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路迷踪》

第三章 神游物外

作者:莫仁

  陈信见吴承天如此询问,点点头说:“圣主要不要先上八楼看看?”

  “也好。”吴承天转身向长老们说:“诸位先由田执事安排一下,我先与陈宗主上楼一

趟,陈宗主请。”

  在众人躬身送行之下,吴承天向着通往七楼的洞口飘去,左辅施良牧、右弼赫中行也立

即随侍在后。

  陈信虽然急着要出去见林颖雅,但是见到吴承天相邀,也不好不去,反正耗不了多少时

候,于是与吴承天谦逊了一番,相偕上楼。

  四人一到楼中,无须陈信再运功力,立即由四面通出微微的光华,吴承天不再多说,坐

入了上升的椅中,这时桌面上无祖的形象又出现了,依然将一开始对陈信说的话又说了一

次,不过当然不再有选择是否解除功能的选项出现,没多久,光华一闪,又开始向坐在椅中

的吴承天集中。

  陈信站在一旁,见能量逐渐增强,向着吴承天涌去,连忙说:“圣主,无祖不是说要光

质化才行?”

  “无妨。”吴承天摇摇头说:“柑信就算无益亦不当有害。”陈信只好闪远一点,免的

干扰到系统的运作。

  过了片刻,光华逐渐散去,吴承天颓然的站起身来说:“果然还是要光质化才行……去

哪里找这种人呢?”看来是并无效用。

  施良牧踏出一步说:“禀圣主,据报圣岛上另有一位光质化的人才。”

  “哦?”吴承天有点意外的说:“我怎么没听说?”

  “也是这个月消息才传上来的,不过那位少女虽已光质化,但还达不到进入七楼的条

件,所以并末上禀,不过……据说与陈宗主有关,这件事还要请教陈宗主。”施良牧接着转

过目光望向陈信。

  陈信只好点点头说:“施左辅说的莫非是林颖雅?”

  “正是。”施良牧点头说:“据说月余前宗主将她带离圣岛,这位林小姐回来之后就光

质化了,而且功力徒增,想来可能多少与陈宗主有关……”

  施良牧问的已经算是极为客气,不过陈信想起那些日子还有点不好意思,顿了顿才说:

“因为我与颖雅是……好朋友,我以逆元通脉术助她一臂之力,没想到之后就光质化了。”

  “逆元通脉街?”吴承天似乎吃了一惊,“宗主精通阴阳两气,难怪对异性施为也无

妨,这样一来,这位林小姐的原有内息全部换成宗主提供的能量,难怪会光质化,可是……

这不能算是找出办法了。”

  “禀圣主……”田执串的声音忽然出现:“吴安议事长将于九月十号到访。”看来也是

将内息送上来的。

  “还有三天……”吴承天沉吟着说,陈信倒是吓了一跳,这么说自己在这里呆了两天

了?只听吴承天接着说:“陈宗主,不知道您放不放心让那位林小姐试试看?”

  陈信一阵迟疑,想了想才说:“这要问她本人……”

  “也好……”吴承天说:“这件事还要麻烦陈宗主帮忙,无祖既然这样交代,圣殿自然

会尽力协助陈宗主。”

  陈信这才想起无祖希望自己能助一臂之力,不过这要如何助法?陈信心中一点影儿也没

有,也不知道无祖还活着没有……

  还在思索的时候,吴承天接着说:“相信宗主也想休息了,我也必须招待终于出关的长

老团,承天先行告辞,若有任何事情,宗主可请田执事转达。”

  陈信由沉思中惊醒,连忙点头说:“多谢圣主。”

  吴承天不再多说,与两位殿中重臣飘离密室,陈信见状不再迟疑,也随之向下飘落。

  陈信飘到六楼,这时六楼人群已经散尽,除了张、董、连三位长老外,只留下田执事一

人,见到陈信下来,田执事微笑说:“宗主又替圣殿解了一谜,田某感激万分。”

  “田执事别这么说,”陈信摇摇头说:“无祖的话你们也听到了,只是时机刚好而

已………对了田执事、几位长老,你们不去楼上看看?”

  田执事摇摇头说:“以我的职分,只能上到五楼,今日能上六楼是圣主的大量,岂能逾

越,圣主现在正招待长老们,委我侍奉宗主,不知宗主有没有吩咐?”

