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海争雄》

第03章

作者:莫仁

  韩奇走出了会议室,在宽阔的走廊走着,走廊上厚重的地毯可以看出这个国家的奢

华,尤其在这个物质匮乏的年代。

  韩奇是在进驻这里的时候就已经将这一幢大楼的地形深深印在脑海里了。

  在韩奇思考的时候总是习惯走动。

  他喜欢在走动时把心里解不开的事给想清。

  而此时韩奇虽然没有特别想要思考的,但他却乐于借此来多了解地形。

  长长的走廊,可以贯穿许多的房间,当然也免不了,韩奇必须经过安妮塔的房间。

  韩奇一直相信直觉。

  因为直觉曾经在许多危急的时刻救过他的命。

  而打从接下这个案子,看见安妮塔开始,韩奇就一直有个直觉。

  安妮塔十分特殊。

  韩奇在思考,是该进去,或者他该等安妮塔出来?

  韩奇无法偷溜进去,因为办公室不比住宅,没有太多地方可以掩护。

  韩奇只考虑了一下,便现身走向安妮塔的房门。

  韩奇敲了门,而后发现门把并未上锁,韩奇突发奇想,不等安妮塔的回应,便推门

而入。

  但才一推门,韩奇就后悔了。

  因为韩奇一直希望自己的出奇不意可以发现一些破绽,但此时,出奇不意是有了,

但只是惊奇,却没有“破绽”。

  因为在韩奇的面前,竟是一具美丽的躯体。

  安妮塔是名金发美女,那一直盘起的长发如今被轻柔的抛在肩后。

  安妮塔有着完美的身段,如凝玉般的肌肤。

  韩奇推开门之时,安妮塔似乎也吃了一惊。

  安妮塔一转身便看见站在门口的韩奇。

  韩奇傻了。

  至少他希望安妮塔是如此以为。

  其实韩奇的眼,正仔细的观察安妮塔每一寸肌肤。如果安妮塔是一名生化人,她应

该有些许不同于人类的地方。不论机器再精致,总有些微的缺失。

  韩奇一直这么想。

  一会儿。

  安妮塔由吃惊的表情转为放心。

  安妮塔虽然面容平凡,但笑起来的笑靥依然十分甜美。安妮塔笑了。

  安妮塔:“你要进来,或者只是站在那里看呢?”

  韩奇一回神,笑了。

  韩奇:“我可以进来吗?”

  安妮塔:“你不觉得这句话应该在开门前就问吗?”

  韩奇虽然开口问可否进来,却是在说话的同时,早就走向安妮塔,并顺手将身后的

门给带上。

  安妮塔是近乎全躶的。

  因为此时的安妮塔,除了一件贴身的底裤之外,唯一的掩护就是那瀑长发。

  在韩奇推门而入的同时,安妮塔可能正在换衣服,因为原先韩奇见过的那件套装此

时正被堆在地毯之上。而站在办公桌前的安妮塔,手正压着放在办公桌上的另一套衣服。

  韩奇的出现打断了安妮塔的动作。

  安妮塔忽然放弃了她的衣服。

  安妮塔将衣服一拨,在办公室上,找了一个打火机和一包烟。

  安妮塔示意韩奇坐在办公室右侧的沙发。

  安妮塔似乎打消了穿上衣服的打算。

  安妮塔点了根烟。

  韩奇突然觉得,女人抽烟或许不是一件坏事,至少眼前的安妮塔不论点烟的动作,

点烟的姿势,吸烟、吐烟的样子,韩奇不得不说,他有点希望自己是那口烟,能在安妮

塔的呼吸里。

  安妮塔赤足走向坐在沙发上的韩奇。

  安妮塔:“韩医生,我的样子还好吗?”

  安妮塔的声音不再像早先听见的那般冰冷。

  而此时她的问话里有好多温柔。而她会如此问,也正是因应韩奇此时的眼神。

  打一进门韩奇就没让自己的双眼离开过安妮塔。

  韩奇微红着脸:“太完美了。”

  安妮塔一阵轻笑。

  安妮塔:“韩医生看过的身体怕是不计其数,看来你真如传闻所说是个豆腐心肠的

医生,你怕是没说过别人的不好吧?”

  韩奇:“那是外人的误会,你的身段真是好得没话说。”

  安妮塔又笑了。

  安妮塔:“韩医生来找我是为了什么?”

