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海争雄》

第45章

作者:莫仁

冰的透明晶莹的地面,是鲍尔睁开眼所见的第一样东西。

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

“你醒了?”

鲍尔转过身,往那发声的地方望去。

鲍尔什么人也没看见。

只见一个冰室。他正被囚在冰室里。

触目可及,全是冰冷的冰块。

鲍尔四处张望,努力找寻瑞秋的踪影,却什么也没看见。

这间冰室除了他,没有任何人。

“你是谁?你在哪里?瑞秋在哪里?”鲍尔对着冰冷的冰室大叫。

那苍老的声音又传来了。

“你问我是谁。那你又是谁呢?瑞秋?你是在问你的那位女伴吗?”

鲍尔四处张望,仿佛想找出那出声的人在哪里。

可是,除了透着寒意的冰块,鲍尔什么都看不见。

“你是谁?你到底是谁?你为什么把我们捉起来,你想怎样?你是魔王吗?瑞秋呢?你把她怎么了?”鲍尔只能不断的发问。

那苍老的声音,并非女声。

鲍尔直觉的想到,若如他和瑞秋的推断,这个“消失地带”是魔女们所设下的陷阱,而既然审问他的,不是失心兰花,而是一个苍老的男子声音,那自然的这人就是魔王。

“谁是魔王?”

鲍尔对于那人的回答也颇为吃惊。

“不是你吗?”

“我,我姓风。我从来不曾见过什么魔王。”

“姓风,你是东方人?”

“是,只是现在这个世界,还有东西方可分吗?”

“魔王是东方人,或许只是没有人在你面前这么称呼你吧!”

“有人知道我吗?我想你是误会了。对这个世界来说,我是个不存在的人。”

“不存在?为什么?如果你真的不是魔王,你为什么不肯出来见我?这么冷的地方,除了魔王,还有谁住得下呢?”

“冷,还好吧!我住太久了,早就忘记外面的世界了。你会冷吗?小兄弟?”

鲍尔突然觉得自己错了。

这个人好像真的不是魔王。

就传说中,魔王虽是个东方人,却不是姓风。

那他是谁呢?

“你已经很久没离开这里了吗?”

“大概也有五十年了吧!”

“五十年!”

“你岁数一定很大了,是吧!”

“是。”

鲍尔相信,这人并非是魔王了。

“你为什么要捉我们呢?”

“不是我捉你们,是你们飞到这里的。”

“是你让我们降落在这里的。”

“可是如果你们心里没有幻想,就不会来到这里啊!”

“幻想?”

“说啊!我想听听你这小伙子看见了什么。”

“我看见了什么?那不是你让我看见的吗尸

“我哪来那么大的魔力。我没有办法让你们看见如此多的东西,真正让你良已看见东西的,是你的心,你的心在想什么,在挂念什么,或者想要什么,恐惧什么,那些东西都会出现在你的面前,所以你们每一个人看见的都不一样。”

鲍尔这才明白。

原来每一个人都声称看见不一样的东西。景致,是因为那些东西全是他们自己心中幻想出来的。

“你怎么制造那些幻想?”

“小朋友,你的问题好多,我在回答你,可是你却没有回答过我半句话。”

“那是因为我们这样说话并不公平。”

“有什么不公平?”

“只有你看得见我,而我却看不见你。”

“看见,真的那么重要吗?”

“当然重要。眼见为凭嘛!”

“哦!真的是眼见为凭吗?”

“是啊!”

“可是为什么,你看见了的东西、景象,不论是什么,到后来却什么也没有呢?”

“那是因为你动了手脚。我不知道你怎么做的。总之是你造成了我的错觉,那不算。”

“小子,这世界上的事物真的有绝对的真假吗?”

“是很难这样一概论之,但是你让我产生了幻想,却是真的。”

“真的,假的。分别在哪里?只要你相信,那么假的为什么不可以是真的呢?”

“假的会醒,真的就是真的。”

“假的一定会醒吗?”

“是啊!”

