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路迷踪》

第二十二章 别开风气

作者:莫仁

陈信大感头疼,要对你们有兴趣还不简单?但是以后怎么有脸面对其他的伙伴?何况这些婢女一个个跟小女孩一样,陈信要是真的作了什么,八成还会有罪恶感,现在不能回答有兴趣也不能回答没兴趣,陈信只好闷哼两声不敢接口。

这时小夏恰好高高兴兴的跑土来,却见到小春与悚信的表情有些不对,连忙收起笑容,疑惑的望着沉默约两人,不知道该不该说话。

陈信见气氛沉重,过了片刻勉强微笑一下说:“你们也知道各地风俗不同,何况日后我还会离开,你们不会一直侍奉我的。”

“小婢等人自然是随着公子一起走。”小春听陈信这么说,急急忙忙的说明:“就算公子出征……我们就在这里守候,除非您不要我们了。”

这下可麻烦了,陈信想到自己日后离开,这些小女孩不知道该怎么办,不禁又头大起来,何况不只这几个,薛乾尚等人必定也有随侍服侍,到时候大夥一走,就会留下一堆可怜的女孩,想来皇族与士族相比较起来,人数的差别实在太大,所以训练为随侍的人数众多,不会有人愿意接收别人使唤过的随侍。

不久后小秋、小冬飞奔而回,薛乾尚与那雷可夫夫妻也恰好同时到达,陈信下到一楼蝠虎所在的厅堂,四名婢女奉茶之后,远远的站在前后门外伺候着,陈信见状,开始与薛乾尚等人谈起这件烦恼事。

那雷可夫与李丽菁因为是夫妻,所以也有四名随侍,薛乾尚却只有两名,他们并没有马上让几位小女孩装扮起来,那雷可夫与李丽菁甚至连她们是男是女都还分不清楚,不过倒是也经过了沐浴那段尴尬的场面,大家的反应都蛮雷同的,基本上都会把她们赶出浴室。

薛乾尚听陈信说起,摇摇头说:“我们也没办法考虑这么多了,只好到时候再作打算,不过说以后没有人要其实也不尽然,还是有些人会愿意接收这些婢女,不过日后未必快乐就是了。”

“不曾是去卖婬吧?”那雷可夫大惊小怪的说。

“我不是这个意思。”薛乾尚说:“我猜想有些皇族或贵族人家,需要补充有经验的随侍,就像那几位总管,当然,那雷可夫说的也有可能。”

“我们还不知道那些随侍是男是女呢。”李丽菁说:“我根本没怎么理会她们,我们住的又没有陈信这么大,我把她们都赶在门外去了。”

“你们在说谁?”黄古由门外咻的穿堂过室的冲了进来,门口的小春、小夏根本来不及通报,同时吓了一跳。

“那些随侍。”那雷可夫连忙说:“几乎都是女的耶……”

“我知道啊。”黄古说:“她们还要帮我洗澡呢,活了七十几年,还没享过这种福。”

“黄吉……”李丽菁面露奇怪的神色说:“你不会为老不尊,把她们……”

“为什么不?”黄吉奇怪的说:“有什么不能的,还怕她们吃了我啊?”

“唷……”那雷可夫不知道是羡慕还是忌妒的说:“你这个老色狼……那些小女孩你也忍心,真是老牛吃嫩草……”

黄吉这才知道大家在说什么,连忙摇手说:“你想到哪里去了?我只是让她们洗罢了,又没做什么。”

“我才不信。”李丽菁撇嘴说:“你们男人啊……”当下转头连那雷可夫一起训了起来。

“先解决你让她们打扮的问题好了。”薛乾尚不理会他们三个,对陈信说:“这倒简单,只要全府开禁,别人自然会以为这是我们的想法不同,说不定不会往奇怪的地万去想。”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陈信想想说:“其实也管不了这么许多。”

这时练长风、宋庭、方青芬一起到来,与谢日言夫妻只是前后脚的差别,最后是赵可馨、许丽芙、舒红,众人谈起这事倒是一致同意让这些随侍打扮,毕竟大家都来自还算自由的地方,对一些不合理的制度有些看不过眼。

于是陈信让小春请总管得安前来,吩咐一番,得安年纪较长,听了陈信说的话之后,有点顾忌的说:“禀告公子及诸位大人,通常只有皇族与贵族的女性才会装扮……除非是东黛浦的娼妓,士族女性……若是装扮也只是在内室的婢女,要是全府开禁,外人来访时不及走避、更衣,这样会引人非议的。”

