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海争雄》

第05章

作者:莫仁

  韩奇提起来人的手,立即一个过肩摔,将来人丢个老远,立即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

  “啊……啊……啊……”

  韩奇说时迟,那时快,立即发现来者不是旁人,而是安妮塔。

  一个翻身,在安妮塔的身子未落地之前,韩奇早已快如闪电的向地板一滑。

  韩奇精准的抱住从空中落了下来的安妮塔,安妮塔的身子结实的落在韩奇的怀里。

  安妮塔惊魂未定的望了望韩奇,才开口:“怎么是你?”

  韩奇:“这是我的问题,怎么是你?”

  安妮塔:“我……”

  韩奇:“我………

  二人同时开口,不禁同时泛起微笑。

  韩奇:“你先说。”

  安妮塔:“我是听见了外面有声音,就想出来看看,而且我也该准备总理和国王的

会谈等工作……”

  此时的安妮塔是紧贴着躺在地毯上的韩奇。

  这么近的距离让安妮塔身上所弥漫的香味刺激着韩奇的每一根神经。

  韩奇是如此难以忽略安妮塔那充满诱惑的躯体,尤其此时安妮塔正贴着韩奇。

  贴得如此之近。

  韩奇望着安妮塔如花的笑靥。

  安妮塔说:“我们要这样躺着说话吗?”

  韩奇笑了。“当然不是!”

  韩奇扶着安妮塔站起来。

  安妮塔:“你是来找我的吗?”

  韩奇:“我……”韩奇微红着脸。

  安妮塔:“好闷,我们上楼去走走,好不好?”

  安妮塔挽着韩奇的手。

  韩奇点点头。

  二人往顶楼走上去。

  顶楼的大门往外一推,立即引来冷冷的空气。

  顶楼空旷的阳台,下着雨丝。

  韩奇:“外面下着雨。”

  安妮塔不理会外面的风雨,直接跨进风雨中。

  雨丝落在安妮塔的发丝上,安妮塔双手上扬,捧起飘落的雨丝。“你要来吗?”

  此时的安妮塔像个顽皮的孩子,如同孩童般纯真。

  韩奇也笑了,走进风雨里,将门关上。

  安妮塔贴进韩奇的怀中。

  韩奇:“我已经好多年没有淋过雨了。”

  安妮塔抬起头,望着韩奇,手抚摸过他的脸颊。

  安妮塔:“你有酒涡,好可爱。”

  在韩奇不经意的同时,安妮塔在韩奇的脸颊上一个轻吻,即刻滑出韩奇的怀里,甩

掉脚上的高跟鞋,解开那长发,将套装外套抛向一旁。

  安妮塔像个小女孩,往阳台上一洼洼的积水上跳,溅起水花,口中发出轻叹及如铃

般的笑声。

  韩奇只得望着眼前的这个金发美女,在雨水中嬉戏。

  安妮塔在远远的地方向韩奇招招手。

  韩奇拾起安妮塔的外套慢慢的走向安妮塔。将外套撑起,掩在安妮塔的顶上。

  韩奇:“怎么像个孩子,也不怕生病。”

  安妮塔的衬衫因雨水早已变得透明,并且紧贴在身上,安妮塔的双手环住韩奇的腰。

  安妮塔:“我不会生病的,你也湿透了。谢谢你,我好开心。”

  不等韩奇回答,安妮塔垫起脚尖,将chún吻上韩奇。

  安妮塔的chún是柔软。甜美的,如蜜般香醇,引诱着韩奇无法自制。

  韩奇不由自主的反应,任由那原本撑起的外套散落在一旁。韩奇不停的吸吮,渴望

撷取那源自安妮塔口中的芬芳。双手在安妮塔的身上游走。

  韩奇的手将安妮塔的衬衫自腰际拉出,让手掌贴着安妮塔的上半身游走,雨水让肌

肤变得有些凉意。韩奇很快的将衬衫上所有的钮扣解开。

  安妮塔的声音转变为低喃。

  安妮塔扯开韩奇的衬衫,在他的胸前散下一连串的吻痕,让韩奇如此痛苦的低吼。

  韩奇由喉咙深处发出低吼:“安妮塔。”

  安妮塔这才停止住所有的动作,对着韩奇说:“要我,韩奇。”

  韩奇的双眼有着异样的光芒,韩奇将安妮塔抱起,往前走二步,靠到阳台边的围墙,

韩奇将安妮塔放在矮墙的平台上坐着。

  这时即使以韩奇近一百九十公分的身高,安妮塔也可与之对视。

  雨似乎下得更绵密了,只是二人都无视于这场风雨的冷冽,因为他们如同那熊熊的

烈火,无法自抑。

  韩奇摔摔头,让雨丝自发稍飞落,仰天而视,漆黑的天空不见一丝星光,只有灯光

映照下的雨丝如发亮的雨柱,点点打在脸上。

  不知是否希望雨丝能唤醒自己?

