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路迷踪》

第二十章 晴雨由心

作者:莫仁

天广皇接着道:“历代先祖传下来的只有这句话,相信其他的种族也一样,所以从一千多年前,各族人口增加到一个程度,就相互争战不断,我可以以我的皇位作宣誓,我说的字字是真。”天广皇居然以皇位作宣誓,这下不可能有假。

“你……皇上不是没看过记载吗?”陈信虽然相信了,但是忍不住问。

“朕是没看过。”天广皇正色说:“不过这句话是父传子、子传孙,一代代传了下来,难道还会弄错?”

“可是……”薛乾尚说:“曾有人说过,记载上八族本为同盟,怎么会……”

“八族合一只是手段。”左督国王说:“目的是为了散于八族的八宝。”

“八宝?”众人又糊涂了,何谓八宝?薛乾尚问:“是指皇族八宝吗?”

左督国王回头一望天广皇,天广皇沉吟了一下,似乎正在考虑该不该说出来,片刻后,这才下定决心的摇摇头说:“皇族至宝中……只有泰古剑算是八宝之一,其他的两剑两刀,只算是神兵利器。”

这下子南角王连色也有些变了,看来连他也不知道这件事,他手中所保有的月华剑只算是神兵利器?那真算是宝物的泰古剑到底有多可怕?

天广皇看看楞住的众人说:“既然连这件事也向各位明说了,朕也希望各位提供帮助,今日朕领三万甲兵到达南角城,正是要看看内乱之后的鳞身族,会不会有可趁之机。”

薛乾尚缓缓的问:“皇上莫非是想攻城掠地?”

薛乾尚这句话问的稍嫌无礼,天广皇面色微变说:“当然不……”随即面色一和的说:“牧固图大陆上六族血脉不同,以现有的人口来说,我们不需要大片无人的空地,所以并不会无谓的兴兵,除非是为了将对方赶尽杀绝。”

“也就是说。”左督国王说:“皇上的目的只是八宝而已。根据情报,不只是我们的军队向下移,木族、海吐族的军队也都向下移动了,翼云族和熊族虽然还没有动静,不过恐怕也难独善其身,看来这十多年来的和平又要消失了。”

“这里……只有六族。”陈信说:“还有两宝怎么办?”

“虽然记载上说两族离开了陆地,不过说不定早已被灭,那两宝,八成已亡佚……不过据说,只要获得五宝,自然能找到其他三宝,所以这件事暂时可以不用担心。”左督国王说。

虽不知道为何获得五宝自然能找到三宝,薛乾尚依然先问重点:“八宝合一有什么用?”

“这也是各位来此的目的——完成先祖遗言。”天广皇说:“可谓不谋而合,当然,也会有合理的报酬……”

“报酬还是其次。”薛乾尚立刻说:“我们并没有多大的兴趣。”

“好!”天广皇说:“我就先封陈信公子为天降护国使,可先提报龙将、副将各左右四名为左右手,其他人职等容后再议,暂时就先随我军行动。现南角城城中共有十部兵马,各部人数虽然不同,但先由每部依编制调出一旅,合成一部,归天降护国使统管,日后随朕返回都城将另有封派。”一旅按编制是五百人,因为将领不足的关系,事实上几乎都有近千人。

天广皇这一大串念了出来,陈信等人不禁傻在那里,南角王眉头一皱传音说:“还不谢恩?”

陈信微一沉吟,躬身说:“多谢皇上……不过,在下拒绝。”

“什么?”天广皇愕然出声。

“陈信公子,这可是仅次于诸王以及两位卫国使的职位。”左督国王正色说。

“感谢皇上厚爱。”陈信说:“但我等众人年岁尚轻,不宜带队,不过……若皇上有需要帮忙之处,我等自然全力以赴。”

天广皇面色一霁,点头说:“我明白了,不过名不正则言不顺,我还是封你为天降护国使,麾下……各六名正副、神将,权限、薪奖比照龙将、副将,暂时无须带兵,遇事时……具有向所有部旅调兵的权利。”天广皇见除了陈信外有十二个人,于是多许下了十二个官位。

陈信还没回答,天广皇半开玩笑说:“陈公子要是再不接受,就太不给面子了……”

