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路迷踪》

第十二章 改朝换代

作者:莫仁

这一下众人傻了眼,难不成要慢慢的飞?这时的小毛莉已经七个月大,有时候会挺腰坐起来,然后又摇摇晃晃的跌倒,早已是众人的心肝宝贝,没有人愿意让她受罪,可是要是以普通速度前进,又难以想像要花多久的时间。

这时薛乾尚忽然说:“按道理除了思考之外,一切机能都应该已经停止,生理上不会有问题,就是心理上恐怕会产生困扰,这段时间因为我们也动弹不得……你们最好把小毛莉抱在怀中,以内息逗逗她,或是乾脆替她通脉……”

“真的假的?”那雷可夫睁大眼睛说:“我们小毛莉才七个月大,现在就要救她练功夫了?”

“也不是不行……”薛乾尚说:“只是这么小的孩子不懂得修练,通了脉也没用。”

“没问题就走吧。”陈信放心的说:“到达速度障壁还有三十天,这些日子可以先试试看。”

众人在各自的座位坐好,方青芬自然与宋庭一起坐在陈信身后的会议桌旁,坐在驾驶座前的练长风见时间已到,将卓能号上扬,开始往天空冲去。

开始数日,众人对如何称呼陈信讨论不休,不过陈信后来想,反正又不一定会再遇到外人,心意一变,仍然要众人叫自己陈信,不过订定出若是自己不在,由练长风或薛乾尚两人决定事务,两人都在时则商议而行。

而方青芬与众人倒是相处愉快,不过难免有时会冷落了宋庭,宋庭倒是不以为意,而陈信在一旁观察,不禁暗暗担心。

离开凤凰星数天之后,陈信乾脆躲在自己的房中,专心体会着自己气息的状况,众人都大为钦佩,没想到陈信功夫到了这种境界依然不忘练功,于是一个个埋头苦修,舞拳弄棒,砥炼内息。

其实陈信不是忽然想用功,只不过一方面不想见到方青芬,另一方面也不想再发现许丽芙与练长风见面,乾脆将心神集中起来,免的感受到了自己又不舒服。

不过陈信也因此不知道,许丽英倒是再也没有与练长风单独会面,大部分时间都是留在自己的房中,反而是方青芬倒跟着宋庭到处串门子,几天过去,宋庭也变的比较健谈,不再像以前一样阴沉沉的不大说话。

而待在房中的陈信,体察自己体内内息的状态后,发现自从上次无意间中修练了一年之后,虽然将无祖密室中的内息完全融合,不过之后自己的内息就不大容易完全的收回,似乎总是有一丝丝在外与外在的能量隐隐约约的牵系,陈信一直不知道是什么道理,这些天才慢慢的理出了头绪。

原来以前陈信虽然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但是由体外引入体内的能量总要经过气海作些微的转换,这虽然并不需要多耗费时间,不过与外在的能量毕竟有所不同。而当内息忽然又增厚,而且经过全然释出的粹炼之后,陈信的内息状况终于调整的与外界同步,所以外在的讯息往往能迅速的感应到,所以周围的一切能量状态其实是尽收眼底,不过陈信刻意的不去注意及分析,除非卓能号中有人忽然提起极高的功力,不然陈信也懒的注意。

过了五天,陈信的收发机忽然发出薛乾尚的声音:“陈信,我师傅传来了讯息,要不要立即传送给你?”

“柳长老送消息过来了?”陈信说:“是有关那三十二个字的事情吗?”

“对。”薛乾尚回答。

“这样吧。”陈信说:“我想有兴趣的人应该不少,通知大家到控制室集合好了。”

陈信随即飘到自己的外听,同通往控制室的通路飘去。

不久之后,众人齐聚控制室,十分专注的听着柳清旋由地球传来的讯息,只见发须曳地的柳清旋忽然出现在画面上,向前方微微一礼说:

“陈宗主,多日末见,不知近来可好?日昨接获吾徒乾尚传来之讯息,得知无祖又有遗泽留世,实感不胜之喜。此三十二字──‘神系玄境,晴雨由意;幻化元婴,瞬息千里。观体有成,化身万亿:无存无减,同寿天地。’虽含意清晰,但综而细观,实令人不解。经数日翻证典籍,据纪录所载,所谓元婴,指人身精气袖之聚,离体出而其人型,上天下地无所不达,并能瞬间幻化为无形,而化身又有所不同,化身则真假莫辨,形裨偕俱,至于阴晴之控、天地之寿则浅显易解,但此诸法门与一般武技并不相同,修炼之道早已散夫。据记载,无祖于仙巫之道并无涉猎,故老夫斗胆假设无祖于凤凰星参悟得其共通之理,其中蕴含之境界,若非神话,则表古传之玄、道、仙、佛、巫、符各法一切虽自有其源,实则万法归一,修练武技亦可望达……”

