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路迷踪》

第十九章 小试身手

作者:莫仁

高台上一有人落座,台下也慢慢的安静下来,就再这时,校场北端的大钟铛铛的响了起来,悠扬的钟声往四面八方传出,足足响了九声,将场中所有的声音都压制下来,只听一个宏亮的声音叫道:“皇上驾到……”

霎时,所有的人全部都站立了起来,同时放声呼唤:“恭迎皇上……皇上圣安……”直是声震天地。

陈信等人自然没叫,不过也顺应时态的站了起来,一面东张西望的打量,不知天广皇会由何处现身。

这时只见内城城门上方的城墙,慢慢的走上了四个衣飘飘的人影,四人突然同时一跃,直往七公尺下方的高台落了下来,刹时间四人已经点尘不惊的落在最高的高台上,陈信为为一惊,落下七公尺虽不难,不过要加速就不简单了,还要在接触地面的一刹那静止下来,足见这四位至少都勉可御气而行,虽然一时看不出来到底有多高明,不过陈信心里知道,自从到了这个星球之后,除了自己之外,这种功夫还没有一个人办得到。

台上四人依序落座,只见中间偏右的那人张口说:“诸位请坐。”声音虽不甚大,但是却远远的向外传了出去,首先坐了下来,打量打量上面的四人,中间坐的自然是天广皇,体高肩厚,还颇有些福态,头顶的皇冠式样比南角王的王冠还复杂,年龄似乎比右侧的南角王年长了些。

而天广皇左侧有两人,第一位是个比天广皇年纪还大的长者,发须已苍,相貌清瘦,穿着一身袍服,颇有飘逸出尘的味道,另一位是个青壮年人,虽身着甲胃,与龙将等人的服饰又不相同,腰旁挂着一把厚背宽刀,正面容严肃的打量下方的军民。

霜金龙将低声向众人介绍,除了天广皇、南角王一看便知之外,天广皇左侧老者是左督国王徐东平,统帅旋风、骤雨两位龙将,身着甲胃的青壮年就是现为定盟护国使的皇储,也就是未来的皇上,麾下也统帅了两位龙将,分别是裂岩龙将与拔山龙将。

这四位龙将加上直属天广皇宇宙洪荒四大龙将中之二——定宇龙将、碎宙龙将,六人现在正坐在对席,由玄浪与青木作陪。

这时天广皇开口,先对台下众人说了一番劝勉的话,接着说:“……数千年来列强环伺,我族为异族所迫,不得不整军经武,令异族不敢入侵,南角王功绩素着,威振边疆,一心护国,长保南疆平安,朕实感喜悦,今日麾下诸将士兵,各有封赏。”

话声一落,下方的军民立刻欢呼了起来,天广皇过了片刻,双手一挥止住欢呼声说:“南疆重地,所有带甲之士一向不得饮酒,今日破例每人赐酒一杯,以慰诸将之辛劳。”

天广皇随即伸手举杯,一饮而尽,场上数万人同时乾杯,陈信心知不妙,自己这一群人中,除了黄吉与方青芬之外,都不知道酒为何物,而自己却是尝过一次苦头,正想劝阻,但是众人手快,转眼间七、八人的呛咳声已经传了出来,陈信不禁摇头苦笑,幸好自己早有经验,运内息于喉舌,化掉了这杯酒。

天广皇话一说完,各式精美菜肴有如流水般的端了土来,台上台下也跟着吃喝起来,薛乾尚找到机会,问一旁的霜金龙将说:“龙将,皇上怎么会突然到南角城来?”

霜金龙将摇摇头说:“小老弟,你也知道数日前蛇人大军忽然出现,我们自然急讯通传,后来才明白只是蛇人中的内乱,不过皇上大概不放心,还是率了军队来看看。”

薛乾尚点点头,不再接话,这时赤炎龙将忽然说:“诸位的事情,王上已经向皇上禀明,基本上应该是别无问题。”

“这还要多谢两位的引荐。”陈信说。

“别这么说,几位都是皇族,日后富贵不可限量。”霜金龙将说:“等一下会有每季一次的升级较试,到时拿出真功夫来,皇上一高兴,诸位说不定立刻就被封赏。”

陈信讶然问:“何谓较试?”这可没听说过。

“这是临时决定的。”霜金龙将回答:“本来是在每年十月、十四月、三月、六月的八号各举办一次的,不过皇上来了之后,临时决定要将今年十月的较试提前举办,顺便看看南角城的训练状况,加上这次连都城的军队都来了,可算是十分盛大的较试。”

“我们不是来求富贵的。”薛乾尚一笑说:“对这个没有兴趣。”

“别客气了。”霜金龙将说:“单凭这位谢小兄弟能与丁大哥打个不分上下,南角城中就没有几人办的到,加上现在皇族欠缺新血……”

这话有些古怪。薛乾尚皱眉说:“什么?”

