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路迷踪》

第二十九章 身陷重围

作者:莫仁

天广皇见再无缓冲的余地,缓缓的说:“你们迟迟不放箭,想必是有条件要谈,既然如此……何不开口?”右督国王陈密说:“我们也没什么特别的要求,只要你们自散功力,束手就缚,我保证日后诸位依然足锦衣华食,生活无虑。”

“陈密……”天广皇冷笑一声说:“你有什么要求一次说出来,少假慈悲了。”

“天广皇果然足明白人。”右督国王陈密呵呵一笑说:“当然还要麻烦阁下告知先祖密室的玄机,否则要是取不到泰古剑,我们不是白忙了?”天广皇今日果然未配泰古剑,自然是收在密室中。

这时定盟卫国使刘方跃到天广皇身旁,将腰间的长刀解下,躬身奉上,天广皇接过此刀,将刀一拔,只见一片寒芒向外冒出,一股沉凝厚重之气忽然由刀上泛出,所有人忽然都有透不过气的感觉,天广皇举刀大声说:“朕有裂地刀在手,你们想拦住朕会死多少人?”却是皇族至宝之一裂地刀。

右督国王面色一变,望望身旁的至尊龙将林齐烈,只见他将身后的龙齿巨剑解下,接过身后一人呈上的另一柄巨剑,顺势一拔巨剑,巨剑一出,只见巨剑由剑脊处分蓝红两色,蓝雾红芒同时向外透出,两色交缠,极端诡异,至尊龙将以手中巨剑一指天广里说:“却不知我栏不栏的住阁下?”

“乾坤剑……”天广里面色也不禁变了,恨声说:“徐石那家伙……居然连乾坤剑他借了给你,他就不怕你叛乱?”

“林英有恩报恩、有仇报仇,何况习回河王刘木根本有名无实,他若不是你的胞弟岂能成为习回河王?追风刀还不是转眼就到北域王的手里。”至尊龙将林齐烈大声说:“若是你不肯答应,泰古剑不要也罢,我立刻下令万箭齐发,楼中所有人全部难以活命。”

“至尊龙将……”右督国王陈密笑呵呵的说:“别把阅明老弟逼的大紧,只要他愿意交出皇族至宝,我们地无须赶尽杀绝,是不是?”看来一个扮黑脸,一个扮白脸,就要天广皇刘开叫就范。

只见至尊龙将林齐列心泛吟一番,对天广皇说:“我就让你考虑一个小时,若是到时候还不投降,莫怪我等无情。”随后与右督国王、另外五位龙将,一起向树林暗影中退了下去,只留下近万人在外团团围困。

这时众人自然聚集起来,陈信回头望向薛干尚说:“这下麻烦了。”陈信以前都是一个人倒霉,这次大家一起倒霉,他可不知该如何是好。

“陈信。”薛干尚低声说:“眼看大局难以挽回……你应该还可以脱身,去和日言夫妻会合后就回地球吧。”现在八成只有陈信一人会飞,自然有机会。

“不可能。”陈信断然拒绝:“别这么快就丧气,想想有没有别的方法。”

“本来我们与他们并无仇怨。”赵可馨说:“不过现在两方的仇已经结下了,我们就算想假装投靠,他们也应该不敢接受。”

薛干尚点头接口说:“我们不了解这些人的心态……真要想办法还要与天广皇商量。”

“陈卫国使。”这时天广里的随侍恰好来请,只见他面带愁容的说:“皇上请卫国使过去商量对策。”

陈信回头说:“干尚、可馨,你们和我一起过去。”这次情况特殊,陈信不得不带上两大军师,大家一起出出主意。三人一起向天广皇中间席位走去,这时左督国王徐东平、定盟卫国使刘方也都坐在一旁,二人见状躬身说:“参见皇上。”

“免礼,请坐。”天广皇摇头说:“陈卫国使,没想到诸位初到都城,就遇到这种事情……”

“父皇……”定盟卫国使刘方面色凝重,迟疑的说:“我们……真要投降吗?”左督国王徐东平面色一整说:“皇上,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真要散尽功力任人欺凌,微臣甘愿一死。”

陈信等二人面面相觑,他们也丧失了信心,还会有什么方法?薛干尚见状插言说:“恕在下失礼,真没有办法解决吗?”

