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路迷踪》

第二十五章 醋海生波

作者:莫仁

闹哄哄的好一阵子,才总算将每个人粗略的介绍一次,什么东极王之女徐甜、右督国王两个不是兄妹的外孙徐益和徐华绮,加上宿月王的女儿陈雅芝、皇储之子刘继礼,还有一大堆什么龙将之子,什么王的侄儿等等一大堆,基本上陈信这边七个人要是有人能弄得清楚,那是非薛乾尚莫属,不过陈信可也没什么信心。

陈信暂时只大约感觉到,对方这几十人中,似乎分成了五个集团,一部分是以徐房、徐彭兄弟为首,一部分是以陈廉为首,而徐龙田、陈猛两人也各自有一批的拥护者,四个团体中又因为表兄弟的关系,又分为两边相抗衡着,不过似乎部不敢得罪另一个团体,那是最后慢慢才到的一群人,领头的是两位姓刘的堂兄弟,一位是习回河王的独子刘国柱,另一位却是三位公主的哥哥,四皇子刘庞。

这时刘国柱正排众而出的说:“陈卫国使,人闻大名,如雷贯耳,今日终于得见。”

“阁下客气。”陈信见刘国柱一说话大家都安静下来,也觉得比较轻松,连忙拱手回答。

“陈卫国使。”四皇子刘庞也走出来说:“不知三位小妹充任的导游可还胜任?”

“经过三位公主详细的解说,让我等首度体会都玉四景之美,实在十分的幸运。”陈信一面回答,一面觉得自己有点虚伪。

“陈卫国使可知道,父皇将于五日后举办皇族大会?”刘庞说。

“曾听皇上提起……”陈信摇头说:“不过那时皇上并未提及时间。”

“父皇也是刚刚才决定的。”刘庞说:“在下到时也将下场,听说父皇属意要卫国使所属作评鉴官,说不定还会有讨教的机会。”

评鉴官又是什么东西?陈信疑惑的说:“四皇子,在下并不明白……”

“没关系的。”刘庞说:“父皇会另外向卫国使说明,在下今日前来,只是想先与卫国使认识认识,另外还有事必须处理,所以必须先行告退,卫国使多逛逛。”

“多谢,四皇子慢走。”陈信回答后有些愕然,这大群人跑出来就是为了认识自己?却看刘庞一拱手,与刘国柱跨上龙马,往都城奔回,也有大约三分之一的人随之而去。

陈信往公主们望去,却见到徐彭正与六公主刘韵有说有笑,不过六公主似乎是礼貌性的应酬,显得徐彭有些猴急的样子,七公主刘洵却正板着一张脸,而陈康与徐龙田却在一旁着急的搓手,似乎作了什么事惹怒了刘洵,至于徐房与陈猛却围着小公主刘蜜讨好,小公主却低头嘟着嘴似乎不想说话。

陈信不禁哑然失笑,原来这五人对三位公主有兴趣,难怪刚刚介绍的时候不是十分友善,陈信不想淌这浑水,摇摇头扬声说:“三位公主,我们先回去了。”向后一招手,薛乾尚等人自然随着移动。

“卫国使,等等。”七公主刘洵忽然一个纵身跃到前方说:“所谓有始有终,我们自然该送你们回去。”

“对。”小公主刘蜜跟着跑到陈信身旁咬耳朵说:“陈信,我们还没约明天的时间。”

陈信还来不及回答,一旁的陈康、徐龙田、徐房、陈猛不由火大,身材雄伟的陈猛首先叫了起来:“陈卫国使请稍候,在下有事请教。”另三人也同声附和。

麻烦要来躲也躲不掉,陈信回头说:“几位公子不知有何贵干?”

追求七公主脸皮白净的徐房,有点揶揄的说:“听说陈卫国使等人是由天上下来的?”身后众人连忙识趣的一阵哗笑。

陈信身旁的小公主刘蜜见状生气的说:“陈信,他们好没礼貌,别理他们。”一拉陈信的手就要走。

陈猛醋意大起,自己费了一年的功夫,还没见过小公主比较好的脸色,此人才来两天,不但与他咬耳朵还拉手?这下哪里看得下去,一跃而出说:“听说阁下不费一点力气就取得卫国使的职位,在下斗胆想见识看看卫国使的功夫。”双手一扬,气劲随之运行,全身跃跃慾动。

黄吉只怕不乱,见状无须吩咐,立刻一跃而出说:“我来接你的。”

只见黄吉双掌一扬,一股狂飙般的劲力向陈猛涌去,陈猛顺势一堆,也激起一道劲流往前,与黄吉的掌力相击之下,轰然一声气劲四散,两人同时退了两步,陈猛双目一瞪说:“再来一掌。”

“再来十掌又如何?”黄吉弄清陈猛的功力,这下再加催了掌力送出,两掌一对,又是轰然爆响,这次陈猛向后滑退了足有两公尺,只见黄吉稳稳的站着笑说:“想见识陈信的功夫?再练个三十年吧。”

陈猛面色一变,猛一运气,只见他双掌忽然泛黑,涨大了将近一半,七公主刘洵一见惊叫说:“右督国王的黑煞掌……陈猛你拼老命啊?”

