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海争雄》

第37章

作者:莫仁

“韩奇,韩奇……”

一种轻柔的呼唤,让昏睡中的韩奇,幽幽醒来。

入眼帘的,是张清秀的脸庞。

韩奇迷濛的眼,像是半醒半睡,神志未清。

一滴滚烫的泪珠滴落。

“队长,他没事吧!”

“没事。只是震断了一些细小的心脉,血吐出来,就没事了。”

韩奇努力的想挣开眼,可是却总是睁不开,只得迷濛的看着前方。

一张熟悉的脸孔,水汪汪的眼。

她在哭。

泪水滴在脸颊,是一阵滚烫的灼热。

韩奇努力开口想说话:“别……别哭……”

“什么,你说什么?”

韩奇:“你来了……真好……”

“你怎么样?哪里不舒服?”

韩奇:“别……别离开……别离开……我……是不是……又下雨了……我好爱下雨天……只有下雨天……才会……更想你……雨……雨……兰……别……别离开……下雨了……”

泪如雨下,握住韩奇的手,不是韩奇口中的雨兰的。

就在韩奇的梦吃结束后,那握住韩奇手掌的柔荑,已经放手。

双眼一闭,又是二串晶莹的泪。

双手掩脸,拭去泪滴。

她放开韩奇,站起身子,往门外走去。

她不是雨兰。

冷霜,她是冷霜。

那原本冷峻的脸,因为关心韩奇的伤势而泪如雨下,如今却又因为韩奇无心的梦吃,而心碎不已。

冷霜站直的身子,大步向外迈开,不在乎众人的观看。

冷霜步出了门外,她开始放足狂奔。

风,冷冽的吹。

此时已是入了夜,北风吹拂而过,让人想打哆嗦,但对冷霜来说,那却比不上心的冰冷。

冷霜的泪婆娑的落,她不在乎自己是奔向何方。

对她来说,什么都不重要了。

其实冷霜是傻的,她太傻了。

她明知道,明知道韩奇爱的是她,是那朵美丽如神抵的女子,那双会说话的眼,那飘逸的长发。

谁都会爱上雨兰的,所以韩奇爱雨兰,这并不稀奇。

只是,我也爱上他了啊!

我也爱他,即使明知道他爱上的是别人。

冷霜第一次在别人面前落泪。

爱,怎会是这般令人伤恸。

天啊!告诉我,我该怎么做!

冷霜跌在一颗巨石上,无语望着眼前黑压压的黑幕。

只有那寥寥的孤星,看着冷霜散落的泪。

爱,如此令人心伤。

龙翔一直守在韩奇的身边,他睁着眼,看着冷霜离开时,那哀伤的眼。

韩奇啊!韩奇!你可知,你伤了冷霜,伤得那么重?

文祥:“这……”看着冷霜离去,文祥仿佛明白了。文祥叹了一句:“为什么,爱一个人却无法相守……”

文祥的声音有着莫名的哀伤。

水绫一直守在文祥的身边,此时水绫像只温驯的小猫,依偎在文祥的脚边。

龙翔:“阿奇的情路怕是崎岖。”

文祥:“那雨兰就是‘失心兰花’之一……”

龙翔点了点头。

龙翔:“怎知,他竟会爱上一个世敌。又怎知,冷霜会爱上他呢?”

文祥:“哎!情字难解啊!”

水绫直到此时才开口:“难道他们这么朝夕相处,韩奇不知道冷霜爱他吗?”

龙翔,“冷霜从来不在别人面前表露情感,所以我想韩奇是不知道的。”

水绫依偎着文祥更紧了。

水绫:“冷霜好可怜哦!”

龙翔望了望外面的黑夜。

龙翔:“让她去走走吧!或许这样会好过些。”

文祥回过头才问起韩奇:“韩奇没大碍吧!”

龙翔:“没什么,我给他灌了点气,休息一会儿,他就会没事了。”

文祥:“那就好。”

龙翔:“文祥,你也太大意了,怎么这么大的事也不跟我们商量商量,若是我和冷霜没到……”

文祥:“我是有欠周详,龙哥,是我的错。”

龙翔:“文祥,我可没指责你的意思。”

文祥:“我明白,没和你商量,就贸然行事,本就是我的错……”

龙翔:“都别提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怎么处理碧兰,这才是重点。”

文祥:“龙哥,你能不能念在我们多年交情上,答应我……”

龙翔:“文祥,我们是兄弟,事情不分彼此,有什么事,你直说吧!”

文祥:“我想留下碧兰。”

龙翔:“文祥,你知道碧兰若是醒过来……”

文祥:“我知道,我知道,可是我真的希望能在她口中找到答案……”

龙翔看着眼前的文祥,他知道自己只有点头的份。

龙翔点了点头:“这样吧!反正阿奇受伤了,现在我和冷霜干脆留下来,看你怎么处理这件事,全由得你做主,这可好?”

文祥自然欣喜万分,他拉着水绫的手:“龙翔,谢谢,谢谢!”