“现在的情况……”天广皇叹气说:“四面箭矢随时可攻,就算我等尽数人能保得性命,在对方围攻之下,只怕地无法可施,他们趁幻粹阁八老功力耗尽之时发动果然十分阴险。”

“对方的首脑人物就是这些人吗?”陈信说:“宇宙洪荒四大龙将、狂涛龙将、右督国王,至尊龙将七人。”

“没错。”左督国王徐东平一叹说:“除了狂涛之外,宇宙洪荒四大龙将功力都不弱于国使或一城之王,难怪在南角城时他们并未出来挑战卫国使,原来那时心中已有反意。”他们这时才想到南角城较试的事情。

“朕当时只略觉奇怪。”天广皇也叹声说:“当时居然是拔山龙将出场,自然不能逼出陈卫国使……这些人姑且不论,林齐烈二十年前自辟蹊径,功力已经隐隐直逼幻粹阁阁老,现在潜修苦练二十年,又有乾坤剑在手……不知谁能为敌。”

“只有一个可能。”左督国王徐东平迟疑的说:“我们硬碰下方万人绝无希望,除非……除非能迅速的解决这七位百脑,擒贼先擒王,下方群龙无百,我们再下说辞。”

“这根本不可能。”天广皇没好气的说:“谁能迅速的解决他们七人?除非幻粹阁八老无恙,与我们同时出手,而且还必须将这几人缠住,使下方不敢放箭。”

“可惜父皇未带泰古剑出来。”定盟卫国使刘方惋惜的说:“若是皇族第一神剑在手,陈卫国使说不定能与叛徒林齐烈一搏,我与左督国王缠住陈密老贼,父皇冉仗裂地刀一举降服其它五将,说不定还有一线机会。”只有定盟卫国使见过陈信的功夫,对陈信大有信心,不过说了也没用,毕竟泰古剑不在身边。

“你们以为陈密老贼会没想到吗?”天广里摇摇头说:“今日有没有泰古剑都一样……泰古剑根本不能用来战斗。”什么?众人同时一惊,排名第一的泰占剑不能战斗?

夭广皇摇摇头低声说:“这本是秘密……泰古剑虽然形状似剑,但是除了特别好看之外,并不像乾坤剑这些武器一样其有极大的威力,我也是看了史前记载才明白,泰古剑既然名列八宝之一,大概必须要等八宝会合之后才有用,几年前我曾不慎透露此事给陈密老贼知道,他必定已经算准了……该说还好我今日没带出来,不然他们还有什么顾忌?”

众人听了天广里这样说,不禁面面相觑,天广皇按着摇头叹气说:“朕也有些灰心了,要是真如他们所说,习回河城以北皆已沦陷,我们今天就算能赢,岂不是又要与北域王徐七一决?而四面外族虎视忱忱,灭亡之祸就在不远……”就像鳞身族内乱一起,外族立即入侵,不过说来说去都是八宝惹的祸,不然牧固图大陆物产丰富,人口稀少,怎么算也不需耍打起来,所以要不是对方认为都城一战稳操胜券,他不敢轻言反叛。

“皇上千万不要灰心。”左督国王徐东平说:“要足今日之祸得以解决,天降卫国使府中制造新兵器之事,陈密老贼应该还不清楚,现在应该已经生产了数千把刀剑,到时扫荡北域王易如反掌,还是先考虑现在的问题。”

是不是易如反掌其实难讲,不过先解决眼前的问题倒是真的,陈信说:“要是真的能够擒住或除去这些人,这近万名官兵该如何解决?”“到时皇上登高一呼,宣布除主犯之外往事不究,而且日后皇族、贵族间一律平等,应该可以解决危机。”左督国王徐东平正色说。

这时薛干尚传音对陈信说:“如果天广皇真愿作此承诺,确实还有一线生机,不过问题在于谁去对付那个乾坤剑在手的至尊龙将。”

这时天广皇刚好说到:“要是我与林齐烈交手,陈密老贼可以由左督国王徐公应付,方儿可以应付宇宙洪荒其中之二,根据方儿、韵儿所说,陈卫国使对付其它约三位龙将应该大有希望,不过……却没有一场有把握的。”其实最没把握的就是天广皇对上林齐烈,只要一轮就全完了。

“不能多派一点人出去吗?”定盟卫国使刘方说:“四人对七人,怎么算都不保险。”

“问题是多一、两个没有用。”天广皇摇头说:“人多了对方反而不敢近身,千万支箭射将过来,谁也别想幸免。”

“在下斗胆进言。”薛干尚忽然说:“其实问题的症结在于谁对付至尊龙将,赢就是全赢、输就是全输,若是皇上手持裂地刀有把握,自然以皇上最为合适。”

