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路迷踪》

第二十八章 变生肘腋

作者:莫仁

这时这一层楼除了中间那处之外,也渐渐约有人上来,陈信有的认识,有的不认识,当然以不认识为多,以中间的皇室家族座位来看,左侧第一间是左督国王的区域,右侧第一间自然是右督国王的区域,此外左侧第二间来了一群年纪都不小,应该都有百岁以上的老前辈,陈信从未见过,不知道是干什么的,而右侧第二间也就是陈信右边这间,却是定盟卫国使刘力的座位,这时他正好升阶到达,立即向陈信打了个招呼。

陈信连忙回礼,却见到小公主刘蜜在刘方后面跳了出来,先对陈信甜甜的一笑,随即轻灵的越过低矮的栏仟,跑到陈信身旁说:“陈信,我来了。”陈信身旁的黄吉立即识趣的闪开,小公主刘蜜还有些不好意思,对黄吉微微伸了伸舌头,笑着轻声道谢,就在陈信身旁坐了下来。

“蜜儿……”陈信不禁觉得尴尬,尤其是刚才有人说要用美人计……但这个计策未免也太顺利了,陈信只好说:“你不是应该坐中间的吗?”

“父皇来了再说嘛。”小公主刘蜜说:“我说要和皇兄一起先来,父皇说好的。”

“陈卫国使。”另一边的定盟卫国使刘方忽然发言说:“若不介意,将此栏杆撤去如何?”

“嗯……不介意?”陈信一时还搞不消楚状况,见到定盟卫国使刘方的手下将两区域问的低栏拔起,往两旁一收,等于将两边的界线除去,这才清楚在干什么。

“这是我的一子一女。”定盟卫国使刘方说:“还不见过陈卫国使。”两位年经人起立向陈信躬身说:“见过天降卫国使。”

陈信回礼之后说:“我们见过…这位是定盟卫国快的长子继礼兄,这位……”

“长女刘绣。”定盟卫国使呵呵笑着说:“都还小,陈卫国使以后多多照料…”

“岂敢、岂敢……”陈信望过去,刘绣可不小了,应该也将近二十,亭亭玉立,正望着刘蜜古怪的笑了笑,却见刘蜜脸色微微泛红,回瞪了刘绣一眼。刘蜜拉着陈信坐下,一面低声说:“陈信,那个刘绣等一下一定会过来,要是说我坏话,你不能听喔。”

“你们有仇啊!”陈信莫名其妙:“她干么说你坏话。”

小公主撒娇的说:“你别管啦……好不好啦……”“好啦、好啦。”陈信头的又开始变大,只好先答应了再说。

事实上,刘绣虽然要叫小公主刘蜜姑姑,不过比起刘蜜还大了一岁,从小和七公主、小公主玩在一起,这次虽然天广皇有私心,让陈信先与刘蜜认识,但是还不知道会鹿死谁手,小公主刘蜜自然要先做做防险。

过了一会儿,皇室的座位也逐渐上来了一些皇子皇孙,看来除了定盟卫国使有自己的席位之外,其它的皇子、皇女就是坐在那儿了,小公主刘蜜见状,连忙溜下楼,跑去自己该去的位置,不久后,内侍总领的大嗓门又张开了,一样在众人的问候声中,天广皇率领着五位年纪不等的贵妇,在台上就坐。过不多时,天广皇派了一个随侍过来,对陈信施体说:“启禀天降卫国使,皇上有请。”

陈信于是随着这名随侍移步,先下楼,再换过另一道楼梯上楼,在陈信对天广皇施礼之后,天广皇面带微笑的点头说:“好、好,卫国使请坐。”陈信躬身回答:“谢皇上。”

陈信坐下之后,天广皇说:“卫国使,朕不想麻烦卫国使及置部部分神将担任评鉴官,但因贵部数日前才有不幸事件发生,我已另寻他人,不知陈卫国使意下如何?”这样当然最好,陈信连忙点头说:“多谢皇上体恤,陈信万分感激。”

天广皇神色一拨接着说:“先是薛神将前些日子受伤,之后宋副将居然在贵府中被人暗算,这件事待皇族大会之后,朕会派人严加追缉,务必找出凶嫌,陈卫国使请先放宽心,今日先多与其它皇族亲近亲近。”陈信只好应是,这时偷眼望到坐在一旁角落的七公主刘绚,才数日不见,只见她整整瘦了一圈,面色樵惮、神采全失,之前活泼俏皮的模样完全消失了。