“小子,你太肯定了,你站起来。”

鲍尔站直了身子。

“你别眨眼。”

鲍尔笔直的看着眼前的冰壁。

却见一个身着斗篷的男子,自冰壁中走了出来。

鲍尔自是猛吃一惊,只能用手指着那男子。

“你……能穿墙?”

那男子,自斗篷帽中依稀可见他的脸庞。

“你还是不够聪明,小子。”

鲍尔一见那穿着斗篷的男子,便忍不住的想着,传说中的魔王,不就是这种打扮吗?

身穿斗篷的老人。

“你……你是魔王?”

那人将斗篷的帽子推落。

一下子,才一下子的眨眼功夫,那个鲍尔以为的魔王便已不见踪影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熟悉的脸孔。

“老爹!”

鲍尔讶异的差点说不出话来。

他勉强的说出,“老爹。”

“你叫老爹?他是你什么人?”

鲍尔又转口,吃惊的说:“你是生化人?”

这是鲍尔唯一可以猜想出来的可能。

除了生化人,还有谁可以这么变化万千、完全无需其他的东西输助呢?

“生化人!”那苍老的声音,竟如洪钟般的笑了开来。

“我是生化人,小子,你的想像力也未免太丰富了吧!”

“你不是吗?除了生化人之外,还有什么样的人能像你这样穿墙盾壁,如此出神入化呢?”鲍尔理直气壮的问。

“化身是多么容易的一件事。只要你想要,你可以是任何人,知道吗?”

“什么意思?”

“傻小子,只要你的心这么想,你就可以是任何人,任何样子,你懂吗?”

“心想?”

“是的。不是我变了样子,而是你的心想看见什么样子,我就变成什么样子了。”

“是我的心?”

“是啊!”

“只要你想,什么都可以成为你要看见的景象。”

“真的吗?”

“真的,假的,你不是自己看过了吗?”

此时站在鲍尔面前的,居然是……珠儿!

“你……”此时鲍尔只能哑口无言。

“这样你明白了吗?小子。”

鲍尔沉默了好久。

才回过神。

“让我见见你原来的样子好吗?”

“小子,只要你想见,我就在这里啊!”

鲍尔只得闭上眼,专心一致,什么都不想。

直到他觉得自己已经静下来了,他才张开眼。

一个长发长须的老者,身着一身熊衣,站在自己面前。原来这才是老者的真面目。

花白的发丝。

足以证明,他已是一位年过七旬的老人。

“风老先生。”

“小子,不用这么叫我,太麻烦了,你就叫我老人家好了。”

“老人家。”鲍尔这会儿十分恭敬的在向那名自称姓风的老人家问好。

“嗯!”老人家点点头。

“你刚才叫那个胖小子老爹,他是你什么人?”

“他虽然不是我的亲人,却比我的亲人还亲。我们都呢称他老爹。”

“原来是这样,他算是你的……”

“是上司,也是老师,更是亲如家人……”

“这胖小子,倒是跟我有些渊源,不过已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要不是他老了并没怎么变,我可能认不出他来了。”

“老人家,你是老爹的什么人?”

“都已是见不着的人了,记那么多做什么?”

这老人家脾气看来十分古怪,一时间,鲍尔也不便去拂逆他什么。

“老人家,你为什么要在这里设下‘幻海’呢?”

“‘幻海’?这名字倒取得不错,我喜欢。”

“因为您说过,所有的奇特景像全是幻想出来的,所以,我才会这么说。”

“是啊!那些全是你们自己心里想出来的,谁会有那么大的能耐呢?”

“可是,以前并没有人有发生这类的事情啊!直到最近……”

“那是因为我动了些手脚。”

数十架飞行器的失踪,近百人的消失,到了老人家的口中,却只是“动了些手脚”。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小子,做人真的有那么多为什么吗?”

“当然有,你知道你这么做,会引发什么后果吗?”

老人家笑了起来。

“傻小子,你告诉我,有什么后果呢?”

“那些人呢?那些失踪的人呢?”

“死了,大部分都死了。”

“什么?你杀了他们?”

