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路迷踪》

第十六章 悬崖勒马

作者:莫仁

门一打开,方青芬迅速的闪入房中,陈信退开数步,故作无事的说:“有什么事?”

“陈信。”方青芬的脸色有点难过又有点期望的说:“你一定要帮帮我。”

“到底什么事?”陈信心中暗暗戒惧。

“我这样下去不行。”方青芬难过的摇摇头说:“我总是帮不上忙,而且自从到了这个星球,我变的与未练功夫差不了多少,这样下去我永远是个累赘。”

这话说的陈信心中暗暗同意,不过陈信自然不能点头说:“你果然是个累赘。”于是陈信摇摇头说:“这个星球如此古怪,我们每个人的能力都大幅降低,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不”方青芬说:“陈信……你的功夫不断进步,一定也可以帮我……我知道这是过分的请求,不过这样我以后也能出一份力。”

不说还好,当面一说陈信真还不知道该如何拒绝,陈信心中转念又想,其实方青芬想提高功力也是情有可原,不过上次帮助心心,薛乾尚等人就说可能以后会有问题,陈信实在不敢再多事,于是说:“青芬,我上次帮助心心也不知道是对是错,说不定会有问题,要是弄了个走火入魔多划不来?……对了,上次我不是要你问问宋庭?宋庭没有帮你想办法?”

“宋庭?”方青芬微微皱眉摇摇头说:“他不行的……他说圣殿的武学不得随意外传,所以不能说。”

原来如此……陈信点点头说:“最安全的方法就是你转练我的功夫,但是原来的功夫未免会消散了。”陈信自然明白自己的武学日后的状况。

“没关系……”方青芬高兴的说:“要不要我拜你作师傅。”

“不用……”陈信连连摇手:“你要想清楚了,回去后方彭将军说不定会责怪你。”

“不会的。”方青芬猛摇头说:“只要能提升功夫,我爸爸没这么古板。”

“好吧……你坐下。”陈信跟着坐到方青芬身后,双手搭在方青芬的背后。

方青芬忽然说:“不是……要用逆元通脉术吗?”

这成何体统?陈信连忙说:“这样就可以了……”也是陈信到了这种功夫才能不用最省力的逆元通脉术,陈信不在多说,将内息往方青芬体内运行过去。

这个方式陈信早已经驾轻就熟,不久后便完成,还灌注了许多的内息在方青芬体内,不过陈信越灌心里越觉得不对,现在自己内息一面灌一面四处散溢,而且补充速度又太慢,灌完恐怕要休息个一天才补的回来,不过这时势如骑虎,陈信也只好尽力而为。

不久终于完成,虽然方青芬只能获得有如心心一般的功力,不过陈信却耗损了近半的内息,陈信双手一收,摇摇头叹了个气,这种事以后万万不可常做。

方青芬自然知道功夫提升了,正缓缓的转过身来,陈信这时正眼睛半睁半闭的吸纳能量,哪知方青芬忽然一扑,将陈信腰部结结实实的抱住,往陈信的chún上吻了下去。

陈信这时正全力内纳内息,连护体气劲也收了回来,没想到方青芬忽然来上这招,一霎那间软玉温香抱满怀,chún上是温柔潮湿的触感,身体紧贴着玲珑有致的身躯,正以似乎要挤压到身体内的力道摩擦着陈信,陈信一阵迷惘,忽然有一种这样也不错的感觉涌上,一时居然舍不得将方青芬推开,而且双手也逐渐地往方青芬的身上移去。

过了片刻,两人气息逐渐粗重,陈信猛一翻身将方青芬压在地上,方青芬越来越是无力,衣衫也渐渐散开,终于娇喘连连的轻声说:“别……别在这里。”这里是外厅,随时会有人闯来。

陈信将方青芬猛然抱起,就要往内房走去,方青芬双手仍然缠着陈信的肩膀,两人仍然缠绵的热吻着,陈信一步步的往房内走,忽然间脑海中不其然的出现了林颖雅的身影,陈信动作微微一滞,但仍舍不得放开佳人,不过转眼林颖雅的影子一失,陈信忽然想到宋庭,这还得了?陈信忽然双手将方青芬往外一抛,直抛出数公尺远。

方青芬当然也吃了一惊,不过还好功力大进,没有摔着,落地之后,方青芬望着不知道该说什么的陈信,有点疑惑的说:“陈信……你喜欢这……这样?”

