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海争雄》

第06章

作者:莫仁

话说,韩奇步步迫使黑衣女子后退。

但碍干剑圈所需耗费的精力,和韩奇渴望留住活口的决心,韩奇算准了黑衣女子所仅存的最后一只弹葯,韩奇收回剑圈。

韩奇剑锋一转,往黑衣女子的胸前又是一刺。

黑衣女子,双手一接。

硬是接下了韩奇的一剑。

韩奇有深厚的武学基础,他的力气早已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而此时黑衣女子不仅双手接下了韩奇那锋利无比的软剑,更以惊人的力气止住韩奇的剑势。

二人各自坚持,韩奇受制于黑衣女子,只好再施展脚下功夫。

这平台本是十分宽阔,但在二人的比划。游展之下,相形却也不见宽裕。

黑衣女子的脚法不似韩奇的俐落。

但黑衣女子那不怕痛,不怕打的身躯,不论韩奇用多大的力气往她双足上踢,都未见其效。

这你来我往已经历时五。六分钟。

韩奇的额上,已难掩汗水直流,在体能上韩奇是吃了大亏。

韩奇不禁暗自希望冷霜能快点赶上来。

就在此时。

黑衣女子,竟在韩奇体力略吃为不消之际,以左手握住剑身,空出右手。

黑衣女子以她的右掌狠狠地往韩奇的左肩上一拍。

韩奇整个人往后退了三步,软剑也自黑衣女子的左手中滑出,韩奇的口中喷出一大口的鲜血,整个身子跌向后方的一块巨大的石岩上。

鲜红色的血液,随着韩奇往后一跌的身体,在飘雨的半空中,划出一道弧形。

韩奇的身子这一跌,跌上了巨石,可说是腹背受创,但也还好是这一块巨石,否则难保韩奇不会跌落到平台边的山崖底下去。

黑衣女子望着韩奇本想再动手,但却发现韩奇早已昏迷过去,口中连接冒出了好些血液,黑衣女子的左手也因软剑划过而有一道很深的裂缝。

或许是因为黑衣女子也负伤,所以黑衣女子并没有再去理会躺在巨石上不知生死的韩奇。

黑衣女子用右手扶住那受伤的左掌,未再停留,便消失在大雨之中。

雨似乎有越下越大的趋势,韩奇昏迷在大石上,那鲜红的血,染满了平台。

韩奇看起来像是死了一般。

这也是冷霜赶到时的感觉。

冷霜:“韩奇!”

冷霜好不容易上了平台,却看到倒在血泊中的韩奇,冷霜的脸上有了未曾见过的伤心。

冷霜一跪地,双手抱起韩奇。

冷霜的泪立即潸然而下。

因为韩奇的身体是如此冰冷。

冷得让冷霜那颤抖的手无法找到韩奇的脉搏。

冷霜哭了。

冷霜美丽的脸庞不再是平时的冷酷,无情。

冷霜的手,抚过韩奇的脸。

冷霜大声的哭:“韩奇,你不能死,韩奇,韩奇……”冷霜的呼唤中有着一份深情。

冷霜爱韩奇吗?

除了同事之间共患难共生死的情谊之外,有那些许的情爱吗?

或许不只是外人不知,韩奇不知,恐怕连冷霜都不知道。

冷霜的热泪在冷冽的雨水中滑落。

冷霜抱住韩奇的头往自己的怀里拥着。

冷霜第一次发现自己的情感。

冷霜是喜欢韩奇的。

冷霜第一次如此自觉。

冷霜的心里是如此大声的呼唤:“韩奇,你不能死,不能死。在我来不及告诉你爱你之前,为我活下去,韩奇,求求你,回答我……”

冷霜如此痛恨这场无止尽的雨。

为何这天永远无法只是晴朗的蓝天,竟是这般死寂的黑夜。

静,让冷霜连自己的心跳声都无法感受到。

难道韩奇的死会带走冷霜的求生意志?