“没关系。”陈信说:“除了服饰依等级略作规定,其他就由她们去,就算出门也没必要特别换。”

“对。”李丽菁说:“我们这叫开创流行。”

总管得安这才知道连出门都不必换回,连忙说“小人恐怕会出毛病。”

“总管。”薛乾尚说:“所以服饰上你就稍微费心一点,让人一见就明白,不过言行上面要略作要求,不要失了体面。”

“这……小人遵命。”得安不敢再说,退了下去。

“这样就好了。”赵可馨笑笑说:“不过会有什么后果就不一定了。”

“可馨,你是说……”陈信不明白的问。

“我们当然认为这样做是对的。”赵可馨望望门外的小春、小夏说:“不过也许会被认为离经叛道,陈信会受到一定的压力。”

“不过现在天广皇有求于我们,陈信应该挺的过去。”薛乾尚接口说。

“启禀公子……”这时副总管得福忽然奔来报告:“皇上派遣内侍总领前来求见公子,现在前堂相候。”

陈信眼见不能再和大家叙话,只好随着副总管得福往外走,一面说:“长风、乾尚,你们大家商量一下有什么该注意的,我去看看。”

“也没什么重要的吧?”练长风笑着说:“大家闲聊一番而已。”

陈信点点头不再多说,与得福向前堂而行。一到前堂,眼见堂下坐着一位不知是皇族或是贵族,似乎十分精明的中年人,正沉稳的端坐着,一见陈信立即站起拱手说:“属下宫中内侍总领徐趟,参见天降卫国使。”

“徐总领你好,请坐。”陈信先回了一礼,待两方就座之后,按着说:“不知徐总领有何贵干?”

“皇上有命,明日将选出约三百名领军级的军官,供卫国使及诸位神将特训,皇上特别交代,这些军官忠诚度都极高,希望能帮助卫国使早日完成任务。”徐总领缓缓的说。

天广皇可真急……陈信对徐总领点点头说:“请总领回禀皇上,陈信必定尽力去作。”

按理对于回禀皇上的说法,陈信应该自称属下或臣下,徐总领听见陈信以名字自称,微微的一皱眉说:“陈卫国使,恕属下多言,您如此自称……略为不敬。”

陈信自然一点即明,不过陈信从小生长在地球,本来就没什么君臣的思想观念,要是薛乾尚在场,当会更婉转的解释,不过陈信可没这么勤快,于是笑笑的打个马虎眼说:“抱歉、抱歉,我还没适应这些规矩,望徐总领见谅。”

“卫国使言重了。”徐总领见陈信似乎不是十分诚恳,只好说:“既然如此,属下告辞。”

“徐总领请稍候。”陈信连忙加一句话:“皇上曾说要让我一见史前记载,不知有没有对徐总领提到?”

徐总领定足不快的说:“皇上一言九鼎,若是真有此言,自然会择日通知卫国使。”

“这样……”陈信点点头说:“那我有机会再问问皇上吧。”

这句话徐总领听来又颇为不敬,只好摇摇头说:“卫国使所言,属下会如实奉禀,明晨七时即有早朝,卫国使可选择两位神将,连同百官晋见皇上,到时若有机会,自然可以向皇上禀告。”

陈信点头道谢,一面又追问了一些上朝的细节,徐总领将必须注意的事情向陈信说明一番,颇不耐烦的告辞而去。

除总领一出门外,陈信伸了伸舌头,知道自己得罪了这位徐总领,但是也无可奈何,反正自已也不是来求高官厚碌的,不习惯就是不习惯嘛,只好回去对薛乾尚与练长风说,明日将带同两人一起上朝,顺便提到刚刚与徐总领交谈的过程,黄吉与李丽菁首先大呼过瘾,薛乾尚虽然有些担心,但现在再多说也于事无补,也只好罢了。

清晨六时,小秋服侍陈信盥洗之后,四婢中年纪最小的小冬走入房中,对盘坐于床上的陈信说:“禀公子,刚刚传来讯息,两位神将已经到达广场,另外小春姐姐与小夏姐姐已备妥龙马,在府前广场等候。”

“小春、小夏她们也去?”陈信有点意外的问。

“当然啦……”小冬笑笑说:“不然公子入宫上朝的时候,龙马由谁看管?”

“不用了吧?”陈信说:“我们走路去就好了。”

小冬微微一嘟嘴说:“不行,要是有什么需要的时候,我们都不在公子身边,怎么可以?”

