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路迷踪》

第三十章 龙争虎斗

作者:莫仁

至尊龙将知道被动应付不利,猛催劲力以乾坤剑砍破袭来的刀气,左手也不闲着,只见他指端内聚握成虎爪,缓缓前推,一道劲力汹涌的由掌中发出,夹着破空啸声,往陈信直扑过去,下方万人见到传闻已久的绝技,同时欢呼起来:“暴虎爪!”陈信知道不好对付,右手劲力再降一成,左手腾龙指突发,一道光柱由食指冲出,直穿暴虎爪。

至尊龙将见状将虎爪微收,劲力一凝,陈信猛然发现腾龙指劲力不足,对方的掌力直穿过来,这下可没有办法了,拿出看家本领,先是五指齐发,将对方劲力阻上一阻,随即平伸约九掌蕙然往上一扬,一道光柱翻腾如能一般的往对方爪力直迎过去,两方劲力相击,一神串的气爆声立即不断传出,至尊龙将的劲力虽然看不出来,不过见陈信的光柱不断前进,可知陈信已占上风,黄吉的叫声立即由丘上的楼中传出:“腾龙掌……轰他妈的!”

四面紧张的众人这才知道,原来陈信这招叫做腾龙掌,真不愧是龙争虎斗。陈信左手的腾龙掌对上至尊龙将的暴虎爪,右手的极乐刀仍不断的发出刀劲往对方直扑,至尊龙将的乾坤剑也不断的挥动,将陈信的刀气不断的击散。

四面众人越看越惊,一般人要是施出独门绝技,大多难以再分心控制刀剑,这两人居然能双手不停,内息果然丰沛,至尊龙将有此修为还不奇怪,毕竟在二十年前,至尊龙将已经几乎没有敌手,而陈信年仅二十余岁,如何能有这种功夫……还似乎渐占上风?

事实上,陈信发砚自己腾龙掌威力虽然较大,不过至尊龙将的暴虎爪似乎距离越近越难突破,这也算正常,因为现在内息外溢,掌力击出数公尺外劲力自然逐步减弱,现在两人相距的十五公尺,陈信掌力只能压迫到至尊龙将约五公尺处,便相持不下,不过陈信现在不敢贸然前进,自己的极乐刀劲已消失,长度虽还剩下三公尺,不过对方乾坤剑的剑芒可依然伸缩不定,距离太近说不定会饱受威胁,只好先这样走一步算一步了。

又僵持了片刻,这样下去内息补充不足,难讲谁会先气散功销。陈信心中暗暗担心,因为他发觉至尊龙将的功力虽然未必比自己深厚,不过因为天生气脉贯通内外,在这个星球上与已经通顶的自己比起来,似乎内息补充的还要更迅速。两人为了节省内息,都一手持刀剑、只以一手发出内劲,不过再撑下去陈信似乎还是比较吃亏,陈信盘算片刻,再支持久一些两方主客易势,自己恐怕再难挽回。

果然至尊龙将突然大喝一声,却是他也发觉了这种情形,暴虎爪力道加催,将陈信小有领先的局面又慢慢的扳了回来,还缓缓的向前踏步,想扭转现在兵刃上能守不能攻的劣势。

当然至尊龙将前进之时,一样曾遇到距离越近,陈信掌力劲道越增的状况,所以前进的速度可以说很慢,不过至尊龙将只要每跨出一步,下方万人立即爆出一阵欢呼助威,越是衬托出来丘顶众人颓丧的心情。

陈信知道再这样下去自已就要糟糕,这时候不能再迟疑,猛然提出内息往外一散,开始聚集了四面八方的能量,这招要是再没有效果,也只有听天由命了。只见陈信全身光华忽起,忽然由四面八方不断出现飘逝的光带向陈信集中,陈信迅速的被里入四面旋绕的发光体之中,神至尊龙将也在这些范围之内。

至尊龙将微微一惊,虽然对手掌力又降一分,不过这不知又是什么功夫,神忙将护体劲力运起,先稳住脚步看看风色。陈信这时不能再迟疑,神忙将内息四面凝聚,集合成锋利的能量劲力,团团围住至尊龙将。由于这每一道内息都能凝聚操纵更多的外在能量,而四面亮晃晃的掌大光片不下数百面之多,陈信知道自己不能持续多久,这时不再心慈,意念一动,数百股锐利的能量光片同时迅速的向至尊龙将击去,这就是陈信与四婢合创的功夫之一——风刀。

