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路迷踪》

第十一章 柳暗花明

作者:莫仁

陈信之所以敢帮助心心,是因为陈信早已经仔细体察心心体内劲力的状态,心心的内息虽属阴柔一面,不过特殊的地方在于其中似乎隐隐含有阳刚的劲力,这与一般地球的武学,女子皆属纯阴有些不同。

因为刚刚陈信将内息微微在心心的体脉略为测试,在一触即收之间,心心的内息一逢外力立即向外防御,陈信马上分析出心心虽然外在表现出阴柔的劲力,但是体内五脏六肺之间却有着一丝与其它阴劲径渭分明的阳劲,整体说来似乎在极阴中潜藏着至阳,但又不像陈信等人之独创心法,阴阳二气在气海处保持绝妙的均衡,这种状况也许是雪舞心法的特性,当然这样一来只有女子才能修练,要是男子修练,那股阳劲随之增强,只怕平衡就会失去。

陈信清楚之后,对于如何增加心心的内息自然有极大的信心。

首先陈信内息丰厚到这种程度,已经不需要以逆元通脉术替心心循行经脉,在背心处就可以将内息送入心心体内,再来只要将适合的阳劲或阴劲送到适合的地方,维持着适当的比例,应该就可以别无坏处的提升心心的劲力。

不过事实上陈信还是冒了极大的风险,因为陈信根本不知道雪舞心法练到功力增强之后,是不是阴阳的比例还是这样,不过陈信没想到这么多,于是略嫌莽撞的将内息往心心的体内灌输了下去,加上身旁的黄吉本就糊涂,孟火明夫妻见识不到,舒红与心心更是盲目的崇拜陈信,众人自然没有意见,要是现在薛乾尚或赵可馨有一人在此,一定会立刻阻止陈信。

这时陈信一面输送着内息,一面对心心说:“心心,依照你平时修练内息的方法运行,我说停再停。”

心心依言运行起劲力,陈信虽然未曾修练,不过至少也翻阅过雪舞心法全文,所以总能依着节拍在心心体内逐渐催劲,果然随着陈信催入相同性质的劲力,心心体内也不断的与之融合,并随着一路通过不同的关卡,而心心面色也越来越是雪白。

陈信也另外适量的不断增加脏肺之间的阳劲,并不断扩充心心的经脉,当然陈信现在推出的内息含量极低,不然忽然冲入大量的内息,心心体内的经脉要是一个不适应,说不定会因此爆裂。

陈信迅速的使心心的劲力通过了五十四转,正继续往七九前进,不过这可不像陈信、那雷可夫等人自己想办法另辟蹊径通关,心心是凭藉着陈信的强大内息一路过关斩将。

但是随着时间过去,心心身体似乎越来越是冰冷,四面的空气温度似乎也逐渐的降低,陈信颇觉意外,当时与严碧雪对战之时,因为正当天寒地冻,加上陈信体外防御内息充沛,所以并没有强烈的感觉。而现在虽然也是冬天,不过屋内炉火正旺,加上陈信这时也没有在体外运出大部分的内息,所以能感受到这股突如其来的寒意。

无元七三五年十一月十七号  凤凰星三十九年第六十八周周四

又过了数小时,陈信终于将心心的内息推到了八十一转,于是缓缓的帮心心将内息归于气海,并将心心现在体内能容纳的内息源源不绝的灌入,在心心的气海中聚集。

但是奇怪的是,这时气温又逐渐回复到正常的温度,不再有温度降低的感觉,陈信虽然百思不解,但是仍然在心心的体内充实累积到一定程度的内息,才将双手离开心心的身体。

心心一站了起来,发现自己的内息忽然浑厚许多,马上回头抱向陈信,嚷着说:“陈信,谢谢。”

陈信微笑说:“没什么,这样也许在我们离开之前,你可以学会天禽身法。”

孟火明马上关心的问说:“兄弟,累不累?”