什么乱七八糟,以为我有虐待狂?陈信猛摇头说:“差点做错事,我们根本不该这样子。”

方青芬又向前走来,星眸迷茫的说:“为什么……我知道你喜欢……我也喜欢……”

陈信见方青芬罗衫半解,酥胸半露,衣衫凌乱,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无意间动手解开的,连忙后跃数公尺,一拍自己的脑袋说:“拜托,你把宋庭当什么了?”

方青芬这才止步,缓缓的将衣服穿回,低下头不再说话,陈信一见心中大定,委婉的说:“青芬,既然你与宋庭在一起,就不大应该这样做,我们当然是朋友,不过……”

方青芬摇摇头打断陈信的话,说:“陈信,你应该知道我并不是真心的喜欢宋庭。”

陈信听到这句话,对方青芬不由得更加生气,摇摇头说:“算了,我不想说了。”

“为什么你不要我?”方青芬略带愁苦的说:“我还不是不得已。”

陈信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对方青芬破口大骂,还在沉吟的时候,科芙娜忽然由上方的连通管飘下,一面发声说:“陈信,有空吗?”

方青芬一听顾不得再纠缠陈信,连忙往外奔出,科芙娜落下的时候,恰好看到方青芬冲出去的背影,于是疑惑的问陈信:“那不是青芬吗?”

陈信点点头,叹口气说:“我帮她提升了功力……”之后的事情陈信实在说不出口。

“真的?那宋庭一定很高兴。”科芙娜微笑望着门口,回过头来见陈信面色阴情不定,疑惑的问:“陈信,你怎么了?看起来不大对劲。”

“没什么。”陈信坐下说:“刚刚这一通脉,耗掉我一半的内息,所以脸色比较不好。”

“一半?”科芙娜大为惊讶,陈信一半的内息灌注到方青芬体内,方青芬岂不是跃升为卓能中的第二把交椅?她又如何承受的了这么多的内息?

陈信连忙说:“这里往外消耗的内息太多,加上我又不是用逆元通脉术,而且补充的太慢,所以才会消耗这么多,大概要修练一天才补得回来。”

科芙娜这才明白的点点头,忽然又一笑说:“我又不是宋庭,不用跟我解释。”

科芙娜是听到陈信说并不是用逆元通脉术,这才取笑了陈信一番,哪知陈信听到心头又是一阵不舒服,但这是自己的错,只好转过话题问:“你下来有事吗?”

“也没什么重要的,我想跟你聊聊。”科芙娜说。

科芙娜自然不可能有类似方青芬的问题,陈信放心的说:“别装了,一定有事……是不是怀孕了?”

“去你的。”科芙娜面色微红的说:“哪有那么快的?”

“不然什么事?”陈信笑笑说:“日言欺负你啊?”

“不是……”科芙娜面色一整说:“陈信,我是想说……你不该一直这样一个人。”

陈信眉头一皱,疑惑的望向科芙娜,不大明白。

科芙娜接着说:“你在地球的那段感情也结束了一年多,现在我们大家都同在卓能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回到地球,你不需要一直这样子。”

“我现在很好啊。”陈信耸耸肩说:“为什么忽然这样说?”

“你不觉得丽芙很可怜吗?”科芙娜正色说:“她为什么会跟着来,你有没有想过?……我们不是勉强你,感情的事情本来就不能勉强,不过既然你也曾真心的喜欢丽芙,与那位林小姐的关系又已经结束,为什么两人不重新开始?”

陈信想起楚楚可怜的许丽芙,也不禁有点心动,不过旋即又想到练长风似乎也对她有意,陈信的心有冷却下来,摇摇头说:“她不是与长风……”

“哪有这种事情。”科芙娜摇摇头说:“练长风有在注意她,我们也知道,不过丽芙一直都没有兴趣。”

“是吗……”陈信一笑摇摇头说:“其实……你们也不一定清楚……还是算了吧。”

科芙娜听陈信居然这么说,真是大吃一惊,她自然知道陈信的神通,想必是陈信发现了什么众人不知道的事情,这下自己来错了,科芙娜一下愣住不知如何是好。

陈信感激的笑笑说:“我实在很谢谢你们的关心,我当然不讨厌丽芙,不过也不想硬是凑上一脚。”

科芙娜见状叹声说:“这还不是要怪你……大家上卓能也好几个月了,你也不跟丽芙聊聊……”

“别这样说。”陈信摇头苦笑说:“长风人也不错。”

“不行。”科芙娜忽然站起身来说:“我要问个清楚,丽芙一点都不像在恋爱的模样。”随即一跺脚,回头准备往连通管攀了上去。

陈信连忙一拉科芙娜说:“千万不要。”

“为什么?”科芙娜回过头说:“说不定你弄错了。”

陈信摇摇头说:“要是没有……当然是我冤枉她了,不过要是有,你这样不是让她不自在吗?”

