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海争雄》

第38章

作者:莫仁

碧兰在石壁上四处摸索,这粗糙的石壁却是无比的结实。强硬,仿佛丝毫空隙皆无。

碧兰几乎要放弃了,双手一拭,好像有一道细缝。

碧兰如此欣喜。

很快的碧半发现这细缝像是一个冂字形,直达地面,而依冂字形的大小。高度看来,那就像是一扇门。

这种念头让碧兰雀跃不已。

终于找到了门,碧兰却又开始头痛,哪里是门的开关?

碧兰开始寻找任何图腾或是开关之类的记号。而许久之后,碧兰已经选择放弃了。

就在碧兰出了一身薄汗,身子累得往后一靠之际,没有想到,就这么阴错阳差的,石门动了。

那是一个旋转门,碧兰这样用力一靠,让碧兰给“转”入了另一个石室,一个黑漆的石室。

碧兰刹时不知是喜是忧。

喜的是她终于如愿离开那个石室;优的是,她又走进另一个石室,一个冰冷、空旷,漆黑的石室。

碧兰的额上又沁出了一层薄薄的汗珠。

这个黑暗的石室之中,在正中央的地方,有一个发亮的物体,像是宝石的光芒,在黑暗中闪亮。

碧兰这才想起自己身上的项链,此时早已不翼而飞。

碧兰皱起了眉。

“蓝色天堂”不见了,这对碧兰来说可是一件大事,但如今碧兰无法再去想那魔王可能的惩罚,现在更重要的是离开这里。

碧兰没多久便适应了这石室的黑暗,她开始走近那个发光的物体。

那近似钻石的光芒,璀灿夺目,该是水晶吧!因为应该无法找到那么大的钻石床吧!

碧兰一直欺近那张发亮的水晶台。

那果然是水晶,如此美丽。

碧兰的手轻抚过宝石,那真是美丽的宝石。

而就在碧兰拭了拭水晶的镜面,想往下一望的时候。

碧兰看见了。

她一连退了三、五步。而后,一声扑倒的声音。

碧兰依在石壁上。那张原本美丽,却无表情的脸孔,此时却是写满——

恐惧。

碧兰双足一软,坐在地上,双足依然不住住后踢,仿佛想穿入石壁而去。

碧兰的脸色雪白。

是什么能让她害怕到如此之情景?是什么?

是那具在暗室中发出幽光的水晶棺木,那棺木中的尸首,让碧兰惊魂不已。

那是什么?

一张血肉模糊的脸孔,上面大大小小的血红窟窿,以及那像要流出眼眶的眼珠。

一阵呕吐的感觉袭来,碧兰不明白,真的不明白,是什么样的伤害,能够形成那样的伤口。

碧兰依在墙角,久久不能自己。

再也没有任何时刻,碧兰会如此害怕一间石室,一间了无生气的石室。

碧兰迫使自己再站起来,她要离开这间石室,而且没有任何事情能够阻止她。

碧兰下定了决心,她又开始努力拍击那石室的另外三面石壁。

除了她“进来”的那一面墙之外,一定还有一面墙是门。

碧兰要自己绝对不要再去观望那具水晶棺,那是一幕会令人永生惶恐的梦魔。

碧兰多希望自己未曾见过。

龙翔和韩奇谈完,窗外正飘起雨丝。

韩奇,“龙哥,那碧兰呢?”

龙翔:“我们把她关在石室里。”

韩奇:“或许她也该醒了。我们过去看看吧!”

龙翔、韩奇、文祥、水绫,四个人来到了书苑,走进了暗室。

忽然听见一声尖叫。

是碧兰!

韩奇立即为首向那石室的方向奔去,但他却不知如何开启石门。

这千年建筑的石门,却远比什么科技大锁来得好用。

文祥开了门,众人跳进石室,但见斗大的石室里,却空无一人。

碧兰失踪了!

韩奇:“碧兰呢?”