龙翔:“只是,文祥,你得答应我,在阿奇醒来之后,让阿奇看看你……”

文祥:“我答应一定会让你们看到我。”

水绫比谁都高兴,因为对水绫来说,那代表着一丝希望,一丝可以天长地久的希望。

水绫抱着文祥,也下意识的伸手抚了抚腹部。

这是水绫的秘密,只怕她还未曾向任何人说过呢!

眼尖的龙翔注意到了,只是龙翔也没说。

看着文祥这小时的玩伴,龙翔只想知道,文祥要怎么做呢?

文楚的死,对文祥来说是份永难磨灭的痛苦。

龙翔知道那种苦,那种会啃蚀人心的痛苦。

夜,已深。

看完韩奇,龙翔直接走到了文祥书房暗道中最底的暗室。

那原本韩奇待过的房间,此时碧兰正待在那里。

文祥为碧兰安置了一张病床,只是病床上加装了许多装备。

那些装备自然全是用来预防碧兰在任何时候醒来,不会“恣意活动”的器具。

龙翔看了看躺在病床上的碧兰。

其实这三朵失心兰花,真的都美,美得令人屏息。

只是,她们却也毒辣得令人咋舌。

龙翔看了看碧兰双肩的伤口,取了把镊子,将弹头给取出来。

红红的窟窿口涌出了一点血。

但就在龙翔将子弹取出,往器皿上一放之时,那匡啷一声还不绝于耳,就见碧兰肩上的伤口,已经止住了血。

才那么短短的几秒,伤口开始自动复原了。

多么令人吃惊,那血红的窟窿就这么密合了。

如果这三朵兰花不是魔王的杀人机器。那该多好。

哎!这也只能是龙翔的咏叹了。

龙翔将碧兰另一肩上的弹头也取了出来。

子弹划过身子,穿透了那件紧身衣,黑色的衣服有了二个破洞。

龙翔等到伤口全部愈合之后,找了块干净的抹布,将那血块擦去。

龙翔拭去了血迹之处,透出一块无暇的肌肤。

但是,龙翔像是看见了什么东西一样,忽然奋力撕开碧兰左肩的紧身衣。

一大片雪凝的肌肤。

龙翔的眼直盯着看,由他睁大的眼,看得出他的激动。

龙翔大声的叫了:“不……”

龙翔往后退了数步,仿佛无法置信一般,他抱住自己的头。

龙翔的眼神一直直盯着碧兰的肩头,他的焦点不是在那雪白的肌肤,而是在那肩上的一朵荷叶状的胎记。

不知是龙翔的叫唤或何事,总之,引来了文祥。

文祥看着龙翔的表情连忙走近。

文祥:“龙哥,你怎么啦?”

龙翔蹙着眉,望着文祥。

他指着被缚在病床上动弹不得的碧兰道:“小荷……她是……小荷……”

文祥亦不禁大惊失色:“什么?”

文祥欺近碧兰的床身,看着她肩上的荷叶状胎记,于是明白了龙翔的吃惊。

老天爷怎么会给他们开这种玩笑?

碧兰是龙翔的妹妹吗?

这是情何以堪啊!

二兄妹竟成见面就想拼个你死我活的世敌。

这魔王,心是这般毒辣啊!

片刻,龙翔又开口,此时他已然恢复了镇定:“文祥,你要答应我,在还没把事情查清楚之前,绝对不能杀她,你答应我!”

文祥明白龙翔心里的挣扎,文祥点了点头。

文祥:“我不会杀她的。”

文祥的本意原本就不是杀了任何一个失心兰花。

文祥的妹妹黄文楚,就是死在魔王研发“蓝色天堂”葯剂的试验中。

文祥知道“失心兰花”也是受困于“蓝色天堂”的毒葯,文祥同情她们的遭遇。

文祥要引来“失心兰花”的原因,只在于逼使她们说出魔王的下落,而非是要杀这三朵兰花。

更何况,现在文祥和龙翔都在怀疑,怀疑碧兰是不是龙翔的妹妹——小荷。

宋雨荷,那个龙翔以为早已遇害的小妹。

正当二入迷惘之际,水绫来了。

水绫:“韩奇醒了。”

龙翔及文祥立即精神一振。不消说,龙翔都必须急步赶去看看。

很快的,龙翔尾随水绫,离开了石室。

文祥原本也想离开,但是当他的脚要跨出门槛之际,他回头了。

他愣了一下,注视着碧兰。

文祥回头了,他走近碧兰的床边。

文祥看着不是碧兰的脸,而是那条静静躺在碧兰身上,那光彩夺目的兰花状的项链。

好美,如同宝石一般。

深邃,迷漾,深浅不一的蓝,在项链中流转,是那么美丽,那么令人难以相信:如此美丽的物体,却是这世间最毒的毒物,一种可以让人不死。不伤,却要一生受其牵制的毒。

它,就是“蓝色天堂”。

文祥不再考虑,他一把取下那条光芒灿烂的蓝色兰花形项链,而后他也步出了石室。

在他离开石室之前,在门外,文祥多替门扉边的一只图腾动了些手脚。

而后,他才安心离去。

龙翔快步来到了韩奇的床边之时,韩奇已然坐起身子了

龙翔:“阿奇,你别动,先运运气,看看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韩奇的神情还有些虚弱。

韩奇:“我没事,刚才我已经运过气了,只是感觉自己身子弱了一点而已。”

龙翔:“下次可别再大意了。”

韩奇:“那碧兰呢?有没有让她溜走了??”