众人听的一愣一愣,控制室中十三人外加一个婴儿,这时都哑然无声,只见柳清旋顿了顿,似乎思考了一下,才接着说:“……既有目标,则可追寻,陈宗主此举再予老夫生存之意义,并使圣殿诸人得知依循,实感美意与荣幸,在此再致谢意。”

柳清旋再深深一礼之后,随之画面嘎然而止,过了片刻那雷可夫才疑惑的说:“乾尚,你师傅为什么这么感谢陈信?”

那雷可夫听懂不到七成,但是却看的出来柳清旋十分感谢陈信。

赵可馨摇摇头说:“清旋公是感谢陈信发现了无祖的纪录却大公无私的告知圣殿,不然陈信大可自己研究,圣殿从此恐怕再难一支独秀。”

“乾尚,麻烦帮我回个谢函。”陈信沉吟一下,接着说:“其实若不是柳长老查出元婴的意义,我一定也不会再有所成就,所以这其实算是互惠,清旋公太谦了。”

室里众人只有陈信的精气袖有完全离体的经验,加上现在陈信与外界的浮移能量动静相系,更是格外有体会,不过其他的人就难免似懂非懂了。

李丽菁听陈信这样说,意外的问:“陈信,你听懂了?”

“有点收获。”陈信说:“其实大家只是还没达到……某种境界而已……我想在这数十天中,若是有兴,可以研究研究天人合一的道理……不过……”

陈信说着说着又迟疑下来,自已当初达到天人合一是先莽撞的连辟了六个气海,差点弄得自己变成废人,总不能让大家学着这样做。

可是黄吉听的兴趣大增,连连间:“不过什么?”

陈信无奈之下,接着说:“可先由再辟气海开始,增加内息到一定程度,再才能试着通顶……可是我当初增辟气海的方法已经确定是错的,尤其是不能伤损到经脉,所以……”

众人见状连声追问,陈信无奈之下将自己当时一次多辟了六个气海的事情说了出来,并且详细的说明自已如何在各经脉之间产生小循环,让体内内息各成系统。

除了方青芬完全不知所云之外,众人中练长风、黄吉、宋庭、舒红、薛乾尚等五人修练的心法虽然与其他七人不同,不过也都达到极高的程度,听了也各有体会。

陈信接着说:“另外,我还想提醒大家一件事情……若是有暇,可以试着寻找适合自己的出劲乃式,以较有效率的方式攻击,固然可能会花更多内息,不过相对的,敌人会比较难以防御。”

陈信想到自己劲发两指,以及将大量内息集中外放的方式,在以前一连串的战斗中也帮了不少的忙,加上当初自已研究出这种功夫的时候,功力也没有比现在的众人高,所以顺便提及,心想大家应该都有办法修练出这种功夫。

“是指阴阳迥旋掌吗?”谢日言问,这种方式陈信以前就已经教给几位向陈信学功夫、同修阴阳的队友,而且也订定了这个名称。

“不……”陈信摇摇头,正想该如何解释,黄吉忽然大声说:“我知道了,就像长风小兄弟的那招。”

哪招?陈信疑惑的望过去,黄吉连声说:“大家都见到了吧?当时我差点输在那招,可厉害了,体外也能凝住这么实在的内息,没见过的话也没法想像……”

黄吉虽然说的口沫横飞,陈信还是不了解,不过室中之人除了陈信与方青芬之外都知道黄吉在说什么,于是谢日言首先说:“长风,你就试演一下。”

“对啊。”那雷可夫附和说:“让陈信看看。”

在众人簇拥之下,练长风点点头,一运内息,左手中果然出现了一道长约两公尺半的光剑,正腾腾闪动着光华,黄吉鼓掌笑道:“好小子,又长了半公尺多。”

当时黄吉与练长风交战时,众人都还没进入无祖密室,所以练长风现在又有进步众人也不意外,当然这种功夫要将气剑每多伸长一公分,就要耗费更多的内息,所以练长风虽然功力大进,也不过多伸数十公分。