“不是我杀他们,是他们自己死的。”

“不可能,人怎么会无缘无故自己死呢。”

“那太容易了,小子。难道那胖小子没有教过你吗?人是多么脆弱的动物,多么容易受伤。死亡。要死一些人非常容易。”

“不是。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呢?那些人死了,有什么后果,你告诉我!”

“他们的家人……”

“我说过,人类是脆弱的,就算他们没有在这里坠机死亡,回到了外面的世界,难道他们就不会死吗?他们早晚都会死,而死在哪里有什么差别呢?”

鲍尔明白了,站在面前的这位老人家,是个奇人。

他以一种奇特的角度来看世事。

鲍尔不能苟同他的看法,但似乎又很难反驳他。

“瑞秋呢?她死了吗?”

“她是你的什么人,你很在乎她吗?”

“她是我的同事,她是我半个亲人,你能不能让我见见她?”

“她现在正在梦境里。你想见她吗?”

“梦境里?”

“是的。你想看看她的梦吗?”

我想见她,可是……”

“你不想见她的梦中有什么吗?”

“我……不知道该不该看。”

“你这小子真迂腐,你怕什么?怕看见她的梦中没有你吗?”

“不……不是。”

“还是你心里所想的人不是她,是别人……”

“我不知道?”

“你这小子,真不干脆,情字这关怕你是闯不过了。”

老人家伸手捉了鲍尔一把。

就这样老人家带着鲍尔穿墙而过。

鲍尔一心惊,根本来不及反应。

当他在“冰壁”之中时,他努力睁眼去看,却只看见那晶莹的冰块——透明、纯净。

鲍尔不明白,为什么硬如石块的冰壁却如同水一般,当他们穿过冰壁之时,居然只像是引起一阵涟漪,除此之外,他并没有任何的不适。

而就在他一回神之后。

他已经在瑞秋的梦里了。

眼前是瑞秋的梦境。

一片漆黑的夜色。

没有月光,似乎连云都没有。

一个小女生,洋娃娃般的脸蛋,蜡曲缩在一名妇人的怀里。

有些来往走动的人群。

却没有人多看她们一眼。

直到夜更深了,小女孩仿佛再也耐不住蜷曲着的身子。

她挣脱妇人的怀抱,独自一人站上路旁的行人椅,眺望挂在天际的星星。

小女孩:“哇!好亮哦!”

小女孩手舞足蹈,快乐的如同美丽的蝶儿。

当小女孩玩累,回到妇人身边轻轻摇动她时,妇人只是任由女孩摆布。

妇人再也没动过了。

小女孩呆呆的守着妇人,守着天际的寒星。

鲍尔是如此讶异他所看见的一切。

难道,瑞秋就是那名小女孩。

为何,她从来未曾提过这段童年的记忆。

瑞秋总是一脸甜美,没有人看得出来,她的童年时光是如此孤独。

亲眼看见自己的母亲死在面前,是多么令人心痛的事。

更何况瑞秋当时,仅是个七、八岁大的小女孩啊。

鲍尔的心,犹如刀割。

片刻停顿之后,又是一个梦境的开始。

冰雪的大地,地面上堆层着半个人高的雪。

瑞秋开心地嘻笑着。

她在玩雪。

这是鲍尔再熟悉不过的了。

因为和瑞秋一块打雪仗的不是别人,正是鲍尔。

这是上次他们一同到岛上进行测试计划的情景。

“小子,这”厂头很是中意你啊!”

鲍尔只是低着头说了声:“是啊!”

那老人家又一推。

很快的,他们离开了瑞秋的梦境,来到了原先鲍尔醒来的那个冰室。

鲍尔伸直了手:“瑞秋……”

老人家:“别急,她的梦还没有做完呢!你让她慢慢做吧!那也是一种休息。”

鲍尔:“每一个到这里的人都有‘做过梦’吗?”

“是啊!我说过,我没有杀他们,绝大多数人都是死在自己的‘心’上的。”

“我不明白。”

“很简单,我在这里动了手脚,为的只是做实验,这样说吧!我在这个区域制造了像是……嗯,像是你们在沙漠所见的……叫什么……我一下子想不起来……”

“海市蜃楼!”