陈信无可奈何,只好回头打个眼色,众人一起躬身说:“多谢皇上。”自己这群人,看来是作定天降神兵了。

餐后,回到陈信房中,众人聊起军队的编制,还是薛乾尚最为清楚,他早在数天前就已经做过了解,只听他正在说:“……按编制龙将统帅的叫部,每部十旅,分为风、颱、飓、飙、飔、雨、電、雪、雾、霜,由管带统帅,从风字旁的旅骑乘龙马,又分为十骑队,从雨字旁的旅是以步行为主,各分为十校队,骑队、校队的主管都叫校骑,一队五十人,下面还有军、兵的编制,每个将领都可以在所属中选出副手,还能另行扩充,天广皇本来是打算先给我们一部的兵马。”

“哇……”那雷可夫屈指一算说:“陈信,这下我们忽然少掉至少五千兵马,划不划算啊?”

陈信对那雷可夫翻了个白眼,懒得回答,心想带你们十几个人就一大堆毛病了,带五千人还了得?自找麻烦?

“对了。”黄吉故作正经的说:“有六位神将、六位副神将,大家抽签来分一分吧……”众人又笑成一团。

陈信不管那雷可夫等人如何纷闹,转头对薛乾尚说:“乾尚,你觉得呢?”

“受封的事吗?”薛乾尚点点头说:“这样的结果算不错了,两方都有台阶下。日后天广皇要下命令也才会理直气壮,而要是我们忽然不想干了,照样也没有牵挂……至于八宝的事情……”

舒红凑过来说:“会不会真要打仗啊?”

薛乾尚点点头说:“天广皇会亲自来到南角城,八成就是想入侵鳞身族。”

“不过……”赵可馨接话说:“若先祖遗命真是要集合八宝,我们还真的义不容辞,不过……人族会是那些种族的对手吗?”

“单就蛇族、人族两族来说……”陈信说:“我想蛇族大部分人的武技,其实比人族低下,不过也许是因为天生优势,加上与蝠虎相同的具有先天真气,所以修练的人不多,而人族要是不修练,马上就会被蛇族灭了,所以不断的砥砺,才发展出许多各式各样的绝学。”

“就像要是不练功夫,人类也打不过蝠虎,这是一样的道理。”赵可馨说:“反过来说,蝠虎当中也有高低之分。”

“没错。”陈信点点头说:“现在大家的功力,对付虎王、虎后就尚可一搏,不过对付小刚与小柔,恐怕就差上一筹了。”陈信自己当然不算在内。

那雷可夫听到陈信这么说,冷不防冒出一句话:“它们两个也可以封个神兽之类的。”

众人笑了笑,薛乾尚回到正题说:“所以我们去攻打那些种族……变成是必然的。”

“我想到的是……”陈信迟疑的说:“现在各族该是维持均势,我们的帮助虽有,但也不大,除非……除非我们传授他们武器的制造方法,这样,人族说不定可以横扫大陆。”

薛乾尚与赵可馨微微一惊,同时思索起这个问题,舒红有点惊讶的说:“那不是危险了吗?”

“怎么说?”陈信问。

“他们要是也有这种武器,要是翻脸起来……”舒红摇摇头,没说下去。

陈信沉吟说:“我知道,人族功夫高强的人数不少,我们现在可以倚仗的就是武器,不过话说回来,对方要是集合了五把皇族至宝来找我们麻烦,日子也未必好过。”

舒红想想也是,点点头没说话。

而练长风眼见薛乾尚与赵可馨都在沉思,微笑的间:“怎么了,两大军师都在伤神?”

这话一说,众人的目光又齐集过来,这下非同小可,必定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决定,那雷可夫与黄吉两大活宝不再胡闹,安静的坐过来。

薛乾尚望了一眼赵可馨,首先点点头说:“武器制造方法这件事情……也不是不能说,不过就怕天广皇野心太大,反而造成其他五族的浩劫,六族不同种,又不可能融合,仇恨只有越来越深。”

“天广皇野心很大吗?”方青芬问。

“天广皇野心不大,说不定皇储野心大,皇储野心不大,说不定下一代野心大,总会有这一天。”薛乾尚说。

“那就是说……”陈信说:“不该教?”