冷霜的哭泣是如此绝望,如此哀伤。

冷霜捧起韩奇的脸。

冷霜的心如此纠结。

她从来没有这么近,这么自在的贴近韩奇。

冷霜抹去韩奇嘴角的鲜血。

冷霜的手轻抚过他的chún。

冷霜的泪又和着雨水滴在韩奇的脸上。

冷霜感受不到韩奇的体温。

冷霜的chún,义无反顾的贴上韩奇的chún。

不在乎那血的味道。

冷霜只想,只想品尝韩奇生命最终的一刻。

痛,如同那无孔不入的雨;风,攒入冷霜的每一个细胞,每一根神经。

是那天神感到了冷霜的痛苦,或者是冷霜的深情一吻唤回了奇迹。

冷霜的一吻,吸出了韩奇口中的血液,让韩奇的口中吐出了口气。

冷霜连忙在吃惊之余,吸出那口中的血,让韩奇能自己呼吸。

韩奇连咳了二声。

冷霜的吃惊与喜悦是可想而知的。

冷霜笑了。

冷霜摇晃着韩奇的身体。

冷霜:“韩奇,你没死,大好了,太好了,韩奇。”

此时冷霜的通讯器里传来呼叫的声音。

“冷霜,你在哪里?”

冷霜是如此开心,立即回复。

此时韩奇虽未死,但生命迹象如此薄弱,如果不马上得到救助,必死无疑。

冷霜抱起韩奇的身体,往山下走。

防卫队员也在往山上的途中。

韩奇回到g国,立即被送到最好的医疗设备的所在地,有些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地点竟然是在g国的领导中心,也就是被封锁的行政大楼中。

韩奇立即被送入b栋大楼中由皇家专属的楼层中的一个房间。

这个房间里有着所有目前最精良的医学设备。

韩奇能顺利存活下来,除了归功于得到最好的照顾之外,冷霜及防卫队员的及时抢救也有莫大助益。

冷霜回到b栋大楼,看着韩奇被推人医疗室中,冷霜二话不说,立即回到瑞秋的所在处。

也就是总理办公室旁的那间会议室。

瑞秋:“冷霜,韩奇还好吧?”

冷霜:“已经有人在照顾他,情况要等到详细的检查后才知道。”

冷霜在回到这里之前早已和瑞秋连系过,请瑞秋和总部的老爹连络。

冷霜收拾起发现韩奇时的激动。

仿佛往常一般的一脸漠然。

冷霜接着问:“瑞秋,老爹那边有什么消息?”

瑞秋:“老爹说龙翔的事情已经结束,会立即赶来支援我们。他大概还有二个小时才会到达。”瑞秋望了望计时器。

冷霜:“那距离下一个炸弹还有多久?”

瑞秋:“只有四十五分钟。”

冷霜:“那根本来不及。”

瑞秋:“是啊!还有,韩奇到底是被谁所伤?”

冷霜:“瑞秋,还是请你帮我连络老爹,我去找总理过来,这些事我们一起理出个头绪看看。”

瑞秋立即透过电脑,试图和老爹连线。

冷霜则是启动会议室的电话,她先拨了安妮塔房里的电话。

但电话一直没人接。

冷霜有些好奇。

冷霜放下了电话,索性自己走出会议室去请总理。

而一踏出会议室,冷霜便差点撞上一个人。

安妮塔。

安妮塔正急忙的往会议室走。此时的安妮塔早已由适才那一身的湿透,换为舒适的衣物。

安妮塔一脸素净,那披散的长发未挽起,看起来还有些湿润。

安妮塔一见冷霜劈头就问:“冷霜小姐,韩奇呢?他在哪里?”