科芙娜一顿,转过身来说:“那不然怎么办?陈信,要是你冤枉她了,她等的可苦了。”

这话倒也有理,不过陈信忽然一回神说:“等一下,就算他俩没什么,我也还没做好准备……”

“这个以后再说。”科芙娜一挥手说:“我不会太直接的问她……我只问你一句话,你愿不愿意试着和丽芙重新再来。”

陈信松开抓着科芙娜的手,摇摇头说:“科芙娜……别逼我,我需要时间。”

“好吧。”科芙娜终于点点头说:“可是你要答应我,你要真的有在想这件事,不然大家都知道你会偷懒,结果会乾脆不想。”

陈信没想到大家都了解自己,只好敷衍的说:“好啦……我有空就想想好不好?”

科芙娜又叹了口气,仍然攀上连通管,一面还说:“我去替一下长风,他也累了几天了。”

陈信见科芙娜终于决定不去逼问许丽芙,也松了一口气,回到内室修练起来,想快一点补充自己的内息。

[[无元七三九年一月十九号]]

过了一天,陈信略为收束一番,神清气爽的走出内室,正想上控制室看看的时候,收发机忽然传出声音,却是练长风在说:“陈信,我可以去拜望你一下吗?”

“当然可以。”陈信说:“我刚好要上控制室,到那里见吗?”

“不……”练长风迟疑了一下说:“还是到你房中好了,宋庭也会过去。”

“好吧。”陈信听到宋庭也会来,不禁有点心虚,要是有什么不对的话在自己房中也好。

不久练长风与宋庭由连通管滑落,两人算是来这里次数最少的人了,想那雷可夫、黄吉等人要来的话,还招呼都不会先打一声。

陈信见到两人,点点头说:“请坐。”

两人依言坐下,宋庭首先说:“陈信,我是来谢谢你帮青芬提高功力,听说因此你必须修练整整一天,实在不好意思。”

“没什么……”陈信见不是来兴师问罪的,放心的说:“其实我一直觉得她原来的功力有点可惜,不过她坚持要这样,我自然义不容辞。”

“可是我有一点担心。”宋庭面露忧愁的脸色说:“她最近的状况不大对劲。”

“怎么说?”陈信一面问,心里一面忐忑不安。

“我来说好了。”练长风说:“宋庭发觉方青芬似乎与他渐形疏远,加上方青芬又是由凤凰星来的,所以有点担心。”

“我还是不懂。”陈信说:“这跟凤凰星有什么关系?”疏远的原因陈信倒有一点内幕消息,不过自然千万不可提及。

练长风与宋庭对目一望,练长风接着说:“圣殿既然派出长老去凤凰星,想必接管了凤凰星的政权,说不定还会有冲突,方青芬恐怕也想到这些,所以说不定会有一些奇怪的举动。”

这点陈信倒是没想过,不过练长风说的也有道理,要是圣殿真的派人去接掌政权,以蓝宗主的个性来说,铁定会有冲突,陈信想到这里,不禁对蓝宗主担心起来。

练长风自然不知道陈信在想什么,点点头严肃的说:“所以我们担心方青芬在想办法让我们放弃任务返航,宋庭自然不会同意她的做法,所以才与宋庭逐渐疏远。”

“是这样吗?”与陈信心里的答案不大一样,不过倒是使陈信产生了另一种烦恼。

“恐怕是的。”练长风接着说:“我们知道您一向民主,所以会受大家的影响,这次特别先来提醒您,免得被计算了,当然……宋庭还是会极力的挽回方青芬,避免她做出傻事。”

“好吧,我知道了。”陈信点点头。

“有件事有点奇怪……”宋庭说:“她就是不肯试试圣殿提升武功的方法……不过话说回来,我也没有办法让她的功力这么快就提升到这个程度,所以还是要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六章 悬崖勒马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路迷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