陈信见了之后,点点头说:“我记得练武士长也会,没想到长风居然也练到不弱于练武士长的功力了。”

陈信当时在水域星上,见到练长风的父亲练兆诚施用此招,也不过才两公尺,没想到练长风居然也到了这种程度,还有所超越?不过陈信观察所得,练长风应该还没超过乃父,不禁有点狐疑。

练长风笑笑解释说:“我父亲是同练双手,我因为右手习剑,所以只练左手,当然比较容易达到,倒不是……”

这就有道理了,陈信点点头说:“原来如此……对了,相信这种功夫也会耗费极大的内息,不过相对的,只怕很少有武器挡的住长风的攻击,这就是我的意思。”

“那你呢?陈信。”科芙娜有兴趣的说:“你的方式是怎么样?我们好像没见过。”

“其实有点像……”陈信说:“对了,我在对付尤嘎的时候,你们不是有看天讯?”

“喔……”众人这才醒悟,陈信与尤嘎对战,众人在天讯前都看在眼里,当时只知道陈信的功夫无法想像,原来那就是陈信所说的方法。

“哪种比较好啊?”黄吉忍不住问。

“这个……”陈信说:“我这种虽适合远攻……不过却易发难收,而且消耗的劲力极大,长风这种虽较适合近击,不过比较不会虚耗劲力,同样都击中的话,气剑的杀伤力较大,不过速度就难免比较慢了。”

众人同时停下来思考,室中一片沉寂,而方青芬一直听不大懂,要不就是自己根本做不到的境界,这时见状向陈信走去,轻声说:“陈信……我有没有办法学?”

陈信见到方青芬这样说,只好回答:“你……必须先提升内息,这里每一位都是在极短的时间中提升内息数倍,可以多请教请教,至于我的方法……可能不适合你。”

陈信总不能也对方青芬来个逆元通脉,宋庭铁定翻脸,虽然现在陈信其实不以逆元通脉也能帮助力吉芬提升功力,不过这件事还是由宋庭来做比较正确。

方青芬听陈信这样回答,有点失望的点点头说:“我明白了……”随即退回座位。

陈信松了一口气,心想方青芬看来似乎不会纠缠自己,想来是真心与宋庭相恋,自己八成是多心了。

又过了一会儿,黄吉忽然抬起头大声说:“陈信……我想到一招。”

这么快?众人全部抬起头来望着黄吉,黄吉兴奋的对陈信说:“来来来,咱们试试。”

黄吉随即将两手手掌平摊,缓缓向两边伸开,只见黄吉的双掌忽然慢慢的凝结了一片的光华,当然这时黄吉身上的光华也开始外溢,不过还是以双掌上的光华最为耀眼。

过了片刻,黄吉掌上的光华已经凝如实物,似乎正慢慢的向上微微浮动,陈信这时忽然知道黄吉要做什么,连忙说:“黄吉,等一下……”

但是这时黄吉已经将两手往内一收,两片由内息凝结成的薄薄掌大光片,忽然离开黄吉的手掌,顺势向陈信冲来。

陈信眼看这两片光华要是自己不接,控制室只怕就会有地方伤损,这时也没空思考,双掌伸出,推出了一片柔劲建成的墙,想将这两片光华挡住,但是这两片光华其薄如纸,仍然划破陈信临时建起的内息往陈信冲来。

陈信这时只好冒险的以凝结的内息运到掌上,两掌光华一泛,将这两片光华牢牢的提住,两片光华的冲势被阻,在陈信的掌中一散,四面爆散开来,只听轰的一声,气流一阵翻腾,这时舒红、许丽芙、方青芬等人才来的及发出惊叫,眼看陈信头发有些散乱,摇摇头似乎没什么事情。

李丽菁骂了起来:“黄吉,你疯了?”

而许丽芙已经冲了过去,提住陈信的双手,摊开细细的打量片刻,这才嘘了一口气,抬起头望向陈信,陈信微笑点点头说:“谢谢你,我没事……”

许丽芙握着陈信的手,四目一对之下,两人的双手同时一颤,一阵久违的感觉在这一瞬间涌上心头,两人忽然都说不出话来,这时众人一拥而上,一面问陈信有没有发生事情,一面开始责怪黄吉的莽撞,许丽芙这才有些慌乱的放开了陈信的手,闪到一旁。

而陈信心中也忽然激荡起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 改朝换代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路迷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