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海争雄》

第36章

作者:莫仁

黄文祥和韩奇二人在石室中,话起这分离多年的种种。

当年和龙翔及韩奇二人在山中那段习武的日子,对文祥来说是人生中最平顺、最快乐的时光。

文祥:“能跟你和龙翔一同度过十个年头,真是我这一生中最快乐的日子了。”

韩奇:“别这么说。等这件事办完之后,我一定要想办法医好你的毒。”

文祥的眼光流转,他似乎已经不愿去和韩奇争执些什么了。

文祥的眼神,是一种彻底的沉重,哀伤,但却也是一份平静。

当人们相信一切都已确定的时候,往往会变成一种平静,打从心里平静,这就是一种近似知足的感觉。

知足,知道满足。知道能有多少,该有多少,便能感到足够。

不够又怎样?又不能改变。

很悲观。但是,生命本身难道不就是这样吗?

黄文祥认定了他的生命只有那么短短的数十天,所以不论任何人再说什么,他都已经不在乎了。

二人聊了一会儿,水绫便回来了。

刚才黄文祥让水绫出去跟“失心兰花”联系,于是水绫出去了一会儿。

文祥:“水绫,连络上了吗?”

水绫:“我把消息传送出去之后,马上就得到回音了。”

文祥,“这么快?”

水绫,“她好像事先便已得知韩奇失踪的消息,所以她便等着我们和她连络。”

文祥,“那她有明确的回应了吗?”

水绫:“有,她约了几个小时后,在上次那个地方碰面谈。”

文祥:“太好了。”

站在大石的平台上,风萧瑟的吹,此时的风已带着少许的寒意。

文祥的身子站得笔直,如同上次一般。等待。

文祥没有等太久,远远的,已经可以看见那迤逦而来的尘土,在风中扬起,翻落。

还是那张美丽,却无表情的脸孔;一身劲装。

碧兰一如她曾经出现时的模样;如灵猫,她站在巨石之上。

碧兰:“黄总理,果然深藏不露。连韩医生都能手到擒来。”

黄文祥:“得来不易啊!”

碧兰看着眼前这个单刀赴会的长发男子,碧兰老觉得,依他的实力,韩奇说什么都不会那么轻易的就被擒,但是,防卫队此时正全力搜查韩奇的下落也是事实。

碧兰不愿多想。

碧兰:“好了。黄总理,现在我们要完成交易,你把韩奇交出来,交易就算完成了。?”

黄文祥:“碧兰,你答应过,十年不犯我国土。”

碧兰:“这是魔王的公开宣言,上面写得十分清楚。”

碧兰扬起手中的一张文件。

碧兰:“你把韩奇交出来,这文件给你。”

黄文祥立即大声赞了声:“好。”

碧兰:“韩医生呢?”

黄文祥:“跟我走。”

碧兰侧了侧头道:“去哪里?”

文祥:“当然是去见韩奇。”

碧兰:“黄总理,你在跟我玩花招吗?”

碧兰有些微不悦。

文祥:“不,不,你别误会。你想想,我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将韩奇捉到,依他的身手,我可没有把握带着他四处跑,不得已只得将他困在石室之内,而来此跟你交易,以我这个风中残烛,所能做的只有带你去捉他,这点请你谅解。”

碧兰看了看黄文祥那文弱的身子,倒也难以反驳。

碧兰没有多做犹豫。

碧兰:“那他人呢?”

文祥:“现在正被困在我的后院内。”

碧兰:“那是在……”

文祥:“就在前去几分钟的路程,不远……”

碧兰看了看那在不远处的石室建筑。

碧兰:“你先走,我马上就到。”

黄文祥点点头,走了。

好一会儿,他一直感觉不到碧兰尾随而来的声响,好怕碧兰并未跟来。

快到皇宫的大门处,黄文祥一转头才发现,碧兰不只跟来了,而且她完全未曾落于文祥之后。

在文祥挥挥手,阻止皇宫前侍卫的回礼之际,文祥便看见碧兰如捷豹的身子已经翻上了皇宫的围墙。

那敏捷的身影,仿佛不属于人类。

文祥不再迟疑,他快步走进皇宫,走向后院。

走过凉亭,他停在凉亭后的一池湖水上的小桥,像在等待。

于是一个黑影翩然而落。

碧兰:“为什么停下来?”

文祥:“我怕你没跟上。”

碧兰做势让文祥继续走。

这后院应是文祥刻意保留给自己自由活动的空间,因为这偌大的院子,并没有任何一个守卫。

文祥再开始迈步,终于来到一间石室。

文祥推门而入,碧兰尾随而至,不疑有他。

碧兰一脚跨进,便发觉那自左。右门扉后,所袭来的攻击。

是二股不同的拳风。

碧兰一翻身,已是五步之遥。但那在门后的二人,并未停歇。

那二人,不是别人,正是韩奇及水绫。二人守候在门后已久。

碧兰一翻身,看见清醒着、对自己攻击的韩奇,便知道自己太大意了。

看来自己是着了黄文祥的道了。

碧兰:“韩医生是黄总理的座上宾吗?”