四人不禁面面相觑。

水绫:“我们明明将她绑着啊!”

水绫站在那张病床边,病床上只有一堆早已被破坏殆尽的手环之类的枷锁。

龙翔看着文祥:“碧兰不可能凭空消失啊!”

文祥:“是不可能,这石室这么坚固……”

韩奇:“那她上哪儿去了呢?”

水绫:“难道她能飞天遁地?”

龙翔:“还是这密室另有通道?”

韩奇:“是啊!刚才我们大家不是都听见了一声惨叫声吗?那不是碧兰是谁?对了,冷霜呢?”

水绫,“冷霜被你气走了!”

水绫看来是不平冷霜对韩奇的爱没有得到回应,而韩奇却是一头雾水。

韩奇:“我气走她……”

水绫:“是啊!”

龙翔:“冷霜出去走走,应该一会儿就回来,现在我们更重要的是把碧兰找出来。”

韩奇这才回过头来看着文祥。

韩奇:“文祥,没有人比你更了解这些石室了。”

文祥:“是,这石室还有一扇门……”

黑夜中的黑影,自袭击冷霜之后,便一把抱起冷霜,往离巨石不远的皇宫方向前来。

虽有那守卫及关卡,对那黑影来说却是如入无人之地。

黑影穿梭自如,很快的,黑影在未惊动任何人之际,已然来到那后院之中。

挟着冷霜,对黑影来说依然没有半点妨碍。

她来去自如,很快的她来到了书苑,步入书苑。

石室之内,并无人迹,空无一人。

只见在石室底部有一个向下陷落的石阶,挟着冷霜的黑影,没有多做耽搁,便往那石阶走去。

黑压压的走道。

黑影身着斗篷,还缚着冷霜,她轻声地走着。

慢慢走近最底部那问开着门的石室,依稀可闻石室之中,有人交谈的声音。

韩奇:“文祥,那暗门在哪里?”

文祥:“可是……”

韩奇:“还有什么可是呢……”

文祥:“如果她真的闯进那里……”

韩奇:“那里是哪里呢?”

文祥:“是……是……”

韩奇:“你快说呀!”

文祥:“是文楚的坟。”

此时立即鸦雀无声。

难怪文祥会面有难色。

龙翔:“文祥,不论如何,我们总得找到碧兰,你就开了门,让我们去找吧!否则,若是……若是碧兰吃惊之下,毁了……”

不用龙翔再说下去,文祥已经想到了。

文祥立即走向底部的那面壁,张开手,摸索着开缝。

不久,文祥便辨别出了门扉的大小。

文祥:“石室很暗,你们过去要小心,别被文楚给吓到了……”

文祥说得面有难色,但三人都能明白。

尤其是水绫。

水绫与文祥相恋至今,文祥从来不肯让她接近文楚的坟地一步。

而现在,文祥终于肯让大家进石室,这对水绫来说,的确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

文祥轻推了门。

文祥:“你们还是别去看文楚好了……”

韩奇根本不愿再等待,他一把推动了石门,很快的,韩奇及文祥二人便来到了那间阴暗的石室。

韩奇努力地睁开眼想看清石室内的一切,这石室真是幽暗。

韩奇信步往唯一的发光体走去。

文祥:“阿奇,你别去看……”

文祥推动石门,让水绫和龙翔也能进来,他根本无力去阻止韩奇的步伐。

韩奇不理会文祥的叫唤,他笔直往前,往那水晶棺木而去。

他不相信,依他见过那么多的病例,还有什么可以吓倒他的。

水晶棺木,闪耀迷人光芒。

但韩奇输了,他以为……

他以为他可以承受任何可怕的伤口。

但是他错了,他真的错了。

韩奇发出一声叫喊,一连跌跌撞撞的跌开了二步。

龙翔见状,连忙向前去扶他。

就在龙翔望进水晶棺木之际,连龙翔也难忍,二人双双倚在石壁。

而此时也想欺近的水绫却被文祥拉住了,文祥拥着水绫。

文祥对着龙翔和韩奇说:“那张脸,就是现在的我,你们知道我为什么不让你们看我的真面目了吗?”

