,我该信谁?”

文祥:“好兄弟,我之所以不回避你那一掌,就是因为你这一句‘不信你,该信谁’。”

韩奇没回话,他等着文祥把话说完。

文祥这时想起身旁的妻子。

文祥:“这是水绫。她和你交过好几次手了。”

韩奇:“是啊!嫂子这么漂亮,你却舍不得跟兄弟介绍介绍,还让我们打了好几次的架,嫂子可别怪我。”

水绫:“韩医生,是小女子失礼了,你可别怪罪于我。”

文祥:“水绫攻击你,全是我的意思,阿奇,你要怪就怪我吧!”

韩奇:“文祥,把故事告诉我吧!”

此时文祥忽然双膝一落地,跪在韩奇的面前。

文祥:“阿奇,老哥哥有事相求。”

黄文祥以这样一国之尊,又是韩奇小时的玩伴,如今他行如此大的礼,自然让韩奇手足无措。

韩奇不等说话,也双膝落地和文祥对视而跪。

韩奇:“文祥,我们之间有什么事不能说?你这大礼,兄弟我受不住。你忘了师父的话了吗?男子汉的膝是打不弯的。”

韩奇双手握住文祥的双臂,将跪着的文祥给扶了起来。

韩奇的身形比起龙翔来说,是瘦弱了些,但此时黄文祥的身形和韩奇一比,更形文弱。

若早个几千年,文祥便是那古人所说,手未能缚鸡的弱冠书生。

也正因为这佯的身段,让他和这名叫水绫的女子,相形“速配”,因为水绫也是极为骨感的女子,二人站在一块便是一对登对的壁人。

文祥:“可是,我在为难你。”

韩奇:“你把话说上一遍吧!”

文祥:“好。”边点头边再接着说话:“阿奇,此时外界不知道你已经身在l国。所有的人都以为你失踪了!”

韩奇:“你这么做的原因呢?”

文祥:“因为我和魔界取得了一个协议!”

韩奇:“什么?”

文祥:“是的,你没听错,我和魔王的手下,也就是失心兰花之一的碧兰联系过了。”

韩奇自然吃惊。

文祥:“我以绑架你们防卫队里核心人员为交换条件。”

韩奇:“你和她交换什么?”

文祥:“我国十年的和平,和交换民生物资的权利。”

韩奇:“除此之外呢?”

文祥笑了笑,道:“我就是无法瞒你,对不对?”

韩奇:“我们相识已经非三载。五载了。”

文祥:“是啊!可是有些人是你认识了一辈子也无法认清楚他心里想什么的。”

韩奇:“我们是兄弟!”

文祥一声自喉中发出的悲叹让人动容。

叹气,是一种无奈,一种无法言喻。不能言喻的哀伤。

文祥:“阿奇,我就快死了。”

韩奇:“什么?”

文祥点点头道:“你没听错,我的寿命已经到了尽头,我再活不过三十天了。”

韩奇:“你确定吗?要不要我……”

文祥:“你想老哥哥会骗你吗?”

文祥继续说:“我快死了,在我死之前,我有两件事不放心。”

此时文祥看了一看身旁的水绫。

很明显的,文祥和水绫的感情必定深切,否则水绫此时那丹凤的双眼不会满是泪水,那般让人怜爱。

文祥沉默了一下,看见她的泪,文祥更形哀伤了。

文祥:“我一直让自己‘不死’的原因是因为遇见了水绫,和文楚的仇未报。”

韩奇:“文楚的仇?我只知道文楚早已身故,当初她是因何而死?你又要向谁报这个仇呢?”

文祥:“魔王。是他让文楚死去,是他让文楚生不如死。这一切,全是他。”

文祥的话中自然饱含无限的仇恨。

韩奇:“文楚的死……”

水绫知道此时文祥的情绪太激动,于是便由她接口说下去。

水绫:“文楚当年因为魔王的活人试验而死于魔王的一种毒之下,死况十分惨烈。”

韩奇再追问:“是什么毒!”

水绫:“据说是一种名叫‘蓝色天堂’的毒物的前身,那是一种未成熟的毒物。魔王却四处找寻少女做活体试验。那时文祥还和你们在山里,当他回到这里时,文楚已经濒临死亡的边缘,而文祥正目睹了那毒性发作的所有情况。”

韩奇仿佛想起那在山巅之时,一名叫珠儿的少女,受尽蓝色天堂毒物发作时的苦痛。

韩奇:“那是近千度的燃烧感……”

文祥:“你曾见过……”

韩奇:“我曾见过‘蓝色天堂’毒物发作的样子。”

文祥:“文楚那时的痛苦比起那还要更剧烈千百倍,文楚的模样到死我都不会忘记。我忘不掉啊!”

文祥双手抱头。那种眼见亲人如此惨死的心情,谁都可以明白有多伤痛,但谁都无法说能体会,除非他也曾经经历过!

韩奇:“那你要怎么做?”

文祥:“我要血债血还,我要那魔王付出代价。”

那高声呐喊可以见出文祥心里的渴望已经太久了,仿佛化入了他的心灵深处。

韩奇真的明白,文祥真的可以为了复仇而付出一切,因为仇恨已经深植在他的灵魂之内。

韩奇:“所以你和她们谈条件?”

文祥:“是的。我想了许久,只有这个方法,才能让我为小妹报仇。”

韩奇总算将一切串了起来。

水绫:“文祥是希望以你做为诱饵,引来‘失心兰花’,要她们说出魔宫的所在,好攻进魔宫之中……”

韩奇:“这不容易啊!”

韩奇的话,并非是泼冷水,而是因为他真的和“失心兰花”交手过。

韩奇:“你若是早说,我可以乖乖受缚,哪里需要让嫂子这么三番两次。费尽心思。”

文祥:“这戏要演就要逼真,绝不能透出破绽,就如你所说,这事不容易啊!”

韩奇点了点头。

文祥:“老哥哥恳求你的成全!”

韩奇:“你说这是什么话?不管你要怎么做,我都可以尽量配合你,我和龙翔也是一直努力想打败魔王,只是……”

文祥:“只是什么?”

韩奇:“只是,你必须答应我,先让我看看你的伤势!”

文祥:“阿奇,你以为我不想活下去吗?”

韩奇看见了文祥那刻意不去看水绫的神情,韩奇知道,那无法和情人长久厮守的苦。

韩奇的心一阵绞痛。

韩奇:“让我试试,否则身为兄弟,我怎么能安心呢?

文祥沉默了好一会儿。

文祥:“你可知道,我是如何受伤的?”

韩奇:“不知道。”

文祥:“我的伤和文楚一样。”

韩奇:“怎么说?文楚的伤……”

文祥:“那种未完成的毒物,有一种特殊的致命点。只要和被感染的人近距离的接触,它像是有放射性一般,会经由空气侵入他人的皮肤内。”

韩奇:“若是没有长期的接触,应该中毒不会过深,要治疗并非不可能……”

水绫:“起初,文祥并不知道……这些年来,他……一直把文楚的尸体保存起来,他……几乎每天都去……都去看她……”

水绫话说至此,已难掩哀愁。

韩奇不禁低头苦思。

原来如此。所以这些年,文祥的身子一年不如一年,面具也愈戴愈密实了。

韩奇:“文祥,你……这是何苦呢?”

文祥:“阿奇,文楚是我唯一的亲人啊!除了她,我已经没有亲人了,那种痛苦,你不会不明白的,不是吗?”文祥的双眼看着韩奇。

韩奇明白。他再明白不过了,因为他也一样家破人亡了啊!

哎!这种折磨、痛苦,足以磨蚀所有人的心啊!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海争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