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路迷踪》

第二十六章 波涛汹涌

作者:莫仁

就在这一瞬间,薛干尚浑身冒出光华,先一步拔出了长剑,往北面迅速的一穿,这一下东、西两面的弓箭射了个空,但是南北两面的弓箭仍然向薛干尚汇集过来,只见薛干尚剑光挥动之下,叮当一阵乱响,削断的弓箭四面纷飞,四面的人吓了一跳,他们哪里知道薛干尚的剑法本足以防守为主,这一挥舞起来几乎是滴水不漏。更令人讶异的是,薛干尚手中的长剑居然能泛出闪闪光华,将精钢所铸的弓箭如砍菜削瓜的一一削断,这般削铁如泥的利器更是宇内少见。

不过这时薛干尚一落地,居然微微顿了一下,四面的人终于发现薛干尚仍然被一只漏网之箭射中右腿,正面色一皱的强忍着疼痛,首脑还来不及下令,只见薛干尚左腿用力一跃,仍往北面冲去。北面众人不及再取弓箭,一个个迅速的将刀剑拔了出来,准备将薛干尚挡住,另外三面更是大声喊杀的同时由后方冲了过来。

薛干尚不再迟疑,右手全力挥动长剑,左手伸至眉心迅速凝聚着丸状光华,向外连点,光华闪动之际,他已经在一瞬间冲出了这一层包围,身后留下了七具尸体,其中三人连手中的武器一起被剑削断,另四人死在由陈信所授的功夫之下。

不过薛干尚移动虽然快速,毕竟右腿疼痛难当,转眼又被数人追击,薛干尚运劲于剑,光华一爆之间,剑逢剑折、刀遇刀断,那位为首大汉在招架瞬间,只觉手中长剑忽然一轻,见薛干尚剑芒向自己冲来,连忙险险后退闪过薛干尚的一剑。他一回头,见薛干尚正转向夺路而走,焦急的大吼一声说:“别让他走了。”随即将剑一扔,两掌同时聚力往转而向东的薛干尚击去。

这股劲力迅速追着薛干尚的背心,薛干尚不能不挡,只好半空中回身舞出一道剑花,将这股气劲击散,但是这一接招,四面又团团的围困起来,薛干尚一咬牙,将还在右腿上摇晃的弓箭奋力拔出,猛的往那首脑一扔。那首脑迅速闪过这枝箭,正要上前攻击,却见薛干尚忽然将手中长剑一收,双手会于前胸,在前胸间凝聚了一个约两、三个拳头大的光华,那位首领还算识货,面色一变大吼说:“掌力四面遥攻。”

四面还有近四十人,同时挥出掌力往薛干尚攻过去,薛干尚大喝一声,将那一球光华往首脑的方向攻去,光华一面向外飞出,一面迅速的涨大,这是薛干尚经陈信传授之后,自行体会的运用方式,专门对付较多的敌人。

只见光华与这一面的劲力接触,立即传出轰然爆响,那名首脑首当其冲,气劲相接之际马上发现自已的劲力反扑回来,还好他经验丰富,立刻运劲回收护住全身,尽力往后一跃,随即被勃发的劲力轰的往外直飞,连撞断了两株大树才摔下地来,其它劲力范围内的七、八人却没这么幸运,各个骨折肉散,死无全尸。

但是爆响的同时,薛干尚也遭到其它三十来人掌劲的联手攻击,三面劲力一冲,薛干尚往前翻出近十公尺,喉头一甜的吐出血来,但他这时没空休息,随即强提残余劲力,又慢慢的站了起来。

薛干尚这一掌威势巨大,三面的人同时愣上一愣,那位被击飞的首脑虽然已经爬不起来,但是仍嘶哑的川:“别……别放过他。”三面的人又缓缓的围了上来。到底是何等深仇,非置自己于死地?薛干尚见对方居然纠缠不休,心中迅速的盘算,刚刚那招已经耗去了近一半的内息,要是以长剑人内混战,虽然有把握宰杀掉一半以上的人,不过要全身而退却不大可能,但若是提聚剩下的力道,再来一击能不能将这三十人一举击溃?要足不行,自己内思尽散,岂非任人宰割?