“不会。”陈信说:“因为心心年纪还小,我怕她身体会无法承受,不敢灌注太多内息,但是现在这样,至少可以修练大部分的天禽身法了。”

也就是说,心心现在的功力,虽然还不及卓能号中的任一人,但是至少比以前的黄吉还高了。

黄吉忍不住说:“这样还叫不敢灌注太多?陈信,我当初可是练了七十几年耶。”

陈信笑笑说:“你现在不是在一年间又提升了数倍?其实我觉得几百年前的功夫应该不是这样的,现在大概大部分都失传了。”

“也不是失传……”谢梦瑛忽然接口说:“我听说其实武技本就会这样的,一方面是授徒时不一定会传给最适合修练的人,另一方面有些心诀又不是用写的就说的明白,所以若是有一百种绝学,往往在两百年之后就只剩不到二十种了,除非像陈信一般,或又有人另创绝学,不然难免一代不如一代。”

“不提这些。”黄吉忽然说:“刚刚心心为什么忽然发冷,而且似乎不是普通的冷?”

陈信正要摇头说不知道,这时手上的收发机忽然响了起来:“陈信,我是乾尚。”

“怎么了?”陈信连忙回答。

“我和可馨发现一些事情,你有没有空早点回来?”薛乾尚说。

“可以啊……”陈信望望四面众人有点失望的目光,接着问:“……是什么事?”

“我们了解了那些石条的意义了。”薛乾尚有点兴奋的说。

这可是大事情,陈信豁然站起,连忙说:“我立刻回去。”转头对孟火明说:“大哥,对不起,我非回去不可了,这件事情很重要。”

“你去忙吧。”孟火明谅解的说:“自己人有什么好对不起的?”

黄吉可没这么有礼貌,已经先一步窜到外面,舒红也连忙向孟火明夫妻告辞,而心心见到陈信要走,连忙说:“陈信,心心可不可以去看看?”

陈信这时没时间拒绝,对孟火明夫妻说:“我带心心去玩。”随即牵着心心的小手,一起飞了起来。

一穿出屋外,陈信马上提高速度,心心也运起内息飞行,虽然心心已经能飞,不过要不是藉着陈信的劲力,心心自然赶不上陈信,但这时奇事突然出现,心心的身体忽然发出蓝色光华,陈信本来还没注意到,但是落在后面的舒红已经传声过来:“陈信,你看心心……”

陈信回头一望,也吃了一惊,速度缓了下来,舒红连忙追上说:“蓝色的,好漂亮。”

心心这时还没发现,疑惑的望着两人,忽然嘟起嘴说:“舒红姊姊在说什么?心心听不懂。”

两人不由得失笑,陈信现在没时间解释,只好先拉着心心往空中的卓能号飞去,一面心想,自己不会又做错了吧?

二人到了控制室,这时室中除了薛乾尚、赵可馨之外,那雷可夫、李丽菁、谢日言、科芙娜都在,而黄吉他早一步回到了控制室中,一个个望着控制室中的立体图形研究,但是陈信与心心一掠进控制室,众人的目光马上被心心身上的蓝色光华吸引住。

要知道卓能号中的人虽然都能发出光华,不过都是白色光华,从来没有人想到过,居然有别种颜色的光华,没想到今天居然见识到了。

陈信先不管众人围住心心问长问短,目光望向控制室中的立体图形,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说:“原来是这样……真是没想到。”

原来这时薛乾尚不但将所有支撑各种圆环、小球的性状石条去除,又将凤凰星附近的星图调成适当的大小重合在这些石环上,陈信才发觉这些忽大忽小、有圆有扁的各种石环原来是以凤凰星系恒星为中心的宇宙星图,而且是描述着每个星球运行的轨道,上面的刻度,想来一定是运行速度的一个适当比例。难怪薛乾尚一直感觉虽然不常见到,不过要见到也不难,当卓能往凤凰星前进的时候,薛乾尚不知道看过这些星图几次了。

陈信望向没有与众人一起围住心心的薛乾尚说:“乾尚,这……”

“吻合率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七,该没错了,再来该探讨这些对我们有什么帮助。”薛乾尚微笑说。

“对、对……”陈信点头说:“别卖关子了,快说。”

陈信知道薛乾尚必定有了推想,这说不定对众人的追寻大有帮助。

赵可馨这时一笑接口说:“陈信,那个小女孩就是心心吗?”

“是……”陈信点点头,又望向薛乾尚。

但是赵可馨不放过陈信,接着说:“你在小女孩身上弄什么玄虚了?”

现在是关心这件事的时候吗?陈信没想到赵可馨还连连追问,心里疑惑的转过头去,只见赵可馨眠嘴一笑说:“开你玩笑的……这还要假设无祖建造这个星图是为了寻找空间跳跃窗,才能继续推论。”原来赵可馨知道陈信发急,故意幽他一默。

可是黄吉这时已经不放过陈信,大叫大嚷说“那不就是星图吗?看这么久干嘛?陈信,快来说说心心为什么会发出蓝光?”

