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路迷踪》

第十章 无祖遗迹

作者:莫仁

进入海中不久之后,海底一座山脉隆起,在山腰中又是一个洞穴出现,虎王、虎后

立刻往这个洞穴飘入,陈信与小刚、小柔也迅速的跟入,不过这次可不是潜进数千公尺

深,只见虎王、虎后向前进了数有公尺,洞穴忽然往下一折,又往上升了十来公尺,却

是忽然间冒出了水面。陈信飘出水面一望,知道这里是刚刚石到的小山山腹,又上升了

数十公尺后,眼前一片开阔,虎王、虎后已经落地,正望着刚到的陈信。

  陈信确定这里仍是海中,不过不明白为什么还有空气,是因为刚好是一个密闭的倒

周碗状山腹,还是别有玄机?小刚、小柔也落到了陈信身旁,望向四周大约数白公尺宽

的山腹,似乎也有点好奇的四处打量。

  这时陈信身后的水面忽然哗啦一声,陈信不用回头就知道是黄吉跟了过来,原来刚

刚黄吉见陈信没有交代不可以进入,心想要是询问陈信,陈信八成又会不让自己跟,乾

脆先斩后奏,趁着卓能上众人不注意,溜下底舱跑了出来。

  这时黄吉进入山腹,怕陈信责怪,先发制人的说:“陈信,我来帮忙了。”

  陈信又好气又好笑,望望黄吉摇摇头说:“反正来都来了,别找理由。”

  黄吉嘻嘻一笑说:“别这样嘛,怎么说我现在也进步许多,有什么新鲜事也要让我

见识一下。”

  陈信不再理会黄吉,转头对虎王、虎后说:“谓问……这里就是以前你们居住的地

方吗?”

  虎王、虎后点点头,往前移步,陈信与黄吉连忙跟了过去,只见眼前四面乱石处处,

在中央有张粗贝形式的石桌,旁边还有一张圆形的石椅,看来也只有无祖一个人在此居

住过,虎王、虎后不管正在观察的陈信与黄吉,任桌旁叨起一片石板,随劲住陈信飞吐

过来,陈信伸手一接,只见这块并不陌生,正是当时虎王、虎后在抚育小刚、小柔却偶

遇陈信时,丢给陈信看的东西。

  陈信顺手将石板交给黄吉,对两兽说:“虎王、虎后,我想看看有没有其他类似的?”

  虎王、虎后望望陈信,似乎歪头想了一下子,虎王有先摇摇头,往旁边走开趴了下

来,竟是不再理会陈信,陈信正感无趣的时候,虎后似乎想到了什么,住旁边一处乱石

堆走去,前爪在乱石中翻动了一下,似乎是在我什么东西。

  陈信见状大为兴奋,向前走了两步,果见虎后又拉出了一块石板,这块比起之前那

块又大上数倍,不过虎后自然能轻松举起,转头就往陈信递了过去。陈信一接到手,当

然马上观察,这时后方又传来水声,却是耶雷可夫与李丽菁连袂来到,那雷可夫一见黄

吉,马上嚷嚷:“黄大哥,你不声不响的一个人跟过来,太不够意思了。”

  黄吉摇摇手说:“别叫……等一下大家都被赶回去,来、来,你们两夫妻来看看,

这真是无祖写的。”

  那雷可夫与李丽菁闻言,也连忙凑过去观察,不经惊叹连声,而陈信在这边的石板

上,却见到了更难以索解的事情。

  这块石板记录的其实是无祖遇到虎王、虎后之前的事情,那时无祖在有般无聊之下

才将一些前因后果记载下来。据无祖说,当时他一个人走的是另一个方向,到了一处星

球,却因为一些事情而拖延了数十年,后来终于确定了那个方向不对,再往这里追过来

峙,却已经找不到弟子们的行踪。由于在前一个星系花了许久的功夫才找到通住这个星

系的途径,到了这里,又一直没有找到途径,只是既然没有见到弟子们的踪迹,想必他

们已经找到了通路,于是无祖也只好一年又复一年的在外空中寻找,偶而回这个星球休

息。

  陈信仔细看了一下时间,无租这块板子写的是无九三七七年,而留给虎王、虎后的

石板是无元四一三年,还注明是离开此行星前所写的,也就是说无祖在凤凰星附近至少

寻找了将近四十年,那自己要找多久?这下麻烦了……

  黄吉等人这时也看完手中的石板,跟着凑过来望着陈信手中这一块,一读之下,那

宙可夭苗先哇哇叫:“这还得了?我看回地球好了。”