韩奇:“来的时候称不上,现在倒可算是。”

韩奇又一掌击出。只见碧兰在这不算大的斗室四处乱窜,仿佛那带着利爪的花猫。

斗大的空间,却有四个施展拳脚的人,自然不够宽敞,也让韩奇有忌惮。

他怕一个不留神,就伤到水绫,或是文祥。

碧兰一开始只能一味的闪避,因为这空间对她来说完全不熟悉,而她手上并没有武器。

他们三人,你来我往的交相出招,让碧兰委实有些忙乱。

但是这种情况并没有维持太久,因为碧兰发现韩奇除了拳脚功夫外,他根本不敢动刀枪。显然他怕会伤到黄文祥,或是另一名女子。

而在三人中,黄文祥的确文弱。

若不是韩奇那犀利的攻击,黄文祥不出三招内,便会败在碧兰的手上。

往后一退,碧兰又惊险的避过韩奇的一招。

碧兰一心要快点结束这缠斗,因为她不理会韩奇,一个欺身,伸手便扣住黄文祥的颈部。

韩奇及水绫见状不禁大叫。

“啊!”

“文祥!”

就在碧兰以为自己稳住阵式的时候,她万万没想到,那受缚的黄文祥在碧兰扣住他的颈部的时候,就利用这么近的距离,一扬手,一掌拍上她的心脏位置。

没有任何人会相信。

碧兰刹时脸色一变,只是那闪电火石之间的几秒钟,碧兰扬在空中的手,僵立不动。

砰!一声巨烈的撞击声。

谁都想不到,碧兰居然应声倒地。

韩奇不禁傻眼,文祥何来如此雄厚的掌力?

居然可以一掌打得碧兰这个半生化人,不支倒地。

这对韩奇,曾经多次与“失心兰花”苦缠不已的人来说,真的是吃惊不已。

黄文祥在碧兰倒地之后,立即往后退了好几步,连声大咳。

水绫立即飞身往前扶住了文祥的身子。

水绫:“文祥,你有没有怎么样?”

文祥连咳了几声之后,像是顺了气。连忙指着倒地的碧兰对韩奇说:“阿奇,你快看看她,可别再让她又醒来。”

韩奇这才回过神,大步迈向碧兰,扶起碧兰的身子,捉住碧兰的脉搏。

韩奇:“文祥,你的掌力……”

文祥:“阿奇,我有什么掌力?我不过是用了一针,水绫的银针,一针插入她的心脏。你快看看,我可不知道那镇定剂对她有没有作用,也不知道那葯剂能够持续多久……”

经黄文祥这一说,韩奇才仔细查看,果然在碧兰那胸前的心脏部位,有一支细细的银针,银针几乎没入胸口。

足见,碧兰能在刹时间昏倒,全是针剂立即注入心脏的功效。

韩奇拔出了银针。

韩奇:“水绫,这针是你用来对付我的那一种吗?”

水绫:“是的。”

韩奇立即像是松了一口气。

韩奇:“这针剂上的镇定剂,足够让鲸鱼都睡上一觉了。”韩奇扬了扬银针。

虽然韩奇的话是玩笑话,但是却也不免让水绫脸红。因为水绫正是用这种针剂在对付韩奇的啊!

说完,韩奇抱起碧兰的身子。

韩奇:“水绫,文祥没事吧?”

文祥也站直身子。

文祥:“我没事。”

韩奇:“我们要把她放在哪里呢?”

文祥:“地下室。”

文祥快步走向石室底部的那面墙,开启那条秘密的石阶。

而就在那石阶陷落之际,那原本被韩奇抱在手中的碧兰,忽然又睁开眼。

碧兰丝毫不客气的一掌打向韩奇的左胸。

让韩奇“哦”的一声,双手往上一抛。

碧兰登时往上一翻飞,双足落地,宛如黑鹰。

文祥及水绫立时大惊。

韩奇不是才刚说,那针剂上的葯剂,连鲸鱼都要睡上一大觉吗?

为什么才几分钟的时间,碧兰便已清醒,而且韩奇还挨了一掌?

文祥:“阿奇!”

韩奇一个踉跄,往后一退步,立即稳住身子。

但这近身一掌,也伤到了韩奇。

韩奇嘴角,有一线血丝。

韩奇对文祥大叫:“我没事。”

碧兰此时人已欺近门边。

不知何故,碧兰能从那么巨量的镇定剂中,几乎可说是立即醒来,这完全违反人类的机能。

韩奇定神专注的看碧兰,碧兰那碧绿的眼眸,依然引人迷乱。

但是她那额头上豆大的汗珠,更说明了碧兰并非真的能够百分之百对镇定剂免疫。

韩奇受了伤,但是他不准自己倒下。因为这是多么难得的机会,他绝不能让碧兰走出这石室。

韩奇伸手自腰际抽出软剑。

碧兰强忍住那股昏眩,她知道自己无法支撑太久,她一定要尽快离开这里。但这石门的开关在哪呢?