  一低头,望进安妮塔柔情的双眸。韩奇如同一只勇猛的野兽,推开安妮塔肩上的衣

服,双手捧住安妮塔胸前柔软处,低着头轻吻。

  这甜美的折磨,令安妮塔也难掩兴奋的叫了出声:“咬我。”韩奇依言轻咬住那细

致的肌肤。

  就在二人隐入这情迷意乱的甜蜜之境,身后却传来一声巨响。

  顶楼的大门被踢开。

  一个曼妙的身影急奔而来。

  韩奇自走廊上听见的声响无误,的确,在走廊上出现一个美丽的身影,但因为怕被

发觉,急奔向转角,令韩奇无法追赶上。

  再加上安妮塔的出现让韩奇分散了追赶的意念。

  这个美丽的身影,全身穿着一件黑色紧身衣,将那曼妙的身段一一凸现出来,修长

的四肢,轻盈的身段,且留有一瀑又黑又长的及腰发丝在黑暗中都能闪闪发亮,小巧的

脸庞,有着凝脂般细柔肤色,眉上的浏海下,细细的双眉,明亮的大眼,高挺的鼻子,

丰满的双chún,像极了黑发的娃娃。

  只是如同太过逼真的娃娃,是足以使人畏惧的。

  这个娃娃有着一种令人不寒而傈的感觉,因为她的双眼透着一股寒气,仿佛想射透

人心。如果她的眼光可以杀人,那么所有的生物必定难以幸存。

  这黑衣女子,自摆脱韩奇之后立即往楼下飞奔,像是十分熟悉这里的地形一样,黑

衣女子往特定的地点而去。

  黑衣女子闯进了一间办公室,黑衣女子没有掩饰自己到来的意思,所以她是直闯而

入。

  办公室内有着一群忙碌的人员。他们全是防卫队的组员,而这里就是他们临时的化

验室。

  此时所有的人都忙着进行马修局长尸体上取得的炸弹残骸做化验。

  即使是冷霜也一样。

  黑衣女子自入侵之后,似乎意图明显。

  她捣毁桌上所有的一切。

  不知何时,黑衣女子手上多了一种弹葯的发射器,而她一进门立即对着桌上的仪器

一阵扫射,让桌上的所有东西立即燃起火苗。

  只有短短的数秒,桌上的东西全付之一炬。

  黑衣女子看着火苗燃起,她似乎想等着看所有的东西被销毁。

  而冷霜自然不可能放过这名黑衣女子。

  冷霜不管手上正套着手套,立即快步上前,对黑衣女子发动猛烈的攻击。

  黑衣女子似乎不在意冷霜的攻击,她轻巧闪躲着冷霜挥打的双拳及试图踢中小腿的

脚法。

  只要数十秒,桌上的火焰可以明确知道黑衣女子所做的破坏完全正中目标。

  黑衣女子正确的闪躲拥有武术段数极高的冷霜的拳脚令冷霜十分吃惊。但冷霜未曾

停手。

  黑衣女子往门外奔去。

  冷霜急追在后,在追赶的途中,冷霜也不断抛开身上多余的衣物如手套。大衣等。

  黑衣女子脱逃的途境似乎是往顶楼逃逸,冷霜一旦除去身上多余的衣服及装备,立

即变得灵巧了许多,在挥出一拳落空之后,冷霜趁楼梯转角的奔跑速度较慢,由低处向

位在高处的黑衣女子一跃。

  冷霜希望能扑倒黑衣女子。

  但冷霜依然落空。冷霜受过国际组织最严格的训练,即使未曾扑倒对手,冷霜亦捉

住黑衣女子的脚踝,用力猛一拉,希望能将黑衣女子拉住向下抛,以使能捉住黑衣女子。

  但出乎冷霜意料之外的是,冷霜这一拉,没能将黑衣女子抛开。

  反而黑衣女子只是一停顿,立即自冷霜的掌中滑过。

  冷霜有些吃惊,但绝不意外,冷霜绝不浪费自己的所有反应,她立即爬起身,往黑

衣女子的身后亦步亦趋的追赶。

  冷霜这奋力的一扯并非完全没有用处。

  因为冷霜发现黑衣女子的行动慢了下来。因为刚才冷霜这一拉,似乎拉伤了那黑衣

女子的脚踝,只是她快步的奔跑,让冷霜无法仔细看清楚。

  冷霜从身上取出了她随身携带的武器,只是追奔间,冷霜又花了数秒的时间再将子

弹上膛。