陈信眉头一皱,薛乾尚连忙说:“阿信,你先解释解释也好,反正不急于一时。”

陈信白了薛乾尚一眼,这才悻悻然的走向被围在众人中的心心,而心心这时应观众要求,通起功力,蓝色的光华照得围观的众人面色发青,阵阵寒意也缓缓的散发出来,陈信靠过去,对众人将自已刚刚做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一摊手掌说:“……但是现在为什么变成这样,你们别问我。”

李丽菁首先转过头去说:“军师,快点来猜谜。”

众人现在遇到要花脑筋的事情都越来越懒了,不是问薛乾尚,就是问赵可馨,李丽菁自然是以问薛乾尚为第一优先。

这时薛乾尚皱着眉走近心心问:“心心,你身体有没有不舒服?”

心心笑容满面的说:“不会呀,心心很舒服,精神也很好。”

薛乾尚转过头来,对陈信摇头说:“阿信,你不该这样做的,风险太大了。”

“不会吧?”陈信疑惑的说:“我很明白心心内息的运行方式……”

但是陈信知道薛乾尚没事不会这样说,自已越说越是小声,开始有点没自信了。

“可是你应该并不明白雪舞心法功力深厚的状态。”赵可馨插口说:“也就是说,你现在塑造出来的只是想像中的情况。”

心心不是十分明白薛乾尚与赵可馨在说什么,但是见陈信这么紧张,无辜的睁大眼摇摇头说:“没有不对劲……没有。”

陈信这才明白,终于开始担心起来,连忙问心心说:“心心你没有不对劲吧?”

“应该没事,不过以后一个月内,心心练功时最好请蓝宗主护法一下……”薛乾尚摇摇头说:“算是预防一下。”

“我明白了……”陈信丧气的说:“我会去拜托蓝宗主。”

那雷可夫忽然不甘寂寞的说:“心心刚好又会发出蓝光,蓝宗主既然姓蓝一定会答应的。”

这又有什么关系?众人不由瞪了那雷可夫一眼,但是陈信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其实在场众人每一个都是以替心心护法,薛乾尚为什么会想要找蓝任?莫非……

陈信眼睛一亮,对薛乾尚说:“乾尚,你的意思是……我们将要离开?”

众人听到陈信忽然这么说,同时注意过来,只见薛乾尚微笑点头说:“大概势必要离开了。”

薛乾尚转身往立体图形走去,众人也随即往中间走去。

“我们首先假设无祖不会毫无原因就做出这个东西,”薛乾尚指着眼前的星图说:“因为无祖虽然在凤凰星呆了数十年,不过在弟子群都没有消息的状况之下,无祖应该一直在思考着空间跳跃窗。”

赵可馨接着说:“加上这些石条并不是制作成耐腐蚀、耐风化的金属化合物,仍然是普通的石条,所以我们推测,这并不是为了产生一个美观或恒久的艺术品而制造的。”

“既然如此。”薛乾尚做出结论:“这个星图应该是无祖寻找空间跳跃窗的时候所留下的纪录。”

谢日言点点头说:“薛兄之意,无祖将空间跳跃窗的地点标示于星图中?”

可是众人看来看去,除了恒星之外,就是许多行星的运行轨道,还有两三个慧星的轨迹,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记号。

只见薛乾尚摇摇头说:“无祖制作这个星图,并不是为了留下指引,我们大胆推测,这是无祖为了避免在星际中寻找时迷途所制作的,也就是说,无祖会将自已探索过的区域纪录起来,免的数年之后又忘了是否找过,毕竟宇宙空间无穷无尽,远远望去,每一个星球长的都差不多。”

“所以……”赵可馨接口说:“我们只要找到无祖最后一次雕刻的地点,再推论无祖下一次搜寻的范围,相信空间跳跃窗在那个区域的机会将会恨大。”

原来如此……陈信也不想再问薛乾尚、赵可馨两人如何寻找无祖最后一次搜寻的范围,相信他们俩人加上卓能号上先进的仪器一定已经找到去向,于是点头说:“也就是说,我们下次的方向是……?”

“凤凰座标579.425.183798654 附近大约方圆数万公里之间,到了那里之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一章 柳暗花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路迷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