安妮塔的焦急看在冷霜的眼中,有些不舒服的感觉,但冷霜以一贯冷静的口吻回答:“他被送进医疗室里治疗,情况要等一下才会知道。”

安妮塔连忙往韩奇所在的楼下飞奔。

冷霜看着安妮塔消失在走廊,那因为奔跑而摆动的长发,在空中扬起一个优美的弧度。

冷霜刹时间突然想,自己若是一样长发披肩那该有多美。

冷霜很快的摆脱这个问题。

冷霜走向总理的办公室。

冷霜及总理和瑞秋在会议室里透过电脑连线和防卫队的老爹一同对话。

透过电脑,那一脸和气的老爹立即与众人对话。

冷霜:“者爹,这位是总理先生。”

冷霜向老爹介绍。

老爹和总理二人寒暄了几句。

总理:“博士,目前韩先生人身负重伤,这该怎办呢?”

老爹:“我看过医疗小组给我的资料,依韩奇的身体状况来说,这伤应该不致于让他丧命,只是要花点时间休养,就冷霜转述给我听的,出现的那名黑衣女子很可能就是‘失心兰花’之一。她虽然伤了韩奇,但依韩奇的身手来说,黑衣女子可能也有部分损伤。这可能可以给我们一点时间,好让龙翔赶过去。”

总理:“飞龙队长要赶来?”

老爹:“他已经在路上了,大约再一至二个小时内就……”到了。”

冷霜:“老爹,那黑衣女子是‘失心兰花’中的哪一个?”

老爹:“就你所形容跟传说中的三朵兰花中相对照,除了‘碧兰’是短发之外另二人都是长发,她们三人又都是东方女子,她可能是‘雪兰’也可能是‘雨兰’,我们无法断定。”

冷霜:“她们三人全都是生化人吗?”

李爹:“传言中她们三人中都有过人的体能,所以外界一直认定她们是经过魔王改造的生化人。”

冷霜:“她们有什么弱点?”

老爹:“魔王本身就是顶尖的科学家,以目前生化人的科技来看,谁也不知道魔王所创造的生化人可能有什么突破。”

冷霜:“那么我们该怎么对付她们呢?”

老爹:“依我的了解,生化人有正常人类的所有外貌,但是他们没有细致的思考模式,他们的所作所为必须有人批示而且他们身上就该有一个可以补充能源的开关,以便他们补充能源。”

冷霜:“他们能说话吗?”

老爹:“可以,任何世界上的语言都可以百分之一百地说写流利。”

冷霜:“那她为什么不说话?”

老爹:“黑衣女子没有开过口吗?”

冷霜:“我们问了她好些活,她就是不回话。”

老爹沉思了一下子。

老爹:“那她可能已经快要耗尽能量了!”

冷霜:“是吗?”

老爹:“很有可能。”

总理:“她们这么厉害,这怎么办?离下一个目标时间已经不多了。”

老爹:“冷霜、瑞秋,你们记住,再遇上她们千万别跟她们缠斗,你们最好马上以武器射击她们。”

冷霜:“可是她们好像根本不怕武器?”

老爹:“其实生化人也逃不掉‘人’的本质,她们也有弱点。”

冷霜:“到底在哪里呢?”

总理:“是啊,在哪里?”

老爹:“可能在头部及上半身的胸膛,正确的位置我也不知道,除非我们能找到一个由魔王改变造出来的生化人,才能确定。”

冷霜及总理自然是失望的。

而一直在一旁未开口的瑞秋却在此时开了口。

瑞秋:“她的留言又来了。”

瑞秋提高声音,让冷霜及总理都回过头。

瑞秋立即将字幕投射出来。

“总理先生:第三个目标已经锁定,你只有三十分钟……”

总理立即要求瑞秋回答如下:“告诉我应该将温博士送到哪里?”

冷霜及瑞秋和老爹自然全都吃惊,冷霜及瑞秋甚至都失声叫了出来。

“总理先生,你做了正确的选择……”

“地点呢?”

“只要温博士出现在你周围的行政管制区内即可。”

“那炸弹的威胁呢?”

“只要温博士出现,就可解除。”

“温博士可能需要多一点时间,能不能先答应我解除炸弹威胁?”

“不行,温博士就是解除的密码,你要把握时间。”

“可是来不及……”

“我已经给你三个小时了。”

瑞秋此时立即传送了一个问题:“你是哪一位?”