  翰奇:“没什么,只是例行检查,四处看看,你也知道,危机还没解除。”

  安妮塔:“那对我来说不重要。”

  韩奇:“怎么说?难道你不怕‘失心兰花’?”

  安妮塔:“不是我不怕,只是我没有理由可以害怕。”

  韩奇:“怎么说?”

  安妮塔:“战争让我失去所有的家人,除了我自己,我什么都没有,在这样的时代,

什么都是假的。今天重要的,明天可能就被推翻了,有什么需要在乎?”

  韩奇在刹那间心里有了些许的悸动。

  原来安妮塔有着和自己相似的遭遇。

  战争之下,谁不是呢?

  韩奇叹了口气。

  在韩奇失神的同时,安妮塔突然一倾身,脸颊向韩奇靠了过来。

  安妮塔将她口中的烟,在近乎贴上了韩奇的脸的时候将烟轻轻的送进了韩奇的嘴里。

  这种如此近的距离,有着一种离奇的挑动。

  它比真正贴上了脸来得令人悸动。

  这一种可以呼吸到别人呼吸的距离,有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刺激。在那二张脸颊间舞

动着炽热与燥热,挑起一种本能的渴望。

  在韩奇快要将那最后一缕烟吸入之际。

  安妮塔的热chún就像那缕轻烟。

  安妮塔的丰chún,吸吮住了韩奇的下chún。

  韩奇没有反抗,虽然事情有些出乎他的控制之外。但这又何妨呢?

  韩奇顺势将安妮塔的身躯拉进怀里。

  韩奇的大手四处在安妮塔的肌肤上游走。

  那种滑溜的触感如此自然,韩奇的手由双肩滑向背,溜过纤腰、丰胸,并要向修长

的大腿而下,但却被阻止了。

  安妮塔的手突然捉住韩奇的手,不让他的双手下滑,而是将韩奇那双厚厚的大手,

轻轻拉起。

  此时的安妮塔正跨坐在韩奇的身上。

  安妮塔的身子坐直,不再贴住韩奇。她轻轻的捉住他的手,放在嘴上,亲吻。

  安妮塔的吻如此柔软,韩奇恨不得将十根手指全数让她吃下。

  但安妮塔没有亲吻他的手指,而是在掌心留下一吻后,将那双大手,轻轻的放在自

己的胸前。

  让韩奇的双手,紧紧握住她胸前的那二团温柔。

  “我喜欢你,握住这里。”

  安妮塔轻启红chún,吐气如兰,呢喃的对韩奇说。

  此情此景,韩奇如何坐怀不乱呢?

  韩奇此时认为自己错了。

  安妮塔是个人类,而非生化人。

  不知是巧合抑或……

  韩奇身上的通讯器响了。

  韩奇等它响了第三声才回答。

  韩奇:“韩奇,请说。”

  韩奇捉住安妮塔的手,要安妮塔停止。

  韩奇听了通讯器里的声音后:“好。我马上回去。”

  关上通讯器,韩奇看着安妮塔:“对不起,我必须离开。”

  安妮塔笑了。

  安妮塔在韩奇chún上轻吻了一下。

  安妮塔:“你快去吧!”

  安妮塔离开韩奇的身上。

  韩奇想开口说些什么,但被安妮塔制止了。

  安妮塔将韩奇推向门外。

  何须多说。

  韩奇走出安妮塔的办公室。

  急步走回会议室,刚才呼叫他的是瑞秋。

  韩奇走进:“瑞秋,怎样?”

  瑞秋:“这是税务局局长死前半个小时,所有的影像记录。”瑞秋将影带记录投影

在墙上。

  瑞秋让记录以快转的方式播放。

  凡是有人和死者接触的部份,全部暂停。

  这其中共有八个人。

  包括和死者擦身而过的人都在其中。

  瑞秋将最后一个和死者见面的人,画面定格。

  瑞秋:“她是最后一个见死者的人。”

  韩奇有些沉默。

  画面上的是安妮塔,她将一份文件送给正要推门而入的死者。他们还有几句简短的

交谈。

  韩奇:“他们说了什么?”

  瑞秋将声音播放出来。

  死者:“安妮塔,关于这份文件总理有什么指示吗8

  安妮塔,“总理没有意见,他已经批准了。”

  死者:“真是讨厌,现在都不能下班。”死者此时揉了揉头部。

  安妮塔:“给你自己倒杯酒吧!”