陈猛哪里理会,向前一跃就往黄吉扑来,黄吉见对方手掌似有异状,不敢掉以轻心,先往前试击出一股强劲的掌力,哪知掌力一到陈猛身前,陈猛的黑煞掌上下一划,竟将黄吉的气劲破开,转眼间已经接近了黄吉,黄吉吃了一惊,天禽身法施展开来,险险闪过一掌,飘开数公尺。

陈猛得理不饶人,换了个方向追扑过去,但黄吉岂是好相与的,脸色一变,掌上已经凝聚着两片光华,就等着对方过来。

“黄吉住手!”陈信忽然一叫,黄吉险险收回手中正要飞出的激光斩,往后一飘一折返到陈信身旁说:“怎么不让我教训他?”黄吉的激光斩要是出手,陈猛一定接不下来。

陈猛忽然扑了个空,连忙回头找人,徐龙田也叫了起来:“猛弟,等一下。”陈猛这才止住身形,瞪着陈信与黄吉生气。

“陈猛兄台,彼此又没有深仇大恨。”陈信不高兴的说:“以绝技对攻非死即伤,有必要吗?”

“不用你管!”陈猛地不再客气,瞪眼说:“我可不在乎你是什么卫国使,有种你就出来。”

“我们是对你客气。”黄吉忍不住说:“你小子少给脸不要脸!”

“蜜儿。”徐龙田拉住陈猛,开口问小公主:“没见过你对人这样,他哪里好了?”

“谁让你们叫我蜜儿的?”小公主刘蜜小脸胀得红通通的。

“洵儿……”徐龙田转头对七公主刘洵说:“你看看蜜儿,你作姊姊也不管管。”

“别叫的这么亲热。”七公主刘洵冷冷的说:“以后麻烦你称呼我七公主,蜜儿本来就一直就没让你们这样叫。”

徐龙田微微一愣:“你……还真的翻脸不认人?”

“徐龙田。”一旁的陈康幸灾乐祸的说:“你以为洵儿、蜜儿是你叫的吗?”他们俩人一向为了追求七公主刘洵颇有心病,这下刘洵给徐龙田吃排头,他自然高兴。

“你也一样。”七公主刘洵毫不客气的对陈康说“你们以后谁都不许叫,我们只是客气,你们倒叫顺口了?”

陈廉脸色也变了,拉着徐房往后一退说:“你们姊妹是什么意思……真的翻脸啊?”

这时陈猛与徐龙田两表兄弟站在一处瞪眼,陈康与徐房退到与六公主刘韵聊天的徐彭身旁,徐彭见状只好对六公主刘韵说:“韵儿,你们……?”

“徐彭大哥。”六公主刘韵礼貌的笑笑说:“我们逐渐的长大,有些距离还是要保持,礼貌还是要注意,我看……七妹说的也对。”

徐彭见刘韵也这么说,脸色微微一变的说:“你……居然这么说,我们以前……”

“以前的事作不得准……”六公主刘韵微微一笑又变了称呼说:“徐彭公子,我们还是朋友。”

“好……”一旁徐龙田冷冷一笑说:“连六公主也变了心,这些人难道是宝?”

他见到徐彭吃鳖虽然开心,不过自己也没占到便宜,忍不住说起闲话来。

“徐龙田!”七公主刘洵可受不了这些话:“你嘴巴不乾不净的说什么?”

“大家心里明白。”徐龙田说:“小公主看上谁我们看的很明白,却不知六公主与七公主又是喜欢上谁,陈卫国使可不是皇上。”

人族的习俗虽没有限定一夫一妻的制度,不过因为人族血脉不足的关系,除了帝皇之外,基本上还是一夫一妻较为正常,不然多会受到批评,徐龙田这话是暗指三位公主同时喜欢陈信。几位公主自然明白徐龙田的意思,这话一说,连修养最好的大公主也变了脸色,七公主首先发火,腰中的配剑一拔,点点剑雨就向徐龙田洒了下去。