“发问者是谁?”

“瑞秋。”

“我是谁重要吗?”

瑞秋再度发问:“我要知道是谁杀了韩奇!”

“蜜糖,你说谎。”

瑞秋惊觉她知道自己的小名。

“怎么说?”

“韩奇没死。”

“是你打伤他的吗?”

“是又如何?”

“你是谁?”

“那不重要……”

荧幕又是一片空白。

瑞秋还是无法问出答案。

但令人吃惊的是——

瑞秋:“你们看。”瑞秋指着字幕。

冷霜及总理才抬起头来看。

这次在句尾一样留了一朵蓝色的兰花。

但不同的是,这朵兰花上,带着那晶莹可数的水珠。

冷霜:“她是……”

瑞秋:“老爹,她是‘雨兰’。”

一直在连线中的老爹,可以完全明白他们和“失心兰花”的对话。

而那朵带着雨滴的兰花自然让人联想到的是三朵兰花中的雨兰。

老爹:“你们一定要小心,传闻中她们三人不论是哪一个全是杀人机器。”

冷霜:“现在怎么办?她不肯把炸弹解除?”

老爹:“在你们发生打斗前化验做到哪一阶段?”

冷霜:“我们还没完全化验完,在有限的采样中,可以发现一种化学物质。”

老爹:“那是什么?”

冷霜:“是锂。”

老爹:“锂?”

冷霜:“是的。”

老爹片刻沉默。

老爹:“你再把炸弹的情形详细形容一次。”

这是任何人都不愿再回想的情景,但是冷霜却能冷静的将二名死者的死状毫无迟疑地说上一次。这是冷霜专业及了不起的地方。

老爹又是一阵沉默。

冷霜在老爹沉默之际又开口:“对了,雨兰叫这炸弹为‘人体炸弹’。”

老爹:“人体炸弹?”

冷霜:“韩奇曾经推断炸弹是存在于人体内的。”

老爹:“锂是种化学元素,当它遇上水的时候便能立即产生剧烈的爆炸。”

冷霜:“若是将锂注射进人体里,不是会立即引起爆炸?可是从尸体上看来,爆炸的可能位置是在心脏的中心。”

瑞秋也开口:“而且炸弹总是十分准时的爆炸,除非有控制器,否则绝不可能如此精准。”

老爹:“那也十分有可能。但是现在要怎么做呢?”

老爹的疑问正是所有症结的所在。

瑞秋:“而且第一个死者在死前十五分钟是一个人在办公室内,根本没有其他人跟他有接触。”

总理这才开口:“她们如何做到‘杀人于无形’呢?”

冷霜这才反问总理:“总理,你真的答应把温博士交给她们?”

老爹:“总理,我和温博士也是多年的朋友,何妨请他和我连络呢?”

总理头上冒着汗,即使屋外正是下着大雨的深夜。老爹的话似乎打动了总理。

总理一脸无奈及紧张的回答:“是,我听温博士说过,博士您是温博士的学长。”

老爹:“温博士及我和魔王都是同一个学校的学生,说起来,魔王还是我的指导学长,我有许多的论文及实验全是他调教出来的。”

此时众人才知道原来这三个互不相属的人居然颇有古代“师出同门”的背景。

总理:“我会转告温博士请他和您连络。”

老爹:“我有一个专线,请瑞秋把资料给你。”

瑞秋立即将资料写下后交给总理。

总理接过手后也不多说,立即离去。

想必是要马上和温博士连络。

老爹:“现在韩奇受伤,你们二人更要小心,千万别轻敌,有任何事情就立即跟我连络。至于总理那边我会跟他们商量出一个结果。如果温博士肯现身,你们也要尽力保护他。”

冷霜:“我们会的。”

老爹:“冷霜,辛苦你了,所有的检查以最严格的方式进行,别让‘她们’有任何一点机会。”

冷霜:“是。”

老爹:“或许温博士的出现会有转机也说不定……”

瑞秋的计时器不停的倒数着。

只剩最后的十五分钟。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海争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