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海争雄》

第48章

作者:莫仁

  瑞秋不经思索,纵身脱开与雨兰的缠斗。

  “啊!”

  一声哀叫。

  子弹没入身体,贯穿而过,鲜血立时涌出。

  雨兰站在离瑞秋数步之遥的地方。

  瑞秋一时撑不住,跌坐在地。

  瑞秋望着蓝中校。

  瑞秋:“蓝中校,你……”

  受伤的人,不是雨兰,而是瑞秋。

  子弹贯穿了她的大腿。

  而一旁的雨兰看着眼前这一切。

  她只是挑了挑眉。

  因为依这名瑞秋的口中蓝中校的神情。

  他不是射错人。

  他想射伤的是瑞秋,而不是雨兰。

  只是为什么呢?

  雨兰并不清楚。

  蓝中校:“瑞秋,对不起,我,不能伤她。”

  蓝中校口中的她,就是雨兰。

  瑞秋有大多的不明白。

  瑞秋:“她是‘失心兰花’之一的魔女啊!”

  可是瑞秋看见了蓝中校的眼神。

  瑞秋的心仿佛知道了答案。

  天啊!

  雨兰是“失心兰花”,是朵能摄人心魂的兰花。

  美丽的外貌之下,谁都没有能力去思考那包藏其中的毒辣心肠。

  人总是迷失于表象之中啊!

  瑞秋知道了。

  明白了。

  蓝中校的眼神中若还有一丝愧咎,瑞秋相信,那也只是一时的。

  瑞秋:“蓝中校,她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女啊!”

  雨兰从蓝中校目不转睛的眼神中,发现了自己的优势。

  这场打斗、雨兰是赢定了。

  雨兰一扬手。

  右手银色的手掌立即发出一枚银针。

  准确无误的射进瑞秋的身子。

  “啊!”

  轻轻的一声。

  瑞秋立即全身倒向地面。

  雨兰眼波流转。

  她轻解斗篷,让魔鬼般的身段,在黑色的紧身衣下,表露无遗。

  雨兰找了一个较高的平台。

  将斗篷铺下。

  雨兰在斗篷上坐下。

  雨兰:“你为什么要帮我?”

  雨兰的脸依然没有笑容。

  但却是媚眼一抛,直盯着蓝中校。

  让蓝中校觉得连眨眼,都嫌浪费。

  他才舍不得少看雨兰一眼呢?

  蓝中校慢慢的走向雨兰。

  蓝中校:“我……”

  红着脸,这个功业彪伟的军官,说不出话来。

  雨兰:“你,怎么啦?”

  蓝中校像个做错事的孩子:“我……我……”

  雨兰笑了。

  那仿佛空谷中的绽放的幽兰,让蓝中校迷失了。

  此时若是雨兰要取他的灵魂,蓝中校都会说好。

  雨兰:“你喜欢我是吗?”

  蓝中校点点头,呢喃回答:“是的。”

  雨兰:“你过来。”

  雨兰将身子一卧,仪态万千的卧倒在斗篷之上。

  蓝中校看得两眼发直,恨不得立时飞身而上。

  蓝中校来到了雨兰的身旁。

  雨兰让他坐在腿边。

  雨兰:“你告诉我,你们来这里做什么?”

  蓝中校眼直直的望着雨兰。

  蓝中校:“我自己来的,跟瑞秋他们没关系。”

  雨兰:“哦!那你来这里做什么?”

  蓝中校:“我不是要到这里来。而是想到沿岸的一个实验中心去。”

  雨兰:“那你为什么要去实验中心呢?”

  蓝中校仿佛有些为难,低着头,像是天人交战之中。

  雨兰立即坐起身子。

  和蓝中校对目而坐。

  雨兰要蓝中校看着自己。

  雨兰:“你说啊!”

  雨兰吐气若兰。

  那种淡淡的幽香,刺激着蓝中校的每一根神经。

  可是蓝中校依然做不出决定。

  他的额头冒出了滴滴汗珠。

  雨兰:“你说啊!”

  蓝中校只是张了嘴。

  却依然没说出口。

  雨兰一挑眉,伸出手,促住了蓝中校的右手,轻轻往自己的胸口一放。

  蓝中校的手,刹时流动着一股温热。

  蓝中校大口的吸着气。

  蓝中校:“我要运送j2元素。”

  雨兰:“j2元素?那是什么?”

  蓝中校:“那是为了填补臭氧层破洞所需要的主要物质。”

  雨兰:“哦,我懂了。”

  “嘶!”

  一种金属物没入的声音。

  “碰!”

  一人体应声跌落、撞击地面。

  有人死了。

  被利刃,一刀插入心脏而死。

  他死得心有不甘。

  或许每一个葬身花下的魂儿,都是不甘心的吧!

  死的是……蓝中校。

  失心兰花,原本即是摄人心魂的魔女。

  怎么杀人,她都没有感觉。

  雨兰坐起身子,想着。

  她该怎么做。

  说什么,她都要抢下j2元素才是。

  还有那个老人家,他是如何做到,让这个区域变成人人为之色变的“消失地带”呢?