徐龙田功夫自然不弱,迅速的拔剑在手,叮叮咚咚的抵挡起来,一面不乾不净的说着:“我是被迫应战,可没有犯上不敬,没想到七公主翻脸比翻书还快,有了新人忘了旧人……”

七公主更是生气,出手更是快速,不过虽然皇室子女有经过加意调教,但两人差了十余岁,加上男女有别,七公主毕竟还不是对手,还好徐龙田也不敢伤了七公主。

这时最紧张的就是两旁的随侍部队了,两边都不能得罪,也都不能出事,事实上这些部队跟着皇族也只是巡逻、开路的功能,说到功夫,这些年轻的皇族应该是自保有余了。

这时小公主已经奔到六公主身边,紧张的望着打起来约两人,薛乾尚见陈信身旁无人,走过来低声说:“陈信,你看我们要不要插手?”

“你说呢?”陈信问。

“不插手于理不合,插手恐怕就纠缠不清了……”薛乾尚自然知道七公主刘洵对自己有意思,要是自己出手帮忙,肯定会对两人恋情大有助益,不过薛乾尚可没打算发展这段恋情。

“七公主应该是不会有事。”陈信望着斗场,略有所悟的说:“没想到……用武器反而比较安全。”陈信发觉,也许因为这里以前的武器不易击伤其他种族,所以几乎每个人都有一两手绝招,可藉肉掌攻出极大的破坏力。不过相对的,若是手中有武器,能够以锐利的部分破开对方的内息攻击,如此反而容易抵挡对方攻出的绝招,所以除非是陈信等人现在制造的武器,不然以武器对攻反而比绝招还不易分出胜负。

“所以……”薛乾尚见陈信这么说,不知道陈信打什么主意。

“看来你出手不适合,我阻挡一下好了……”陈信点点头,攸然化作一道光华以入场中。

众人只见陈信身影忽然出现在场中,场中似乎微微一亮,七公主与徐龙田两人一滞之下,同时往后远远的跃开,四面众人同时一惊,没想到陈信进场两人居然自动的退开。小公主刘蜜认为七公主见到陈信自然会收手,却没想到徐龙田会的这么听话?而大公主刘韵却知道七公主火大起来绝对全力以赴,哪有这么容易收手?

而与徐龙田一道的陈猛,见徐龙田乖乖的后撤更是吃惊,这可是陈信自己送上来的,要是自己绝对顺势斩了下去,大好机会却不把握,怎会这么傻?

薛乾尚等人虽不明白怎么回事,不过想也知道陈信作了手脚,反倒没有太过惊讶。

事实上当陈信向前一跃穿入两方的剑光中,已经由外界聚集了一股能量,向两方同时柔和集中,一瞬间将两人的身型束起向内牵引,七公主刘洵与徐龙田只觉眼前一花,陈信已经忽然出现在两人的剑光中。七公主一惊之下想收剑却力有未逮,徐龙田却是正合我意的剑上加劲猛往前刺,就在这一瞬间,只见陈信双掌微扬,两人同时觉得全身忽然不能动弹,还正缓缓的被一股力道往前扯,两人对阵信的心态虽然各异,但是在这种状况下自然而然的运劲往后一挣,那知陈信便是如此设计,只见陈信顺势将能量向外一送,两人身不由主的轻轻飘出数公尺外,稳稳的落下地来。

陈猛一见徐龙田落下,连忙赶了过去说:“表哥,你怎么……”说着自己就要冲上前去。

徐龙田自己明白,知道不是陈信对手,摇摇头扯住陈猛说:“今天算了,我们走。”两人领着一群人跨上龙马,愤愤的向都城骑回。

这时除了陈信等人与三位公主外,只有徐彭、徐房两兄弟和他们的表兄弟陈广,其中脸色较为白净的徐房,刚刚才讪笑众人由天外掉下,在见徐龙田与陈猛虎头蛇尾的退开,不禁有些迟疑起来,他哥哥徐彭还不死心,然在六公主刘韵身前说:“韵……六公主,我们……”

六公主刘韵收起笑容,面容严肃的打断徐彭的话说:“徐彭公子,今天我们约了天降卫国使一道出游可是父皇的旨意,各位没事跑来胡闹,徐房公子还胡言乱语,现在您又纠缠不清,莫非认为我姊妹真的好欺负?”

六公主刘韵这一发威可又不同,刘韵比起小公主刘蜜长了足有七岁,现在已经没有所谓出入的限制,加上又尚未出嫁,对天广皇的影响力正是最大的时候,而刘韵又颇擅交际,因此所有的文武官员,对这位韵公主都不敢不卖三分帐,要是刘韵真要翻脸,只要去找左督国王徐东平一说,三人就吃不完兜着走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二十五章 醋海生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路迷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