至尊龙将见四面莫名其妙的光片逐渐形成,早知不对,心中已经万分戒备,不过没想到这些蕴含能量极大的锋利物居然同时往自已蜂涌而来,至尊龙将大惊失色,暴虎爪奋力一击即收,忽然往上方直窜,同时将乾坤剑舞出一片约丽的红蓝交织的光芒,团团护住全身,期望能穿出这一大圈包围。

陈信这时功力已经微有浮动之感,见对方劲力一收,神忙将腾龙掌的劲力也收了回来,免的没头没脑的往前方穿出去,无端端的浪费内息,既然对方向上逃,陈信心念电转,将数百风刀光片的联系转由左手控制,同时往上一扬,追袭着至尊龙将,只见锵锵挡挡的响声不断,数百光片部分被乾坤剑击散,部分未能击中,却还是有小部份在至尊龙将身上留下了十来道创痕,这还是至尊龙将功力深厚,勉强将袭至的光片微微震偏,没能直接切入。

不过这一下至尊龙将也受了不小的伤,何况护身真气被击散的七零八落,神忙跃出十数公尺,以乾坤剑支撑着自己受伤的身躯,深深吐纳着内息,这时那十来道分布腿上、手臂、胸背的伤痕才来的及慢慢的渗出血来。

陈信见到生效,右手一挥将极乐也收入胸怀,两手同时操作,光芒微微发散,转眼至尊龙将身旁又围住了百道光片,还不断增加,只待陈信再一下落,至尊龙将恐怕老命不保。

这时场内场外都知道陈信已经大获全胜,至尊龙将插翅难飞,丘上神众随侍在内的数百人已经欢呼起来,下方万人膛目结舌,不敢相信会发生这种事情,陈信与至尊龙将目光对视片刻,见对方不屈不挠坚毅的神态,陈信忽然心生怜悯,对至尊龙将大声说:“林前辈……你何不重新效忠皇上?日后两族公平相待,再也没有不平之事。”

至尊龙将微微一愕,见陈信语出诚恳,不禁有些微微心动,但是目光望见一旁不远的天广皇,又是新仇旧恨涌上心头,正迟疑难快的时候,天广皇却眉头一皱大声说:“陈卫国使,下方万名因煽动而盲从的官兵我可以不追究,首犯决不轻饶,还不将林贼就地正法?”

天广皇这么一说,两方再也没有协调的机会,至尊龙将林齐烈忽然扬声大笑说:“小兄弟,我今日艺不如人,无话可说,不过要我再度臣服于刘老贼是万万不能,想林某自从三十年前悟澈体内密奥,从此人族称尊、天下无敌,没想到八十岁约今日却败于你手,投降之事再也休提……”

“林前辈……”陈信这下难办,又不愿出手,又不能当面违抗天广皇。至尊龙将林齐烈忽然大声说:“众贵族将官听令,我已大败,若皇族自此遵守诺言,此后不得再生叛意!”随即将乾坤剑一举,就要饮剑自尽。

“前辈稍后!”陈信忽然传音说:“林前辈,天下何处不可容人?等一下在下的劲力攻至,将在前辈身后留下空隙,望前辈能迅速逃脱,留此有用之身,日后相见有期。”

至尊龙将林齐烈听到传音不由一愕,深深的望了望陈信,点了点头大声说:“好!死也要死的轰轰烈烈,陈卫国使,你下手吧!”随即也传音说:“多谢小兄弟,既然如此,我也不会再投北域王,不过刘阅明忌才成性,你日后要多加小心。”

两人目光交会,同时微微点了头,陈信双掌一扬,数百光片翩然而动,只见陈信双掌一挥,光片迅速的四面穿落,往至尊龙将落下,至尊龙将同时迅速往后一穿,果然感觉到光片飞近之时会突然一缓,至尊龙将将乾坤剑迅疾的挥动,舞成一片护身光团,迅速的破出一道生路,往丘下迅速的飞了下去,只见数个腾越,越过丘下四面心丧若死的万名军官,疾逾飞鸟的飞逃开去,陈倍神忙一领四面的光片,作势要追。

天广皇见至尊龙将居然能逃出生天虽然吃惊,但是陈信这一追去就没了保镳,下方军官万一反悔可就麻烦,神忙大声说:“陈卫国使,莫追了。”陈信一听正中下怀,要是天广皇不叫,自己也会找理由留下来,于是回身对天广皇说:“启禀皇上,在下无能,请皇上责罚。”

天广皇虽然心中暗暗不快,不过这时陈信可得罪不得,神忙微笑说:“卫国使有功无过……今日立此大功必有封贺。”这时右督国王陈密见大势已去,神忙向后一跃想学至尊龙将一般逃窜,不过左督国王徐东平早盯着右督国王的动静,随即挡茗右督国王的方向,两方乒乒乓乓的打了起来。天广皇望向五位呆立着的龙将,微微一笑说:“你们不是首犯可免一死,还不弃械投降,难道认为能在裂地刀之下逃出手去?”