  李丽晋又是一拳擂过去,一面骂:“要回去你自己回去,这么没用。”

  “别动粗……”那雷可夫手上还拿着石板,一面住后翻身飞退,这时趴坐在地上的

虎王忽然一声大吼,同那雷可夫扑了过去,那雷可夫万万没有想到虎王忽然翻脸,险险

一个翻滚闪过这一爪,一时间于忙脚乱,连插在背后的长棍也拔不出来。

  而李丽菁儿状一紧张,马上将长剑抽了出来,护住了那雷可夫。

  陈信连忙说:“那雷可夫,石板还给虎王。”记得当峙虎王、虎后也有耍自己交还

石板,想来它们是误会邵雷可夫要将石板带走。

  那雷可夫闻言连忙将石板往虎王扔去,一面说:“要翻脸你也先打声招呼……这么

冲动?”

  虎王一跃叨住石板,往旁边一飘又趴了下来,一副没事的模样,陈信不禁好笑,但

转念一想虎王、虎后也二有多成了,也算是众人的前辈,偶尔不讲道理也只有罢了。又

细看了两遍手中的石板,再也看不出来有什么特殊之处,于是对虎后说:“多谢,不知

道还有没有其他的?”

  虎后望着陈信,前爪微微搔地,似乎有些不耐烦,却只儿虎王忽然嘶吼一声,呵起

那块石板就住来路冲,虎后见状对陈信摇摇头,也随着虎王飞出,这一下众人莫名其妙,

这又是什么意思?

  这峙陈信转头问一直在一旁的小刚、小柔说:“它们是要我们跟去吗?”

  小刚、小柔大头摇了两摇,望着虎王、虎后离去的方向,似乎也有些依恋之意,这

时黄吉见状说:“我知道了,它们是把这个洞穴让给我们了。”

  “是吗?”那雷可夭惊魂未定,紧张的说:“不会是去找帮手吧?陈信不是说还有

十几只?”

  这时陈信不理会那雷可夫,对收发机说:“长风,卓能中不用留人,大家都下来看

看吧。”陈信心想黄吉等人日己跑了下来,乾脆让大家也都来看看,人多主意也多,说

不定会有好方法。

  一旁的那雷可夫听了连连点头说:“正是……多叫一些人来,有什么变故也好照应。”

  “陈信……”练长风回话说:“卓能中不留人有没有关系?”

  “没关系……”陈信回答:“在我的能力范围内,可以远端遥控,你只要先设定停

留在固定座标就可以了。”

  “明白了。”练长风收了机。

  不久后众人到达,陈信苗先说:“乾尚、可馨,你们先来看看这块石板……知道有

没有用?”

  薛乾尚看过之后,又问清刚刚发生的事惰,对陈信说:“这块石板只能说明我们选

择的方向没有钳,而且说不定无祖当年也有去过水域星,后来才转到这里。”

  赵可馨按着说:“而且无租寻找空间跳跃窗的方式一定与我们不同,我们是用电波

寻找,无祖不知道如何寻找……空间跳跃窗又没法以肉眼看出来……”

  另一边谢日言等人也已经看完石板,正在四面闲逛,那雷可夫这时已经将摺叠的长

棍抽出,微一买劲将长棍顶直,正到处翻动乱石,练长风则与宋庭等人聊到圣殿中对无

祖八大弟子失踪的记载,舒红与许丽芙等人正站在一旁倾听。

  而陈信思索片刻,忽然对黄吉说:“黄吉,你有没有用最高速飞行过?”

  “有啊。”黄吉说:“当时赶回来参加比试,差一点就来不及,那时就是用全力冲

回来的。”

  “那……”陈信迟疑一下:“有没有感觉到空间的变化过?”

  “什么?没有。”黄吉摇摇头,不知道陈信在说什么。

  陈信低头思索,自己在通顶之后,曾经在高速前进之时感受到空闲中有奇怪的变化,

而且峙间感也不同,以前从来没有对这件事惜作思考,可是刚刚赵可馨提到如何找空间

跳跃窗这件事倒是提醒了陈信,莫非那与这种感觉有些关系?不过黄吉功夫虽然已经极

高,还没到达天人台一的程度,大概是还没有办法感受到,更别说其地的人了。

  陈信还在思索,忽然另一边那雷可夫传来叫声:“陈信……来看这里。”

  陈信转过头去,见到那雷可夫站在一处乱石前,正向自己招手,陈信往那里一飘,

见那雷可夫扫开的乱石堆下有着两块平整的大石板,似乎与普通的地面不大相同,这时

众人也已经聚集过来,一起帮着那雷可夫将乱石往旁边清闲。

  不用片刻,在地面上显现出两块长方形的石块,特别的光华平整,不过上面却口工

个字也没有,那雷可夫不禁有些丧气,摇摇头说:“弄这么大块的有片,我还以为有藏

着什么讯息呢……真是开玩笑,无字天书?”