  而那黑衣女子已经跑上了通往顶楼的大门,黑衣女子一手推开了大门,显然一般的

锁对她来说,全是毫无作用的。

  黑衣女子一踢开顶楼大门,步上阳台,身后立即传来数声枪响。

  而此时的黑衣女子则是惊动了正在阳台边的韩奇及安妮塔。本能的,在大门被踢开

的那一刹问,韩奇便已丢下安妮塔,将安妮塔掩在自己的身后,韩奇转身想明白发生了

什么事。

  韩奇看见了黑衣女子,即使在这么漆黑的夜色里,韩奇依然可以仔细的看清黑衣女

子的模样。

  这黑衣女子着实美丽得令人无法逼视。

  但黑衣女子身上的杀气及冷冽如同她的美丽一般,令人无需置疑。

  看见韩奇,黑衣女子迟疑了数秒钟,而身后冷霜的追杀,又随即赶到。

  黑衣女子不再迟疑,她向韩奇的方向迈开大步狂奔。韩奇没有任何惧怕之色。

  韩奇也快步迎上前去。

  韩奇这起步的数秒中,已一连向黑衣女子身上拍出了十余掌,而且似乎每一掌都正

确的拍上了黑衣女子的身上,但是黑衣女子完全不为所动。

  这不禁令韩奇吃惊。

  韩奇及宋龙翔自出娘胎立即受到一位高人的指导,学习武术,他及宋龙翔的童年生

活全是一连串痛苦。难练的武学,而自从离开恩师之后,韩奇及宋龙翔也拥有一身高超

的武艺,几乎无人能挡。

  但是此时对黑衣女子来说,那却全然毫无半点用处,韩奇所击出的每一拳都像是落

入海中的雨丝般,消逝得无影无踪。

  黑衣女子竟有如此高深莫测的武术,令韩奇无法置信。

  但韩奇并不恐惧,黑衣女子显然完全不受韩奇所拍出掌力的影响,但韩奇在和黑衣

女子交会的那千分之一秒中,已正确无误的扣住黑衣女子的右手。

  韩奇捉住的猛力,让他及黑衣女子的身子微微抛起,形成了一个圆,离心力让二人

的步履停了下来,也让二人的位子做了变动。

  原本韩奇面对黑衣女子,韩奇在黑衣女子的右手边交会而过,但此时二人对峙,黑

衣女子却站到了韩奇左手的位子。

  雨是无情的下着,韩奇和黑衣女子交会的同时,冷霜也已赶上了阳台,但韩奇及黑

衣女子陷入缠斗,让冷霜手中的枪枝根本无法使用。

  冷霜不能冒着射杀到韩奇的危险做下冲动的决定。

  尤其黑衣女子一身黑色的紧身衣,及一瀑长发不停飘动;而韩奇虽是上下的衣裤装,

但却也一样是一身黑,而下着雨的天空完全没有一丝光芒。

  阳台上全凭几盏不算太亮的灯光在照耀。

  韩奇的攻势,让黑衣女子不得不只是闪躲。

  韩奇的攻势让黑衣女子无法一一闪躲,但韩奇的所有拳掌却又对她毫无功效。

  就在他不知是否该继续缠斗的同时,因为韩奇明白若是如此无止尽的攻击,韩奇的

体力必走会消退,而此时韩奇听见冷霜大喊。

  冷霜:“她不能用拳脚攻击,韩奇你要试试武器。”

  韩奇这才想到,但他往身上一摸,竟然发现自己身上没有任何武器。

  韩奇不禁懊悔自己的糊涂。

  冷霜发现韩奇未曾动用武器,这才大喊。

  冷霜:“韩奇,停止。”

  韩奇明白冷霜是要韩奇分开二人的距离好让冷霜得以射杀她。

  韩奇一有空档,黑衣女子立即向后连翻,让冷霜的武器从她身旁擦身而过。

  黑衣女子站定身子之际冷霜却无法扣下扳机。

  因为此时黑衣女子正捉住安妮塔,而她手上的武器正抵着安妮塔的太阳穴。

  韩奇大声叫:“冷霜!”显然他十分害怕冷霜有任何动作,一定会伤及安妮塔。

  韩奇是懊悔的,因为他太大意了,此时黑衣女子手上所拿的武器是韩奇的。刚才韩

奇和安妮塔在墙边亲热之际,韩奇的武器被解开在一旁。

  韩奇:“你是谁?”

  那黑衣女子并未回答。

  韩奇双手举起,趁着和那黑衣女子说话之际,往前跨了二步。

  韩奇:“你是‘失心兰花’中的哪一位?”

