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路迷踪》

第二十三章 史前记载

作者:莫仁

陈信等人一向下落,见到旁边有个横向的洞口,天广皇已经穿了进去。众人不再迟疑,连忙跟了过去,一出洞口,众人四面一望,见到这是一间不大不小的百室,石室中满是尘埃,四壁随意、杂乱的刻画着各种图样,还悬挂着一些服饰与衣物,另外还有些已经腐朽、毁坏的武器。四壁墙角随处堆放着足有半人高的石片,大大小小杂乱无章的放置着,陈信等人四面张望,看不出所以然来,这里与上面的金碧辉煌实在相差甚远,众人一时都有无法适应的感觉。

天广皇这时往一角堆满石板的角落,打量片刻后,搬起一叠二、三十块的石板,往陈信等人走来说:“哪,这就是你们一直想看的史前记载,我们来见识见识。”

难怪不能拿出来,五人席地而坐,轮流传阅了起来。自然是由天广皇首先看起,再来是定盟卫国使,陈信排在第三位,一片片的石板在众人手中传递,过往的故事也一字字的流淌了出来。

这不知道是谁记载的,文字古朴极不易阅读,简略一点来说,一开始主要记录了部分人类受了神的帮助,防卫自己的家乡,不受妖魔的侵扰,但也为了使命必须离开家乡的大球,穿过三个奇异的洞,到了一个时空变异的地方,兴许多的怪物在这个大球做殊死斗。怪物是由球面上一个奇异门户出现的,许许多多奇形怪状的怪物不断出现,与人类有同样使命约有七个种族,分别来自不同的洞,合力对付妖魔,后来终于将妖魔拦在这个星球,不再能抽身侵扰家乡,随着两方不断约有援手到达,战争也越趋激烈,分别在陆地、空中、海洋展开剧烈的战斗,陆块分裂、火山爆发、移山填海等事也不断发生。

前十块几乎说的都是这些事情,其中有略略说明八族,除了人族之外,余下七族就是熊族、翼云族、木族、海吐族、鳞身族、还有刚族和优各族。

陈信等人看了可以想像,所谓人类家乡的大球指的八成就是地球,而所谓的“这个大球”就是大家戏称的梦幻星,奇异的门不用多解释,应该是分别通往白鸟星、凤凰星、以及这个梦幻星的空间跳跃窗,至于神、使命等等的东西,陈信等人就完全难以了解,要不是现在外发内息会莫名其妙的消散,移山填海、陆块分裂等事情,也没有什么不可能,但是这里现在变成这样,难怪这些后代会认为是神话……不过球面上的门户又是怎么回事?

继续下去的石块用字遣词有些不同,似乎换了一个人写,提到因为时空的变异,两边的人每日都有援兵到来,相持了十余日,一直没有大收获,但是忽然有一天,人族居然同时来了数十位帮手,一下子打破均势,将妖魔鬼怪往球面的奇异门户逼了进去,但是妖魔据关苦守,两方强大的能量汇聚在一处,一时无法得胜。不过随即各族又陆续到了许多的援兵,尤其后来来了一位帮手非常厉害,终于合力将对方的能量击垮,在一阵巨大的爆响之下,取得了最后的胜利。

这下陈信等人看的可是兴奋起来,那一群数十位帮手同时抵达,莫不是无祖同时出发的众弟子?而那位后来到达的厉害帮手,不是无祖是谁?可终于赢了,不过……记载却并没有结束,后来怎么了?

按着看下去,却又是另一个人的记载,这人提到八族为了斩草除根,使自己的家乡永远不会受到侵犯,终于决定追击,八族各留下十余位善后,其他有把握回到家乡的人,终于义无反顾的向球面门户出发。

留下来的人有个使命,必须将妖魔的通道封住,于是大家分头合作数十年,终于完成了所需的器具,同时也发现时空在当时强烈冲击下又产生了变化,数十年中居然再也没有人到达这里,这本来没有什么关系,当时留下来的人也能完成,但是这时发生了一个意外,使得众人功败垂成,于是只好将器具分成八份、分由各族保存,留待后代子弟完成心愿。

看到这里众人面面相觑,为什么会功败垂成?通道封住那些人怎么回来?以前的人族诸长,大多把这些当成神话来看,现在陈信等人出现,这些故事大有可能会是真的,连天广皇与定盟卫国使都看得有些喘不过气来,忍不住休息了一下,直到练长风与薛乾尚都看到这里,天广皇才转头望向最后的一块石板。