“对,对,海市蜃楼,就是那种东西。我利用极地的气,研究出一种特殊的气体,就像海市蜃楼一样。只要有人呼吸到这种空气,他就会有一种幻想。而幻想的内容则是因人而异。”

“所以你就把飞行器导航下来。”

“是啊!我让飞行器安全的降落,他们也大多安全降落。”

“大多?有人在抵达地面之前,就已经死了吗?”

“也是有的,极少数的人会死在飞行器上。”

“他们怎么死呢?”

“他们死在自己的幻想里!”

“死在幻想里?我不明白。”

“听起来很难想像,但他们真的死在自己的想像之中。”

“怎么说?”

“很简单,在吸入那种气体之后,一般人会陷入幻想的世界里。”

“那他们怎么死的?”鲍尔不明白。

“被恐惧所吓死!”

“什么?”

老人家看了一看鲍尔。

“我没说错,你也没听错,他们是被吓死的。”

“这……太不可能了吧!”

“有什么不可能?这是事实。死去的人全都是死在自己的恐惧之中。”

“这……”

鲍尔委实无法想像。

“这么解释给你听吧!你也曾经看过幻境,对不对?”

鲍尔点了点头。

“你看见了什么?”

“我看见了一个湖泊,一个很美的湖泊。”

“你为什么看见那个湖?”

“因为,我去过那个湖,而且,在那里……有一些经历,是我无法忘怀的。”

“哦,原来如此。可是其他人就不一样了,多数的人在沙漠的海市蜃楼中所看见的都是他们自己心里想要的,例如水,绿洲之类的。可是在这个大冰雪,有些幻想会引导人走进恐惧,至于为什么?我也不十分清楚。

“引人走进恐惧。”

“是的。”

老人家继续接日说下去:“所以在这个地带中,有些人在飞机被引导到地面之前,早就死了。”

鲍尔虽然无法体会,但他相信老人家没有理由骗他。

“你是说,他们被心中的幻景所左右?”

“是的。所以我才一直问你,真的是眼见为凭吗?真的是亲眼看见了就是真的吗?”

“这……”鲍尔不知该如何回答。

“小子,现在你明白了,多数的人看见幻象之后,便相信幻象,他们看见火山之时,便相信自己置身在火海中,他们看见冰山时,便相信飞行器已经撞上了冰山,不是我害死他们,是他们害死自己。他们坚持眼前看见的,他们太相信自己的眼睛,眼睛告诉他们什么,他们就相信什么。所以他们死了。”

“因为他们也相信自己会死?”鲍尔抬头望着老人家。

老人家笑了。

“是的。小子,你开窍了。”

“信念,这是一种恐怖的武器。”老人家开口说着:“历史上记载,有多少人凭着信念达到了大多不可能的事,那是一种意念的表现。而这些人,这些人的死亡也是一种意念的表现。他们缺乏智慧与勇气,如果他们有勇气挑战恐惧。有智慧辨别真相,那么所有的虚幻便能立即消失,他们也就不会死了。”

老人家暂停了一下,而后忽然以十分无奈的口吻说:“你相信吗?这些人之中有极大部分是死于相信飞行器撞上了火山,真的很难理解,他们全是飞行员,正在极地上空飞行,可是他们却相信会撞上火山,真是愚味。”

“是幻境太真实了。”鲍尔不禁想为那些遇害的人抱冤。

“这世界上有太多谎言也很真实,那就可以去听从了吗?‘眼见为凭’是天大的谎言。”

面对这位奇特的老人家,或许他的言论蕴含了一些真理,但对鲍尔来说,他实在难以完全苟同。

既然老人家已经解开了“消失地带”之迷,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j2元素。

鲍尔低头看看手上的表。

倒数计时——十个小时三十一分钟二十七秒。

扣掉二个小时的飞行时间,他只剩八个小时了。

可是面对这老人家。

鲍尔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能够说服他,交出j2元素。

鲍尔的心依然忐忑难安。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海争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