天广皇注意到陈信的目光,唤了一口气说:“陈卫国使……你也看到了,你觉得该如何是好?”我怎么知道该如何是好?陈信面色为难的说:“这……皇上……”

“朕现在只是一个父亲。”天广皇说:“这孩子一向活泼,这些天忽然变成这样,朕实在担心。”

“父皇……”六公主刘韵听见,在一旁低声说:“我等一下把七妹带过去就可以了,解铃还须系铃人。”

天广皇点点头说:“还望陈卫国使先行缓颊,则让绚儿太过难堪。”“我会尽力的……”陈信叹了口气,告退回去。

一回去,陈信走到薛干尚身旁,望望薛干尚叹了一口气,不知该由何处说起,那知薛干尚反倒先开口说:“放心,我不会让你难做的……”陈信倒不会很意外,反正薛干尚料事如神,只好说:“她确实也颇受折磨,你看看该怎么办好了。”

薛干尚忽然微微苦笑低声说:“我要是知道早就教你了,还会留着?”这话一说,陈信的心神被牵到许丽芙身上,确实真是不知该如何是好,陈信再叹一口气,回到自己座位上坐下。

这时下方的挑战已经依序开始,皇族也开始移动,四面拜访,定盟卫国使的一子一女首先过来这一席,皇孙刘继礼施礼说:“陈卫国使,我们兄妹想与诸位请教一下,诸位来自遥远的地球,想必一定有许多的奇物奇事。”

“来、来、来。”黄吉嚷嚷说:“我来告诉你们…”而事实上黄吉他没在地球呆多久,扯没两下就讲到雾灵谷中的怪物,不过刘继礼也是瞪大眼睛,专心的听这些闻所未闻的事情。

刘绣就没有这么专心,转过头对陈信一笑说:“陈卫国使跟蜜儿姑姑很好喔?”“什么……?”陈信完全不知如何回答,只好装做听不清楚。

刘绣经轻摇摇头说:“蜜儿姑姑比我小上一岁,确实是人见人爱,不过一向以来很少交朋友,陈卫国使魅力好大,一下子就和蜜儿姑姑这么熟了。”

“嗯……蜜儿确实是个可爱的小妹妹。”陈信只好找话说:“与她相处是没什么距离……刘绣小姐,这个……你也是待人和蔼可亲,很好相处。”

刘绣轻轻一碎,微笑说:“陈卫国使真会说话,怪不得蜜儿姑姑这么死心塌地……嗯……大家都称我小绣,公子如不嫌弃,这样叫我就可以了。”

“这个……咳咳……”陈信有些心惊胆战,这一个再叫下去又会得罪谁?“陈信!”却是小公主刘蜜来了,她一上楼见到刘绣与陈信谈的正高兴,忍不住紧张的叫了起来。

陈信还不知道该不该回答,刘绣却忽然起身说:“陈公子,小绣先告退了。”随即向小公主微微笑了笑,下楼去了。小公主自然纠缠着陈信闲刘绣说过什么,陈信无言以对,两人才说了两、三句话,哪有内容?

不过还好这时六公主刘韵带着七公主刘绚上来,先向陈信问安,陈信回礼之后,薛干尚摇摇头站了起来,望向七公主,七公主刘绚微微抬头望见薛干尚,头又低了下去,六公主见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半拉半推的将七公主拉到薛干尚身旁的座位按了下去,这才安心的往练长风走去。陈信好奇心大起,不理会一旁聒噪的小公主,将注意力集中到薛干尚那边,想偷听两人的对话,以后可列为参考。

只听薛干尚先唤了一口气,低声说:“七公主,你消瘦了。”七公主心头一阵委屈,眼泪终于控制不住的滴了下来。

“你还认为是自己的错吗?”薛干尚柔声问:“还是觉得我太过分了?”

七公主听薛干尚这样说,缓缓抬起头来,脸上一片迷恫,似乎也不知道是哪一种。“或是两者都有?”薛干尚微微一笑说:“你喜欢我吗?”

七公主万万没想到薛干尚会这样问,眼泪自然而然的停了下来,脸上却飞起两片红霞,轻轻咬住下chún凝视着薛干尚。这时陈信大为紧张,要是自已遇到这种状况一向只有认输,不知薛干尚会如何解决?

“我猜猜看。”薛干尚说:“你本来只是觉得我还蛮好相处的,后来在生死交关之间,忽然觉得我可以信任,然后见到我受伤,又心生感激……对不对?”