薛干尚还拿不定主意,忽然远远空中传来一阵长啸,好快!转眼间已经到了头顶上方,随即一道闪光迅速的由空中落下,薛干尚轻叮一口气,只觉浑身一松,闭目坐下地来,知道再也不用自已操心——陈信已经赶到了。

陈信见薛干尚这副模样,怒极大吼一声,十指同现光华,腾龙指向外四散,三十来人还来不及反应,眨眼间一个个头颅爆裂死在腾龙指之下,却是不知何时,陈信已经将十指都练成了,连小柔想下来帮忙,却见四面一片气劲织成的光网,连忙惊啸一声的折往上飞,免的殃及池鱼。

要知道陈信凡事好说话,但要是有人得罪了自已朋友就没的商量,所以当初见到四婢被调戏时才会这么生气,现在见到薛干尚口角溢血、处处是伤的模样,自然更是火大,套句南角城赤炎龙将说过的话——“管他是什么皇亲国戚?”

而薛干尚闭着眼睛没听到打斗声、惨叫声,却只听到璞、扑、扑的声音连番传出,薛干尚疑惑的睁目一看,才知道那居然是头颅爆裂的声音,连忙叫:“阿信,留活口……唉……”却是薛干尚发现自己说晚了。

“你没事吧?”陈信连忙扶住薛干尚说:“发生什么事了?”一面手忙脚乱的替薛干尚包扎右腿的伤口、调理移位的内脏,小柔也落了下来。

“我也不知道。”薛干尚摇头苦笑说:“本来还想问问他们,你一来就杀光了。”

陈信有些不好意思,忽然发现还有个人还有一口气,连忙说:“那里还有一个。”薛干尚往那里一望,正是那个被自已一击打的无法动弹的首脑,点点头说:“那家伙是老大,问他应该最清楚。”

这时小刚载着小公主刘蜜与小柔双双落下,只见小公主花容失色的闭着眼睛,大概是小刚飞太快了,一入林中睁开眼来又遍地是死尸,终于忍不住惊叫起来。

“蜜儿……”另一端却传来七公主刘绚的声音:“……还有陈公子,你们怎么来了?呀……干尚!”

七公主刚刚退出林外,越想越是窝囊,也越替薛干尚担心,终于忍不住嘱咐三婢躲好,自己拔出长剑偷偷的钻入森林,没想到却意外的见到陈信与小公主,还有一地的死尸,转眼却望见薛干尚的惨状,连忙扑了过去,放声大哭起来。陈信一时懒得理会抱着薛干尚放声大哭的七公主,往那名百脑走去,却见那名大汉正缓缓的向外爬行,陈信摇摇头说:“这位仁兄,你是走不了的。”

大汉听到陈信的声音,一顿之下翻回身来,微喘着气说:“你……你就是陈卫国使?”

“在下正是陈信。”陈信说:“我虽不想帮你,不过这样任你爬下去也是非死不可,若是你肯实话实说,我可能会饶你一命。”那人所有经脉都已淤塞,若不迅速救治足非死无疑。

大汉忽然勉力裂嘴笑了两下说:“卫国使……果然……不凡。既然走不了,哪就不走了……呢……”两眼一翻,却是断气了。

陈信看的清楚,那人运起残余的功力一冲,将自已的主脉一起震断,这下自然没救,立刻毙命,陈信虽然明白,却也是无法拦阻,只好叹了一口气,先翻翻这些人的头罩,发现这些人居然都有毛发,看来都是贵族,难怪功夫这么高。这边直到七公主刘绚哭到甘愿,四人终于叙话起来,陈信才有机会说出自己为何会适时赶到。

今晨陈信与小公主刘蜜乘坐蝠虎向外飞行,小公主虽然一开始有些怕,不过陈信为了小公主,特别要求蝠虎放慢速度。

过了一下子,小公主就慢慢觉得好玩了,还开始与小刚建立交情,两人乘坐蝠虎无须行走自然快速,很迅速的飞到都玉山,在小公主的指引下,两人先赏玩了“穿山古洞”,那是一道笔直的圆形信道,足有数公里长,将都玉山由东到西穿出一个大洞,古怪的是四壁光滑,完全没有人工的斧凿痕迹,不知如何而来,陈信虽然大为赞叹,心中难免暗暗怀疑是不是数千年前大战之后留下来的痕迹?

赏玩片刻,见时光尚早,陈信与小公主刘蜜又乘着蝠虎,逛了逛昨天才去过的“百尺飞泉”、“穿云奇木”,后来干脆乘着蝠虎在天空逛了起来,想耗到晚上再去见识“彩聚云光”,没想到陈信忽然间听到由城东传来一声巨响,同时感受到一股异常熟悉的强大内息,陈信马上明白是薛干尚遇敌,立刻嘱咐小柔往都城东方冲,要小刚缓缓过来。

小柔这一全力加速还不是转眼即到,终于实时解决了薛干尚的危机,不过蝠虎不听话是有名的,小刚见到陈信与小柔往东赶,虽然陈信嘱咐它慢,它自己却不打算多慢,还足前脚后脚的赶到,只差没把小公主甩下去,自然把小公主吓的花容失色。

陈信说明的时候,七公主刘绚一直握着薛干尚的手,含情的望着薛干尚,这时三位在外面躲着的随侍也偷偷摸摸的进来,见众人无串连忙拥了过来问安,陈信站起说:“既然干尚受伤,今天就别逛了,我们走回都城吧。”随即将干尚扶坐在小柔身上,七公主马上过来扶住,七人缓缓的向都城走回。一面走,七公主刘绚一面恨恨的说:“这一定是他们干的好事,我回去一定要六姐彻查。”

小公主刘蜜问:“七姊姊……你是说……?”