龙翔:“没有。或许是镇定剂的葯剂发作了,她现在在石室里昏睡呢!”

韩奇:“那就好,你没杀她吧?”

龙翔:“子弹根本伤不了她。”

韩奇:“龙哥,你不能杀她!”

龙翔对于韩奇的话有些吃惊。

龙翔:“阿奇,你……”

韩奇:“上次和雪兰交手的时候,我发现她身上有荷叶胎记……”

龙翔:“什么!”

韩奇:“大哥,你别激动,听我说完,雪兰那时候告诉我,她们三个人,身上都有那个胎记……”

龙翔此时真的大吃一惊了。

龙翔:“三个人都有……”

韩奇:“实情怎样我也不清楚,但是我想雪兰没有理由骗我,所以我想看看碧兰是不是真的也有那个胎记在肩上……”

龙翔点了点头,道:“她有。”

韩奇,“那她们三个到底谁才是小荷呢?”

龙翔陷入一种苦思。

石室。

安静的石室。

柔和的灯光。

碧兰自昏睡之中醒来,她眨着双眼,不明白此时自己身在何处。

她想伸起手,揉揉自己的颈部,这才发现自己竟被五花大绑地捆在一张床上。

四处张望,这石室里只有她一人。

碧兰不再扭动挣扎.她静静的躺着。

很快的碧兰的右手掌处,又开始变形。

那银色的手掌,像是一种可以自在变化的金属液体。

手腕上的环扣,以手掌的宽度一定无法通过,但右手化为长长的圆柱,很快的手掌就变成和手腕骨一般粗细了。

就这样,碧兰的手可以轻易的自环扣中解套,而一旦碧兰的右手掌可以活动,这绑在她身上的枷锁便不算不什么了。

很快的,碧兰就从那张床上脱身了。

碧兰火速的下了床,来到这石室中墙上的一面镜子前,仔细端详自己的样子。

碧兰将身上那数支银针拔出。

那是碧兰之前用来对付龙翔,却反被射中的银针。

碧兰将那些银针一一收好,再仔细看看自己肩上原本被冷霜射中枪伤之处,此时,伤口已经全部密合。

碧兰不知道是谁帮自己将子弹取出的,而被子弹划破的黑衣,为何左肩上的黑衣除了弹伤之外,还有被人撕扯的样子?

碧兰不明白,因为所撕开的衣服,似乎只是胎记的那部分。

碧兰拉了拉衣襟,深吸口气,确定自己已经无碍之后,她开始端详这石室中的一切。

岩石,一种坚固的建材。

很难想像,在数千年前,便有人类能够在没有机械的协助之下,将巨大的石块化为美丽的建筑。

如何做到?只怕至今无人能解。

碧兰开始仔细的,一寸寸的搜索这石壁,因为这里绝非久留之地。

既然碧兰醒了,她自然只想离开这石室。

风冷冷的吹,吹得让人心凉。

一声雷响,一记闪电。

冷霜抬起头,看着黑色的天幕。

要开始下雨了。

冷霜对雨,有着又爱,又恨的心情,但是此时,她是喜欢雨的。

就下吧!让那冷冷的雨丝去打醒自己吧!

冷霜的脸上,还挂着泪。

又是一声沉重的雷声,豆大的雨,开始落下了,打得人疼痛不已,但是冷霜却依然跌在巨石之上。

她不想离开。

就让雨水洗净脸颊吧!在大雨中哭泣,谁也不会知道,雨中的人儿,脸上滑落的是泪是雨。

冷霜放纵自己,哭倒在这倾盆大雨之中。

冷霜是累了,心好累,因为情好苦。

雨水洗去了她的泪水,也掩去了声响。

在这场大雨中,谁也难以听见那欺身而至的脚步声,即使是冷霜也一样。

黑色的身影,黑色的斗篷,看不清那风雨中跃动的身形是谁。

只见那黑影一步步的趋近,很快的,黑影跃上了巨石,而冷霜却全然未知。

伏倒在地的冷霜,依然在哭泣。她不知道那身后袭来的杀机。

又是一记划破天际的银色闪电。

冷霜双时撑起,刹时间闪电让漆黑的大地映得雪亮。

冷霜看着石上一个巨大的黑影,是死神的模样。

斗篷下的长袖,高高举起,笔直的落下。

才电光闪石问,冷霜便已失去知觉。

在这下着大雨的黑夜,冷霜被一名身着斗篷的黑影偷袭。

闪电再度奔驰于天空,但是她却无法看见那黑影下的面孔。

是死神吗?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海争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