  黑衣女子并未理会韩奇的话,她扬起手上的武器往韩奇及冷霜二人警告式的开了二

枪,并且趁着空档的时间,带着安妮塔往围墙上一跃,这急得韩奇迈开大步趋前。

  黑衣女子眼见韩奇仅距二、三步之遥,便将安妮塔往韩奇方向一推,她自己则顺势

往后一跃。

  韩奇一张手,接住了安妮塔。

  冷霜走近围墙望着黑衣女子。

  韩奇:“安妮塔,你快回屋内。”说完顾不得安妮塔,韩奇也望向墙外的黑衣女子。

  只见黑衣女子的身子往下一跃。

  风雨中,只见黑衣女子如同展翅的飞鹰,完全不在乎这十层楼的高度。

  韩奇说什么也不能让黑衣女子就此逃脱。

  韩奇和冷霜一对望。

  毫不犹豫。

  韩奇抽出腰际的一条软绳,往墙上一跨立即紧锁住墙壁,韩奇和冷霜互携手,往十

层高楼下一跃。

  细绳的高度仅有约莫五,六层楼的高度。

  韩奇抱着冷霜松掉腰际的细绳,受过最苦、最严格的武学训练,这五、六层楼的高

度对韩奇来说,并不困难。韩奇抱着冷霜一落地。

  黑衣女子已经在数十公尺之遥。

  韩奇顾不得冷霜,冷霜的武学底子不似韩奇深厚,就速度上较吃亏。

  韩奇向黑衣女子的方向急追。冷霜紧追在后。

  g国的地形接近山区,此时的黑衣女子便是往远处的山区直奔。

  此时韩奇更深刻地认为,这黑衣女子便是“失心兰花”三人之一。

  因为她身怀惊人之体能。

  自十层楼的高度一跃,黑衣女子如同鸿鸟般翩然展翅而落。而韩奇及冷霜与之交手,

不论拳、掌,对黑衣女子竟毫无作用。

  这些迹象在在表示,黑衣女子绝非人类,而极有可能是一名生化人。

  下着丝雨,黑衣女子在山区乱石岩问飞奔自如,韩奇尾随身后。这雨似乎有越下越

大的趋势。

  黑衣女子一路往山顶上飞驰,但出乎黑衣女子意料的是,山顶上居然少有乱石或山

洞,更别提有可供藏匿的树林,而是一个像是被切割过的大平台。

  黑衣女子一蹙眉,往另一边的山崖一望,黑幕中却也难看得清。

  而一直死命追赶的韩奇此时也已登上平台。

  黑衣女子此时有进退两难的苦恼。

  韩奇此时身上没有其他武器。只有一把惯用的软剑,这是韩奇从不离身的武器。

  银色的剑影在黑幕中自有一种冷冽的美。

  韩奇一出手便是苦学多年的招式,这套剑招是韩奇难得施展的。因为韩奇,如世人

所称,“医生”,俗语说:医者父母心。

  韩奇向来不轻易使用绝技,怕害人过重。

  但面对黑衣女子这般“超人”的体能,韩奇别无选择。韩奇使出捷迅的步法,配合

手上如银蛇般的软剑,如迅雷般的划上黑衣女子。

  黑衣女子只有刹时间的迟疑,软剑竟已划过黑衣女子的左肩、黑衣破裂,可见雪白

的肤色,但却未见血色,但见一抹黑色的光芒。

  这一剑,证实了黑衣女子的身份。

  黑衣女子是一名“生化人”。

  生化人,具有人类的外观,其惟妙惟肖的程度,就如同一名人类,有毛发。有皮肤。

  而且肤触绝不逊任何一名妙龄女子。

  但他们终究只是科技下的产物。

  他们没有血液,没有骨胳。

  皮肤也只是一层高科技的脂类。

  在他们身上,另有二项特征,一是他们身上尤其在头部一定有一个主记忆体,让他

们得以思考及动作,如同人类的大脑。而另一点,他们身上必定有一个可以接收电源的

开关,这是让他们得以补充能量的方式。

  韩奇可以肯定安妮塔并非生化人,也是根据这二点,在安妮塔身上,韩奇没有找到

“开关”。

  韩奇这左肩的一剑,看似占了上风,但却也着实令黑衣女子恼怒。

  黑衣女子的双眼像是一团火焰。她开始全力反击。黑衣女子扬起右手上的武器,向

韩奇射来,韩奇若不是出奇不意的向前往黑衣女子的面前狂奔,并以手中的软剑护身,

舞出一身足以笼罩全身的剑芒,怕是早已中弹。子弹的声音落在软剑上,一一弹开。

  软剑能是韩奇的贴身物,自是有些渊源。

  这软剑,剑身为银白,看似锐利无比的白钢,但实则不是,而是一种经过近百次淬

炼,打造而成的合金剑身,正如古云般:无坚不摧。

  这把软剑,虽不知是否有如神器,但也不离八九,而这把剑更是韩奇及宋龙翔二人

的师父所亲自打造给韩奇所用的,所以韩奇绝不离身。

  黑衣女子连发数十枪,却无一枪能伤及韩奇。而为防韩奇的剑锋,黑衣女子更有步

步后退的败势。

  眼见这黑衣女子将跌人身后的山崖。

  步步险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海争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