  “没有、没有……侍奉两字陈信万不敢当,我自己来就好了。”陈信顿了顿又说:“既

然是招待,张长老几位怎么没一起去?”

  “是我们自愿留下来的。”张长老说:“现在承恩塔顶的能量不再防御,自然需要有人

看守,多谢陈宗主的费心。”

  “既然如此,陈信先行告退,以后有暇再来拜望三位长老。”陈信与田执事再打了个招

呼,随即飘出承恩塔,直往圣殿外飞去。

  陈信一出塔,盘旋在塔外的小刚、小柔一声虎吼马上冲了下来,陈信自然知道它们就在

外面等候着,只是刚刚实在不方便与它们会面,再加上陈信进入此塔之前,就千万交代过两

兽不可胡来,总算是没出什么差错。

  两兽在陈信身旁环绕着飞动,一面还不时的纵声长啸,这时陈信忽有所觉,连忙一个转

身往后山飞去,两兽不再胡闹,跟着陈信的后方追去。

  原来陈信刚刚感受到林颖雅忽然将内息微提,并且绕过圣殿往后山断崖处移动,陈信知

道林颖雅是听到两虎的欢啸声,于是向自己作了个讯号,准备在后山相会,陈信自然不敢迟

疑,还早一步到达后山,不久林颖雅迅速的飞抵,一道光华闪了过来,让陈信想起圣主吴承

天拜托的事情,心里不禁有点为难。

  说起来陈信当然愿意见到林颖雅的功夫更高,但是接受了无祖赠与的能力就等于多了一

份责任,而这份责任又不是很容易解决的,加上林颖雅一向并不喜欢陈信这么东征西讨的,

所以陈信想起这件事是愁多于喜。

  但是丑媳妇总得见公婆,与林颖雅一见面,陈信还是老老实实的将这件事情说个明白,

一面询问林颖雅对接受那些内息的看法。

  林颖雅听完好一阵子不作声,望望陈信又低下头来,陈信心觉不妙,无奈之下只好挤话

说:“颖雅,你要是不喜欢也没关系……现在这样修练下去成就一定也不小。”

  “不是这个问题。”林颖雅终于开口说:“阿信,问题在你是不是又要离开地球?”

  陈信搔了搔头,一时难以作答,自己要是要追寻无祖的脚步,势必要离开地球,林颖雅

这时这样说,明摆着是不赞成。

  林颖雅见陈信不答话,有点生气的说:“阿信,你答应过我,以后不会再离开我身边

的。何况……何况那些去的人又没有一个回来的,你……不要我了?”

  “你不要这么说……你想想看我能拒绝吗?”陈信一个头比两个大。

  “你不能拒绝的……”林颖雅摇摇头难过的说:“你从来就不懂得拒绝。”

  “颖雅,你怎么这样说?”陈信莫名其妙。

  “难道不是吗?”林颖雅抬头大声说:“作宗主、作荣誉议事、去水域星杀怪物,哪件

事你知道拒绝的?离开地球一年,回来就带着两个女朋友,还不是因为你不懂得拒绝?”

  这不是翻旧帐吗?陈信有点不高兴的说:“过去的事情说好不提了,你现在这样……这

算什么……?”

  “好!不提就不提。当时你不知道我的心,离开地球我也不来怪你,现在你知道我喜欢

你,而且……而且我们……”林颖雅脸一红一咬牙接着说:“你又要离开地球,你到底把我

当成什么?”

  陈信见林颖雅的模样,心也不禁软了下来,轻轻楼着她说:“颖雅,不然你跟我去,密

室的内息对我来说虽然没有大用,对你应该很有帮助……你不想和我去吗?”

  见陈信这么温言软语,林颖雅眼泪流了下来,呐呐的说:“难道我不想和你去?可是难

道我就这样把我妈一个人丢在这里?何况……我多希望有一个安定的生活……”

  “伯母怎么会是一个人?”陈信安慰说。

  林颖雅缓缓挣开陈信的怀抱,轻声的说:“我错了……你不是属于我的……我太天真

了。”

  陈信望着林颖雅退开两步,心痛如割,心里人神交战,真想就此答应林颖雅,但是自己

怎么能这样做呢?不要说当初就答应了三位长老,现在又接受了那股不知道怎么用的内息,

更无从拒绝,但是见眼前的佳人如此伤心慾绝,陈信头大了起来。

  “我才不放心。”林颖雅低声说:“他能把我们母女丢下二十年不闻不问,谁知道能坚

持多久……”

  陈信不禁想到当初林闵图不知是编个如何的理由骗过颖雅,而林颖雅事实上的生父林田

昊当年又确实是没办法照顾她们母女,这算起来真是一笔糊涂帐。

  林颖雅抬起头望着陈信,目光中闪现着泪滴,依依的说:“陈信,你现在的荣誉已经够

多了……而且你又说圣殿中比你功夫高的前辈很多,你就算是为了我,为了我少做一次英

雄……好不好?”

