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路迷踪》

第二章 密室玄机

作者:莫仁

  陈信一冲到七楼,四目一望,七楼内不像六楼一般全无隔间,陈信所站立的地方是一处

约三十余公尺方圆的厅堂,四面一共有四十张椅子,每个角落各有两扇门,分别通往不同的

方向,这时坐着三十来位白发长须的老者,但是如同田执事及之前见过的长老一样,陈信完

全看不出来这些人的年纪,乍一见到他们的须发,一定认为对方的年纪极大,但是细细一

看,每位的脸色又极为红润,有的还光滑的如同婴孩,配合起来十分奇怪。

  到了楼中,防御的能量不再作怪,陈信的心神马上向四面散了开去,却发现楼中环绕着

自己约三十来人中,自己无法看透的就有二十来位,就像彭长老看不透陈信一般,陈信知道

这只有一个可能,就是这二十来位至少不弱于己,甚至比自己还高明,加上对方一个个年高

德邵的模样,陈信不再迟疑,向下躬身说:“晚辈陈信,拜见诸位长老。”

  心中一面在想,当时自己根本不需要拦住尤嘎,它要敢来地球,一定会死的非常难看。

  一个声音悠悠的传了过来:“陈宗主无须多礼,请起。宗主果然不凡,竟能如此进入本

楼。”

  陈信抬头一望,见是右方一位老者说话,心想自己已经想尽办法才钻了进来,这位长老

莫非是在消遣自己,于是转过身对老者说:“惭愧,陈信差一点便上不来。”

  “陈宗主,”老者说:“我们大部分人,都是在六楼大厅中不断的加速,最后才一鼓作

气冲上来的,如您这般慢慢挤上来的从末见过,不由得我们不佩服。”

  陈信这才知道自己选了笨方法,难怪六楼完全没有隔间,原来是给人加速用的,陈信一

点也不得意,心中只有窝囊的感觉,于是转过话题问:“不敢当……却不知召见陈信所为何

事?”

  那老者微笑着说:“陈宗主可曾听说过,承恩塔顶有密室之事?”

  “陈信曾听人提过。”陈信有点惊讶的想,要是自己是因为到达了这种功力才能进去的

话,眼前少说也有二十几位有这个资格,难道大家的猜测都错了吗?

  “我们在数月前,察觉陈宗主到达圣岛,心中便十分的欣喜。”老者接着说:“想近两

百年来,无人能有资格获得无祖传承,一直是圣殿中人十分忧心的事情,虽然陈宗主自己别

开蹊径,但实源出一脉,今日得见宗主登楼,实令我等深感不胜之喜。”

  “恕小子疑惑……”陈信说:“诸位中较陈信能力为高的所在多有,为何在两百年间竟

无一人能入密室?”

  老者望望左右,摇摇头说:“这就要看无祖留下的命令了,无祖在密室入口留下两个条

件:其一,能凭己身能力经此洞口登上七楼者,这一点不难索解,但第二点……就令人深觉

匪夷所思了,条件是……能量能够光质化者。”

  “什么?”陈信讶然的说:“光质化?”

  “陈宗主应该明白,近两百年来,地球上无人光质化,虽然我等不明白光质化的必要

性,但是无祖既然有言在先,我们也只好照遵。”老者有点无奈的说。

  原来如此,陈信这才明白,为什么六楼的三位长老当时要耗费功力替自己治疗,为什么

当初彭长老提到光质化之时,一副慾言又止的模样。

  陈信不禁疑惑的问:“这位长老……这么多年来还是一直找不到光质化之谜吗?”陈信

不知对方姓名,只好这样称呼。

  老者点点头说:“十余年末出此塔,倒忘了礼节……我姓何,是在座中最晚进来的。”

  何长老接着说:“我们直到现在才勉强找出一个共通性,那就是在圣岛的历史上,除了

无祖之外,每一个光质化的前辈,都是在五十岁前达成光质化,不过……说起来,这个巧合

与光质化到底有没有关系还不知道。”

  谈到武学知识,陈信自然瞠目以对,陈信心想,这些长老在此清修数十年从末出塔,他

们都想不通的事情,自己也不必多费心神了,不过这时,陈信忽然想到一件奇怪的事情,既

然这样,他们如何认得自己?陈信连忙说:“对了,何长老似乎早知陈信要上塔来?”