  鲍尔在老人家的带领之下,越过了几个冰壁,老人家带着他走上一个台阶的走廊。

  鲍尔委实忍不住想问,“老人家,这冰宫,你是怎么建的?冰室是真的,还是假的?

为什么我们可以来去自如的穿越,可是有些人就不行呢?”

  老人家:“这里是我穷尽一生心力建筑起来的,三、二句话,我怎么解释得完呢?”

  鲍尔:“那,那些冰壁呢?”

  老人家:“你这小子,就不如我那个胖小子聪明,不是告诉你了吗?把你囚固起来

的,不是那些冰壁,而是你的心?”

  鲍尔:“那,那些冰壁是假的啰?”

  老人家笑了。

  仿佛是在笑鲍尔的愚味。

  老人家:“是真。是假,又有什么关系呢?真的又如何?假的又如何?我已经不想

再去理会了。”

  鲍尔:“老人家,你跟我们一起离开呢!”

  老人家:“我太老了。老的不适合跟外面的人相处了。”

  鲍尔:“可是……”

  老人家:“没有什么可是。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就什么再也不愿去争了,我最怕

的不是别的,而是麻烦,一想到再回到外面的世界,我就浑身不舒服。对外面的世界来

说,我已经是个不存在的人了。”

  鲍尔:“老爹一定会想念你的。”

  老人家:“那胖小子,会记得我吗?”

  鲍尔:“会的,一定会。”

  老人家:“你这么有把握,你怎么替别人做决定呢?”

  鲍尔:“我不能替别人做决定,至少可以替自己做决定,我一定会记住你的。”

  老人家笑了。

  老人家:“小子,若你叫胖小子老爹,那你知道该叫我什么吗?”鲍尔:“叫什么?”

  老人家:“我都可以是你的爷字辈了。”

  鲍尔:“老爷子,那你跟我们走吧!”

  老人家似乎喜欢鲍尔的这一句话老爷子。

  老人家:“你这小子,倒也可爱,但是你别劝我了。你们回去后,也别为我担心,

而这个你们口中的‘消失地带’也会不见了。”

  鲍尔:“老爷子,您……”

  老人家:“我实验也做够了。等你们走了。我就把那幻境给关闭。以后再也不会有

人迷失在这个地方了。”

  鲍尔:“那老爷子您呢?”

  老人家:“我会带着那些孩子们换个清净的地方住。免得有人来打扰。”

  鲍尔知道,老人家口中的孩子,是那群身穿熊衣的人。

  鲍尔:“老爷子,那……我就再也找不到你了。”

  老人家:“小子。见不见得到,那并不重要,明白吗?”

  老人家一抹笑意。

  刹时间,鲍尔似乎也开窍了。

  能否天天相见,的确不重要。

  是不是真的拿心记住,才是最重要的。

  有多少人天天相见却永远不觉得熟悉。

  人最难记清楚的,往往都是那些天天相见的人。

  老人家带着鲍尔一步步的走了百来个台阶,才到出口。

  所谓的出口,也只不过是一个冰原平面。

  老人家和鲍尔在冰原上,找寻那架蓝中校驾驶的飞行器。

  终于在一架飞行器的驾驶座位下,找到了一个大约只有音乐盒般大小的盒子。

  由其合金制成的盒子上可以断定。

  这就是他们要找的j2元素。

  老人家:“你快走吧!”

  鲍尔:“不行,还有瑞秋呢!”

  老人家:“那你把飞行器启动到较空旷的地方,等会儿好起飞。”

  鲍尔立即依照老人家的指示去做。

  可是才把飞行器移好。

  鲍尔却发现,仪表上的油料不足。

  鲍尔:“老爷子,这飞行器的油料不足。”

  老人家:“那可能是降落时损坏了一个油箱吧!”

  鲍尔:“那我去把我和瑞秋驾驶的飞行器开来试试。”

  老人家:“那也好。”

  鲍尔回到那架小型的飞行器,测试一切正常。

  鲍尔将飞行器移了出来,和蓝中校驾驶过的那一架隔开了一点距离。

  二人再回到冰宫之中。

  鲍尔才把瑞秋已经醒了的事告诉老人家。

  老人家笑着:“那女娃儿很不错,你可别辜负人家哦!”

  鲍尔轻轻的点点头。

  “我不会的。”

  好一会儿,二人终于又回到了那间大冰室。

  只是眼前的景象让二人吓了一跳。

  瑞秋倒在一个军官的怀里。

  那名军官身上也中了枪伤,在左肩。

  而当鲍尔他们二人到时,那名军官正撕下自己身上的衣服,在为瑞秋的大腿包扎。

  鲍尔是认识那名军官的。

  鲍尔一个箭步来到了瑞秋的身边。

  鲍尔:“瑞秋,瑞秋。”

  鲍尔没有唤醒瑞秋。

  鲍尔回过头去问:“蓝中校,瑞秋怎么啦!”