  陈信只想点头说好,但是就是张不开嘴,好不容易挣出一句话:“颖雅……你让我为

难。来,”走向前牵起林颖雅的手,柔声说:“颖雅,你知道我是爱着你的……但是你也明

白我当初答应过别人,你替我想想,我能怎么说?”

  林颖雅抬起头望向陈信,苦笑摇了摇头,将手从陈信的掌中抽出,缓缓的拭了拭泪,强

笑着说:“阿信,这个问题不该问我,应该问你自己……你真的愿意回到平凡,做一个普通

人吗?”

  “为什么你一定要我做一个普通人?”陈信忍不住问:“颖雅,难道现在的我就不能爱

你吗?”

  林颖雅摇摇头,往通往前山的小径走去,一面说:“现在是我最需要你的时候……你还

是要走……”

  走了数步,林颖雅回过头来说:“阿信,长痛不如短痛,你别责怪自己,是我不对。”

  陈信万万没有想到会变成这样,连忙说:“颖雅,你别这样……”

  林颖雅摇摇头,止住陈信的话又说:“阿信……别再来找我了……对不起。”随即腾身

跃起,如一道流星一般的往山下投去。

  陈信要追自然追的上,但是不知怎么双脚就是不听使唤,片刻后陈信默然跌坐在山崖

旁,哑然无声,小刚、小柔目见两人的争执,虽然并不是完全明瞭,也知道陈信现在是十分

伤心,于是缓缓向陈信靠了过来,在陈信身旁趴了下去,两兽一人就这样安静地坐在山崖

旁,不出一声,静静的听着下方海浪拍打岩岸的声音。

  无元七三四年九月八号

  陈信直坐到东方天际泛白,依然没有离开的念头,脑海中穿梭来去的尽是林颖雅昨夜说

过的话,不过除了这些以外,陈信的脑中就是一片空白。

  这时陈信呆呆的看着东方的海面上太阳正一点一点的冒出头来,约烂的色彩布满了东方

的海面与云彩,红色、黄色、橙色,巧妙而迅速的改变着分配的比例,但是每一刹那却又都

是那么的完美,陈信的注意力慢慢的被吸引过去,心情也慢慢的平静下来。

  这时一些不知名的鸟,正由北而南的越过海面,缓缓的穿过陈信与太阳之间,待鸟群飞

了一段距离,陈信才发觉太阳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完全跃了出来,整片柔和的光芒正向四

面八方洒了下去,约丽的色彩也同时无声无息的消散,只有上方飘过的云似乎是不舍得,仍

然在边缘处妆点着一些美丽的色彩,包裹着中央反映出来的金黄。

  这时由陈信后方传来声音:“陈宗主……”

  “有事吗?田执事。”陈信自然知道来的是田执事,但是现在自己的目光舍不得离开眼

前的风光,于是陈信没有回头,依然望着东方。

  “禀宗主,圣主想知道那位林小姐……”田执事向来少见陈信这种模样,一时有点词不

达意。

  不过陈信当然明白田执事的意思,叹口气说:“就烦执事禀告圣主,陈信无法说服她,

实在抱歉。”

  “宗主言重了。”田执事连忙说:“圣主也只是表达关心之意而已……我就不打扰宗主

了。”随即往下飘身,离开了断崖。

  陈信这时已经将难过抛开,心神集中到眼前的世界里,太阳在天空缓缓的散发着热力,

整个地球的一切同时在承受着这股热力,眼前的海面,正有部分的海水在偶然的机会里得到

这股能量,忽然间变化为气体,向上方缓缓的腾去。

  陆地温度逐渐的升高,海面温度也逐渐的升高,但是海面温度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三章 神游物外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路迷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