七公主刘约还能说什么,只有睁着红红的大眼缓缓点头,陈信在一旁也大点其头,这段话大有学问,眼看下一步就该是撇清了,却不知该怎么转回来,七公主看陈信脸上表情古怪,也不说话了,疑惑的望着陈信。却听薛干尚按着说:“所以……其实你还不是真的了解我,不是真的喜欢我,只是又感激、又自责,所以才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

七公主刘约似乎想说什么:“我……”

“我只能说……”薛干尚紧接着说:“当时就算只有随侍,我也会这么做,所以…这是我们身为朋友的证据,却不是让你用来感激的……你懂吗,绚儿。”

这还是薛干尚第二次叫七公主绚儿,七公主刘绚的眼眶一霎时又红了,低声的说:“我懂……可是……”

“我喜欢跟活泼的约儿作朋友,不想跟满怀感激的七公主作朋友……可以吗?”薛干尚继续说:“何况……现在陈信八成在偷听,你如果再不笑一个……我就丢脸了。”

七公主刘绚意外的望向陈信,却发现陈信果然表情忽然一变,似乎作贼被当场捉住,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回头轻轻瞪了薛干尚一下,雨过天青。陈信这下可糗大了,薛干尚居然拿自己过门,这招可不知该怎么学,回神却见到小公主刘蜜正睁大眼睛望着自已,连忙结结巴巴的说:“怎…怎么了。”

“你才怎么了?”小公主刘蜜摸摸陈信额头,担心的说:“生病啦?”

“没有……”陈信正是又好气又好笑,薛干尚虽然幽自己一默,不过这一下确实是高明,不用承诺、也不用决裂,却能恢复和平,陈信不再为他担心,与七公主瞎扯了起来。片刻后,下方的交战气劲爆破声逐渐的大声起来,想来是阶级逐渐的升高,陈信望了望,现在进行到副将级的挑战了,皇族和贵族确实是高手如云。

进行到龙将级的比试时,陈信看到正有一位贵族顺利的击败龙将级的评鉴官,被天广皇认命为龙将,陈信不禁疑惑的说:“奇了……这人应该可以更高一级的啊。”

“你是说国使级。”小公主刘蜜点点头说:“国使分为三级,卫国使、护国使、安国使,这人的功夫也许可以到达安国使的境界,不过……贵族好象最多只能做龙将。”

“这样……”陈信疑惑的说:“为什么?”

“不为什么……”小公主对陈信这样问有些意外,歪着头想了想说“规例吧。”又是阶级的问题,陈信皱起眉头,心想总有一天会闹革命。

到了龙将级之后挑战的人就逐渐减少,不过打斗的时间也随之增长,奇功异招也不断的出笼,不过因为被挑战的评鉴官功力大家都清楚,所以要是挑战者真的比较强,也会适当的控制力道,不大会有意外发生。而令众人看的牙痒痒的徐房、徐彭、陈猛表兄弟,以及陈猛、徐龙田表兄弟都顺利的成为龙将,他们望向陈信这一面的目光,也都有些怨恨之意。小公主刘蜜见状摇摇头说:“他们都要出来接受派任,分级比试就不好看了。”

这五人本来在三十岁以上级会有一场龙争虎斗,不过既然接受任职,自然不能再参加争斗,所以小公主才这样说。事实上分级比试果然没什么看头,四面的人心不在焉的继续做着问候与交际的动作,也有好些官员带着自已的子女来见陈信,也常会留下子女在这里聊天,连玄浪龙将也带着还留在都城的弟弟、妹妹来见陈信,慢慢的陈信这区越来越热闹。

过了好一会儿,四面忽然渐渐的安静下来,反而显约有些诡异,陈信四面望望,看不出有什么异状,下方的练武场也空佣巴人,只好转头望向小公主说:“蜜儿,发生什么事了?”

“嘘……”小公主刘蜜低声说:“注意看中间,表演要开始了。”

陈信目光往中间看去,只见场中依然空无一人,这要如何表演?正要追问的时候,忽然由天广皇左边第二格,那群老人中间非常迅速的穿出两人,一瞬间就降到下方的场中。原来那些老人都是高手……陈信这才知道为什么表演开始前全场都先安静了。这时小公主刘蜜在陈信耳边低声说:“那些是皇族退休的长者,分成两组教导皇室子女和皇族子女,也就是我们的师傅。”

有点像圣岛长老团的味道,陈信点点头问:“他们要表演什么?”陈信望望下方的老者,只见一穿蓝、一穿灰,相居约五公尺,都是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

“不知道……”小公主摇摇头说:“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二十八章 变生肘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路迷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