“当然是他们,要不是徐房、徐彭、陈康那一群,就是陈猛和许龙田,等下到了城门,川官兵将那些人的尸体带回,找人一认就知道是哪些人的家将了。”七公主咬牙说。

“他们……”小公主刘蜜不大相信:“他们平常……不是都很好?”

“蜜儿。”七公主刘绚皱眉说:“在你面前当然表现的很好,别太天真了,何况陈信公子才来都城五天,哪会得罪其它人?”

“原来他们这么坏!”小公主刘蜜觉得大有道理,跟着骂:“我以后再也不理他们了。”

这时已走出森林,守城门的发现异状,连忙奔过来伺候,七公主又给他们吃丁一顿排头,才往都城内走进去,那些守卫自然是吓的冷汗直流,离自已看守的地方不远居然有盗匪作乱,这下脑袋等于已经被砍了一半,连忙大队向森林出发,要将那些万恶匪徒的尸体移送法办。

陈信等人终于回到卫国使府,七公主刘绚与小公主刘蜜也跟了进来,陈信进门就说:“得安总管,请许副将出来。”许丽芙治疗的功夫最高,陈信自然马上找她。

“不……”薛干尚拦住得安总管摇头说:“卫国使招待两位公主,我自己去找丽芙好了。”

陈信这才想到许丽芙出来见到小公主可大大不妙,还是薛干尚想的周到,连忙点头,要得安总管扶薛干尚进去。“我跟你去。”七公主刘约见状连忙说:“我可以帮忙。”

“不用了。”薛干尚彬彬有礼的说:“烦劳七公主送我回来,在下已经于心不安,岂敢再烦七公主移玉。”随即起身径自去了。

七公主刘绚见薛干尚忽然冷漠起来,忽然愣仕,随即想到薛干尚一定是怪自己临阵脱逃,不禁一阵委屈,珠泪忽然滴了下来,随即低下头就往门外冲,连打招呼都忘了,流着泪迅速的奔出门外。陈信见状连忙说:“蜜儿,跟着你姊姊,不然怕会出事。”还好里城中处处兵马巡逻,不然陈信岂不是也要追出去。

“喔……好。”小公主刘蜜连忙起身,一面低声说:“陈信,我明天再来找你……七姊姊、七姊姊……”转眼也奔了出去,这可苦了四名随侍,她们哪里追的上两位公主,只有追一步算一步了。

这时小秋、小夏知道陈信回来,正急急的奔出,一见到陈信,同时躬身说:“参见公子。”陈信见两人微微嘟着嘴,神色似有不豫,知道两婢怪自己没带她们出去,还好是这两个,要是小冬也在内,只怕已经哭了出来,陈信转念一想,这两个说不定偷偷的哭过了,只好连忙说:“你们别生气,我乘蝠虎出去真的不能带你们。”

小秋、小夏对望一眼,低下头来没作声,陈信只好接着说:“这个不是龙马,总是比较快一些,何况今天在外面还遇到敌人,要不是骑蝠虎出去,过去救人,说不定薛神将就糟糕了……”陈信大为得意,自已马上想出了一个好理由,算是颇有急智。

小秋抬起头来,望望陈信低声说:“公子不是也会飞……”随即将头低了下去。大事不妙!陈信这才想到当初救她们功夫的时候,曾说过她们练习习惯了之后也会飞,这个理由不灵。陈信连忙绞尽脑汁、肠思枯竭的才通出一句话:“这个:蝠虎飞的比较快、又不费力。”事实上陈信自然不会飞的比蝠虎慢,不过现在万万不能自行招认。

两婢似乎接受了陈信这个解释,面色较和的微微抬头望了陈信一眼,小秋才开口说:“其实公子不用对小婢解释的……小婢不懂事,竟心怀怨恕,请公子责罚。”陈信松了一口气说:“没事就好,有什么好责罚的……走,我们去看看薛神将。”

陈信到达许丽芙的居所,婢女连忙向内传讯,并将陈信迎了进去,陈信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二十六章 波涛汹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路迷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