韩奇只得看着文祥,唤出一句:“文祥……”

水绫不明白那水晶棺木中的文楚,是何等模样。

水绫想看,她真的想看。

水绫试图挣脱文祥的怀抱。

水绫:“文祥,你让我看,好不好?”

水绫抱着文祥那戴着面具的脸庞,文祥知道,是不能阻止了。

文祥用那哀怨的眼神,望着水绫。

文祥:“水绫,你去吧!”

水绫快步向前,因为她怕,若是不如此,她会改变主意。

虽然心中做了万全的准备,虽然努力想过千百回,可能的惨状,但是都不着真的看见那时的悸动。

水绫一见文楚的惨状,根本挨不到离开那棺木。

在棺木边,水绫已经忍不住作恶。

文祥:“水绫,快回来。”

文祥虚弱的呼唤。

水绫跌跌撞撞的回到文祥的怀里,放声大哭。

哭什么?

为文楚哭?为文祥哭?抑或是为自己哭呢?

或许都有吧!

水绫哭着。喊着:“文祥……”

仿佛那哭泣的娃儿,依偎在亲人的怀里。

文祥轻抚过水绫的脸。

文祥安抚着水绫:“水绫儿,别怕,别怕。”

水绫抬望眼,看着文祥。她的眼中写满哀伤。

水绫:“文祥,我是因为……”

水绫根本不必说。

文祥便已接口:“你是因为我这些年所受的苦,对不对?”

水绫只能点头。

那份深情,看在龙翔及韩奇的眼中,都不忍视睹。

若是文祥真的已经像文楚那般严重,那他就真的已经来日无多了。

相爱却无法相守。

如何让人心中无憾呢?

就在四人陷入极端凄苦之际,龙翔已经耳尖的听见,那隔墙所传来的声音。

刚才龙翔及水绫过来之时,石室的旋转门并没有完全的关上,那石门还有些微空隙。

龙翔和韩奇使了个眼色,二人飞快的欺近门的左,右二侧。

一阵石门转动的声音,龙翔及韩奇二人纷纷出掌。

却没想到,并没有人进来。

但那石门却在龙翔及韩奇二人左右合并击出掌风之时,有了些微的剥落。

石门有了一个小缺口,从缺口中透过来的是,隔壁暗室那柔软的灯光。

正当龙翔想出声之时,那隔壁房里已然传来一阵悦耳的声音。

“韩医生,请你现身吧!”

韩奇对这个声音十分熟悉,所以他有些吃惊。

对龙翔投来的有些疑问的眼神,韩奇则回答道:“是雪兰!”

“韩医生,你不会不理会冷霜的死活吧!”

这自然令所有人吃惊,雪兰这么说显然是因为冷霜在她手里。

而龙翔这才惊觉自己的大意,他不该让冷霜这么独自一人出去,但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韩奇与龙翔对视。

韩奇:“雪兰,你别动冷霜,我现在出来!”

雪兰:“最好是所有人一起出来!”

韩奇:“好,好。”

就这样四人鱼贯地又自那旋转门走了过来,而此时雪兰才发现,原来连龙翔都在这里。

雪兰就是那个能在雨夜里挟个人还来去自如,丝毫不为所动的黑影。

此刻的雪兰,手中捉住像是已经昏过去的冷霜,而且身穿一件宽大的斗篷。

从冷霜那一身湿透的衣裳,而雪兰却完全没有淋湿的样子看来,那件斗篷是防雨的。

雪兰,一个看起来比碧兰更具威仪的美女。

雪兰:“没想到,连‘飞龙’队长都在这里。”

龙翔:“也没想到这贫乏的山区,会让二朵兰花出现啊!”