“没什么……”霜金龙将打了个哈哈带过去说:“年纪大了说话口无遮拦,别见怪,反正等一下自然会请诸位下场一试武技,到时候尽力而为就是了。”

薛乾尚与陈信对望一眼,不禁有些担心,这些人看起来虽然没有恶意,不过话中之意颇为古怪,别要又增加了麻烦。

这时台前的空地已经开始进行操演,一队队的士兵来来去去,表演起战阵攻击的变化,骑队与校队轮番而出,弓马刀枪之技果然十分烂熟。

直过了好一会儿,场上的队伍才退了下去,终于到今晚的重头戏-较试。

这时霜金龙将与赤炎龙将向陈信等人告退,说是自己必须在下面安排人员的出场,连坐在对面的八位龙将也离席下台,十位龙将,分占空地的四面,身后各聚集了数十位的军官,看来颇有点互别苗头的味道。

不久之后,几名像是校骑的军官,各持兵器在场上兵兵兵兵的打了起来,校骑比起管带又低一级,实在没有什么看头,数场之后各有输赢,也各有封赏,场边的数万军民也不断喝采,看来这里的此封比凤凰星还盛。

龙将既然不在身边,众人说话也比较自在,眼见数场之后,场中慢慢变成管带级的将领出手,薛乾尚这才凑到陈信身旁低声说:“陈信,我看这下麻烦了。”

“怎么说?”陈信忙问。

“要是不表现一下,天广皇未必重视我们,想进皇宫中看记载说不定没指望,可是要是出手……”薛乾尚迟疑了一下。

“说不定会得罪人。”一旁的练长风接口说。

“对。”薛乾尚按着说:“还有刚刚提到皇族欠缺新血的事情,我也有些担心。”

“那是什么意思?”练长风刚刚没有听到霜金龙将说的话。

“想来传了两千多年,照理说血缘早该混杂了,比如说贵族、士族与原民就很正常,所谓的皇族应该是刻意保持血统,要是地球上当初来的人不多,或是女性较少,到最后皇族间彼此都是亲戚,容易出问题。”薛乾尚说。

“难不成……”陈信与练长风面色一变,互望一眼,却说不下去,心中的念头却是一样,薛乾尚这话之意,莫非他们会找自己这群人来配种?这下就麻烦了。

李丽菁忽然在一旁疑惑的说:“你们几个男人在偷偷咕囔什么?”三人声音都压的极低,连一旁的众人都听不清楚,不过让三人意外的却是李丽菁怎么会忽然冒出这句话?

陈信等人一楞之下回头望向李丽菁,却见她双颊嫣红,身子微微摇晃的望着三人,陈信一皱眉说:“这又是怎么了?”

黄吉呵呵笑着说:“她要跟我拼酒,拼没几杯就这样了。”众人不算军伍中人,所以席前有备酒,没想到黄吉居然拿来整人?

陈信转头一望,却看到后面的那雷可夫与宋庭已经趴了下来,连忙说:“丽菁,你运运内息,就能退去酒意了,黄吉,你……你负责把那雷可夫和宋庭弄醒……丽芙,别再喝了。”却是陈信发现许丽芙也双颊绯红的又倒了一杯,正要灌进嘴里去嘴里去。

许丽芙眼睛向陈信飘了过来,迷蒙着双眼,轻轻抿嘴微微一笑,顺从的将酒放了下去,陈信望见许丽芙这副模样,心不由得加速跳了起来。

这时薛乾尚回过头低声说:“事到如今,只有出战,还必须展现实力,这样对方要是有什么要求比较会多考虑一下,较不易引起冲突。”

这话李丽菁倒是听到了,只见她有点摇晃的大声说:“那有什么问题?等下要是有人找碴,交给我!”李丽菁说醉倒也没醉,只是几杯酒下肚之后热血一冲难免有点没大没小。

“真是志气不凡……”高台上的天广皇忽然望向众人出声说:“这位是……?”