陈信见到小冬就想到心心,不免有些疼惜,虽然小冬比心心还高些,不过毕竟稚气末脱,加上陈信一向认为与小女孩争论是最笨的事情,于是点点头说:“是、是,你们说的都对。”

陈信正摇摇头起身,一旁小秋抿嘴笑着说:“公子会宠坏小冬的。”

“才不会。”小冬摇摇头得意的说:“人家是替公子着想。”

两人随着陈信往外走,陈信一面走一面摇头说:“我也没当你们是婢女……你们就像小妹妹一样。”

“我们知道公子的爱护。”小秋低声说:“多谢公子。”

小冬也乖巧的跟着说:“多谢公子。”

“别这么客气。”陈信没在意的回答。

两婢相对一笑,安静的跟在陈信的身后,不久,陈信步出主宅,见到广埸上除了薛乾尚与练长风之外,还有四位婢女牵着三匹龙马等待,总管得安也垂首站在一旁,见到陈信出门,同时一躬身说:“参见公子。”

陈信回答之后,薛乾尚与练长风迎了过来,练长风百先说:“陈信,我们要骑龙马吗?”众人虽然试乘过龙马,不过毕竟不算熟悉。薛乾尚却是提出另一个问题:“陈信,要让她们跟去吗?”薛乾尚指指一旁等待的四名婢女,陈信见除了小春、小夏之外,还有两位不认识的婢女,看来分别是服侍薛乾尚与练长风的,想必是接到消息了,也与小舂、小夏她们打扮的一样,看来十分的活泼可喜。

陈信摇头说:“龙马就不必了,可是这些小妹妹她们肯不去吗?”

“启禀公子。”得安前进一步惶恐的说:“公子及诸位大人当然应该要有人服侍,不过她们穿这样出去,这个……那个……”得安还想力挽狂澜。

这样一说,陈信反而想看看外界会有什么反应,对薛乾尚与练长风一笑说:“我们就去见识见识吧,看看会有什么古怪的事情发生。”

练长风也不是省油的灯,微微一笑说:“好,就看看有谁会来找碴?”练长风一直十分勤奋的练功,现在又提升到另一个层次,与之前的黄吉已经相去不远,不过黄吉当然也没有停下来,所以两人现在仍然有一段差距。

事实上陈信对大家练功的状态一直明若观火,要是遇到有人卡在某个关口的时候,往往会适当的提醒,所以众人等于是一直精进,比起之前离开凤凰星之时又进步了不少。薛乾尚见两人都赞成,他可也并不怕事,于是笑笑不再说话。

四婢随着三人一路穿过广场前往大门,脸上却都红扑扑的,陈信不禁觉得奇怪,对薛乾尚低声说:“乾尚,她们四个是怎么了,表情都怪怪的。”

薛乾尚一笑说:“她们虽然觉得这样好看,不过对她们来说,这样出门可是头一遭,自然会紧张。”随即回头扬声说:“你们过来。”

四婢加快两步,同时恭声说:“神将请吩咐。”

“若是有人问到你们为什么穿这样出门,你们就回答……天降卫国使吩咐全府男女服饰分开,各依职责穿着。”薛乾尚说。

“是,薛神将。”四女同声回答。

这时众人往外走去,沿路的市街刚刚清醒,部分的商家酒肆也才刚开始营业,加上这里是皇城中,被允许进来做生意的商家自然不多,所以路上各式人民还少,要是恰好遇到陈信等人,自然就会恭谨的闪开,不过在见到三人后方,居然相随着四位身着薄衫短袖、连身窄裙,脸上是清雅淡妆,头顶着美丽秀发的四婢,不禁都看直了眼,忍不住议论起来。要知道四姝穿的是婢女的服饰,自然不会被认为是贵族或皇族,但是一般士族女性若是穿这样出门,往往会被众人调笑、戏弄,不过现在尾随着三位身着皇族将领服饰的年轻人身后,自然没有人敢乱来。四婢自然感觉到外人的眼光,也有些不自在的往三人身后靠近,一面指示着三人该往哪里前进。

过了片刻,忽然由右前万的街道中转进一位白发长者,身旁有两位青壮年人,分别骑乘着三匹龙马,而后方也跟着四位士族随侍,这些人本来一入这条街道就该往右转,也就是转往皇宫的方向,不过这时见到陈信等人,为首的老者忽然停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二十二章 别开风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路迷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