这些石板又是另一个人写的,为的十分简单,一共七十个字,内容是:“各族后世需谨记,莫忘精修增武技,八族期待归于一,八宝有日重聚齐,两族难传需远离,人族分居各寻奇,五宝相合可寻迹,三宝无须多寻觅,耆老静眠待唤起,后世谆嘱莫迟疑。”

众人很快的看完,同时都安静下来,陈信等三人心里在想,难怪天广皇会说世世代代的遗命是要求八族合一、八宝齐聚,主要就是最后一块石板留下的讯息,其中离开这里的该是刚族与优各族,人族分居就满好解释的,“两族难传”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最后两句似乎是说要叫醒静眠的耆老,再听他们的嘱咐,不知道会不会嘱咐如何完成任务:不过经过了两千多年,谁这么会睡?

天广皇站了起来,对陈信说:“朕说的没错,只有先从八宝合一着手,而且只要先找到五宝,另外三宝就简单了。”

“启禀皇上……”薛乾尚缓缓的说:“根据前面的部分,八宝合一似乎只是过程、手段,不是目的。”

“也许是如此。”定盟卫国使刘方插口说:“不过也不能越过这个步骤。”

天广皇跟着正色说:“所以朕相信……陈卫国使,一定会全力帮朕达成祖先的遗训。”

“这是当然。”陈信还在思索,一面说:“会不会其他的种族也是流传下这样的记载?”

“其实一般人民是不知道详细的记载的,尤其是遗命的部分。”天广皇说:“不过我们知道,前面大部分六族都是雷同的……我们上去说。”

五人依序穿出洞口,这时整支石棍横躺于地面,反而比较好施力,定盟卫国使将石柱举起,斜斜的插入洞中,只听一阵轻微的喀喀响,又变成不起眼的石桌。

天广皇见石穴已经封住,对众人微笑说:“这个密室不知祖先是如何制成,连皇族至宝都伤不了这些桌椅,还有下面整个石室,万一被封在里面,是绝对无法自己逃出来的……说不定以前是用来关妖魔鬼怪的?”

陈信等三人仍在思索,天广皇见众人不说话,摇头笑说:“陈卫国使,别烦恼于一时,两千年来的问题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解决的,先陪朕吃个饭,朕再放你们回去休息。”

“多谢皇上。”陈信等人回答后,陈信忽然有点担心的说:“禀皇上,我等三人进来这么久,不知道留在府中的人会不会担心,还有……那些随侍……”陈信担心那些小女孩饿肚子了。

“卫国使放心。”天广皇摇头笑说:“诸位神将朕另有派人通知,至于随侍只要仍待在皇宫侧门,应该会有人照应。”

陈信不好再说,随着天广皇往另一个进食的地方走,众人就座,食物尚未上桌之前,宫中内侍总领徐趟忽然走了进来,恭声说:“启禀皇上,六公主、七公主与小公主三位公主适才请属下询问,她们与皇上多日不见,不知皇上何时准许她们拜见请安?”

天广皇似乎颇为高兴的说:“叫她们一起来吃饭,顺便见见三位人中之龙。”

“属下遵旨。”内侍总领退了下去,旁边服侍的随侍也将三份餐具添了上来。

不久,由门外娉婷的走入了三位容颜清丽、年龄各异的三个女孩,一进门随即行礼说:“参见父皇、皇兄。”

“好……”天广皇笑了雨声说:“女儿们,来见见天降卫国使陈信,还有薛神将和练神将。”

三人自然立刻站起,微微躬身说:“见过三位公主。”

她们的皇兄定盟卫国使立即开始介绍,众人地做着顺序望过去,六公主刘韵,芳龄二五,五官端庄,有股富贵风华,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亲切的味道,七公主刘洵,才满二十,活泼俏丽,说话大胆较无顾忌,小公主刘蜜,年方十八,人如其名,甜的像蜜桃一般,还有点怯生生的,除了甜甜的微笑之外,不大敢说话,是天 ;广皇最宠爱的小女儿。

陈信等人自然知道不对,原来是相亲来着?这时陈信终于知道为什么进密室之前,天广皇会说自己是个明白人,原来是说自己没有不识趣的带结过婚的神将。

三位公主当然颇为可人,不过薛乾尚与赵可馨近日过从甚密,而练长风却是心中念念不忘许丽芙,至于陈信更是暂时不敢想这些事情,所以三人都觉得有些尴尬,一顿饭辛辛苦苦的吃完,陈信等人终于抓到一个机会,同天广皇告辞。