  众人见状也不好多说,只有黄吉忍不住奚落那雷可夫:“说不定真是无字天书,我

看那雷可夫你先坐在这里闭关三个月,说不定能悟通什么功夫。”

  赵可馨蹲下去摸摸石板,摇摇头说:“这确实不像是天然的……应该有些用意。”,

薛乾尚见状也蹲下身去抚摸石板,过了片刻回头对陈信说:“陈信,我们把圭一曰块石

板翻开来看看怎么样?”

  陈信有点迟疑,他并不想破坏这里的完整,毕竟无祖曾在此居住过数十年,而陈信

又对无祖一直抱持着极为尊敬的信念,所以有些迟疑,可是黄吉可没有这么多顾忌,听

到薛乾尚这样说,伸手一抓就将石板提起,一面说:“要打开就打开,有什么好想的?”

  还没决定清楚黄吉就动了手,陈信也只好由他,这时只见石板一掀,底下出现了一

个地穴,陈信等人发出的光华往下照耀,底下似乎是有许多的岩石排列成各种奇怪的形

状。黄吉将石头的缝隙移的大了些,首先一个纵身跃了下去,薛乾尚回头望陈信一眼,

与赵可馨也一起向下跃了下去。

  陈信正想跃下,忽然想到这石板只移开一个客人通过的孔道,既然已经移开了,何

不全部撇开,于是轻轻将两块石板翻了个身,往两旁打开,陈信在这样做的时候众人已

经一个个的往下穿入,同时在底下也传来一阵阵的惊叹声,陈信正想往下落,忽然在两

扇石板的背面各发现两行字迹,仔细一看,左边是“神系玄境,晴雨由意;幻化元婴,

瞬息千里。”而右边是“观体有成,化身万亿;无存无灭,同寿天地。”

  这与陈信背的滚瓜烂熟的无袖前册似乎是同一种写法,陈信心想,这果然是无祖所

写的,不过这些像在叙述神话般的东西,大概不像无租前册一般有实际的用途,不过陈

信还是背了起来,反正不过是区区三十二个字,陈信背起之后,也迅速的住下方落下。

  陈信一落下去,见到眼前是一个十分雕伟的庞大人工物品,似乎是岩石制成,却又

十分光滑,一个个圆形、椭圆形的石条山一个个细细的石墩架起,在空间中交错着,有

约较粗、有的较细,有的占“极大片的空间,有的只是一个小小的球体,危颤颤的立在

细栅的石性上,史有的由外围的岩壁中忡出,通到另一例的石壁。而这些光滑精致、毫

不勉强的数百个环形完美的交着着,却没有旺何一个重叠到另一个,每个都各自独立,

却又浑然成一体系,仔细一看,环上还有一个个的刻度,有的数有个、有的数千个,不

过每个环上的刻度都依着一硬极均衡的比率分配,似乎与环的曲度有关。不过与这些精

美的艺术品比起来,外围墙壁却略嫌粗糙,似乎施工一半还末完成一般,但是陈信在一

看之下,还是不能免俗的也同时发出了赞叹声。”真美……“科芙娜喃喃的说:“这是

什么?”

  “一种武学吗……”谢日言也跟着问:“……还是招式?”

  众人一面移动着自己的身体,一面闪避着石环,没有人敢伸出手触碰任何一个石条,

可以想像的,着是任何一个石环倒塌,可能就会毁去一半以上的架构,陈信住薛乾尚身

旁移去,一面说:“乾尚……这是什么东西?”

  薛乾尚正在发呆,听到陈信问自己,才忽然回过神来,摇摇头说:“我不知道,不

过……我好像石过类似的画面……一时又想不起来。”

  陈信望望四面,看不出所以然来,对薛乾尚又说:“上面的石板后面还有字。”随

着将邵三十二个字又说了一遍,众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章 无祖遗迹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路迷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