  死者:“是呀,该来杯马丁尼。你要吗?”

  安妮塔笑了:“不用了。”

  然后安妮塔走了。

  往后的十五分钟死者走进办公室、再没有人和死者见过面。

  直到发生爆炸。

  瑞秋将影像结束。

  瑞秋:“她是那朵兰花吗?”

  韩奇:“她不是生化人。”

  瑞秋:“你确定吗?”

  韩奇:“我确定。”

  传说中的失心兰花是生化人,所以基本上她们全是杀人机器,她们能做到杀人不眨

眼。

  瑞秋:“不是她,那会是谁呢?”

  韩奇:“只好从其他人身上查起了。把马修找回来,确认那些人的身份,把他们全

召集来。”

  韩奇离开安妮塔的办公室后不久。

  有一个男子由安妮塔的办公室里一闪而出。

  那男子从容的走在走廊上。

  他往楼下走去,宽大的楼梯里,他在四、五楼的楼梯和马修打了照面。

  “马修,情形还好吗?你的气色看起来真差。”

  马修十分开心的和“他”打招呼:“会吗?”

  “我看你先回办公室去洗个脸,我先回会议室去,你马上来。”

  马修:“好。我去洗把脸。”

  那男子再往楼上走回去。

  几分钟后马修来到会议室,一进门就发现许多人都到齐了。总理、韩奇、冷霜、瑞

秋。

  瑞秋依然守在电脑前面。

  总理的气色似乎好了一些,像是小睡了一下。

  马修推门进来,和所有人打了招呼。

  韩奇:“洗了脸,气色不错。”

  马修擦了擦额头上未抹干的水珠:“是啊。”

  韩奇:“全到齐了。我们开始讨论。瑞秋,我们还有多少时间?”

  瑞秋:“五十八分钟。”

  韩奇:“冷霜,结果如何?”

  冷霜:“如同韩奇所说,税务局局长就是一个‘人体炸弹’。我们检查了所有的尸

块,但都没有任何炸弹的残骸,除了一个地方,那也是被炸弹炸得最彻底的地方。”

  马修:“哪里?”

  冷霜:“心脏。”

  总理:“那是什么炸弹?”

  冷霜:“目前还无法将它的成份分析出来。”

  韩奇:“那么说来,我们根本无法确定,‘兰花’是不是在我们身边,或者她根本

在远方,看着我们手忙脚乱?”

  冷霜:“除非我们收集的炸弹碎片比较齐全之后,我们才能够确切的知道炸弹的成

份。”

  马修:“我们只能坐以待毙吗?”

  韩奇:“我不相信这件事全无破绽,只视这个规则有多难找到。”

  瑞秋:“我们不能灰心。马修局长,这是一些和税务局局长见过面的所有人的照片,

我们要一一清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马修花了二十多分钟将这些人认出来,并且将他们集合在一起。

  马修安排那除了安妮塔之外的七个人全部在会议室旁的另一间办公室,使得会议室

里只剩下总理、瑞秋、冷霜及韩奇。

  最后的三十分钟,电脑上又开始连线。

  电子邮件传来下文:

  “总理先生,韩奇先生及各位防卫队的成员们:距离我们的约会,只剩下不到三十

分钟……”

  瑞秋在全文未出现完毕之前,立即飞快的输入字句:

  “兰花小姐,总理先生希望和你直接通话………

  字幕上又出现:

  “小女子面容丑陋,不便见人,总理先生有话请直说……”

  瑞秋继续输入:“接温博士至此的时间过短,无法执行……”

  字幕传来:

  “据温博士目前所在位置来估计,不会超过三个小时,总理显然无诚意。请收第二

份礼物……”

  字幕的最后依然是一朵蓝色的兰花。

  会议室内立即隐入一片死寂。

  总理:“她怎么知道……”

  显然就如总理所说,温博士正确的所在地到这儿的车程似乎真的不超过三个小时的

时间。

  其实这应该也是可以推测得出来的。

  因为g国是一个小国。

  幅源不广,距离最偏远的地方也不过六个小时就可到达,姑且不论“她”知不知道

正确的位置。

  猜测的可能性也有百分之五十。

  会议室的气氛有着一份难以言喻的凝重。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海争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