“这位是李丽菁小姐。”没想到南角王只见过众人两面就记住了,只见南角王接口说:“是那位……那雷可夫公子的夫人。”他一时找不到那雷可夫,没想到那雷可夫已经醉的趴下了。

“这么年纪轻轻的就结婚了?”天广皇有点讶异,摇摇头笑说:“可惜。”

李丽菁本来见到天广皇忽然注意到自己,吓了一跳,酒意去了一大半,但是听到天广皇这么说,不禁一瞪眼说:“哪里可惜?我老公哪里不好?”回头一望趴着的那雷可夫,却又不知该如何举证。

众人知道李丽菁虽然与那雷可夫打打闹闹,不过总护着自己老公,不过直接冲撞对方也不大对劲,薛乾尚连忙起身说:“皇上见谅,我们之中许多人未曾饮酒,失态请勿见怪。”

“无妨。”天广皇点点头说:“我倒想见识见识所谓地球上的功夫,难得这位小姐有此雅兴……”天广皇忽然扬声说:“定宇龙将,派个人出来,与地球的俊彦交手。”

陈信与醇乾尚一楞,对方会派出什么样的人根本无法估计,这下变成被动,两人反而不知如何是好,而李丽菁性子一起,更是天不怕地不怕,乾脆一跃入场说:“来就来。”

虽然李丽菁并没有运足功力,不过这下横越也足有十公尺,四面数万人都是识货的,同时爆起了一阵喝采声,东方场边的定宇龙将见状一愕,迟疑了一下,回头对刚刚才获得胜利的一位身型魁梧的军官说:“吴管带,你去好了,小心一点应付。”

吴管带属于力大招猛型,见状点点头,紧了紧手中握着把大刀,缓缓的踏着大步走出来,吴管带这时心中想着,对方轻身功夫不凡,自己不能与对方斗快,必须以拙胜巧,以拙胜巧,以慢打快,量对方劲力不及自己。

陈信等人刚刚都见过吴管带的功夫,心里都放下了一大半的心,对方还不是李丽菁的敌手,但是没想到李丽菁忽然转头一个飞身又回到台上,一撇嘴说:“别开玩笑了?跟他有什么好打的?”却是有点不屑。

吴管带一入场中没见到人,却听到了李丽菁说的话,不禁火大的大吼一声说:“别以为轻身功夫好就有用,有能耐就下来让我见识见识!”李丽菁岂受得了撩拨?回头瞪目一叫:“就让你见识见识!”只见李丽菁猛的连续三个翻身,往吴管带的头上滑去,在空中带起一道炫目光芒的同时,长剑已经拔了出来,一整片剑影往吴管带头上压了下去。

吴管带眼一花,连忙向后猛退,起刀盘头一护,现在别提什么见招破招、以力取胜了,保住自己的脑袋要紧。

要知道李丽菁虽有五分酒意,但是与对方的功夫毕竟有好一段距离,只见叮叮当当一阵乱响,李丽菁忽然拔身飘回说:“没意思,不打了。”只见她两个腾跃,已经翻上了高台。

这时吴管带才停下动作,不明白对方为什么忽然跑了,正要庆幸的时候,忽然见到自己的刀身变成坑坑洞洞、惨不忍睹,上半身的衣服也有些支离破碎,吴管带这才发现自己已经大败亏输,只好一个低头,回身往自己的阵营中走去。

薛乾尚见状起身说:“我们这场倚仗兵器之利,不能作数,尚请吴管带见谅。”

吴管带只好尴尬的一笑点点头,算是接受了对方的道歉,不过自己心里明白,要不是对方不想伤人,自己根本来不及防范,也不用提武器的好坏了。

同样在东边的碎宙龙将这时哈哈一笑说:“果然厉害,萧副将,你去试试,看看贵宾们肯不肯赏脸应战。”

萧副将是一名女子,面貌还算娟秀,不过却生了个倒吊眉,看了颇为不搭,见碎宙龙将点到自己,不作声的点点头,提着长剑就往外走去。

副将是龙将身边的副手,有时功夫还不弱于龙将,对方这下派出副将来,等于是派出精锐了,陈信思索一下,望向科芙娜说:“科芙娜,看能不能打个不胜不败的……当然别受伤。”

这场比赛要再赢,对方只怕龙将又要出来了,这样下去没完没了,所以陈信才对科芙娜说,科芙娜点点头回答:“我知道了。”转头将长剑交给谢日言,空着手走下台去。

萧副将儿科芙娜空手下来,面色一变说:“你……”

“别误会。”科芙娜说:“凭藉武器的犀利胜之不武,乾脆借一把剑给我,或是我俩空手相搏?”

萧副将眉头一舒点点头,将手中的剑往后一扔,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九章 小试身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路迷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