碎宙龙将黄长栖望望四位伙伴,摇头长屿一声,将手中兵刃放下说:“大意如此,夫复何言?”其它几位龙将也将手中兵刃一一放下,任人绑缚。天广皇畴蹈满志的对下方叛军说:“今日之事朕不会再行追究,众人各归本位,日后不得再有异动,退下了。”

四面万余官兵面面相觑,现在群龙无首,加上对方又有一个能够呼风唤雨、行雷闪电,功夫比至尊龙将还高的怪物,心意较不坚定的已经偷偷的溜了开去,终于慢慢的风流云散,只留下一堆堆冒着白烟的火堆。

陈信见已经没事,对夭广皇说:“启禀皇上,在下担心府中出状况,先回去看看,右督国王陈密说不定是谋害宋副将的凶手,还望皇上细查。”在天广皇领首同意之后,陈信转头对已经跃过来的诸位好友说:“我担心日言他们出事,我先回去看看,你们慢慢来。”随即迅速的往丘下跃,穿过丛生的林木,迅速离开。

陈信现在还不想在天广皇面前显露出自己能够飞行的事情,所以仍然在地面上快速的飞跃,反正现在宫中一片混乱,无人管制,陈信直线飞跃,越房过舍的翻出宫墙,迅速的回到了天降卫国使府。

结果还没进门,就见到两只蝠虎欢啸一声,高兴的下来迎接,陈信心情一松,知道八成没有出事,也不等大门打开,腾身飞跃围墙,见到谢日言与科芙娜两人站在屋前,正迎接着自己,陈信笑笑说:“你们这边没事吧?”

“没事……”谢日言说:“宫中出事了?”

“你怎么知道?”陈信反倒有些意外。

“整个都城都乱了。”科芙娜说:“你们有些声音远远传出,还不把大家都吓傻了?”

刚开始发生事情的时候,天广皇等人就曾运足内息向外发声,都城也没有多大,又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自然传的老远。“还有你的声音。”谢日言说:“我们才知道神你也需出手,到底是何等大事?”

陈信先问了一下府中状态,知道三百位军官都没有异动,天广皇说这些人的忠诚度足够看来并不虚假,于是开始叙述皇宫中发生的事情,才没说两句,留在府中的小秋和小冬也奔了出来,小冬见陈信一个人回来,别的先不说,两手又腰嘟着小嘴说:“公子,你又把小春姊姊和小夏姊姊扔下,自已一个人跑回来了?”

“这……”陈信这才想起来,她们一致认为这是大忌,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还好小秋似乎比较明理,一扯小冬说:“公子已经答应过我们了,这次一定是有急事,小冬你别胡闹。”

“对!有急事……”陈信神忙将没说完的继续说了下去,不过回头又想,自己什么时候答应过了……小秋居然来阴的?不过这时候没时间和她们胡闹,还是先将宫中发生的事情大略的说了一遍。等陈信说到最后还是靠与四婢研究出来的功夫,才击败那位极强的对手,小秋、小冬高兴的跳了起来,神神追问:“公子,你用的是哪一招?”

“风刀。”陈信点头说:“真的很好用。”

“那又是什么招数?”谢日言大感好奇,他还可以想象落雷,毕竟见过陈信降雨,风刀又是什么功夫。“就是这样。”小冬急着现宝,一运劲,只听空中忽然传来琳的一声,地面碎的一声出现了一个十来公分的裂缝,原来四婢出手没有光华,所以只听的到破空的声音,难怪叫风刀。虽然看不见,不过谢日言与科芙娜能感觉到那股能量确实不小,不过全力运劲防范应该挡的住,这样怎能打倒那么强的敌人?

小冬不等两人发问,喜滋滋的说:“小婢能同时操纵十来道风刀,公子可以操纵好多好多……”原来如此,谢日言点点头说:“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该说是百闻不如一见。”却是黄吉的声音,原来他们见右督国王在天广皇以裂地刀相胁之下投降,除了薛干尚与练长风留下来看还有没有其它的事情,众人也先一步离开,省的跟那些急着来示好的皇族交际,所以不久之后也回到府中,只见黄吉接着说:“今天陈信打的真痛快,当场抢下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三十章 龙争虎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星路迷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