天广皇见陈信等人要走也不好强留,点点头说:“再过几天,朕会举办一个年度的皇族大会,有一些年轻人会趁这个机会争取任命,到时所有在都城的皇族都会参加,诸位当然也要参加,这几天的空档,就由韵儿、洵儿、蜜儿充当导游,带诸位好好逛逛都城。”

陈信等人面面相觑,天广皇早告诉陈信,会安排众人与皇族适婚年轻人见面,没想到这么快?至于三位娇滴滴的导游,八成是天广皇有私心,让自己女儿偷跑,陈信只好委婉的说:“启禀皇上,那二百位军官……”

“卫国使无须担心。”天广皇打断陈信的话说:“朕适才已经说过,这交由那雷可夫与谢日言夫妻四人足够了,对了,日后若没事,卫国使早朝暂时可以不参加,有事可以直接求见。”

陈信不好再说,加上心里还在想着那些史前记载,只好点点头说:“多谢皇上。”

三位公主随即起身,指引着三人往外面走,一路走来,还是以活泼的七公主刘洵说的话最多,她似乎对薛乾尚颇有兴趣,缠着薛乾尚说个不停,恰好薛乾尚博学多才,大概都还难不倒他,而大公主刘韵大多是在一旁端雅的微笑着,偶尔向众人问候赞美个两句,颇让人有如沐春风的感觉。

小公主刘蜜就一直不大敢说话,一双大眼睛在三人的面上望来望去,看了看还会忽然脸红起来,有时将六公主刘韵往一旁扯去,低声的问一些好笑的问题,“什么七姊姊是不是喜欢薛袖将、六姊姊喜欢谁的问题”,偏偏陈信又都听的一清一楚,但是也只能装作听不见。

好不容易就快走到侧门,再拐一个弯,前面几百公尺就是侧门,众人仍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不过这时陈信忽然面色一变说:“对不起,我先走一步。”

众人来不及反应,陈信划起一道闪光,人已经冲出侧门,只听门旁的宫墙上随即传来碰的一声巨响,宫墙竟似有些微微的晃动。

薛乾尚与练长风不敢怠慢,连说话都来不及,两人同时泛田光焰,迅速的往外抢出,一出门外,只见陈信面色铁青,瞪着前方的宫墙,两人顺着陈信的目光望去,这才发现宫墙上面有七、八个侍卫紧贴在墙上,身体前方微微的发亮,全身宛如被无形的发亮重物所压,面色痛苦苍白,连话都说不出来。

而一旁小春、小夏等四位婢女,这时正偷偷的站在一旁抹泪,身上衣衫还有些被扯动的痕迹。三位公主功夫看来还不弱,这时也赶了出来,不过见到七、八名侍卫不知道为什么贴在墙上,一时之间也愣住了。

原来陈信刚刚听到门外有人调笑四婢、还有四婢惊叫的声音,这才迅速的赶出门外,一出门外就见到七、八个侍卫正毛手毛脚,陈信火大起来,用起最近才想通的功夫,眨眼间汇聚了能量,猛然将这些侍卫推撞在数公尺外的墙上。

其实这些侍卫也算倒楣,刚刚才来换班,见到四个平时只有在东黛埔才见得到的俏妞,忍不住胡言乱语,而四婢自然明讲自己是天降卫国使府中的随侍,这些倒楣鬼消息又不灵通,不知道现在多了一个卫国使,以为这些小姑娘在开玩笑,围了上去动手动脚,恰好陈信等人出来,正合了偷鸡不着蚀把米。薛乾尚一看自然知道陈信是为了什么发脾气,但是眼见那些侍卫似乎已经不大受得了,连忙叫:“陈信,够了。”

薛乾尚这一叫,加上陈信也看清四婢没有大碍,气劲一散,七、八名侍卫烯哩哗啦的跌了一地,叫苦连天起来,这时附近其他巡逻的士兵也已经赶了过来,见到众人连忙施礼。

三位公主这才注意到四名俏婢的打扮,面上同时微微变色,了解八成是侍卫的错,人公主刘韵沉着脸对赶来的一名管带说:“牛管带,你这些士兵好有出息……把他们全部废了丢出都城,你自己去向辟荒龙将报到,降回去作领军好了。”

牛管带连忙一面向三位公主打躬作揖的赔罪,一面叫其他的士兵将这些半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二十三章 史前记载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路迷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