“不教……”薛乾尚又迟疑说:“不教又没法达成目标,单凭我们十三人,是无法成功的,不过……我还是不太赞成。”

“六族虽不能融为一族,不过却可能可以和平共存。”赵可馨忽然说:“证诸历史,一千多年来,人族未能统一,八成是因为一直没有一族能取得压倒性的胜利,若是胜利之后,疆域一统,只要能平等相待,就算日后另有其他种族兴起,依然会是统一的局面。”

“不……”薛乾尚说:“这些虽然没错,不过通常都是等到资源或是土地有不足的状况,才会产生冲突,才没办法不融合。”

“但是这里却因为八宝的关系,虽没那种程度也已经战乱不断了,不然天广皇为何要带数万兵马来南角城?人族人口虽然最多,但我们还是可以看的出来,这里还是处于一极地广人稀的状态,这还不是因为千多年来一直争战不已?”赵可馨面色凝重的说。

“但是我们应不应该为了自己的需要,而加速这种大规模的毁灭?”薛乾尚面色也沉重起来说:“地球上的人类经过了五、六千年,加上合成人的摧残、无祖的复兴,这才真正的完全融合,没有种族之分,这里才区区的两千年历史,会不会太心急了?”

“提到这里,要是没有合成人,难道人类会完全融合吗?”赵可馨说:“到西元末期,种族的纷争还是不断,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实上没有大规模的毁灭,是不会有大建设的。”

“可是合成人的下场又是如何?”薛乾尚说:“何况我们并没有权力随意决定另外一种生物的生死,要是人族的武力忽然增强,均衡之势一被打破,不提六族鲜血洒遍牧固图大陆,要是弄巧反拙,其他五族联合起来,有先进武器的人族末必能够抵挡。”

“先不谈那只是万一,以现在没有这种武器的人族来说,既然已经能在五族环伺中留存下来,若是武器再提升,必定能够势如破竹的一扫牧固图大陆。”赵可馨仍然坚持。

“别忘了人族多半还是靠皇族五宝才撑下来了。”薛乾尚说:“人族、蛇族我们见识过,其他四族可没有,何况我们并不清楚其他种族的状况,举例来说:说不定木族是友善的种族,人族是靠他们帮助才留存的。”

“等……等一下!”陈信嚷了起来:“你们两个吃错葯了?”全部的人看着争论起来的薛乾尚与赵可馨发呆,没人说得上话,因为两个人一连串的话说下来,连喘口气的时间也没有,加上又头头是道,众人的想法随着两人的言语不断的改变,头都胀了起来。

陈信一嚷之下,薛乾尚与赵可馨两人倒是停了下来,两人对望一眼,忽然笑了起来,赵可馨点点头说:“差不多了。”

“是差不多了。”薛乾尚也跟着说。

“什么差不多了?”练长风忍不住疑惑的问。

“你们两个……”陈信忽然想通大叫:“你们耍我?”原来他们吵架是装的。

薛乾尚一摊手说:“该说的差不多都说了,再来就要看你的决定了。”

“这件事确实正反两面都要考虑。”赵可馨坐下说:“我们不能给你最适当的建议,但是这件事又迫在眉睫,只好这样了。”原来他们俩人颇有默契,一人提正面,另一人就事提反面,尽量将各种想法说出来。

“怎么迫在眉睫?”李丽菁问:“不能看看情况再决定吗?”

“大军已至,有如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谢日言忽然说:“此决定,将影响数万军队于战事发生后……之存活量。”看来他还算清醒,补充了迫在眉睫的意思。

“教他们……那我会不会被留下来啊?”那雷可夫还记得薛乾尚说的话,自己万一被迫留下来制造兵器,那不是完了?

“我当时怕你说溜嘴才这样说的。”薛乾尚说:“因为当时还没决定该不该说,除非我们要自己做,不然只要把方法教会他们不就得了?”

那雷可夫想想又说:“不过也不是谁都学的会的……教和制造都要时间,这次战争一定赶不上了。”

陈信摇摇头说:“要是我们愿意透露,胜算增加太多,天广皇一定会延迟发兵的日期。”

“原来如此……”那雷可夫说:“就算我花上十天教会一百个功夫不错的人,他们一天顶多做好个四、五把,而且大概品质还不怎么样,不过一天也有五百把,城中现在有将近六万兵马,这样……那样……”

“四个月。”薛乾尚转眼就算了出来:“加上会耗掉的一些时间,五个月应该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章 晴雨由心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路迷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