碧兰的面容保持那一贯的无表情。她不想让人看出,自己此刻的慌乱。

碧兰努力思索,思索黄文祥适才进入石室前是如何开门的。

碧兰看见了韩奇手中的银剑。她只能一试,碧兰委实没有把握。这石门的开关…?”

韩奇银剑一挥,如同灵蛇吐信,已经欺向碧兰的左肩。

碧兰没有回避,没有闪躲,她仿佛那溺水的人儿,努力捉住浮木一般。

碧兰奋起身子往石门中间,那有着图腾的地方一扑,那石门应声开启。

碧兰那灵敏的身子,立即自门缝中窜出,韩奇的银剑并未伤到她。

石门开启,碧兰向外窜去,韩奇尾随在后。

碧兰为自己适才的险招、暗算捏了一把冷汗。

因为那石门若未开,那韩奇的软剑一欺身,难保碧兰不会因此而受缚。

偌大的院子中空无一人。

碧兰一如她来时,双足一用力蹬。

她想再消失于风中。

韩奇看着她优美的身影,如闪电般迅速。

他虽有心追逐,却怕……

就在碧兰这一飞身之际,自小桥边窜出二条身影,双双捉住碧兰的足踝,硬是将碧兰这只展翅的飞鹰给擒了下来。

是谁?令韩奇吃惊,更令自石室中走出来的黄文祥及水绫吃惊。

那捉住碧兰的二人,不是别人,居然是龙翔及冷霜。

话说龙翔一收到韩奇的消息之后,便立即和冷霜取得联系。

龙翔对冷霜下达的指令,便是要冷霜前往l国。

因为韩奇这般无故失踪,而后捎来消息说有要事,这对龙翔来说,直觉的代表着事情不简单。

所以龙翔让冷霜前往l国,自己更是随后就到。

没想到刚和冷霜会合后,便往皇宫一探的龙翔和冷霜,会在此时赶上了这一场碧兰与韩奇的恶斗。

龙翔及冷霜,一人一手地,拖住了碧兰,使碧兰只得乖乖双足落地。

哎!对碧兰来说,眼前的,可不只是一场恶斗。

韩奇:“龙翔。冷霜。”

这二个名字,已经让碧兰昏眩加重。

好不容易自石室中脱身,原以为可以离开此地,却又在院子里碰上比韩奇更棘手的“飞龙”龙翔。

碧兰强打起精神,左手掌那银色的物质开始变形。

韩奇:“龙翔,冷霜,她刚才中了大量的镇定剂,随时有可能昏倒,你们放手去拦她。”

有了韩奇的指点,龙翔及冷霜更是精神大振。

龙翔不等碧兰右手掌怎么变化,已经抽出长剑,对碧兰一连挥出三剑;而冷霜更是双手握住双枪,准备在任何时刻将碧兰射伤。

冷霜看着眼前这个女子,她想必就是失心兰花中的碧兰了,也是冷霜唯一尚未交手的“兰花”。

其实冷霜发觉,自己和碧兰真是有些相像。

短发、冷,即使面对冷霜、韩奇、龙翔三人联手,碧兰的眉头都没皱上一下。

这股冷静。沉着,连冷霜都自叹不如。

碧兰的右手掌正在变形,而龙翔的剑却已欺近。

碧兰无法等待,她只好闪躲。而她的另一手洒出银针,作为一种无意义的抵抗。

龙翔怎么会在意那小小的银针?他腾空一跃。

此时的龙翔,果如那传言中的,是只“飞龙”,自空中袭来,让人无法视而不睹。

龙翔已然近身。碧兰额上的汗,不住的滴落。

碧兰以右手打开右腿上的银色开关,右手奋力一扬。

银针如自空中飘落的雨丝,向龙翔射去。

龙翔剑势一转,化做绵绵的剑花,将那丝丝的银针打落。而同时一旁守候已久的冷霜,在碧兰穷干应付龙翔之际,已经瞄准碧兰。

“咻!咻。”二声,子弹清脆的呼叫,那声音宛若黄莺,但却哀凄。

碧兰那如魔鬼般玲珑的身段,再一次应声倒地;身上二只弹孔,分别在左。右肩下。

碧兰昏了过去,不知道是那子弹所造成的伤,或是她那扬出的银针,因为龙翔剑花的抵挡,有数针刺入碧兰那一身黑衣之中。

总之,碧兰是倒了,而一直撑着不倒的韩奇,看见碧兰倒地的样子也倒了,手中的银剑飞落

“韩奇……”

只怕此时韩奇已经听不见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海争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