雪兰笑了,如同那在雪地里盛开的兰花。

孤单,却凄美。

龙翔在刹时间还真的有些看傻了。

韩奇开口:“雪兰,怎么我们每次见面,你手里都有人呢?”

雪兰又笑了。她想起上次挟持龙翔的景象。

雪兰:“是啊!不知为何,我老是捉住人。”

韩奇:“那就放下她嘛,老捉着人太累了。”

雪兰:“何不咱们再来谈次交易?”

韩奇:“可以啊!有话好说,冷霜没事吧?”

雪兰:“她没事,只是昏了过去,再加上淋了雨,了不起是受点风寒而已。”

韩奇:“那好,你可以将她放在沙发上,这样你会比较轻松点,不会那么累。”

雪兰站在离四人远远的那个角落,而她依韩奇所言,将昏了过去的冷霜,放在沙发上,只是她的手一直没有离开过冷霜的身上。

韩奇:“好,怎么谈?”

雪兰:“没什么,很好谈。我们现在手上各自有一个人,只要你们把碧兰交出来,冷霜就还给你们去照顾,怎样,公不公平?”

韩奇点了点头,道:“公平。只是,现在连我们都在找碧兰!”

雪兰侧了头,仿佛想知道韩奇所言是真是假。

雪兰:“你说什么?”

韩奇:“你别激动,放松些。原本碧兰是被我们绑在那张床上的。”韩奇指了指那张病床,再继续说下去,“可是我们再进来的时候,她就已经不翼而飞了,连我们都在找她!”

雪兰认真的看着韩奇,仿佛想知道韩奇是否在骗她。

韩奇:“我没骗你。”

雪兰只沉默了一下。

雪兰:“那就请你们把碧兰找出来我们再谈,冷霜我只好先带走了。”

龙翔闻言立即向前欺身,说什么也不能让雪兰带走冷霜。

龙翔一翻身,双手捉向雪兰,雪兰立即将冷霜抱在胸前,挡住龙翔的拳。龙翔只得硬生生的将双拳收回。

雪兰开始往石门外退。

韩奇看着被雪兰挟在怀中的冷霜。

韩奇:“雪兰,我希望你看在那荷叶胎记上,别伤害冷霜。”

雪兰:“别伤害碧兰,她的肩上有和我一样的胎记。”

雪兰和韩奇,仿佛达成了某种共识。

雪兰向韩奇一点头,看了看有些茫然的龙翔,挟着冷霜,便慾飘然步出这石室。

而就在雪兰。韩奇,龙翔交手之际,他们三人,都未曾发现那一直在角落的黄文祥。

黄文祥原本一直拥住水绫,但是他推开了水绫。

在推开水绫之前,黄文祥对她说了一句话:“水绫,你好好保重自己。”

黄文祥说完,推开水绫,从怀中取出自碧兰身上拿到的“兰花项链”,掀开项链的开关。

黄文祥一手拿开脸上的面具,一手将那瓶“蓝色天堂”全数喝进嘴里。

“啊!”黄文祥的叫声无比凄烈。

再此时,雪兰抱着冷霜,尚未离开石室。

她正好抬望,看到黄文祥拿掉面具。喝下“蓝色天堂”的样子。

雪兰那原本细致的脸,刹时变得苍白。

而龙翔和韩奇二人也回头,他们也看见了那一幕。

文祥的脸,那张若非还有眼、鼻、口,否则不能称为脸的面孔。

文祥没骗大家。此时文祥的脸,比起那躺在水晶棺内的文楚,已然相去不远。

水绫大叫:“文祥。”

但文祥却是刻意避开水绫的身子。

文祥:“别过来,水绫。”

而此时的文祥,在喝下“蓝色天堂”之后,全身开始一种炙热的的烧。

文祥:“啊!”

那是“蓝色天堂”的作用发挥了。

文祥开始变形,如同火焰。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海争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