  何长老不答反问说:“陈宗主一个多月前在六楼通顶出关后,似乎曾有一晚尝试将心神

感应到承恩塔中,却意外的受阻?”

  陈信想起那夜第一次将心神外放,确实在承恩塔外被阻,只好点头。

  何长老接着说:“陈宗主刚刚由六楼上得此楼,是否有感觉到一股阻止上楼的气劲?”

见陈信又点头,何长老又说:“陈宗主可有察觉那股力量是由何而来?”

  这话不说就罢了,一提之下,陈信果然想起刚刚那股力道真是来无影、去无踪,与一般

的内息大不相同,一时之间想不出其中的关窍,陈信只好说:“难道是某位长老研究出独特

的发劲方法?”

  何长老摇摇头说:“不,其实刚刚几个问题,是我们每一个人进塔之后的疑惑,后来才

知道,这座承恩塔的七楼,以及八楼的密室,外面虽然也上了漆,乍看与下面六层似乎相

同,但是事实上,七楼、八楼与下层的结构大为不同,那股力道是这栋楼自己出现的。”

  陈信完全糊涂了,疑惑的说:“自己出现的?”

  “七、八两楼,似乎拥有着自己的内息……”何长老有点迟疑的说。

  “啥?”陈信张大嘴合不拢来。

  何长老摇摇头叹口气说:“也只能这样解释了……这栋楼有股能量环绕于外,使楼外没

有人能知道楼内的状况,但是我们却仍然能察觉外面的情形,所以今日见到陈宗主进来,我

们并不觉讶异。”

  “真有……这种事?”陈信忍不住问,又察觉自己这样说似乎有点失礼,连忙住口。

  何长老见陈信慾言又止的模样,开口说:“也难怪你不相信,每一位刚到的时候,都不

相信这件事,但是直到我们发觉,当有人想出去的时候,却有一股比进来时还要强大数十倍

的力道阻挡着,所以数百年来,除了进入密室的人可以由其他的方式离开,进入七楼的长老

团,没有一个能离开此塔的。”

  陈信傻傻的点头,这时不禁又庆幸当时把尤嘎宰了,不然地球空有这么多的超强高手,

却不能出马对付尤嘎,那不是一样没用?

  陈信想了想,才说:“但是事实上我现在光焰已经不会外溢,各位从何而知我是光质化

的,难道不可能是滥竿充数?”

  “先不说一个多月前您光焰外溢,我们自然能察觉到,就算我们不知道,这也不用我们

查验。”何长老说:“只要陈宗主进入密室就知道了,密室前自有检验的法门。”

  陈信心想自己的疑惑已经解开大半,再来就是密室之谜了,现在最好是快刀斩乱麻,于

是陈信点点头说:“既然这样,就麻烦何长老指引密室的方向。”

  “理当如此。”何长老维持坐姿,飘身上浮,向后方的一扇门飘去,陈信见状不再迟

疑,向四方做了一个罗圈揖,随着何长老的方向追去,只是陈信一出门口,却发现其他三十

来位的长老,也一个个的飘起,跟着自己的身后飘行。

  承恩塔七楼的通道并不狭隘,不过七转八折的变化无穷,四面一间间无门无户的房间,

里面空无一人,没多久,何长老就领陈信飘到一间大小类似刚刚的厅堂,不过这里倒是一张

椅子也没有。

  何长老停了下来,就这样浮在半空中说:“陈宗主,到了。”

  这时候陈信与其他的长老也陆陆续续鱼贯的进入,陈信抬头一望,果然上方又有一个如

同刚刚上得七楼的洞穴,只不过这次是通往八楼。

  陈信看看上方漆黑的洞口,回过头来说:“何长老,就是这里吗?”