薛干尚这话颇为无称礼,暗指天广里既然不是林齐烈的对手,应该将裂地刀交给陈信出手,就是因为天广里不肯交出护命宝刀,才非得这样一试。天广皇眉端微微跳动两下,面色不变的说:“薛神将此言自有道理,所以朕才一时难泱。”看来天懂皇是打算装作听不懂,当然另一方面天广皇也不认为陈信比自己还高明。

陈信懒得钩心斗角,皱着眉头说:“……不然干脆在下先向至尊龙将挑战,皇上看结果如何再决定后续动作好了。”自己要是打不过,往天上逃总逃的掉吧?这话就不像薛干尚说的这么客气了,天广皇面色微变的说:“陈卫国使无须如此,我们自然同进退,唯盼诸卿能迅速将其它叛将击杀,到时再来助脱一臂之力。”天广皇反正也不肯束手就缚,轮流出去让对方分散击破岂非傻瓜?终于是决定四人出战,不过仍不愿放弃裂地刀。

“还有一个问题……”薛干尚说:“要是四位与对方打起来的时候,对方眼见不敌,忽然要其它三面放箭,就算击败对方七人众人大错铸成,岂能收手,到时……要杀出一条血路可并不容易。”

“这……”当下众人些自以对,这确实不可不防,薛干尚只说不容易是客气,就算天广皇倚仗裂地刀之利,想全身而退其实也不大可能。

“除非……”赵可馨忽然出声:“除非有办法让他们全部吓到……不敢冒然出手,这样才有条件可谈,不然皇上一出去,他们不需要留下楼中众人的性命,马上就会展开攻击。”

“对了,也就是说……”薛干尚也明白了,点头说:“让他们发现若是混战起来,他们也会全部完蛋,然后再想办法以武技分上下。”

赵可馨按着说:“对方获胜我们认凭处置,要是我们获胜,那么除为首七人之外,众人不但既往不咎,而且日后两族平等,共御外侮。”

“这样一来,要是对方发现似有败象,也不敢随意发令攻击。”薛干尚说:“这样才算万全。”

“你们说的都对。”天广皇也拿掉派头说:“但是如何让对方有顾忌呢?”

赵可馨忽然望向陈信微笑说:“这就要看会不曾暴雨大作,雷电交加了……”陈信这才醒悟,赵可馨要自己用之前悟出的功夫吓人,陈信微微思索后点头笑说:“这倒可以……我们可以先将那些火灭了,落雷也不难……不过我可没这么准。”陈信的功力散至极远处虽然会失去攻击的力道,但是仍然能够凝聚外部能量,只是越远的地方凝聚速度越慢而已。

“这群人密密麻麻的,何必有准头?”薛干尚一笑接口:“说不定对方吓到了,不敢反抗,那就更好了,不过首脑的心态变化也更大,现在还没办法估计……”

一旁的三人听的满头雾水,定盟卫国使刘方皱眉说:“诸位……陈卫国使在说什么?”

“还有大约半个小时”陈信估计一下时间,迅速的说:“皇上,现在没时间解释了,在下现在回去设法,等一下该能让他们有所忌惮。”

现在时间不多,每多一分钟,能影响的范围就越大,当下陈信立刻回到自己的区域,要众人先别打扰自己,开始盘坐下来,缓缓的运行起内息。薛干尚于是对天广皇一躬身说:“启禀皇上,卫国使所作的事情现在较难解释,等一下期盼皇上要表现的冷静一些,当能达成吓阻敌人的目的,我等告退。”两人随即退回,告知众人陈信的打算,众人的心情自然又高兴、又交杂着担心,不知道陈信能够影响多远?

陈信一坐下,先深深吸一口气,然后全身内息运行起来,双手微微上举,将内息缓缓向外散发,不过可不能散发太多,等一下还要与敌人打斗,若是补充不及以致内息空虚该如何是好?所以陈信只能将散出部分足以补充的内息,本来内思一面外散,一面会不断的被迅速吸收,不过陈信这些日子已经有了经验,要是自已的内息被外在能量先里住,就不会这么容易消散,于是陈信一面聚合外在能量,一面将这些内息越分越细的往四面八方散去。

随着时间的过去,只见陈信身体附近光彩微微流转,不断的由手掌上升再向四面外散。因为陈信不断的稀释外送,所以并没有明亮到足以察觉,只见天空中缓缓的聚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二十九章 身陷重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路迷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