  蓝中校:“你回来了,太好了。刚才瑞秋找到我,把我救出来,我们想去找你。可

是却在这里遇见了一个黑衣女子。瑞秋马上和她交起手来。”

  蓝中校停口气,继续说,“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被枪打中,昏了过去,等我醒来,

看见瑞秋倒在地上,我连忙帮她包扎伤口,我正想该怎么办的时候,你们就回来了。太

好了。”

  鲍尔:“瑞秋怎么啦!怎么叫不醒,她不会是……”

  蓝中校:“不,不会的。我想她只是跟我一样昏了过去,一下子就会醒了。”

  鲍尔探了一探瑞秋的脉搏。

  鲍尔才安了心。

  老人家:“小子,你们快走吧!”

  蓝中校:“是啊!我要快去找回j2元素才行啊!”

  老人家忽然开口一问:“那j2元素不是在你身上吗?”

  蓝中校一楞。

  蓝中校:“那么大的东西,我怎么会放在身上呢?我把它放在飞行器上了。”

  老人家暗暗和鲍尔使了个眼色。

  老人家:“是那台深绿色的飞行器吗?”

  蓝中校猛点头。

  老人家不知何时在手上竟多出了一个盒子。

  就和刚才他和鲍尔找到的那个一模一样。

  蓝中校立即站了起身。

  老人家:“是这个吗?”

  蓝中校面露微笑,直盯着那盒子。

  蓝中校:“是,是,就是这个。”

  老人家一边和蓝中校说话,一边向鲍尔示意。

  要他抱着瑞秋往一个角落退去。

  鲍尔不明白老人家的用意。

  但是此时他也看出了,这个蓝中校,有问题。

  鲍尔不知道老人家如何变出戏法,手中竟有一个和鲍尔身上一模一样的盒子。

  但是鲍尔相信听老人家的,准不会有错。

  而就在蓝中校走近老人家身边之际,老人家忽然转身往他和鲍尔来时的那一面冰壁

一拍。

  那冰壁立时消失。

  变成了一条走道。

  蓝中校更是喜形于色。

  老人家告诉他们。

  老人家:“拿了东西快走。”

  那蓝中校一把抢过了老人家手中的盒子。

  一阵轻脆的笑声立现。

  老人家似乎早已有所防备。

  连退了二步。

  不让那蓝中校近身。

  而此时那名蓝中校伴随着笑声,开始变形。

  烟淡淡的散开。

  一个雄赳赳男子,竟像一团水银般融化在一起,之后又变成一个美丽的令人无法逼

视的美人。

  是的。

  这名蓝中校只是雨兰的化身。

  而此时雨兰当然可以笑。

  因为j2元素已经在她的手上。

  可是就在她变完身之后,她才发现,鲍尔及瑞秋,早已不见踪影。

  老人家:“小女娃,有什么好笑的,你以为你赢了吗?”

  雨兰大为吃惊。

  雨兰:“你……知道我是假的。”

  老人家:“小女娃,你做别的事,或许我老人家看不出,可是做假,我可是玩了一

辈子,难道我会看不出来?”

  雨兰生气道:“那这个是假的了。”

  雨兰将手中的盒子一丢。

  没想到,这一丢,竟又是漫天的粉未。

  雨兰吃过一次亏。

  说什么也不想再来一次。

  雨兰快步跑向那个出口。

  就在雨兰跑过了百来个台阶,看到冰原之际。

  已经有一架飞行器扬长而去。

  雨兰为之气结,二话不说,她跳上一架飞行器。

  匆忙之间,雨兰只是一心想去追那架飞行器,根本没有留意其他。

  可想而知,那架飞行器上的,不是别人,一定是鲍尔及瑞秋。

  雨兰很快的启动飞行器。

  就在飞行器起飞之时,雨兰心里越想越不甘心,她自右大腿中取出一枚子弹,打开

机舱的窗户,对着地面上那些并排的飞行投射而去。

  就在一声爆炸传来之际,雨兰这才发现仪表板上的指数。

  遭了,这是一架漏油的飞行器。

  雨兰暗声叫骂。

  一咬牙,雨兰推开机舱,往外一跳。

  数十秒后,那辆飞行器在空中爆炸。

  只见雨兰一身黑衣,在爆炸前已经安全落地。

  防卫队总部——

  一群人正和老爹在会议室中。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老爹喊了一句,“进来。”

  来人是那名叫马克的男子。

  马克:“博士,极地传来消息。”

  老爹:“快说。”

  马克:“发生剧烈爆炸。”

  老爹立即陷入一阵绝望之中。

  难道……

  老爹只是呆呆的看着马克。

  就在几秒钟之后。

  有另一名组员飞奔而来。

  他根本没敲门,就闯了进来。

  他慌张的大叫:“博士,鲍尔大哥有消息了。”

  整个会议室静的连根针掉落的声音都可听见。

  老爹:“什么?”

  那人:“我把通讯接过来了。”

  电脑荧幕上立即传来鲍尔的影象。

  鲍尔:“老爹,我和瑞秋三十分钟之内,会抵达实验室。”

  会议室里,立即变得欢声雷动。

  老爹只是一句:“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海争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