  “没错,就是这儿。”何长老说。

  陈信不再多说,向上一腾,果然这次接近洞口的时候,就有一股极强的力道挡在前方,

这股力道确实比起上七楼时的力道强多了,要是下楼时的力道也是如此,难怪没有人能出

楼,不过陈信自然心知肚明,自己确确实实是光质化的内息,既然这样,这股力道就应该不

会作怪,于是陈信微微加劲,继续向上挺进。

  果然陈信内息一运,忽然间那股阻碍的力量如汤泼雪般的消融出一个空隙,陈信不再迟

疑,向上一加速,转眼间没入了八楼,三十余名长老团的长老,见陈信如此轻易的没入密

室,摇摇头叹息一声,一个个沉默塑目的自行散去,回到数十年来不变的平静生活中。

  却说陈信上得八楼,稳稳的站定,眼前是一片漆黑,陈信四面一望,看不出所以然来,

心想这一层楼既然名之为密室,八成连窗户都没有,难怪连一点光都透不进来,最奇怪的是

连洞口下方七楼的光芒也无法穿过身旁地上的入口,所以陈信这时一时之间,连进来的洞口

都见不到了。

  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情况之下,陈信不敢移动,伸出双手向四面稍稍探索,却又空无一

物,陈信没有办法,只好将自己身上的内息往体外缓缓的散发,随着内息的外散,光芒也逐

渐的透出,向四面散去。

  以陈信的功力来说,当然只要一点点的光芒,就能秋毫毕见,这时既然已能见物,陈信

四面一望,想看看无祖当年留下的密室是什么样子,哪知道就在忽然之间,陈信眼前闪起一

片光华。

  这明明不是自己内息所造成的,陈信讶然间将自己的内息收回,四面一打量,心想莫非

是有什么开关被触动了?心里有点紧张。

  这时陈信四面望去,这里就像六楼一般,空荡荡的没有任何隔间,只在中心孤零零的放

了一张桌子,陈信往桌子走去,一面四面打量,发现这里的墙壁果然与下面几楼大为不同,

质料似乎非金非木,是一种悦目的rǔ白色,由四面圆弧形的向上到顶端集中,那里应该就是

塔尖了。

  陈信这时心里忽然涌起一种怪异的感觉,一时也想不通自己在奇怪什么,反正无祖也应

该不会害人,应该没什么好担心的。

  于是陈信走到了空无一物的桌旁,见到这张桌子与地面紧紧的连接,质料似乎也相同,

成圆弧形的微弯,一点都不像由楼外搬入,反倒象是天生这个地方就有一张桌子的感觉。

  陈信站在原本应该有张椅子的地方,双手抚摸着桌面,倒是光滑的很,陈信将双手支在

桌面,抬头上望,忽然想清楚自己刚刚觉得怪异的地方——这里明明没有灯光,光芒是由何

而来?

  陈信正东张西望的时候,忽然觉得身后有异,回头一望,自己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忽然

出现了一个白色的东西,不知是人是妖?还与陈信的高度相当,陈信大吃一惊,自己被这东

西欺近不到一公尺才察觉,这还得了,马上一个纵身跃起,空中一个翻转,双手运足劲力的

瞪着那东西。

  这时只见那东西居然缓缓的变形下融,无声无息的往下方的地面沉入,陈信仔细一看,

这东西……好像是椅子?难道……

  陈信于是站在桌前,又将双手按上桌面,果然那张奇怪的白色椅子又慢慢的向上浮起,

难怪这么无声无息,陈信摇摇头心想,真是自己吓自己,于是再纵身回到原处,在那张椅子

上生了下来。

  说也奇怪,这椅子明明与桌子似乎是同一种质料,但是为什么一个光滑而坚硬,一个却

舒适而柔软?这种会变形上浮的东西,陈信之前只有在卓卡上见过,当时不明白是怎么回

事,现在当然了解卓卡本来就是以一种不定形的智能元素为中心所制造的,所以才能这样,

难道这里也是这样吗?不过也不对,卓卡明明是在无元六世纪才研发出来的,这里一定是别

的东西。

  陈信坐下不久,心中一面想,这里到底有什么指示,难道要自己坐在这发呆吗?正犯嘀

咕的时候,眼前的白色桌面忽然一阵明暗变化,缓缓的向上立了起来,陈信这时也不管椅子

会不会又不见了,忙不迭的松开了手,只见这张桌面向上立起了约六十度,而且由白变黑,

更有一种透明的感觉,说来有些矛盾,黑就不该是透明,但这个竖立在陈信面前的桌面确实

使陈信有这种感觉。

  这时那一片黑中忽然出现了点点的光芒,缓似宇宙中的星光,陈信这时有点领悟到,这

张桌面说不定还是一种萤幕,果然忽然画面一变,出现了一张脸孔,陈信一愣之下向后一

退,身体撞到了椅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二章 密室玄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路迷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